徽州古村落:昌溪

作者:徽山水 点击:2018-03-25 17:27:58

昌溪古村落始建于唐,是徽州古文化的缩影。昌溪坐西朝东,清澈见底的昌溪河为屏,后有层峦叠翠的来龙山为障。自明代始,就砌筑了南自静庵、北至“务本堂”的长达...

昌溪古村落始建于唐,是徽州古文化的缩影。目前被定为“县保”的有太湖祠、员公支祠及木牌坊、周氏宗祠、忠烈庙、姚氏贞节石坊、吴承仕故居等。昌溪坐西朝东,清澈见底的昌溪河为屏,后有层峦叠翠的来龙山为障。自明代始,就砌筑了南自静庵、北至“务本堂”的长达3公里的古建筑群。其中有石拱桥、亭 阁、宗祠、水口、书院、古庙和民宅等。村中有池塘20多处,古井更多,民宅鳞次栉比,扑朔迷离,宛如迷宫。

昌溪号称“歙南第一村”,钟灵毓秀、人杰地灵,昌溪商人在徽商中独树一帜,有“吴茶周漆潘酱园”之称,尤为清朝中后期,昌溪商人所经营的茶叶、油漆、酱园已成徽商之翘楚。

 

深山樵夫:徽州古村落之三:歙县昌溪

歙县南乡昌溪是徽州古村落之一,号称歙南第一村(昌溪有周邦头、红心村等三个村组成,并不是像我们洪琴村和北岸村是单独一个村落),她坐落在新安江重要支流昌源河的北岸,村落四周群山环绕,山青水秀,空气清新,景色迷人,宛如进入世外桃源。

早在唐代就有姚、叶、朱、方、王五姓先民在此耕作生息并形成村落,起初村名曰“沧溪”。到南宋绍兴年间,延陵吴氏的一支迁来昌溪定居,开枝散叶繁衍生息后来成为村落的主体,人多力量大村名也随之改做“昌溪”。昌溪村目前是全国生态文化村、安徽省历史文化名村、黄山市百佳摄影点。

清末民初时期歙南徽商中有“吴茶周漆潘酱园”之说,“吴茶”就是指在外乡经营茶庄的昌溪吴氏宗亲,“周漆”是指经营油漆店的昌溪周邦头的周姓徽州朝奉,“潘酱园”是指歙县大阜潘家,在苏州的贵潘家族以经商为本科举为业,除了走科举之路还经营酱园,其中有潘所宜、潘万成等多爿酱园(我太外公程元庠生前就是苏州横塘镇上潘万成的副总经理)。

村外昌源河上的木桥,目前是歙南为数不多的网红桥之一,也是目前名声在外的文昌古道终点。文昌古道其实就是歙绩挑粮古道南段中的一小段,从湖田经文山店到昌溪,全程约10公里左右。昌溪昌源河上这座木桥也是歙绩挑粮古道上重要的桥梁之一,几百上千年来,世世代代的徽州歙南水路的先民们经这座木桥过昌溪,翻越猪岗岭、江坑岭到洪琴,进坞再走萌坑岭到绩溪县,旌德县甚至去南陵县和泾县挑粮挑石灰。昌源河发源于歙、绩和浙江临安交界的西天目山南麓,是新安江重要支流之一。“两潭夹一溪”,从昌溪沿着河边的古道逆流而上十里是石潭,顺流而下十里到定潭,从定潭顺水再走五里就是新安江上第一渡深渡古镇。

徜徉在昌溪村中的大街小巷,所到之处都是清一色的青石板路,路面光洁平整。岁月的沧桑沉积在每一块石板上,墙脚根的青苔,斑斑驳驳的粉墙,和脚下的青石路面无一不显露出岁月的痕迹。街巷中一栋栋徽派古民居、一块块青石板路面无一不折射出当年昌溪徽商的雄厚财力,腰缠万贯的巨富商贾可圈可点。

