屯溪镇海桥倡建者或为戴广宪,有五百年历史

作者:陈平民 点击:2020-07-29 13:13:43

屯溪镇海桥(老大桥)在明代嘉靖年间究竟是何人所建,古桥历史到底有多久,为什么叫镇海桥...

2020年7月7日上午9:50,屯溪华山之下,东连老街、雄跨横江、西接黎阳古镇的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镇海桥(俗称“屯溪桥”或“屯溪老大桥”),因遭洪水肆虐,轰然倒塌。全市上下,无不为之痛惜!黄山市委市政府尊人心顺民意,迅即作出恢复重建决定,万众欣慰。笔者相信,雄伟壮观的镇海桥不久的将来定会在原址重现。

恢复重建的镇海桥,必有一篇重建记。为使日后的桥史能写得真实准确完整,本文对涉及桥史的几个问题作一考证,供有关方面参考。

 

一、明嘉靖间倡建屯溪石桥的是隆阜人戴广宪,而不是戴时亮

地方志是记载一个地方历史的书。屯溪旧时属休宁县黎阳东乡十六都,屯溪的相关人文历史与风物,在休宁县志中当有所记载。

旧休宁县志有六部,第一部《休宁县志》称弘治《休宁县志》,是明代著名学者程敏政受休宁知县欧阳旦所聘,于弘治四年(1491)编成的。以后五次续修的《休宁县志》分别为明嘉靖志[嘉靖二十七年(1548)由知县宋国华修,吴宗尧、陈有守纂]、明万历志[万历三十五年(1607)由知县李乔岱修,邵庶纂]、满清康熙志[康熙三十二年(1693)由知县廖腾煃修、汪晋征纂]、满清嘉庆志[嘉庆二十年(1815)由知县何应松修]、满清道光志[道光三年(1823)由知县何应松修]。

六部《休宁县志》,都对屯溪桥有文字记载,而明确记载屯溪桥所在位置、创建(及重建)年代、建造人(与续建人)的,只有满清道光《休宁县志》,其曰:屯溪桥,在县南三十里屯溪。明嘉靖十五年邑人戴时亮创建,中桥为亭,为邑绾毂。国朝康熙十五年桥圮,邑人程子谦重建,三十五年再圮,程子谦复建。[1]

满清道光三年(1823)距创建大桥的明嘉靖十五年(1536),已有近三个世纪(287年)。后人的记载,只能以前人的记载为依据。“绾毂”,是指桥亭处于中枢地位,能起控制、扼守作用。

明嘉靖、万历年间,著名的休宁籍学者邵庶、范涞都作过《重建屯溪桥亭记》。

邵庶(?—1615),字明仲,号翼庭,休宁西门人。万历十一年(1583)进士,选翰林院庶吉士,调兵科给事中,擢升工科给事中,当淮西水荒,解灾民之急。后因病归里,与休宁知县祝世禄创建还古书院,又置学田。离世的前八年即万历三十五年(1607),曾应聘总修《休宁县志》。著有《五垣奏议》《涤元馆稿》《尚友集》。他纂修的万历《休宁县志》中,提到了屯溪桥,但只有十个字“屯溪桥,石,东南三十五里”,除此之外,同其他桥梁一样,并没有相关文字纪述。他在《重建屯溪桥亭记》中记云:先是嘉靖初,邑人戴时亮悯行人病涉,首输缗钱,为县官石梁费,既成,竖亭其上,以绾毂一邑之水口,而高揭文峰。[2]

查满清修《休宁隆阜戴氏荆墩门家谱》抄本可知,明代隆阜戴氏荆墩门确有戴时亮其人,他是隆阜戴氏第24世,但他是万历年间人,字天卿,生于万历戊子(1588)八月初三亥时,卒于万历戊午(1618)年四月初八日,享年仅三十一,其妻陈氏出休宁东乡珠里,生万历戊子(1588),卒于天启丁卯年,享年四十,她在丈夫去世后守节十年,家谱中有“时亮妻陈氏贞节”之记载。显然,邵氏所作记中所讲的“邑人戴时亮”不可能是戴氏家谱中所记载的这个戴时亮。嘉靖年号在前,万历年号在后,万历年间人焉能在嘉靖年间为事?不可能。

