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州民间故事:新安江斩尾龙的传说

作者:潘政邦等 点击:2018-12-11 22:29:48

徽州府城有座问政山,山上有个问政观,观左边山坡上有座坟,传说是葬了斩尾龙的母亲...

徽州府城有座问政山,山上有个问政观,观左边山坡上有座坟,传说是葬了斩尾龙的母亲。每年的清明前后,狂风四起,雷雨交加,吹倒房屋,拔起树木,情景非常可怕,民间传说是斩尾龙挂纸来了。

相传古时有个官员,带着家眷从杭州乘船来歙县。船自浙江溯流而上,进入了新安江。只听得吱呀一声,船舱的窗门被支了起来,露出一张俊美的脸孔。接着传来一连串娇声欢叫:“老爷,快看哟,山象一把把黄凉伞,水象一面面镜子,水里有山、山上流水,鱼象在山上游,鸟象在水里飞,真的好美好美啊!”欢声刚落,一位中年官员便携了一位花容月貌的少妇就从舱里走了出来。那官员叫王荥,是新任的徽州知府,奉了圣旨,带着夫人来徽州上任的。

王知府与夫人并肩站在船头,奇丽的山水让他们如痴如醉,王知府深情地说:“新安大好山水,真是名不虚传哪!”突然间,一个浪头从船底涌起。船摇晃了一下,夫人头上那支最心爱的金钗“噗”地一声掉进江里。夫人急得直跺脚,眼泪裹着胭脂花粉哗哗直落,让王知府好心疼。又见那支金钗好好地在江底搁着,好象水也不太深,便命艄公帮忙打捞。可是怪得很,在船上众人都看得到江底的金钗,下了水却怎么也找不到,艄公下水一次又一次,就是捞不到金钗。王知府暗骂一声,这班饭桶,金钗明明在那儿,怎么捞不起来?他仗着懂一点水性,立即脱去官袍,跃入江底,一阵水花泛起,众人便不见了王知府的影子。正惊愕间,王知府却冒出水面手举金钗:“找着喽,找着喽!”众人把他接上船,一阵恭维:“老爷是天上星宿临凡,我等凡夫俗子哪能比!”王知府哼哼着,一把搂过美貌的夫人,进了船舱。

王知府上任后,歙县城里的小孩忽然接连失踪,报官的日日不断,王知府就派捕快查案,查不到真凶,就打捕快屁股了事,很少认真追究。他特别疼爱夫人,时时刻刻都想搂着不放。夫人呢,总觉得老爷浑身冒冷气。一问,老爷说是那日捞钗,受了风寒,变了凉体。夫人想想有道理,祸由她起,于是对老爷更增添了温存爱意。但是,衙役们也有百思不得其解处。老爷爱干净,打几盆水洗洗也就罢了,他偏要在后堂一间房里备九大缸水,九大缸沙,一进去就是半天,还不准任何人伺候,连靠近房门都不准。还有更奇怪的咧。往日坐堂,威风凛凛,近日坐堂,却是恍恍惚惚。尤其是那位姓许的道士在大堂门口出现,立即叫退堂。许道士,在徽州府城后的“问政观”出家,修长的身材,五缕长髯飘飘,穿件洗得发白的庄青色道袍,背着一把桃木剑,常到各地云游。除了双眼炯炯有神外,平常得很,徽州府许多人都认识他,没有谁觉得他有什么古怪,可老爷为什么那样忌讳他呢?

当时的徽州人并不晓得,许道士是一个因奇遇而得道的奇人。

许道士自小父母双亡,流落街头,问政观老道士见他骨格清奇,就收养了他。眼看到了六七岁,该是识字念书的时候,老道士因常外出云游,顾不上教他识字,就在山下为他找了家蒙童馆。转眼三年过去,许道士学业将满,老道士决定这段日子不再外出。每天许道士放夜学回观,就教他念经、画符。可是最近几天,老道士感觉到了一件怪事,徒弟天天很晚才回家。问蒙馆先生,先生说每天都是早早的放了夜学,与往常一样并没有推迟放学时间。问徒弟,任你打骂,总是不作声。怪了,老道士满肚子疑问。

这天,老道士远远地跟着许道士回观。走到半路,山林中忽然走出一个唇红齿白的孩童来,与许道士尽情嬉戏,直到很晚,才分手各自离去。老道士沉吟半晌,突然一拍脑盖:“是了!”登时心头砰砰乱跳,眉毛、胡子都乐得飞扬起来。

做晚课时,老道士对徒弟说:“尔有个好伙伴,为何不带他到观里来嬉?”许道士见师傅笑眯眯的,没有责怪他的样子。便不好意思地说:“那位哥哥不肯来,还叫我别告诉你。”老道士说:“没事,我明天请他来观里陪你玩,好不好?”许道士连声叫好。老道士交给徒弟一团线,线头穿着一枚针他要许道士明天乘那孩童不注意,将针别在他衣袖上,说就能请他到观里来。