放在以前昌溪属于交通相对不便的地方,虽有歙绩挑粮古道和昌源河沿河古道呈X型穿过昌溪,但不管那条路都要翻山越岭,山道弯弯狭窄崎岖,不便大队车马行走。所以昌溪在清军入关、天平天国长毛鬼(徽州人对太平军的蔑称,被清军战败的太平军在徽州到处烧杀抢掠、奸淫妇女、无恶不作)占据徽州,以及解放后历次运动中所受的毁灭性打击较少,村中不少古民居和祠堂得以保存下来。

村中的吴氏宗祠---太湖祠已经基本修缮,恢复了往日的旧貌。门楼五凤楼的月梁(徽语里也叫冬瓜梁、驼背梁)上悬挂着“第一世家”的牌匾,落款是朱元璋书。据昌溪吴氏人士所说是元末时称吴王的朱元璋领兵途径徽州去江西鄱阳湖征讨陈友谅,大军在徽州境内修整,朱元璋到昌溪筹粮筹款,昌溪吴家慷慨解囊为朱元璋筹集了大批军粮和军饷,朱元璋甚为感激,于是题词写下“第一世家”相赠(传说之一)。但从匾上的书法笔迹和流传于世的朱元璋笔迹相对比,基本上可以断定是清代或民国时期的后人假借朱元璋的名头所书。

“第一世家”来源于自司马迁的《史记》。在商朝末期,陕西岐山周塬姬姓部落首领亶父,认为第三子季历的儿子昌(即周文王)日后定能将部落发扬光大,于是想传位给昌。亶父之长子泰伯,宅心仁厚,兄友弟恭,为成全父亲传位给三弟季历以便传位给昌,泰伯带着二弟仲雍和部分族人三次远离岐山,最后远徙到当时还是原始社会父系时期,过着断发文身、刀耕火种的蛮荒之地太湖北岸,将带来北方奴隶社会的先进农耕文化和水利技术教会当地老百姓,“百姓义之,归附者千余家……”,泰伯后来在太湖流域建立起了勾吴部落,也就是吴国的雏形,史称泰伯奔吴。泰伯奔吴始有周天下,孔子称之“至德无名”,司马迁写《史记》时将泰伯写入《世家》第一篇,于是后人将吴氏称作“第一世家”。

徽州的宗族文化是徽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最能体现出徽州宗族文化的地方就是祠堂,修桥、铺路、建祠堂历来被徽州人看作是积阴德的义举。在徽州只要有人居住形成村落的地方就有祠堂,几个姓共同居住的大村落祠堂就更多,各个姓氏有各自的祠堂,除了总祠,还有各分下的支祠,就比如我们洪琴村汪淩胡洪四姓一起有十多个祠堂。

徽州的祠堂建筑格局基本都大同小异,大同一般都有三进,分五凤门楼、享堂、寝堂。享堂挂有祖容(俗称太公容),宗族中有重大事件发生,如有人高中举人、进士或触犯族规实施惩戒等等,以及清明、中元节、除夕等重大节日都会在开祠堂祭祖。结婚、入殓也会在祠堂进行。后进寝堂是安放历代先人牌位的地方,神龛里先人牌位,从初祖开始,由上往下,由中间往两边一一排列。小异之处就是祠堂内饰上石雕、砖雕、木雕花纹图案的区别。

徽州各个氏族宗祠的偏殿厢房还有一个功能就是存放宗族老人的寿材,古代徽州人视死如生,一到六十开外就要为自己准备寿材和墓地。做生意的有钱人家嫁女儿,给女儿送嫁的嫁妆里还有漆着红漆的棺材,结婚的正日在锣鼓喧天鞭炮齐鸣中,棺材也会和被头铺盖、子孙桶等嫁妆一起抬到男方。

