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州历史上的败类:明朝汉奸黄澍

作者:徽天地 点击:2018-09-24 15:05:45

黄澍先叛明降清,随后屠杀族兄黄赓,又背后捅了反清起义的同乡金声,当时徽州人无不唾骂...

黄澍经历颇为下贱,前脚骂完马士英奸臣祸国殃民,后脚跑去忽悠左梦庚带着十几万大军投降建奴的,之后他还为建奴前驱,背后捅刀子害死了起兵抗清的族兄武状元黄庚,然后领着建奴占领自己家乡徽州。再之后继续为建奴前驱攻入福建,堪称与孙之獬南北并列两大汉奸典范,跟许多东林党人一样,成为徽州之耻。

明崇祯十年(1637年)黄澍中辛丑科殿试金榜第三甲赐同进士出身(百合徽州感慨,徽州进士那么多,本站却只详细记录了此人,这厮现身说法不能流芳百世亦当遗臭万年啊。),后成为河南开封的一名推官!所谓推官,就是各府的副官,北京南京的推官,属于从六品,其他地方的属于正七品。所以,黄澍开始是一名七品小官,后来升任湖广巡按御史,成为左良玉的监军!

在弘光元年,内忧外患之际,左良玉让东林党喉舌干将黄澍入朝,公然挑战马士英的权力。黄澍在南京以御史身份,疯狂弹劾马士英——“论马士英十大罪” ,不杀不足以谢天下,骂马士英骂得大义凛然,导致南明党争进一步激烈!甚至,在一次争吵之中,黄澍还抽了马士英一个大嘴巴,扬言“不除马士英,必有大祸”!

黄澍敢这样做,因为他背后站着左良玉军事集团;左良玉之所以让黄澍如此做,无非是想使南京政府由自己来操纵。如果马士英在这次事件中被打倒,那南明中央政府自然就会大举换成亲左良玉的人了。

之后一个宗室告黄澍贪贿,马士英当然立刻趁机抓他,但他却跑到左良玉那里,躲到了左梦庚的军营。抓他的锦衣卫到之后不知道他怎么忽悠左梦庚,直接杀了锦衣卫,然后他立刻趁机鼓动左良玉清君侧,说白一点就是谋反! 左良玉开始犹豫不决。不久,便发生了北来太子一事,黄澍便借此机会召引了三十六营大将与自己结盟。

在黄澍和东林党人的策动之下,左良玉80万大军公然叛乱!需要注意的是,黄澍他是左良玉的监军,却鼓动左良玉谋反,何其可笑?而且,在内忧外患之际,鼓动左良玉叛乱,心里还有国家吗?

结果左良玉病死,左梦庚被黄得功击败,这个骂马士英时候的忠君爱国斗士,以最快速度拉着左梦庚,投奔满清阿济格,那转折之快也是令人惊叹。

黄澍面对南明时,鼓动左良玉叛乱,但面对清军时,却无耻的鼓动左梦庚投降,于是左梦庚率大军向1万清军投降!可以说,这给了弘光朝最致命的一击,因为南明的湖广屏障没了!

让人无语的是,黄澍和东林党人大骂马士英,但这些人最终却无耻的投降了,而马士英却坚持抗清,被俘之后也拒不投降,最终英勇就义!哪一个更有节操,哪一个无耻到了新境界,在私利和生死面前,暴露无遗!

更加令人惊叹的是,随后他作为带路党领着清军南下皖南老家徽州。

黄澍族兄、大明最后一个武状元黄赓正在跟清军打游击,清军多次进攻失败,于是黄御史带兵去找他族兄并肩作战,然后背后捅他族兄一刀子,给新主子解决了这个仍在抵抗的族兄。

不仅仅如此,他另一个同乡,也是做过御史的金声起兵抗清固守绩溪,黄澍得知主子们进攻不利,同样立刻换上明朝官服,带着假发和一支军队去支援他老乡,可怜金声又让他背后捅了刀子,里应外合攻破绩溪,徽州陷落,金声被俘后不肯投降被清军所杀。

