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徽州歙县50年一遇的七七水灾回顾:新安江大坝竟成夺命坝

作者:徽山水 点击:2020-07-22 19:51:52

如果浙江下游继续不尊重上游人民的人身和财产安全,徽州地区有必要重新考虑过去对下游工业、水质、渔业的过度让利...

徽州歙县遭遇了50年一遇的洪水,县城和多个乡镇不同程度受灾,城区很多地方积水严重,车辆被浸泡、道路被封闭、厂房商铺被淹、公园被淹没……歙县经济损失惨重。https://mp.weixin.qq.com/s/gNbTiLrLViNnBadOT1Lutg

六月份以后,徽州歙县就一直在下雨,“导致山体土壤吸收水分已经饱和,这个条件一形成后期只要有一场稍大点的降水就能发生洪灾。”

而7月2日以后,黄山连续下暴雨,几乎一直未停,水位一直在涨,到7月6日,已经涨到了2009年洪水的最高水位。

更让人措手不及的是,7日凌晨继续大暴雨,徽州地区雨水全部聚于新安江,而下游浙江新安江大坝毫无泄洪,导致水位快速攀高近两米,因发生在半夜,人们根本反应不过来。

7月6日8时至7日14时,黄山全市平均降雨量142.5毫米,567个监测站点中超100毫米站点327个,超200毫米站点36个,降雨最大站点黟县梧村272.5毫米,其次为黟县261毫米。

受强降雨影响,扬之水、练江发生较大洪水,洪水等级约50年一遇,新安江干流、率水、横江、阊江、练江等主要河流均有较明显洪水过程。新安江屯溪站7日14时水位126.14米(警戒水位124.8米)。练江渔梁站7日9时18分达到最高水位118.31米(警戒水位114.5米)。

水以十分钟五十厘米的速度窜上路面,从绩溪方向而来,水流汹涌,布射河、扬之水急遽暴涨,据《2020歙县“7.7”抗洪纪实》记载,扬之河水文站测6个小时内张5.82米,丰乐河水文站测涨了2.56米

截至7日14时,全市共有127座水库超汛限(中型3座、小一型13座,小二型111座),其中114座水库发生溢流(中型2座、小一型13座,小二型99座)。

7日上午歙县包括县城已成沼国,普遍水达一米多深,高考都被迫取消。

城区尚且如此,下面各镇也只能各顾各。

深渡镇中心区黄山大道都上水近一米,被迫停电30小时。

深渡老街最深处水深2米多,大部分深达一米多,最高处还好。

深渡定潭村有居民家中水高一米七,根本无法下水抢救财产,损失更惨重。

事后官方播报歙县损失六七十亿元。

复盘检讨,歙县此次洪灾损失巨大,有天灾洪水缘故,但新安江下游的浙江大坝迟迟拒绝放水泄洪,未能发挥拦洪、滞洪、削峰作用,没有提前预泄增加防洪库容,要承担重大责任。

新安江下游的浙江大直到7月7日上午十点,才放3孔泄洪。随后在安徽省一把手紧急与浙江协调的情况下,斜孔数量才逐渐攀升,经历了5孔、7孔,直到8日早上才开始9孔泄洪。

但此时歙县已经淹没在水中,损失已经无法弥补。

7月8日以后,新安江下游的浙江大坝,在新安江水位稍降后,就立刻停止泄洪,导致截至7月22日,水位仍在去年水位的最高位置,棉潭、漳潭仍有一些人家一层淹没在水中,新安江两岸诸多码头被淹没,大船难以停靠。

五六十年代,为了新安江水库建设,歙县人付出巨大代价,千年的深渡古镇几乎全被淹没,只剩今日老街一小部分,歙县大量两岸民众被迫移民到人生地不熟的外地,其余也被迫拆除低位房子,迁到高位重新建房。

新安江水电站建成,歙县108米高程及两年一遇洪水回水线以下的房屋、土地、村庄、道路等被淹没,受淹地区有巨川、新溪口、小川、武阳、定潭、深渡、棉溪、漳潭、薛坑口、南源口、雄村 11个人民公社167个自然村;受淹水田 1.35万亩,旱地 1.22万亩,茶园349亩,定潭至街口公路26公里全线;受淹各类房屋3.17万间

直到今日,新安江水库对当地民众限制众多。为了确保下游千岛湖浙江自来水用水品质,歙县工业、畜牧业发展慎之又慎。近期为了新安江水质,更禁绝了新安江歙县段捕鱼,千岛湖捕鱼倒正常进行,还新闻上大肆报喜一网五千吨,让徽州上游悲从中来。

