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州中秋打“百步”习俗是怎么来的

作者:黄良顺 点击:2018-09-26 12:54:15

大家割下“鞑子”的长辫在石板路面上摔打,以宣泄愤恨、庆祝胜利。这不是任由我“摆布”么?只是后人改成“百步”罢了...

天空已缀满大大小小的星星,圆圆的月亮挂上山顶的树梢,村庄四周黑幽幽的高山瞬间变得朦朦胧胧的,整个山坳也空旷起来。刚从山顶爬出的月亮,似乎还带着太阳的余温,米黄的光芒有些暖暖的,大大方方地播撒在山村的上空。巷弄上方灰黑的墙面上,马头墙的影子线条分明地拓印在上面,对面房顶的瓦楞已在“马头”后面投影了一条长长的波浪线,像是天际边一支缓慢行军的队伍,在骏马的带领下,贴着地平线的尽头缓缓地蠕动着。

巷弄下方的青石路面上晃动着三五成群的孩子,他们手持“棍子”,随着身体的前后晃动,抓“棍子”的手臂快速地甩出一个完整的圆弧,然后将“棍子”重重地摔打在石板上,一个个小脑袋也随着“棍子”的起落一躬一屈的,十分专注地往前方“滚动”着。

青石板发出“砰砰”声,回响在幽深的山谷中,整个村庄弥漫着稻草和尘土的味道。

这就是徽州儿时中秋夜打“百步”的场景。

“bǎi bù”是老家的方言,其名称来历已无从考证,所谓“百步”,是一个用稻草捆扎而成的“草棍”。

相传,这一习俗起源于元朝末年。那时,蒙古人统治中原,没收汉人一切铁器,就连菜刀也十户共用,并派兵(即“鞑子”)进驻各村。驻村“鞑子”好逸恶劳,穷凶极恶,民不聊生,反抗运动此起彼伏。然百姓手无寸铁,单打独斗,敌不过“鞑子”,统一行动又怕走漏风声,于是,有人想出“月饼传信”的妙计。某年中秋前夕,各家各户都收到月饼,每个月饼外面还贴了一张油纸,送到供养“鞑子”人家的月饼油纸下还藏有一张纸条,以此传达统一暴动时间。

据说,这也是徽式月饼贴油纸的来历。

中秋夜子时一到,趁“鞑子”熟睡之际,大家木棍敲锄头砍,平日嚣张跋扈的“鞑子”,个把时辰全都报销干净。大家割下“鞑子”的长辫在石板路面上摔打,以宣泄愤恨、庆祝胜利。此后每年中秋夜,先人们就用稻草扎成“辫子”,沿路摔打,流转至今。

对孩子们而言,“中秋杀鞑子”已是遥远的传说,快乐才是实实在在的感受。儿时,每到中秋日,我们人在教室里,心却早已装进“百步”,都在寻思着如何将“百步”扎得结实,如何和小伙伴们一比高低。扎“百步”时,先从田里捧来新鲜稻草,用准备好的葛藤,一圈连一圈地缠绕捆扎在一大束稻草上,直到扎成一根“草棍”。稻草末端还扎一个发辫状抓环,开打前将“百步”在水里浸泡一会儿,稻草膨胀后,“百步”更加结实。一些顽皮的大孩子还会偷偷地在“百步”里楔进一根木棍,这样的“百步”摔打起来既结实又响亮,只是捆扎“百步”的葛藤经摔打松弛后,木棍随时可能滑出,伤及无辜的事也是时有发生的。

