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州黟县塔川旅行攻略:红叶赏秋最佳观赏期是11月中下旬

作者:琚贺等 点击:2018-10-11 22:04:22

秋已至、叶将红,塔川秋色邀你赏,最美秋季,不错过...

徽州黟县塔川是中国三大秋色观赏地之一,甚至有人称其为“北半球最美秋色”。十一月的塔川呈现着红、绿、黄、橙等魔幻色彩。

2021年10月26日,塔川树叶色彩指数25%,色彩面积25%,观赏指数30%,受地形气候影响,部分地区红叶指数已达35%以上。

据2021年塔川实地观测统计,红叶至11月10日左右达到最大范围,维持至11月底后。

2018年塔川红叶开始出现时间为10月25日左右,最佳观赏时间11月的上旬至12月底。

塔川位于徽州黟县宏村镇,又名塔上,位于黟县桃花源著名旅游景点——宏村到木坑竹海景点途中,背倚高耸云端的黄山西南余脉黄堆山,遥对碧波荡漾的十里奇墅湖。塔川是黟县众多古村落中的一颗独具魅力的明珠,没有西递、宏村般密集的古村落,却用一个秋季诠释了自己完美的颜容。

徽州的秋:塔川

塔川红叶赏秋:北半球最美秋色

塔川以乌桕树为主,按照乌桕树的生长习性,最低温度在12-15℃时,叶片逐渐变黄,当最低气温在8-12℃时,叶片逐渐变红,低于8℃时开始脱落。

据2018年塔川实地观测统计,塔川红叶开始出现为10月25日左右,前后误差约为一周,红叶至11月20日左右达到最大范围,维持至11月底后,随着最低气温的逐渐下降而逐渐脱落,与其适宜生长气温相对应。11月10日-31日是分布范围最广、观赏性最佳的时段。

黟县塔川秋色,和北京香山、四川九寨沟并称为中国最绚丽的三大秋色。寒霜开始敷染万物的时节,这里便成了一个五彩缤纷的世界。漫山遍野的枫树、乌柏树等,由深绿而淡黄而浅绛。随着秋风阵阵,颜色也越来越浓。

这时,粉墙黛瓦炊烟袅袅,乌桕树叶璨如云霞,枫树枝叶红若山火,而香樟、木榧却依旧绿似翡翠明黄、杏黄、橙色、浅红、深素、浅素……重重叠叠直到天边。就在这层峦尽染中,伫立着一处处白墙黑瓦马头墙的徽州老屋,色彩分明、线条洗练。

塔川粉墙黛瓦,飞檐翘角的二、三十幢古民居依山而建,层层迭迭,错落有致,远远望去,就好像一座巨型宝塔,藏身在山谷之间,掩映在浓荫丛中。一条清澈的小溪穿村潺潺流过,在火红的乌桕树映衬下,小村顿时充满无穷灵气。

清晨的薄雾笼罩的塔川朦朦胧胧,黄昏的阳光照耀的金黄,农家的小屋若隐若现,红枫丛中忽露出飞檐翘角,粉墙黛瓦在金黄叶子的掩映下,就如中国山水画般诗情画意。

塔川的秋,乌桕是主角。一颗颗乌桕树,屹立在田野之上,她不失秋天那最纯粹的孤寂,枝头那一抹深深的红,更是塔川最热情的呼唤。

乌桕,迎风而立,古老的村落,黑瓦白墙在阳光的映衬下,流光溢彩

步入塔川村中,轻行于青石板路上,随意捡起一片落叶,这是塔川对秋的眷恋。轻轻地把她夹在书本之中,你便留住了这个最美的秋天。

千年遗迹、阡陌纵横,如火焰般热烈、浓缩了一生的精华,古朴的风貌……

如果没有到过塔川,你大概不会知道,原来秋的世界可以这么美。

那小桥、那黛瓦,那流水孤村、乌桕萦绕,千林摇落,金刀醉影。

秋已至、叶将红,塔川秋色邀你赏,最美秋季,不错过!当然,徽州赏秋的好地方不少,您可以参考百合徽州为您整理的《徽州的秋静谧而有诗意,最美莫过于这十五个地方》。

塔川古村历史

印象中,人们只知道塔川秋色最美,然而却很少人知道这座古村的来历。

塔川左右两条山垄像巨大的手臂拥抱着村子。村里,绿荫成片;村外,绿树环绕。粉墙黛瓦、飞翘角的五十多幢徽派古民居依山而建,层层叠叠错落有致。远远望去,好似一座巨型宝塔。群峰间,一条山溪破石而出,依山直下,贯村而过,直奔风光绮丽的奇墅湖。村庄因有“川”过而富有灵气,清溪也因穿“塔”而更显活力。塔川即由此而得名。

村子右旁有张公祠祭祀的是塔川村的始祖张受安公。相传张公有三个女儿,不仅相貌如玉,而且聪明伶俐。后来分别嫁给了吴、卢、查姓三家公子遂繁衍成塔川村。如今,村子三姓依旧和睦相处。据族谱记载,塔川村的吴姓,相传是春秋战国时吴王的后裔,祖居苏州。唐时,吴氏六十世祖吴良公出任歙州令,其孙子吴少微进士及第,遂举家迁至休宁县西的石舌山。后九十四世祖吴都公又自休宁迁往黟县溪头。其长子牛公,在明天顺七年(1463)带领几个儿子一起移居塔川。原住在村子前面的金家坦附近,后与张公联姻,才逐渐搬进村子里居住。牛公后被尊为牛一公,为塔川吴氏始祖。