新安江绿水现在仅能为新安江山水画廊景区开发使用,两岸人民已经受益很小,约束倒很大。

从下文官方事后撇责文宣看,上游黄山市对新安江水库泄洪毫无权力,只能“商请”、“协调”:

7月8日上午,黄山市水利局发布了7月6日以来该市雨水情及防范情况。

据介绍,2020年7月6日下午,黄山市水利局代政府拟文商请太湖流域管理局协调浙江省水利厅科学调度新安江水库,尽快降低坝前水位至汛限以下。当晚协调省厅、黄山区做好陈村水库调度放水事宜,以减轻黄山区防汛压力。7日上午市水利局再次和太湖局对接,请求加大新安江水库下泄流量,减轻我市歙县防汛压力。

仅到9日七时,新安江水电站就立刻重新改为7孔,水位稍降后,到下旬新安江水位仍持续高位,28日甚至又上涨1尺多,无视上游棉潭、漳潭多地仍有诸多房屋浸泡在水中,继续基于“拦蓄”私利,损害上游徽州。

新安江水库兼为蓄容性水库和发电类型水库,但现在新安江水库大坝管理公司主要关注“充分发挥拦蓄效益”,这涉及到他们的收益。

按目前的体制,防汛是归水利部门管(例如省水利厅),水库蓄水泄洪发电是归电力部门管(例如华东电网),所以水利部门对水库泄洪只能建议而没有强制力,要更高级的部门或者大领导来协调才行。例如新安江水库全部打开泄洪是安徽省一号首长亲自协调才得以执行。

直到七月下旬,各地洪灾严重,水利部才开始强监管,只要超汛限就挨个水库盯着要求放水,但徽州洪灾损失已经造成。

新安江水库大坝发电公司,现在为了浙江下游的自来水储水和发电,在这次徽州七七洪灾中,完全不顾上游歙县死活,极度自私、渎职,导致人祸,为人所不齿。

徽州地区应痛定思痛,尽一切力量与浙江下游交涉,要确保调整水库管理体制,徽州应有新安江大坝泄洪权力的黄金一票决定权。

这次幸亏有一号首长当日在歙县,帮助协调全力泄洪,下次还会这么幸运吗?而且即使如此,泄洪仍然晚了至少一天。

由此显示,徽州上游如果没有关键时刻泄洪的黄金一票决定权,这种损失无数的悲剧在以后的时间里,必然会再度上演。

如果浙江下游继续不尊重上游人民的人身和财产安全,徽州地区有必要重新考虑过去对下游工业、水质、渔业的过度让利。

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教训太惨烈,徽州不能怂。

 

黄山所方金建:这次洪灾的主要原因还是丰乐水库和新安江水库泄洪的时机没有掌握好,如果两座水库在当日暴雨来临前就先泄洪一部分腾出库容,遇暴雨时丰乐水库闭闸削减洪峰,这次洪灾绝对是可以避免的,但由于歙县对这两座水库没有管辖权,所以也毫无办法。建议县政府考虑在富资、布射两条河的中上游各建1座中型水库,主要起到汛期削减洪峰作用,另外可考虑将大平桥以下的练江河道拓宽并取直,以利于排洪,还可以将大平桥以上的各条河流进行河道疏凌和河堤加高,这样多措并举,定能制洪水,确保美丽的家乡世代安澜。

车:说了这么多,就是没说泄洪

羁绊:为什么不提政府有没有在洪灾来临前进行蹲守监测警戒水位,有没有提前预警并通知相关人员防汛,雨下了不只二天洪水也不是突然就来的

Oldcat_BeiJ:歙县蓝田的红旗水库防500年洪水?玩笑吧?我在1975年底高中毕业后曾参与了两年的红旗水库冬春加固工程,以后几乎没有大规模维修。红旗水库是没有钢筋水泥的重力坝,最近几多年,接县水利局指示,说是危库,又无钱维修加固,不敢满蓄水,常年只蓄1/2的水位。去年秋天大旱河水干涸,也无水可放。

早点泄洪,腾出库容,不要水关着舍不得放。不是丰乐等水库临时放水,单独雨水绝对不会造成这么大损失!

國豩:首先取一个较短时间段24小时的降水量来比较是很不科学的,这次77大洪灾发生来的突然的原因主要是因为前期尽一个月来几乎天天降雨导致山体土壤吸收水分已经饱和,这个条件一形成后期只要有一场稍大点的降水就能发生洪灾。

小编费心了,陈列这么多历史数据,感谢。看了留言,补充些所知的。根据官方发布,当天也就是七号,泄洪量三百方,不算大,应是规程操作范围。7.5洪水为歙县史上最大,网友留言是好像没这次淹没的高,个人听当时在革委会(现府衙)工作的父辈们说“门口划船救援那些西门外的居民,包括邮电局干部职工……”

 

7月3日预警:暴雨、大暴雨,还在持续,请黄山朋友一定小心!

