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州往事——徽州水房

作者:江伟民 点击:2018-10-02 11:43:31

水房就是一艘造型奇特的船,一幢在水上漂移的房子...

把房子盖在水上,即为水房。或者说,水房就是一艘造型奇特的船,一幢在水上漂移的房子。

水房功能几多用,居家生活世代营。

生活百货建材城,停靠码头开店门。

南来北往四方客,商贸东西载客行。

新安江上景无数,认人难忘水房情。

——@老开

新安江筑坝蓄水的时候,一个小村子的房屋都浸到了水中。原来房屋所在的地方长出了一幢房子,奶奶说那是水房。

水房是什么时候来的?又是什么时候离开的?我是全然不知了。只是一觉醒来的时候,透过窗户玻璃,远远的看见了一幢木房子,一幢长在水里的木房子了。这会让人兴奋。

水房盖得讲究,清一色木板房,大抵两层,只是高度上要矮上不少,房顶也不盖瓦片,而用一种防漏性特别好的黑油布。“地基”由三层木头或竹子铺成,藤条铁链栓紧在一块的长方形,水房就盖在地基的中间部位。地基不牢,地动山摇。为了水房的平稳,“地基”在房子的四周伸出去好大一块空地。作为一个整体,即便不高不大的水房,在江面上也是个庞然大物了。

水房在水面上能动能飘能走,功能像船,却实在是一间屋子。它有着一幢房屋所具备的所有功能。难炊,有厨房锅灶,最简易的也得备上一个柴炉;能睡,有房间,床铺,被褥。它又像个交易市场,水房上有储物间,能储存许多来自不同地域的我所没有见过的货物,也有一个村子所需要的石灰,水泥,砖头,木材。水屋靠岸的时候,所有的交易就开始了。从早上天不亮一直忙到太阳落山,第二天又继续,一直到货物清仓。如果遇上货物滞销,水屋也不会停留太多时间,它不会一根滕上吊死,安放在长方形“地基” 一条窄边上的几杆橹浆一摇,船主在另一边手持竹篙用力一撑,水屋便会缓慢地飘向别的村落,继续着新的交易。水屋有运不完的货物,也就有着交易不完的交易。一条新安江,我说不清有多少这样的水屋。说不定,这幢房子刚移走,另一幢房子就来了。

水屋是一条江面上的风景,在我的童年时光中,那是一个别的世界向我所在的闭塞的小村子开启的与外界相通的渠道。有了水房,我的左邻右舍们可以买上新鲜图案的裙子和生产生活的必需品,还可以足不出户了解外面世界发生的大大小小的新鲜事。在水房的来来去去中,我逐渐长大,大到走进教室。

水屋算不得豪华,甚至水屋的底层也是为搭载货物准备的。除了一些不怕水淋的砖头外,诸如石灰一类的货物都搁在水屋里。主人一家三口就睡在二层的阁楼上。水房一直在摇晃,靠岸的时间是最平稳的,要是在江面上行走时,晃得会更加厉害。我生长在江边,从小就坐船长大的,自然不会惧怕这种摇摆。但如果一天、一月、一年、十年都处在这样的摇摆之中,任谁都是十分难受的。

水屋的消失大抵是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后期。那个时候,货轮出现了。货轮不是以单个的形式出现的,它用一根钢索牵引了十多艘、甚至数十艘大大小小吃水很深的货船。货船开足马力,明目达聪着黑烟,像喘着气的老牛一样,在江面上一字排开,排成一条长龙。货轮一次牵引的货物不知道是水房的多少倍。这一更加快捷低廉的运输方式取代了水房。

百合徽州517baihe.com补:作为水上商店的替代品,水屋之后,是一种比较大的水泥船,上面盖了几间房,长期停在码头边,开门营业;如果您现在到深渡老码头,还能看到这种水上商店呢。可惜,随着新安江水运的衰落,老码头的衰落,这家水上“粮油店”已经很久不营业了。

请支持独立网站百合徽州网:转发请附链接http://517baihe.com/a/201810/170.html 。

本文话题:

相关文章
  • 徽州祠堂是大地上鲜活的遗存

  • 了解徽州的乡、都、图:乡里乡亲中的乡

  • 徽州歙县各古村的元宵节民俗

  • 徽州春天五颜六色,藏着无法复制的美

黄山深渡百合山庄客栈
徽州黄山农家自制枇杷膏
黄山新安江游江要找大胡子船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