据明崇祯五年(1632)隆阜戴氏23世孙戴堯天修《休宁戴氏族谱》记载:明嘉靖年间,隆阜戴族确有人“悯行人病涉,首捐缗钱”,倡建屯溪石桥,这个人叫戴广宪。戴堯天修《休宁戴氏族谱》卷一“懿行录”中明确记载:广宪,任侠多豪举,倾重赀倡建屯溪石桥。

查世系图,戴广宪为隆阜戴氏第20世。当时,族中仗义行善的还有19世戴景全,他“慕义好施,建梁缮亭甚多”;戴仰“孝友敦朴,闾里称长者,输赀建义屋数十间,以睦亲族”;23世戴文耀“独修本村大路直至屯溪”[3]

族谱中记载戴广宪倡建屯溪石桥,并非孤证,明代成书的《休宁名族志》中的记载,就是佐证:隆阜……二十世……曰广宪、曰赐、曰德,偕侄曰朗、曰棐、曰护  倡建屯溪石桥,以济通衢,此无量功德也”[4]

范涞(1538—1617),字本易,又字原易,号晞阳,休宁林塘人,出于几代富商之家。万历二年(1574)进士,历任江西南城知县、南京刑部山西满清吏司郎中、江西南昌知府、江西按察司满清军驿传道副使、浙江按察司杭严道兵备副使、四川布政使司分守川西道左参政、浙江按察使、浙江右布政史,以福建左布政使致仕。他在浙江任职时,两次用生铁铸秦桧、王氏、万俟卨与张俊像,置于岳庙,深受百姓称道。生平好学,尊崇程朱,素持满清节,孤介寡合,特立独行。居乡,布衣蔬食,不入官府,不谒官长,维风易俗,专于著述。著有《两浙海防类考续编》《休宁理学先贤传》《晞阳文集》《朱文公语录类要》《哤言》《水堂吟》等。

他在《重建屯溪桥亭记》中记载说:此桥创于嘉靖五年,民居戴时亮等首义鸠工,逾八年桥成,即置茶亭于上,以憇往来人。其高耸映水面类文峰[5]。

同邵庶记载一样,范涞记中也说隆阜戴时亮于嘉靖年间倡建屯溪石桥。邵范二氏同乡同时代,范氏故里林塘距隆阜很近,按理不会把真假莫辨的人事写于记中,但事实却证明他们记载有张冠李戴、移花接木之嫌。如果嘉靖年间倡建石屯溪石桥的戴广宪,有字时亮或号时亮之实,他们所记方能成立,但他们在记中并没有注明,同时戴氏谱中也没有戴广宪字时亮或号时亮的记载。

屯溪桥先建,桥中亭后建。重建桥亭不用官府出钱,系由民间捐建。万历三十七年(1609)秋季,桥亭建成。

有鉴于此,笔者认为:邵、范二氏所记言屯溪石桥(屯溪老大桥)始建嘉靖五年,历八年而建成,桥中间建亭,这是可信的,但倡建人应是戴广宪,而不是戴时亮。后人沿袭他们的误记,以致“假作真来真亦假,无为有时有也无”。日后恢复重建“镇海桥”,书写桥史,应纠正误说。

 

二、屯溪石桥倡建之前,明弘治年间这里就有木桥或木石桥

第一部休宁县志,是明人程敏政于明弘治四年(1491)成书的弘治《休宁县志》。该志卷五“桥梁”记载了24座桥梁,其中有“屯溪桥”。这“屯溪桥”是“镇海桥”的前身。尽管弘治《休宁县志》记载文字中只有十一个字“屯溪桥,在县东南三十五里”,但已明确告诉世人:至迟在明弘治四年,横江之上就有“屯溪桥”。

弘治《休宁县志》记载的24座桥梁,有木桥,有石桥,还有木石结构即“垒石为垛,架木为桥”的木石结构桥。而且这类木石结构桥比较多,如“闵口桥”,“在县南三十五里,里人邵永成架木梁。洪武初,里人汪荫化缘二于深渊中垒石为垛十一所,架木为桥”。