新安眼 

大雨、暴雨、大暴雨,连日来,黄山市普遍持续降雨,且出现暴雨、大暴雨天气。目前,全市河水陡涨,塘库丰盈,重点水库有泄洪。

7月2日10时50分,黄山市气象台发布雷雨大风黄色预警信号,17时16分,发布暴雨黄色预警信号;7月3日8时45分,发布暴雨蓝色预警信号。黄山市水利局会同市气象局已于7月2日18时联合发布山洪灾害气象橙色预警,2日18时55分发布黄山市水旱灾害防御预警,徽州区、祁门县、黄山风景区因低洼受淹或山洪威胁提前转移52人(徽州区30人、祁门县5人、黄山风景区17人)。

7月3日,黄山市水利局消息称,7月2日8时至3日8时,该市普降暴雨、大暴雨,这24小时,全市平均降雨量94.2mm。降雨总体西多东少,祁门大部、黟县南部及黄山风景区周边降大暴雨,其余地区降暴雨。日雨量100mm以上笼罩面积约为3300km2,其中黄山风景区光明顶站日雨量177mm最大。据安徽水信息系统统计:567个站点中超50mm站点480个,超100mm的站点147个。本场降雨自2日9时开始,持续至3日8时,目前部分地区降雨仍在持续。其中2日10时至15时、16时至19时、21时至23时雨强较大,歙县石门站最大1小时降雨57.5mm,黟县东方红站最大2小时降雨72.5mm,休宁县董坑坞站最大3小时降雨87.0mm。

练江、横江、丰乐河、扬之水、休宁河等主要河道出现明显涨水过程。中心城区新安江屯溪站7月3日03:36达到最高水位122.98m,低于警戒水位1.82m,歙县练江渔梁站7月3日03:12达到最高水位113.40m,低于警戒水位1.10m。截至3日8时,全市各主要河流(率水除外)洪峰已过,正处于退水阶段。

 

屯溪南滨江区域

据黄山市基层防汛监测预警平台监测:截止3日8时,2座中型水库(丰乐、毛坦)和44座小型水库超汛限(全市小型水库240座),目前已通过泄洪洞泄洪或放水底涵放水等措施降低水位。其中,丰乐水库、黟县东方红水库提前预泄,充分发挥拦洪滞洪削峰作用。丰乐水库7月2日20时开启泄洪洞下泄流量100m3/s,22时增加泄洪流量至200 m3/s(均不含电站引水流量28 m3/s),黟县东方红水库7月2日18:30开启闸门下泄流量41.7 m3/s。

目前,降雨仍在持续,黄山市气象、水利等部门将继续密切关注天气及雨水情变化,加强监测预警和水利工程调度,加强与市防指成员单位和区县水利部门之间的信息共享,全力做好水旱灾害防御工作。

根据气象资料分析,预计黄山市7月4日到6日还有较强降水过程,请全市各地注意防范持续强降水可能导致的城乡内涝、中小河流山洪风险及塌方、滑坡等地质灾害。

https://mp.weixin.qq.com/s/6AZvYdsecscmuibN_kiC-Q

 

7月5日预警:黄山暴雨招人烦!6到8号持续强降雨,多小心!

新安眼  7月5日

连日来,黄山市一直是大雨甚至暴雨、大暴雨,这两天雨仍在下。7月5日,黄山市的降雨主要集中在祁门、歙县、黄山区、黄山风景区等地的部分地区,屯溪情况较好。

据黄山市气象部门消息,7月4日20时至5日8时,黄山区、黟县和祁门县北部地区中到大雨,其中黟县局部暴雨,并伴有雷电和短时强降水(黟县宏村40.2毫米/小时)等强对流天气;7月5日8时至11时,祁门县西北部、黟县西北部和黄山景区出现大雨到暴雨,并伴有雷电和短时强降水(黟县三合村9-10时40.9毫米)等强对流天气。全市平均雨量12.5毫米;7月5日11时至14时,祁门县、黟县、黄山区、徽州区北部、歙县北部及休宁县出现大雨,局地暴雨,并伴有雷电和短时强降水(休宁山斗12-13时30.3毫米)等强对流天气。