1644年七月初十日,金声、江天一在安徽绩溪起兵抗清。金声,字正希,安徽休宁人。崇祯曾封他为翰林院修撰。福王监国时,他被封为左佥都御史,但因与[马士英有矛盾而未到任,与门人江天一在家乡日夜操练乡勇,准备抗清。七月初十日,金声率绅衿士民哭于明太祖朱元璋像前,举起了反清大旗。之后,他听从江天一的建议,在绩溪筑起了丛山关,屯军其中,并号召各地起义。不久,一些回到原籍的明朝官吏,如山东御史、宁国人丘祖德,职方郎中、泾县人尹民兴,徽州推官温璜、池州人吴应箕等纷起响应,很快攻克了宁国、泾县、旌德。八月,清兵三路来攻,但金声等毫不畏惧,采取声东击西,乘间出击的战术,杀伤众多清兵。双方相持累月,终于寡不敌众,旌德、宁国、泾县先后落入清军之手。十月初九日,降将黄澍诈称援兵,骗取了金声的信任。次日,清兵里应外合,攻陷绩溪。金声、江天一被俘后,威武不屈,从容就死。

随后黄澍又引导清军攻破福建,黄澍后被满清任为福建按察使司副使、分巡兴泉道,也就是管辖泉州府和兴化府的道员,类似于后世的地委书记。

汉奸黄澍并未有善终。1651年黄澍随满清攻入中左所(今厦门)后,掠夺郑成功等人家产。

隆武二年(1646年),被隆武朝廷依为泰山的郑芝龙降清,隆武皇帝殉国于福建汀州,满清军队席卷闽粤大地。 郑芝龙降清后,清军背信弃义的掠其北上,同时攻陷了郑家的老巢安平镇,郑成功之母死于此役。郑成功随后赶到,收敛母尸,于孔子文庙前焚儒巾、襕衫,誓要与清军决一死战。接下来,郑成功带着九十余个忠心耿耿的部下乘船南下,从郑芝龙的旧部陈豹手中接手了南澳协的部队,并且在南澳总镇府门前宣布起兵反清,打出的便是这样的一副满怀着负罪感的旗号。

后来满清为了招抚郑成功,下令追查此事。1653年三月把肇事人福建巡抚张学圣、总兵马得功、兴泉道黄澍、巡按王应元革职,押解回京交三法司审讯。这一案件的另一幕后原因是满清统治集团的内部矛盾,张学圣、马得功、黄澍把从厦门掠得的大批金银财宝隐匿私分,引起了朝廷和有关官员的忌恨。如新任浙闽总督刘清泰秘封入告所云:“盖厦门一窟,素称逆寇郑成功之老巢,商贾泊洋贩卖货物之薮也。想诸臣之垂涎已非一日。乃不能振旅以犁其庭,而乘成功他出之便,借抚臣巡历之名,道臣黄澍摇尾而进谋,镇臣马得功螳臂而先往,抚臣张学圣继率全军轻身径入。此时一番饱获,自谓无患无争矣。更可异者,马镇搜括数日,竟为所困后恳成功祖母家书,始得释归,丧师辱命。何诸臣智昏于海中之金穴,而竟不顾有朝廷之疆土耶?及成功回,而悉数家珍,非以实抚臣之装者,则已入道、镇之囊。以致借口索偿,弄兵修怨。”刑部、都察院、大理寺三法司会审时,张学圣、马得功、黄澍一口咬定“城内没有财物”,抵赖得干干净净。大概是在暗中用赃物买通了一些官员,三法司在定罪意见(看语)上游移其词,三四其说,最后黄澍被罢免。

这就是东林党!这就是钉在历史耻辱柱上的徽州败类黄澍。

明朝末年文官们风骨荡然无存,尤其是东林党人,自私自利,毫无道德廉耻可言,不少都被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比如洪承畴、范文程、钱谦益等人!黄澍官职虽小,但依然可恶,当时徽州人无不唾骂黄澍。

请支持独立网站百合徽州网:转发请附链接http://517baihe.com/a/201809/161.html 。

本文话题: 徽州败类

相关文章
黄山深渡百合山庄客栈
徽州黄山农家自制枇杷膏
黄山新安江游江要找大胡子船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