塔川村的卢氏迁自黟县卢村,属于河北范阳郡。“范阳”因在范水的北面而得名,和黟县一样,属于秦置古县,历史十分悠久,辖境大约在现在的京津地区。南北朝时,北方战乱,卢氏南迁,遂在羊栈岭南麓繁衍成大族,黟县的梓坑村、甲溪村、联合村、卢高尖、塔川村等的卢氏都是由卢村繁衍外迁的。

查氏则出自姜姓,以地名为氏,郡望为海陵郡,今属江苏泰州。塔川查氏迁自婺源。

塔川旅游游记

徽州村落多有水口,水口林,塔川也不例外。村口“古木参天”。其中有五六棵巨大的古树,树龄都在二三百年以上。它们分别是古樟、巨榧、老枫等。这些参天古木,每株都得二三人合抱。斑驳的树身,仿佛在向人们叙述着塔川村那沧桑历史。那露出地面的粗壮的盘根错节的树根,有的向远处伸去,极像探海的龙爪;有的高高抬起,又猛然扎下,穿破岩石,像一双双巨掌,支撑起一柄柄遮天大伞。从村口古树旁山道入村,楼舍掩映在红叶中;缓步百阶攀,一润曲折流。有的屋边设有过汐石,有的楼旁红枫撑伞。有的大门建有贴墙牌坊,高低错落,古朴淡雅。

塔川现在仍完整保留着30余幢清代民居。如,吴氏“积馀堂”。这是幢四合二楼结构的古宅,门外青石铺展,室内雕梁画栋。上厅厢房门上雕有忠孝礼义图案。一幅《唐姑乳婆》图,唐夫人不顾幼童啼哭,正在给年老体衰婆婆喂奶,亲情依依,立意跃然欲出。

天井两侧莲花门上16幅唐宋诗意图,每幅画面配一首古诗,其中有唐代张继的《枫桥夜泊》,杜甫的《漫兴》,宋代苏轼的《春宵》,范成大的《田家》等。诗全选自古时流行的启蒙读物《千家诗》,从中我们可以看出房屋主人的文化素养之高,而且当时那位工匠理解诗意的水平也令人刮目相看。另外,从诗的出处还可以看见当年主人对孩子的启蒙教育是何等的重视。可以想像到主人一手牵着儿孙,一手指着莲花门上的诗画图,逐字逐句地为他们讲解,个中滋味岂是世俗之人能够体会!

穿过古木林,依清溪沿石阶拾级而上,跨过一座古朴的小石桥便进入了塔川村。漫步在村中,既可领略到村中居民那古朴纯情的生活乐趣,又可观赏到“溪绕新屋”、“竹山风鸣”、“塔川洞天”等独特的景观。

“溪绕新屋”是以敬义堂为主的一组民居建筑与穿村而过的清溪组成的一处景观。粉墙黛瓦、马头高墙、八字门楼、青石门楣,这幢三间二进的古黟普通的明清建筑,一条清溪从屋后绕至屋前,沿墙根分级而下,终年不断,潺潺不绝,却显得情趣无穷。另石板路外,从房屋中无论哪个门出外都得从溪上跨过一座石板小桥,这就又为溪屋平添了几分情调。

“竹山风鸣”,是村中心的一座山坡。漫坡的翠竹,当地称“竹山岭”。放眼望去,竹干粗细相杂,有的粗如碗口,有的细似笔杆,它们都伸展着细长的枝叶,挤挤攘攘,争相成长。晨雾滋润着竹林,像给每一根竹子涂了一层釉彩,更添了一层翠绿。

穿过“竹山风鸣”,绕过数户人家,从脚下流淌的哗哗声便知道来到了塔川村的“塔川洞天”。清溪出于两涧之间,不知何年月有人在山润拐弯处,用巨形石板将石涧盖上,并在上面依山势建造了一幢别具风格的民居,任清溪从屋子下面流过。到了这里,清溪仿佛进入山洞中,转过一道弯才又重见天日,然后欢畅而下。平日洞中也就成了孩童们嬉戏玩耍的地方,特别是夏日中午,这里还是避目乘凉的好去处。

沿着村中的石板路,一直往上走,便可来到村庄的最高处,这里是观赏全村景致的最佳地方。站在这里放眼朝西南望去,只见村中房前屋后,村周田头地边,到处都是挺拔高大的樟树、梓树、枫树、榧树和乌桕树。村居农舍坐落其间,确实渗透出浓郁的诗情画意。

景色秀丽的山川,造型别致的民居,美妙绝伦的“三雕”,纯朴自然的风俗民情,使得塔川不仅成为游客旅游、考察的热点,而且成为建筑、民俗、美术、摄影创作等多方人士关注的热点。难怪许多学者赞咏塔川是“不断流动的油画”、“中国画里的乡村”。

本文话题: 徽州秋天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