从区县网友传播信息看,7月3日到5日,黄山市部分地区因短时降雨迅猛,有些地方的排水来不及,导致道路等出现短时间积水、内涝。其中,包括了黄山汤口镇、祁门新城区、岩寺局部等。据了解,强降雨停止后,这些积水也就快速消失了。

暴雨持续就会闯祸,也招人烦,但是老天暂时还没消停的迹象。

据黄山市气象部门消息,7月6日到8日,黄山市继续处于主雨带中心附近,全市仍然将持续强降水,并伴有短时雷电等,还要继续加强防范强降雨带来的城乡内涝、中小河流山洪风险及塌方滑坡等地质灾害。

7月5日晚,黄山市还发出紧急通知,严禁汛期下河钓鱼、游泳、垂钓、洗衣服等行为,以免发生人身安全意外事件

https://mp.weixin.qq.com/s/NTwcLT5cxjYzVNc6s2EmMQ

 

关于水灾,重点在灾后

@长乐公子

今天是很特殊的一天,请记住2020年7月7日,这一天的很难去形容,因为这场大水变得格外沉重,今天是疫情期间推后高考的第一天,历史上发生了卢沟桥事变,而今天徽州也是和桥杠上了。

这次水漫徽州,来得突然,老百姓都说一夜之间就漫上来了,各种版本的说法都有,我们不需要钻牛角尖去找问题,因为这于事无补,先看看这次的水漫徽州有哪些坏处。

人民的生命安全和财产损失问题

车漂了,房淹了,商品泡了,连刚涨价的猪也跑了,这些都是钱,都是财产,比这更可怕的是不断有人出现意外,这都不是好消息。

对旅游的持续影响

歙县的徽州古城、屯溪的镇海桥、还有很多文保可能都在洪水威胁之中

本来今年的疫情对于支柱产业是旅游的黄山来说就是噩耗,没想到刚觉得有点起色,一场连绵几十天的大雨就把大家的信心浇的透心凉,接着又来补了一刀,直接水漫徽州。徽州的很多旅游资源都是自然文化资源,众多的老宅子、石牌坊、服役的古桥都在接受洗礼和考验,然而不幸的是黄山的镇海桥力不从心了,不舍得从岗位上随着大水走了,这是老天对徽州的一个警告,留给我们的东西不多了,且看且珍惜。

有一句俗话真的很俗,但我还是要说,“屎泡到了屁股陇,才晓得去找厕所”,这就是这次水灾的根本原因。

历史上徽州发大水不是少数,但是以前没有那么多水利工程,现在只要是条水沟都有几个水利工程,它们的作用如何体现呢?为什么一定要等到水满了才放水?

徽州两条主水系,青弋江和新安江,都是由无数条支流汇聚而成,下雨大家都下,泄洪大家也一起,这样的人造洪峰,谁能吃得消,独独浙江淳安泄洪还滞后(这倒不是怪淳安,这是一系列问题造成的,不是哪一个的问题),虽然后来也泄洪了,却晚了很久了……

https://mp.weixin.qq.com/s/AKBPj1uX2STy67bB_fGf4g

 

歙县洪灾的数据及相关防洪资料。

@我是一只鱼

虽然本人是半个科班出生的气象,但是从事气象相关的工作,只是不是观测的,难免数据有点偏差。我记忆中的是1996年的6月30日洪水,我们称之为6.30。水很大很大,老房子只有个屋顶了,奶奶在屋顶上等着退水,家里的谷仓里还有鱼在里面。

近些年来歙县水灾的基本数据,因2020年7月数据还没有统计出来,故参考多次大的数据比较。

歙县城区以徽城镇为主,位于歙县中西部,是歙县政治、经济、文化、旅游中心,城区面积10.1平方公里,总人口十余万人。

歙县属典型的暴雨洪水成灾地区,洪水的季节特点、时空变化与降水一致。《歙县城区2019年防汛应急预案》分析当地洪灾成因时提到三点:暴雨量大、水土流失严重以及影响行洪行为多。

通过歙县城区的主要河流有丰乐、富资、布射、扬之四水流域面积分别为515、215、100、760平方公里。上述5条河流将歙县城区分割成五大片,即东片老城区,南片河西区,西片新区,西北片城北区和东北片经济开发区。由于受盆地地势影响,大小河流从四周丘陵地向盆谷平原汇聚,使境内水系略呈向心状态。境内河流具有山区河流特点,其水位和流量受季节性降水影响,变化很大。每年的4-7月,雨季来临,练江水位上涨,溢出河床,加上内水排泄不畅,形成洪涝。