在太湖祠边上一条清幽小巷子里,还完好无缺的保存了一座始建于明代中叶的仿宋酒肆茶楼。临巷是敞开式外墙,整座外墙砌了一米五的高度,砖上建有四五十公分高的木栏,木条排列组合成的栏杆上竟然还藏有五个空心字,经过仔细辨认方知是“福、禄、寿、喜、贵”,真是别具匠心,堪称一绝。栏内四根木立柱支撑着方梁和楼板,也隔出三个开间,每个开间做成落地式长窗,打开六扇长窗整个茶楼宽敞明亮。

走进茶楼,往日的喧嚣热闹已经不在,耳房堆放了杂物,屋角的石磨、瓿臼落满了灰尘,T型磨担钩扶手上的棕索断落,舂杵的铁头锈迹斑斑,因木柄木质收缩而松动脱落。厨房的屋顶一角已经倒塌,烧水的灶头也已废弃,只有锅盖上舀水的竹水筒,可以看出曾经的繁华和兴隆。

出茶楼往右行走数十步,街边有一口三眼古井,挖掘于南朝,名叫思古井,井口上方有石梁,梁上覆以石板,石板上挖出三个圆孔,呈品字形排列,圆孔上座了三个整块麻石凿出的圆形井圈栏,内径分别是两尺四、两尺三、两尺二。井里水质清澈见底,住在附近的村民依旧打水回家淘米煮饭,井台建有排水沟,洗菜洗衣的泥水污水排入水沟进入地下污水管道。

茶楼和三眼井之间的路边有座长方形三开间凉亭,亭下是方形荷花池,临水一侧建有美人靠,水池对过是吴氏宗族支祠,叫做员公支祠,支祠的规模比总祠要小不少,这也是徽州祠堂文化中约定俗成的体制。员公支祠建于清代嘉庆年间的,但建筑艺术要比太湖祠精湛。尤其是五凤楼前的重檐式牌坊,堪称中华一绝。整座牌坊宽8.8米,高7米,上部全为砖木结构重檐,沉重的砖瓦重檐顶通过榫卯和斗拱架空在木梁上,牌坊从建成至今近一百五十年了,依旧岿然不动。《中国建筑史说明》中对该牌坊写到:“像这样造型布置之合理、雕刻技艺之精湛、保护如此完好的木牌坊,全国独此一处。”

五凤楼月梁正中悬挂着清咸丰帝亲笔题写的“七叶衍祥”的竖匾,牌匾的主人是清咸丰朝奉直大夫、后晋为中宪大夫的吴大楠(字怡园,1781--1859)。古代徽州人以耕读为本,经商为业,贾而好儒,学优则仕,走官商结合之路。吴大楠在不惑之年回徽州故里省亲,在家乡建起杏花书屋供宗族子弟读书。咸丰六年(丙辰年,1856)咸丰帝亲笔御书“七叶衍祥”赐与吴大楠。

员公支祠进深45米,面阔13.5米,三进两明堂,整个祠堂梁柱选用优质柏木建造,主梁长13.3米,高1米,堪称徽州古建筑第一大梁。员公支祠享堂称寿乐堂,堂口冬瓜梁上悬挂着清代翰林院待诏、朝议大夫吴永厚为先祖、明洪武十七年进士吴仕昭题写的牌匾。吴仕昭官至刑部主事,秉公执法、用刑得当,后因直言上谏而触怒朱元璋冤死任上。吴仕昭死后朱元璋感其一生清正廉明,从不徇私枉法,题写“第一世家”追赠。(传说之二)