月亮出来,就是开打“百步”的“冲锋号”。大家从自家门口出发,摔打着“百步”,穿过一条条巷弄,汇聚在宽敞一点的空坦上,比谁打得响,比谁打得久,嘴里还念念有词:“打死个臭鞑子”。直到月亮当顶、满身汗污才依依不舍地结束这场中秋狂欢。听老辈人说,以前打“百步”是要分族组织的,我们村里虽仅有黄姓,但族分六份,每份之间凡事都会比个高低,尤其四份、五份,实力不分伯仲,平常偶有芥蒂,小孩们耳染目睹,自然互有敌意。中秋打“百步”时,约定俗成地从各自“众屋”出发,打向对方,交汇时便互不相让,最终演变成“手打‘百步’、脚踢对方”。到了我们小时候,已无宗族社稷概念,全村孩子们成群结队地来回打,哪里打得响往哪里打。“人民公社”的大铁门是首选目标,每年都会被打得震耳欲聋、响彻山野,惹得“公社”书记拿棍子赶、用水泼才肯罢休。最遭殃的是供销社门口的大煤油桶,被打得歪瓜裂枣不说,几乎每年都有几个油桶被滚出几里之外,害得供销社主任几天才能找回。

在老家,还有一项规矩,不管是新扎的“百步”,还是打过废弃的,都不准带进屋里,更不能过夜。传说,“百步”是蛇的化身,放屋里会引蛇入室的的,废弃的“百步”过夜后也会变成蛇。胆小的孩子都会严守这一“规则”,即使没打烂的“百步”,也会拆散抛弃,绝不留用。但也有个别胆大的孩子,故意将“百步”藏在某个角落里,却也从来没见过变成蛇的。

中秋夜打“百步”在歙县东部(“南乡”)及绩溪“岭南”一带都有。绩溪人叫打“中秋炮”,响声如炮,庆丰收,祭土地之意。

离开老家多年,曾有两次带孩子回乡过节,给他扎了“百步”,孩子兴致显然不高,玩了几分钟就丢弃一边了。去年中秋,我兴致勃勃地回家,打算扎个“百步”,再去看看当年那些热热闹闹的场面,然天公不作美,一整天的大雨又一次浇灭了这个久远的念想。

今年老家的中秋夜,月亮依旧明媚,星星依然闪烁,但村庄的街巷里却是静悄悄的。

也许孩子们再也不需要这种原始的狂欢。

或许留下一张打“百步”照片的机会都不会有了。

@冯学民:百步的原意应是“摆布”,是受我控制的意思,鸿飞古镇还有一座“百步”山。鸿飞这边也有杀蒙古兵的传说,朱元璋是在我们歙南这边待过的,后来当了皇帝,举国同庆,恢复了汉人统治,所以用舞龙庆贺,故事和英坑古村的差不多。我们这儿的百步山,老百姓叫成85山,音还是那个音。大家割下“鞑子”的长辫在石板路面上摔打,以宣泄愤恨、庆祝胜利。这不是任由我“摆布”么?只是后人改成“百步”罢了,就好象鸿飞的85山一样,族谱上记录是百步山。定谭那边叫打包袱,都是同一个意思,还有另一层意思是“摆菩萨”(音同),案桌摆上菩萨意即求菩萨保佑的意思。朱皇帝是当过和尚的,老百姓将朱和尚当成菩萨看待是正常的,这种民俗活动,许多鸿飞老人玩过,现在我们鸿飞这边已失传,杞梓里那边还有,去年在定潭民俗文化节上我又见过,建议鸿飞古村恢复这一民俗活动。

深渡定潭有八月中秋嬉草龙的民俗,嬉龙时后跟四名鞭稻草辫者,称“打包袱”,边鞭边赞:“八月中秋打包袱,越打五谷就越熟。”(参阅百合徽州网站《徽州古村:深渡定潭——背倚青山,昌源河绕村而过》)

延伸阅读之百合徽州中秋习俗系列:《徽州中秋打“百步”习俗是怎么来的》、《徽州传统土月饼酥香掉渣的美味》、《徽州中秋月饼图案的变迁》、《徽州六邑中秋节舞龙习俗,舞哪些龙你可知道吗?》。

请支持独立网站百合徽州网:转发请附链接http://517baihe.com/a/201809/162.html 。

本文话题: 徽州中秋节

相关文章
  • 徽州祠堂是大地上鲜活的遗存

  • 了解徽州的乡、都、图:乡里乡亲中的乡

  • 徽州歙县各古村的元宵节民俗

  • 徽州春天五颜六色,藏着无法复制的美

黄山深渡百合山庄客栈
徽州黄山农家自制枇杷膏
黄山新安江游江要找大胡子船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