歙县河流,落差大、源短、流 急、洪峰来势猛,历时短,涨落快。常年丰水期在 4~7月,平、枯水期在 8月至次年3月。据渔梁水文站实测,练江流量,水位最大值出现在 1969年 7月 5日,其洪峰流量达 6630立方米/秒,洪水位达 11.73米(黄海高程 120.742米);最小值出现在 1978年9月 10日,其枯水流量仅 0.007立方米/秒,枯水位为 0.46米(黄海高程 109.472米)。

歙县建国后的50年中,特大水灾为1969年7月5日,全县24小时内连续降雨206.3mm,连日降雨使练江洪峰水位达到120.74m,洪峰流量达6630立米/秒。太平桥原石栏杆全被冲走,河西一带一片汪洋。

比“7.5”洪水次之为1996年6月30日洪水,连续三天暴雨使渔梁洪峰水位达118.88米,洪峰流量达5300立米/秒,其中从7月1日6时50分至7月2日6时50分,24小时降雨223.6mm,比1969年“7.5”洪水的24小时降雨量还多。

1991年7月7日洪水,12小时内县城降水仅为35.3mm,而杨溪降水216.1mm,黄山降水278mm,溪头164.7mm,许村为181.2mm,县城上游四大水系降水造成练江洪峰水位高达117.55米,洪峰流量达4200立米/秒(含丰乐泄量)。

再次之为1995年6月24日,练江洪峰水位116.67米,洪峰流量3490立米/秒(含丰乐泄量)。2008年“6.10”洪灾,降雨强度大、持续时间长、受灾范围广、受灾严重,为12年来新高,练江洪峰水位为116.74米,洪峰流量3540立米/秒。

2020年7月7日,(6日)20时至7日10时,安徽歙县北部各乡镇普降大暴雨,南部地区暴雨,最大雨量出现在溪头219.9毫米,县城106.2毫米。7日2时至5时,黄山市黄山山脉以南出现中到大雨,其中歙县东北部暴雨,并伴有雷电和短时强降水等强对流天气。最大雨量点依次为歙县岔口75.0毫米、歙县溪头72.8毫米、歙县深渡58.7毫米。7月7日10时12分,渔梁洪峰水位118.31米,到7日14时50分,水位下降至116.69米,目前水位持续下降。

 

歙县水灾

唐永徽元年(650)至 2005年,文字记载歙县较大水灾 62次,平均 22年左右一次。其中重大水灾有:

唐永徽元年,“邑多漂溺”。

宋绍兴八年(1138),“郡城崩”。

明万历三十五年(1607)6月,“冲没田庐、流亡人畜无算”。

清康熙五十七年(1718)6月,“坏损田庐、漂没人畜以万计”,灾情“亘古所希”,世称“戊戌之水”。

同治元年(1862)7月 11日,大水涨二丈有余。

1969年7月5日(七.五洪水),冲毁太平桥栏杆,全县毁屋 4507幢、桥梁 643处、水利工程3388处,死88人,农作物受灾面积 31.2万亩。

1993年6月底至 7月初(六.三零洪水),受灾农户 5.2万户、农作物 20万余亩,毁屋 3317间、桥涵 181处、水利工程 3479处,伤 400人、死 4人。六次重大水灾分别间隔 487年、468年、110年、143年、106年、23年。

1994年6月9日~24日,大雨,水灾,农作物受灾 3万亩,房屋倒塌 2500间,冲毁小型电站3座、护岸塘坝 650处,交通、供电、通讯等基础设施不同程度遭受洪水侵害。     

1995年5月19日~6月 7日,大水灾,受灾农作物 21万余亩、农户 5.7万户,房屋倒塌 3210间,冲毁塘坝护岸 2180处、水电站 10座、机电灌站157座,桥梁255座,受伤 500人,死 8人。

1996年6月30日~7月 2日,大水灾,连续大暴雨,总雨量 411.0毫米,山洪爆发,村庄被淹,农田庄稼被冲毁,房屋倒塌,基础设施严重毁坏,死 14人。

1999年6月24日~7月 1日,连续暴雨,田地淹没,山体滑坡,房屋倒塌,水利工程和交通、通讯、供电设施遭受严重破坏,死 5人。

2002年6月28日,大暴雨,水灾,受灾 43万人、农作物 33万亩,房屋倒塌 480间。

2003年5月6日,暴风雨,受灾人口 25.05万人,倒塌房屋 235间,农业损失7100万元。

2004年6月25日和7月6日洪灾,造成经济损失 3816万元。

清代中叶以来,由于滥伐山林,水土流失,山洪暴发周期缩短,水灾发生频率增大,大水灾发生的间隔年限趋少。

 