寿乐堂两侧墙壁上悬挂昌溪吴氏近、现代的名人的简介和事迹。其中就有进士牌匾的主人吴仕昭、我国现代教育家、经学大师吴承仕先生。

吴承仕先生出生于昌溪沧山源(目前叫燕窝山庄),1907年获得殿试第一名,钦点大理寺主事。只可惜光绪三十年(1904)甲辰科(状元河北刘春霖,小楷书法造诣颇深,书法界有大楷学颜真卿,小楷学刘春霖之说)结束后慈禧太后宣布废除科举制,翌年(1905)实行西式教育,否则吴承仕先生可称中国最后一个状元。后来吴承仕先生历任中国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北京大学、东北大学国文系主任。193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37年北京沦陷,经组织安排化名汪少白转移到天津秘密从事抗日救亡运动。1939年天津水灾,吴承仕先生染上伤寒,因忘我工作延误治疗不幸逝世。1940年4月16日延安各界为吴承仕先生举行追悼会,毛泽东主席和周恩来副主席分别题写了挽联。毛泽东主席送的挽词是“老成凋谢”。周恩来副主席撰送的挽联是“孤悬敌区,舍身成仁,不愧青年训导;重整国学,努力启蒙,足资后学楷模”。1945年中共“七大”将吴承仕列入烈士名单。

后进寝堂天井呈方形,地面铺有青砖,中间挖了一口丈把深长圆形水井,井壁和井底铺有方砖,正值秋冬枯水期井内水浅而见底。井口没有井栏圈,绕着天井滴水的水线一圈建有三面半米高的矮围墙,即可防止小孩去天井嬉戏跌落水井,雨天又能防止滴落天井的雨水溅湿庑廊地面引起滑跌。

回到太湖祠前戏台坦,沿着村中石板路穿过红心村后人家就是去往猪岗岭的歙绩挑粮古道,人家屋后不远处是一座石块垒起来的关隘,长四五丈,高丈余,厚一米出头,门洞上方里外各嵌入一块青石板,内侧刻着“众志成城”四个隶体大字,题头为民国乙亥年(1935),落款为藎(荩,通 “进”,忠诚的意思)公题。外侧刻着“叠石做障”,两头是民二四(1935)仲春和昌溪吴氏。过了石关继续往前行不远就能看见猪岗岭脚路亭,重新翻修的路亭白墙在坞里十分的显眼,远远望去猪岗岭岭头那棵几年前死于松毛虫灾的老松依旧光秃秃的杵在那里,岭北那边山脚下水泥路往左是里河坑,往右到龙坑头,继续往北两里路上山就是已经荒芜的江坑岭……。

水是万物生长之源,有水的地方才会有人家。古代徽州人在村落选址上特别注重风水,每个村落的村头或村尾或近或远的地方都有水口,有水口一个村落就活了。水口上建有路亭,栽有水口林,一般以樟树比较普遍,但也有水杨树、槠树等树木,水口林有镇风水,护水源,绿化环境的作用。生长在昌溪水口两棵被村民们称为“龙凤樟”的古樟树,直径达3.3米、高约40米,树冠足有几百个平方。数百年来两棵古樟树虽然经历了沧桑巨变,却依旧郁郁葱葱、浓荫蔽日,日夜守护着古村。

水口后的忠烈庙,供奉着汪公大帝汪华和他的第八子(徽州人俗称八老爷)。汪华,隋唐歙州歙县登源(今属绩溪)人,隋朝末群雄割据,汪华起兵占据歙、严(解放后并入杭州)、婺(今浙江金华)、饶(今江西上饶)、宣、杭等六州。唐高祖武德四年(621),汪华率六州百姓归顺李唐,从而避免了六州战火纷飞生灵涂炭,汪华献土有功被封为上柱国、越国公,任命为歙州刺史,总管六州。史传汪华有九子,个个英勇神武,但为避免朝廷不必要猜忌,汪华将其中的八个儿子斩杀,独留第八子。汪华死后,歙州/徽州人将他奉为汪公大帝,到处立庙祭祀。

昌溪周邦头,周姓村落,在红心村之下,实际和吴姓村落离开有一段距离。周氏宗族源于陕西岐山,村头的马鞍形凉亭的重檐下方嵌有青砖刻出的“岐山衍派”四个篆体字,边上嵌了一块八边形的砖雕图案,图案当中是一个“周”字,八条边框刻了蔓草,泰伯奔吴始有周天下,周姓系出周文王。

