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州石潭村:水埠头的记忆

作者:佚名 点击:2020-06-21 16:25:43

石潭村前华源河南岸,古时有三个水埠头,即上半桥水埠头,下半桥水埠头及坑口阙水埠头...

石潭村前华源河南岸,古时有三个水埠头,即上半桥水埠头,下半桥水埠头及坑口阙水埠头。

从石潭老街转弯角顺着一级一级石阶往下走,直到河边,便是上半桥水埠头。

水埠头的石阶由几块长条青石板砌成,一阶一阶地延伸到河水里,河水涨了或是退了都方便洗刷。近水的石阶很长,约有八米,可供七八个人同时使用。水埠头处于水潭边,水潭范围很大,方圆三十余米,水深处有三米多。

水埠头上方是一座木板桥,曰“上半桥”。桥由八块木板和六个桥垛构成,每块木板长约四米,宽约一米。木板非一整块,由六七根杉木拼接而成。一条长约五十米的铁链将桥板和桥垛连接起来。铁链一端系在桥头石柱上,以保证木桥不被洪水冲走(已冲毁多年,未再搭建)。

早些年,清晨,去水埠头担水的人们上上下下,你来我往,男男女女互相问候招呼。讲话声、嬉笑声、扁担铁钩的碰撞声,打破了水埠头早晨的宁静。中午和傍晚,是水埠头最热闹的时段。

使用水埠头是有规矩的,上游是担水、淘米、洗菜的地方;洗衣服什么的,则在下游,人们都会自觉遵守这个规矩。如果人多没空位,后来的人只好在边上等候。这时,水中一群群小鱼也会及时地游到你身前,抢食水中的食物残渣,还不时地会在你的脚丫上,脚肚上猛戳几下。平时,就经常有些顽童在米筛中放些面屑、饭粒等食物,再把米筛放入水中,诱来小鱼,然后双手小心缓慢地抬起,在出水面那一霎那,猛地甩上岸,肯定有收获。水埠头洗刷的人多了,水中有了食物,引得鸭子汇聚而来。

经常有人故意地将鱼鳃、鸡肠之类荤腥之物抛向远处水中,引得鸭子“扑通扑通”地展翅腾飞,你争我抢,追逐食物,真是有趣。

最热闹的当属村姑村嫂,她们边洗刷边聊天拉家常,谁家婆媳吵架,谁家闺女许了人家,谁家来了亲戚,谁家丢了南瓜等等,大事小事,捕风捉影,你一句,我一句,真热闹。有时,光屁股的调皮小男孩,会突然从水埠头旁的桥上跃入水中,水花溅得村姑大嫂一脸一身,引来一阵嗔骂。而此时,小男孩却在远处的水中,冒出头来,摇晃着脑袋,抹去脸上的水珠,朝着人们瞪着眼珠,伸出舌头,得意地笑着。

水埠头,人们必去的地方,人们喜爱的地方,那儿鸭子的嘎嘎声,小孩的嬉闹声,村姑的棒槌声,农妇的谈笑声,组成了动听的水埠头交响曲。

 

石潭中央巷口往下便是下半桥水埠头。下半桥较上半桥长,有十二块桥板(已冲毁,未再搭建)。水埠头在桥之下,水浅而急。

离下半桥百余米处便是“坑口阙”,因米沙坑溪流在此出口,流入华源河而得名。“坑口阙”之下约十五米处便是碣坝和水碓,水埠头就在碣坝东端。水埠头的水位因碣坝水碓闸门的开启或关闭而时高时低。

下半桥水埠头和坑口阙水埠头斜对面河岸,巨岩突兀。岩下是一个大水潭,方圆五六十米,水最深处达四五米,这就是石潭颇有名气的“九曲潭”。

石潭人是在河边长大的,男男女女没有一个不会水。一到夏天,“九曲潭”成了小孩和年轻人的水上乐园。在潭边缘水浅处,大人带着几岁的小孩在学游泳。劳作了一天的人们在水中痛痛快快地洗个澡,洗去一身的灰垢,洗出一身的凉快和轻松。小伙子们玩的花样很多,有的一个接一个爬上突兀的岩石,或前跃,或直下,或后翻,跳入水中,比试谁站得最高,跳得最好。看那精彩的动作,简直就是跳水运动健将;有的几个人聚在一起,比试在水中憋气谁时间最长;有的俩俩比试谁潜游得最远。

最精彩的当数几个水性特好的比试踩水。记得有一个现在已六十多岁名叫吴小苟的老人,他年轻时能双手托着衣物,举过头顶,上半身露出水面,双脚踩水,“走”过二十多米长的深水区,真令人叫绝。

九十年代后,随着国家农村饮水工程的推广落实,石潭村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去水埠头洗刷的人也少了。

后来,由浙商投资,在华源河入村口建造了一座水电站,通过开凿涵洞,从直线十几里外的昌源河引来河水发电。水电站发电时,下游河水猛涨;关闸时,下游河水跌落,这一涨一跌,变化无常。

由于自来水的方便和河水不安全、不卫生的因素,现在,已无人去河边担水饮用,去水埠头洗刷的人也不多了,大人小孩也不再去河中游泳戏水了。水埠头,已失去了昔日的喧哗和热闹,留给我们的只有一种不忍抹去的记忆。https://mp.weixin.qq.com/s/hIWYhz_NOAvdPMf6Aex2sA

请支持独立网站百合徽州网:转发请附链接http://517baihe.com/a/202006/318.html 。

本文话题: 徽州古村

相关文章
  • 耐人寻味的叶村:清凉峰、昌源河、方腊

  • 伏源河畔的鸿飞古镇

  • 【徽州古村】萌坑:古道悠悠,壁画生辉

  • 徽州科村:主要为潘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