歙县防洪能力200年一遇水库

瑶岭水库位于王村镇王村。1959年建瑶岭水库。20世纪 90年代并入太阳塘水库(1951年建)。总库容 66.5万立方米,土石坝。1994—1997年投资 10万元维修,防洪能力达 300年一遇洪水标准。

杨湖田水库  位于横关定邦村,1955年兴建,控制流域面积 1.1平方公里,库容 43万立方米,土坝,最大坝高 7.5米,坝长 40米。1970年增加坝高,库容达到 44.3万立方米。最大坝高 8.6米,坝顶宽 3米,大坝内坡 1:2,外坡 1:3。开敞式溢洪道,宽 6.7米,方涵,洞径 0.4×0.4米,设计灌溉面积 66.7公顷。2000年投资 10万元,维修加固溢洪道,防洪能力达到 200年一遇洪水标准。

大源水库  位于呈村降呈西,1956年兴建,土坝,库容 17.6万立方米,灌溉面积40公顷。1990~1993年投资 5.6万元维修,防洪能力达 200年一遇洪水标准。

定潭水库  位于深渡镇定潭村,又名大坞水库,1965年兴建,库容 10.6万立方米,灌溉面积33公顷。2000年投资 16.42万元维修,防洪能力达 200年一遇洪水标准。

立新水库  位于郑村镇山坑村,1966年兴建,库容 14.1万立方米,灌溉面积 33公顷。1988年投资 1.07万元维修,防洪能力达 200年一遇洪水标准。

里塘冲水库  位于北岸镇蔡坞村,1969年兴建,土坝,库容 14.8万立方米,灌溉面积 26公顷。2000年投资 8.7万元维修,防洪能力达 200年一遇洪水标准。

大坞水库  位于横关乡春联村,1969年兴建,控制流域面积 0.8平方公里,库容 13.3万立方米,土坝,最大坝高 19米,坝长 58米,坝顶宽4米,大坝内坡 1:2,外坡 1:2.8,开敞式溢洪道宽度 4.5米,放水涵洞为方涵,洞径 0.3×0.3米,设计灌溉面积 35公顷。20世纪 90年代投资 5万元维修,防洪能力达到 300年一遇洪水标准。

红旗水库  位于溪头镇蓝田村上山口,1966年兴建,1969年 7·5洪水决坝,1969年、1970年两个冬春修复。库容 29万立方米,坝底宽 60米,坝高 15米,灌溉面积 40公顷。1995年投资3.5万元维修,防洪能力达 200年一遇洪水标准。

朱塘水库  位于徽城镇旸村,1971年兴建,控制流域面积 1平方公里,库容10万立方米,土石坝,最大坝高 13米,坝长12.5米,坝顶宽3米,大坝内坡1:2.7,外坡1:2,开敞式溢洪道宽度7米,放水涵洞直径 0.6米,灌溉面积 24公顷。1988、1989年分别投资 0.3、0.25万元水库除险。1993~2003年间累计投资22.52万元,维修加固水库,防洪能力达到200年一遇防洪标准。

小溪水库  位于绍濂乡小溪村,1971年开工兴建,1984年 1月建成。控制流域面积 1.5平方公里,库容 19.2万立方米,土石坝。最大坝高 13.2米,坝长 42.5米,坝顶宽 5米,大坝内坡1:25,外坡 1:2。开敞式溢洪道宽度 10.5米,放水涵洞为方涵,洞径 0.3×0.4米,设计灌溉面积 46.7公顷。2000年投资 11.43万元维修,最大坝高降为 12.7米,库容 19万立方米,防洪能力达到200年一遇洪水标准。

圆塘水库  位于桂林镇桂林村,1972年扩建,库容 23万立方米,灌溉面积 40公顷。1995年投资 2.7万元维修,防洪能力达 200年一遇洪水标准。

六米塘水库  位于王村镇八村,1972年兴建,库容 11.8万立方米,灌溉面积 33公顷,1988年进行维修,防洪能力达 200年一遇洪水标准。

直坑水库  位于王村镇八村,1972年兴建,土坝,库容 10万立方米,灌溉面积 23公顷,1989、2000年共投资 9.8万元维修,防洪能力达 200年一遇洪水标准。

萌坑水库  位于霞坑镇洪琴村,1973年兴建,石坝,库容 38.4万立方米,灌溉面积达 20公顷。发电与灌溉合用,后电站报废。1992年投资 1.41万元维修,防洪能力达到 200年一遇洪水标准。