商朝晚期姬姓部落为狄所逼,部落首领古公亶父(即周太王)率领族人自邰迁徙至陕西岐山下周塬,从此称为周族。亶父长子泰伯奔吴后,亶父传位于三子季历,季历传子昌(即《封神演义》里的西伯),昌传次子发(《封神演义》里姬昌长子伯邑考被纣王做成肉饼赐给姬昌食用),发继承其父的遗志,联合诸侯,攻灭商朝,建立周朝。公元前256年周朝被秦国灭掉,以周赧王为首的王族,被废为庶人百姓,于是他们就以故国作为自己的姓氏。

过了路亭十余步是一座石牌坊,两脚重檐式石牌坊横跨村前主干道上,檐下横板一侧刻着父子进士,一侧刻着四世二品。横梁下密密麻麻刻着历代周邦头周氏先人的名讳和官职。昌溪周氏数百年间曾出过9位进士、24位贡生、114位秀才,可谓光耀门庭。

建于明孝宗弘治十年(1497年)的周氏宗祠五凤楼外侧月梁上并排悬挂的“钦赐进士”、“钦点主政、“四世二品”三块竖式匾额,彰显着周氏族人曾经的显赫功名。中门上方挂了“周氏宗祠”的牌匾,两侧仪门上方悬挂了“叔侄同榜”和“父子科甲”。

走进祠堂,犹如走进牌匾的博物馆,五凤楼、两侧庑廊、享堂挂满了一块块牌匾,有“吏部尚书、水师守备、少廷尉”等表官职的,有“进士、举人,文魁”等科举等次的,也有“官清民安、怀葛硕人、佐理名邦、敦伦树范”等官声的,还有“父子五举人”等等,一块块牌匾承载了宗族历史上曾经的荣耀。

享堂六顺堂上供桌上摆满了祭品,两只花瓶插着青竺叶(天竺叶)和柏枝,两者都是常绿植物,寓意清清吉吉(歙南徽语里“枝”和“吉”同音)。整个歙县南乡目前大概只有昌溪周邦头周氏宗祠至今还保留着一整套徽州年俗文化活动---接送天地,每年腊月二十八晚上送天地,大年夜接天地。年俗文化传承人周老师,听说我们一行从洪琴而来,特打开祠堂,用浓浓的歙普给我们一一介绍和演示活动的程序和唱词。周老师也感叹如今年纪大了,精力有限,年轻人都在外打工,没人肯学,唯恐以后将面临后继无人的尴尬境地。

大堂上一顶大红花轿,绝对货真价实,不是仅供观赏的泥塑纸糊之物。轿顶四角挂着囍字中国结,五彩流苏低垂,两根轿杠漆着红漆,系着红绣球,迎亲的仪仗、凤冠霞帔一应俱全。近三十年来中国传统的披红挂彩,男戴帽刺宫花、女穿凤冠霞帔的婚礼被摈弃,学什么西方洋人穿白纱黑服举行婚礼,要知道白纱黑服在中国人传统文化里代表是不吉利、晦气的丧服,婚礼穿丧服真不知道心里作何感想!!!

后进的寝堂也挂满了牌匾,其中“仁寿”和“节孝”两块牌匾上下正对,“仁寿”牌匾写满宗族男性先人的名讳,一幅抱柱联写着“祖功垂渭河,宗德布岐山”。“节孝”牌匾写满了宗族里贞女节妇的名讳。大堂上方一前一后挂着“祖德显丕”和“慎终追远”牌匾,环顾四周,檐下梁上挂着“一门节烈”、“志洁行芳”、“节媲松韵”、“贞淑可风”……,全是表彰宗族里那些贞洁、节烈的牌匾。

在周氏宗祠盘桓了近一个时辰,太阳偏西,我们意犹未尽的走出周氏宗祠,和周老师互留个电话号码,相约等日后有机会再去学习他手上那套带着浓郁徽州格调的接天地流程。

徽州是宋代大儒朱熹的家乡,程朱理学一直深深影响着这片古老土地。如今没有徽州这个载体,博大精深的徽文化成了无本之木、无源之水。为恢复徽州,恢复一母六子的历史格局,接婺源和绩溪回家,许许多多爱好徽文化的学者、无数原徽州的人民一直在奔走呼吁、在摇旗呐喊!