第二天,许道士依言而行,正当他与孩童玩得痛快时,老道士突然出现,那孩童惊叫一声,往林中遁去。老道士哈哈一笑,循线找到一壁石崖下,一株粗大的何首乌藤叶上正别着那枚针。老道士一挖就挖到了那长成孩童样的根。回到观里,许道士还在一个劲地问师傅,哥哥为什么不来陪他玩,老道士嘻嘻笑着不睬他,把那何首乌放入蒸笼,点火蒸煮起来。蒸啊,蒸啊,转眼就过了四十八天,老道士想到明天就可以吃下何首乌,返老还童,几次忍不住笑出声来。第二天早上,老道士忽然碰上件急事,不得不下山去。他嘱咐许道士守着蒸笼不准走开,更不准偷吃。说来也怪,老道士走后,那蒸笼中的何首乌忽然发出阵阵异香,撩得许道士几次掀下蒸笼盖看,口水直滴,却不敢动。实在熬不住了,便扯下那何首乌两腿间的小鸡巴,塞进了嘴里,心想就吃这一丁点,师傅不会发现。哪料到,老道回观,不见了小鸡巴,立即气色败坏的把许道士打了一顿,因为何首乌的精华就是这小鸡巴啊,没了小鸡巴,就是把整个何首乌吃了也没用,你说他恼火不恼火?老道士打完了,长叹一声:“天意啊——索性成全了你罢。”就把何首乌全让许道士吃了。许道士功力大增,人也很快长大,并学成了驱妖降魔的法术。

王知府上任几个月后,许道士才云游回观。当他站在观前往府城观望时,只见一缕黑气从府衙内冲天而起,不由暗暗心惊,联想到路上听人说起的小孩失踪案,觉得定有蹊跷。于是下山直奔府衙,可是到了府衙,妖气却收敛了。经再三向衙役和王夫人打听,已明白了八九。他对王夫人说,你丈夫是条乌龙精。当日是它捣鬼,你的钗才会掉下水,乌龙精在水中用爪托住钗骗你丈夫下水,将他吃掉,然后变成你丈夫模样来徽州上任,你肚里怀的全是孽龙的种。王夫人大惊,要许道士救她。许道士说:“这孽畜不但吃了你丈夫,还吃了许多孩子,贫道岂能容它再行凶?”许道士吩咐撤去府衙内所有的水缸、砂缸,要求衙内不见一滴水。

王夫人领计后,许道士拔剑踏罡步斗,做法把府衙四周和上空封住,他才执剑走进府衙。乌龙精见了许道士,立即现形逃窜,但似有一张无形的网使它到处碰壁,眼看便要身首异处,忽见案头砚瓦里尚有几滴水,立即一头钻进了砚瓦,借水遁去。许道士立即乘风紧追,看看到了江西地界,仍然没能追上,忽见前面一道祥光,他停住了脚步。

再说乌龙精被追得魂灵出窍,又干又饿,回头一看总算许道士未追来,立即恢复人形,钻进了路旁的一个小饭摊。摆摊的是一位慈眉善目的老婆婆,她对乌龙精说只有面条没有饭。乌龙精点点头,吃起面来。没料到一碗面下肚,面条立即变成铁链,那老婆婆手一招,铁链即从乌龙精口里飞出,到了她手上。乌龙精知道不好,转身欲逃,铁链却扯得它肚里撕心裂肺的痛。细细一打量,才知老婆婆是观音所化,连忙跪倒求饶。观音因它死期未到,就把它锁到路边一口废井里。乌龙精含泪问,何日可以出井,老婆婆答道:“石柱开花铁索烂”!说罢,化阵清风而去。据说,五百年后有某状元在进京赶考时路过此井,因天热,将帽子挂在井栏柱上,坐在井台上休息。那乌龙精在井底隐隐看见一带花的乌纱帽,以为是石柱开花了,立即从井底上窜,但它忘了,铁索没烂,用力过猛将五脏拉断,真的一命呜呼了,这当然是后话喽。

再说,许道士见乌龙精被观音收服,立即返回徽州。王夫人正值临盆,许道士守在一旁,生出一条龙即挥剑斩之,一共斩了八条,第九条出生时,王夫人看其眼角有泪,心生不忍,便求许道士给她留个扫墓的,许道士剑锋一偏,斩下一段龙尾,那小龙得了性命,叩头而去。不幸的是,王夫人生产失血过多,加上受了偌大的惊吓,不久即香消玉殒。临终,要求衙役们把她葬到了问政山上。

从此,徽州人知道了许道士的奇特经历,都尊他为许真人。称那条没尾的龙为斩尾龙。每年清明,斩尾龙都要来问政山挂纸,就会暴风暴雨,吹倒房子和庄稼。每当此时,徽州老太们就会找破鞋破布焚烧厌之,并告诉你这一段谁也听不厌的故事。(流传地区:古徽州。搜集地点:歙县。搜集整理:潘政邦、江启尧、柯灵权、程富金)(关于这条老龙为什么来到徽州,请阅百合徽州网《徽州民间故事:彭泽尖下老龙寄》)

请支持独立网站百合徽州网:转发请附链接http://517baihe.com/a/201812/200.html 。

本文话题: 新安江 徽州民间故事

相关文章
  • 徽州民间故事:彭泽尖下老龙寄

黄山深渡百合山庄客栈
徽州黄山农家自制枇杷膏
黄山新安江游江要找大胡子船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