上源水库  位于雄村乡庄源村,1976年兴建,土石坝,库容 10.63万立方米,灌溉面积 7公顷。1999年投资 12.66万元维修,防洪能力达 200年一遇洪水标准。

汪坑水库  位于原南源口乡潘岭村,1976年兴建,土坝,库容 16.4万立方米,灌溉面积 13公顷。1999年投资 6.3万元维修。

慈坑水库   位于原周家村乡金村, 1976年兴建,库容58.5万立方米,发电与灌溉合用。1989~1994年投资 6.8万元维修,防洪能力达 300年一遇洪水标准。

岔坑水库  位于北岸镇北岸村,1976年兴建,库容 58.5万立方米,设计灌溉面积 13公顷。1998年投资1万元维修,防洪能力达 200年一遇洪水标准。

防洪能力达到500年一遇标准

连川水库,位于桂林镇山边村头。1958年 10月第一次兴建为小(二)型水库,坝高 6.5米,控制流域面积 7.5平方公里,库容 40万立方米,灌溉面积 33公顷。1969年 7月 5日冲毁,1975年11月扩建为小(一)型水库。匀质土坝,库容 173万立方米,设计灌溉面积 266.7公顷。1987~1988年拨款8.2万元维修大坝及渠道防渗和延伸。1993~2002年累计拨款66.56万元,进行大坝内坡防渗、外坡整形、溢洪道拓宽、闸阀更换等维修工程,防洪能力达到500年一遇防洪标准。

 

新安江水库开发与歙县的关系

1956年6月,国务院批复电力工业部,同意在浙江淳安与建德交界铜官,建设新安江水电站。歙县位处新安江水电站水库上游,境内库区范围为新安江街口村(与浙江省淳安县原鸠坑乡黄江潭毗连)至渐江岑山渡、练江渔梁。黄海标高108米高程为新安江水库大坝蓄水高程,歙县库区水面约 70平方公里。十年一遇洪水回水线(简称 10年线)水面约 80平方公里。新安江水电站建成,歙县108米高程及两年一遇洪水回水线以下的房屋、土地、村庄、道路等被淹没,受淹地区有巨川、新溪口、小川、武阳、定潭、深渡、棉溪、漳潭、薛坑口、南源口、雄村 11个人民公社167个自然村;受淹水田 1.35万亩,旱地 1.22万亩,茶园349亩,定潭至街口公路26公里全线;受淹各类房屋3.17万间,其中砖瓦楼房1.8万个建筑间;受淹水碓61座,磨船(船上水碓)33只,窑29座,水井122眼,石桥33座91孔。

 

关于新安江水电站初步设计水库区淹没和移民投资意见的报告

 中共安徽省委员会:

一九五六年六月廿二日,电力工业部上海水电设计院沪设(56)社字第3617号“关于新安江水库安徽境内的移民指标问题”的来文,经我们研究,除将原文抄送你们外,并提出如下意见:

一、新安江水库区根据上海水电设计院选定110米正常水位高程(吴淞零点),在我县境内受淹没及必须移民的是街口、深渡、王村三个区的沿江村庄。据上海水电设计院及浙江省天目山区经济开发委员会的勘测调查结果,我县110米高程以下有68个自然村,淹没人口24 824人,房屋15 606间,土地5 091亩(以上数字不包括洪水回水影响及逐年人口增加数)。在淹没线内的人口计划全部在本县安置,但这些地区农民的生活主要是依靠茶叶生产,因此移民的生活补助(据谈是三年)必须适当考虑延长,以达到移民后不影响农民生活。

二、关于移民投资指标问题。根据上海水电设计院所制的第二方案(草案),我县平均每人投资460.57元,加未计算到的10%,计每人平均506.62元的范围(其中包括生产恢复及补助费、移民费、房屋迁建费及移民管理费等项)。我们认为本县沿江地区的民间房屋建筑均较浙江优良,同时考虑今后移民线确定后,加上洪水影响线的移民数字,或本县不能全部安置,外迁时势必影响每人平均投资的增大,同时本县指标低于浙江,为此其指标数额有请考虑之必要。

三、我县境内的公路及电话改线,文物古迹的迁移维护问题,征得有关部门的意见于下:

(1)公路在110米高程线内的,有正在修建中的定街公路,自定潭至街口全长29公里都受淹没,按照现所需要投资额96 901.15元估算,平均每公里3341.41元。但从使用时间估算,该路尚能维持通车三年至四年的光景,故目前修建工程仍可继续进行。新安江水库形成后,水位已有所提高可供航运,加之这一带地区均系高山石岭,故可不改建。只计其淹没损失。