徽州知府彭泽聘汪舜民主修于弘治十五年(1502)成书的弘治《徽州府志》

也有关于屯溪桥的记载,原文是:屯溪桥,在县东南三十五里十六都屯溪渡上,六桥并通驿路。

弘治《徽州府志》中记载的31座桥,有木桥,有石桥。还有木石结构桥,这种木石结构桥比较多,如休西“内翰桥”,“在县西二里,宋宝庆丁亥内相程珌建,垒石为垛,屋十二楹,珌侄若畴记。景定中西岸洪水冲激,元末兵毁,洪武二十六年,里人苏伯远重造。”

当时的“夏纹溪桥”,最先也是木桥,后改为木石结构桥。此桥“在县南门外一里许,夏纹溪南岸有亭曰‘佳兴’,旧架木为梁,梅潦以舟,恒有覆溺之患。国朝弘治间知县李烨易以石为大垛九,架木为巨桥人呼为‘李公桥’,后李陞本府同知,知县翟敬造桥屋五十余间,知府彭泽为书匾曰‘别驾桥’,南京吏部尚书三山林翰作记。”

“蓝渡桥”,先是木桥,后也易木为石,原记载是:“蓝渡桥,在县西十五里蓝渡,昔架木为桥,不时倾坏。国朝弘治间知县李烨命道会徐秘元募缘耆老,程宗汛督工为石桥,往来便之,李陞本府同知,知府彭泽亦匾之曰‘别驾桥’。”

“闵口桥”在弘治《徽州府志》中称“闵川桥”,为木石结构桥。明时,该桥后圯,当地人毕廷美、毕廷馨兄弟同建石桥。

弘治《徽州府志》记载:“王孙桥,在县南三十里会里,宋程子明于里中建国际义学匾曰‘俊游’,生徒病涉,始架木为桥,亭建神祠,曾孙枢密正惠公卓刻石记之。咸涥中才乔屋倶弊,德祐末水激岸圯,文简裔孙设舟一夕梦公,呼曰:‘吾宗与桥相为废兴,汝能绍而祖盍成新桥。’越日,果有宋晋道者来告愿为募缘建桥,设舟因感昔梦。首捐财主议命工捲石。”

弘治《休宁县志》与弘治《徽州府志》,都在“桥梁”篇中记载了“屯溪桥”。这“屯溪桥”即“镇海桥”前身无疑。二志记载没有讲是木桥还是石桥,也没有说是木石结构的桥,建桥时间与建桥人也都没提,只是说在县东南三十五里十六都“屯溪渡”上,“六桥并通驿路”。“六桥”是哪六桥,没有下文,不得而知。这里所讲的“驿路”,即旧时自屯溪过桥,经黎阳、闵口、瑶溪、龙湾等地去婺源的官道,全程95公里。

程敏政《篁墩文集》卷四十四有一篇《孙母汪氏孺人墓志铭》。据该铭记载,明宣德、成化间(1426—1487)人孙母汪氏孺人曾有善举:“桥屯溪以济涉,活弃婴而长嫁之。”据考,这汪氏,叫汪胜璋,为黟县霞阜(今属渔亭)汪廷珍之女,嫁休宁黎阳东乡二十二都阳湖孙公润,她劝丈夫建桥屯溪,以便行人。汪氏生于宣德年四年(1429),二十二岁出嫁,成化十三年(1477)离世。他们夫妇捐赀建桥显然是在弘治四年(1452)至成化十三年(1477)间。其建桥所在,是否就是镇海桥址?这有待进一步考证。镇海桥的最初之身是孙公润与汪氏孺人捐资所建,不是没有可能。

屯溪桥的最初之身,有可能就是明代阳湖人孙公润与夫人汪氏所造的桥,也就是弘治《休宁县志》中所记载的“屯溪桥”。即便是建于汪氏离世之年(1477),至今有543年历史。从嘉靖十五年(1536)计算桥史称484年,显然不确,称桥史500余年,只有少而无多。

 

三、满清康熙年间程子谦两度重建石桥后始称“镇海桥”

满清康熙间,率口程子谦与儿子程岳相继两度重建屯溪石桥,康熙《休宁县志》、嘉庆《休宁县志》、道光《休宁县志》、道光《徽州府志》,都有明确的文字记载,满清代著名学者朱彝尊的《重建屯溪桥记》,也记载得比较满清晰。有些介绍文章和新闻报导中把“程子谦”写作“程于谦”,这无疑是笔误。程子谦首次独资重建屯溪石桥,一般都认定是康熙十五年(1676)。满清康熙三十二年(1693)成书的《休宁县志》卷一“沿革”条,在康熙十四年条下,明确记载:“监生程子谦捐银三百两修学宫,捐银一千两置田取租,为诸生科举盤费。程子谦重修屯溪石梁”。