 

昌溪古村旅游攻略:

昌溪生态绝佳, 迄今仍保存有树龄达几百年乃至千年的古银杏、古樟、古松、古罗汉松、古槠怀樟、古槐、古采椤等名贵树种。奇树槠怀樟高10米,树围3米左右,槠树与樟树树 冠各占一半,两树同根连枝,相依相偎;龙凤樟是两棵神态怪异、互相依偎而品种不同的千年樟树,直径3米,高38米,枝干粗壮,树冠若巨伞;千年银杏树高42米,干围达8米,主干亭亭玉立,周遭枝叶均匀分布,一律向上,紧紧靠拢,绝不旁逸斜出

昌溪是歙县相对保存最好的古镇,虽然它开发度不如黟县的宏村、西递,且昌溪老镇古民居与新房参杂在一起,削弱了古镇氛围弱,但胜在人少,且老建筑数量多,一些古建筑更原汁原味,昌溪古镇景区示意图见下。

值得说明的是,昌溪古镇目前正式门票四五十元,但早晨七点以前可以免票进入。另外古镇收费景区实际上只涵盖古镇南部部分,游客可越过景区入口继续沿路北行,从昌溪卫生院对面的桥左拐进入昌溪镇区,即可免费进入古镇浏览。驴友可以在深渡桥头租赁面包车,车费30-40元,当地司机一般会直接带您至免费入口。

 

昌溪古村游记:

昌溪古村在千岛湖源流昌源河畔依河而建,村子狭长,特别的原汁原味没有半点商业化,我都几乎怀疑这里是不是景点。说它是景点吧有一座桥可以直接把车开到村子里,尽情的参观游览。说它不是景点吧,在离桥大约200米的地区有一个停车场,有个牌子上写昌溪村,如果把车停下就有人过来要求买票,票价45元,65岁以上免票。我们第一次来就稀里糊涂的停车买票了,进到村子里走着走着才发现原来是这样的。

通过这个牌楼,沿着河边走就到了一座漫水桥,走过漫水桥就进入昌溪村子里。

通过这个牌楼就进入昌溪

就是这座桥直接就可以开车进昌溪没有看见卖票的啊?

这座桥直接就可以开车进昌溪

村子好长好长,我们沿着河边走,就看到清清流淌的河水和河对岸上有开着桃花的山坡,也许是刚刚看过呈坎所以觉得这里真的没什么好看的。我们都打算回去了,遇见了两个往回走的人打听一下,他们说景点还在前面大约得走20几分钟吧,有个木牌坊和千年古树。听到他们这样说就往前走吧……,可真的是好远好远

昌溪古村就是这样,老房子新房子掺杂在一起。

昌溪交通攻略

歙县县城汽车客运站有直接到昌溪的乡村公交,每天数个车次。

深渡到昌溪自驾车约7.6公里,须25-35分钟,示意图见下。

在深渡桥头亦可搭乘深渡至昌溪乡村公交,每天数个班次。

 

 

昌溪古镇景区旅游示意图

深渡至昌溪路线示意图

昌溪卫星地图

昌溪祠堂

 

昌溪古院

 

昌溪周氏宗祠

 

昌溪员公支祠

 

昌溪木桥(2018.4.12暴雨后被冲毁)

 

200年之前的饭店就是这个样子

 

昌溪小巷

 

昌溪三眼井

 

昌溪,河边

 

大樟树

请支持独立网站百合徽州网:转发请附链接http://517baihe.com/a/201803/85.html 。

本文话题: 昌溪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