(2)电话改线在110米高程内估算,国营长途线有自歙县定潭至浙江淳安(包括本县街口至淳安段线,邮电部划为安徽管辖线),全长65.5公里,均在水库正常水位以下,必须改道迁让,杆号由158至1 468号,计有65.5杆公里,196.5线公里,其中3.5铜线57.5公里、2.6铜线73.5公里、4.0铁线65.5公里,上述线路应改道或拆除及投资费用计算.请安徽省邮电管理局研究核算。县内深渡至定潭、定潭至街口、深渡至武阳共计38.75杆公里,75线公里(均 2.5铁线),照新建最低造价120元/杆程公里,70元/线公里计算为:120×38.75+70×75=9 900元。这一数字不包括本年内拟建的街口至小川、武阳至大川、街口至深渡等县内线路。

(3)文物古迹按现有材料仅了解街口张德林的民房(元朝建筑)、张林福民房(明朝建筑)和深渡区公所隔壁的房子(雕刻精美)均在110米线内。但这些地区没有经过系统的调查,我县文化干部没有考古的水平,现有民间建筑有无保留价值均不详知。为此,建议省文化局从速派专人前来实地调查,以利工程建筑及投资计算。

四、为适应新安江水电工程对我县移民要求的需要,本县拟设山区经济开发委员会,下设办公室,具体负责这一工作,并已研究增加10人编制报省人民委员会审批在案。

上述情况根据上海水电设计院的要求,我县特派凌普新同志随同上海水电设计院林荣癸同志前来汇报,请核示。

中共歙县委员会  一九五六年六月二十五日

 

关于报送二五O水库工程兴建计划的报告

安徽省革命委员会并徽州专区革命委员会:

我县计划兴建的二五O水库工程,是从根本上解决岩寺、城关这两个主要产粮区的水利灌溉问题的骨干工程。这个地区是徽州山区较大的一片盆地,共有水田、旱地、荒地面积11万亩,其中水田 7万亩,占全县水田总面积的33%。解放以来,这个地区虽然修建了一些小型水利工程,但不能根本解决旱灾威胁,因此不能实现稳产高产。

二五O水库工程建成后,不仅可以保证该地区 7万余亩水田不受干旱和洪水威胁,还可旱地改水田和造田3万余亩,做到双季保收,稳产高产,加速农业超纲要。同时,可以发电6 000千瓦,为我县工农业生产提供充足的电力。此外,还能解决岩寺地区地方工业和三线工厂的用水困难。因此,我们认为,兴建这个水利工程,是加速我县工农业生产发展,落实毛主席“备战、备荒、为人民”的伟大战略方针的重要措施,也是我县人民多年来的强烈愿望和迫切要求。

根据设计计划,这个工程的投资为:大坝部分33l万元,电站部分279万元,其它24l万元,合计85l万元;引水坝渠道总干渠64万元,南北干渠(总长度为115公里)142万元,以上共计l 057万元。遵照伟大领袖毛主席关于“自力更生”的教导,渠道土方工程由受益地区派民工兴建,经济困难地区由国家给予补助,以争取在较短时间内完成。

这个工程的设计工作,从今年五月下旬开始,在省、专区革委会的领导下,在省、专区有关部门的大力支持下,经过参加设计人员的积极努力,现在工程初步扩大设计已经完成,随文将设计任务书和预算、图纸一并报上,请审核批准。

此工程按现在设计,灌溉面积为11万亩,发电量为6 000千瓦。我们设想,大坝如能在这个基础上再增高5—10米.不仅灌溉效益更大,而且发电量能增加一倍,就更符合多快好省的要求。

这一工程如能得到上级批准,我们将尽快组织力量投入施工。我们的战斗口号是:加强党的领导,紧跟大好形势.放手发动群众,集中力量打歼灭战,今冬明春建成大坝,力争明年汛期关水,为1971年实现全县粮食亩产超纲要创造条件。为了实现这个目标,除工程所需建筑材料请省、专区直接安排外,大坝施工必须增加机械化程度,

望省、专区能给予大力支持。

以上报告妥否?请批示。 

歙县革命委员会 一九七O年八月十四日 https://mp.weixin.qq.com/s/1JCDpNsG5mdzJO3jV0I1ww

请支持独立网站百合徽州网:转发请附链接http://517baihe.com/a/202007/322.html 。

本文话题: 新安江

相关文章
  • 春到徽州食荠菜

  • 二一三月:天气转暖,猫生猫离

  • 百合正月十六:油菜花开、樱桃花落、李

  • 百合二月春节前,天气转暖细雨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