查程氏谱牒可知,程子谦,字益冲,是明末满清初休宁率口(今屯溪区前园一带)人,约生于明崇祯三年(1630),满清康熙三十七年(1698)离世。他的父亲叫程峻德,是远近闻名的大财主。史籍记载:

程峻德,率口人,轻财好义宗族间,邑洊饥(按指明崇祯年间休宁、屯溪地区饥荒),德连赈三月,给钱三百文,秋获始止,一乡赖以全活。顺治戊子(五年即1648年),山寇四出劫略,德略勇绝人,奋当其锋,又出重赀募死士佐之守御期月……次子子谦,字益冲,由太学生授翰林院孔目,益笃于义,修费举坠,不遗余力,大者如修郡邑学宫,置郡邑义半田,取息以供生童之脯资。屯溪桥圮,独力营造,以便行旅,诸所费二万金……[6]

综合其它史料,程子谦的善举主要是:轻财重义甚于其父,建宗祠,修族谱,设“敦本会”,助同宗贫困者,置“文萃会”,助本族子弟读书应试。筑率口上流沿溪石堤,造福桑梓。闲暇时,从史籍中摘录嘉行懿行,训导子孙。满清康熙十四年(1675),捐银300两修葺学宫明伦堂,又捐银1000两为府学、县学置义田,以租息收入资助贫困学子。徽州府遭遇大灾,赈济稻谷万余担,很多饥民得以活命。康熙十五年和康熙三十五年,屯溪桥两次毁于洪水,均由子谦出资重建。康熙三十五年四月,洪水再次冲塌屯溪桥,子谦自责“桥之不固,是吾过也”。康熙三十六年秋天,他又独资重建,但事未竣,便离世了。他的儿子户部广西满清吏司员外郎程岳,继承父亲遗志,于康熙三十八年建竣工,花费为前次数倍。所建之桥为六墩七孔,宽六米,高九米,全长一百三十米。据记载,子谦还曾襄助建成闵口石桥。

由程子谦之子程岳经手建成的屯溪桥,命名为“镇海桥”。为什么要以“镇海”二字名桥?不见史籍文字记载,有学者推断,是“希望能够镇住如同海中蛟龙般的洪水”。愚认为,这只是缘由之一。缘由之二是,“海阳”是休宁的前称和代名,屯溪桥是建在休宁县外水口上的津梁,希望这座石拱桥不仅能够镇住海中蛟怪,而且能威镇海阳一邑,让全邑人民千秋万代享受福祉!

程岳继承父志建成镇海桥后,休宁由山东乡十八都珠里人陈昶青出面请未彝尊作《重建屯溪桥记》。朱氏在记中说:

康熙丙辰,桥圮,率口程翁子谦出私钱独任之,先后费钱六百七十万。阅二年,桥成。又十七年,再圮。翁曰:‘桥之不固,是吾过也’。遂以丁丑之秋,复事兴建,仍独任之,桥未成而翁歿。其子户部广西满清吏司员外郎岳,继翁志,匠石之费几倍。工既竣,乃介珠里陈君昶青,乞予为志。[7]

程子谦第一次独资建屯溪桥,康熙《休宁县志》称“所费二万金”,朱彝尊记为“先后费钱六百七十万”,前者讲的费用是以银两计,后者讲的费用是以制钱计,当时1两银子约合制钱335串(吊,宋代称贯)。

 

[附]

程子谦程岳父子重建石桥至庚子年水毁前的修缮保护简况

从程岳继承父志,于康熙三十八年(1699)建成“镇海桥”,历185年桑沧,至满清光绪十年(1884),镇海桥有四座桥墩被洪水冲毁,后被修复。

1983年,为便于车辆往来(限载13吨),大桥东西两端路面略有升高,以降低坡度。

1991年,修复西端桥墩,又采集优质青石,更新桥面,禁止机动车辆通行,并立碑于镇海桥东。

2019年,被批准为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禁止非机动车通行。

 

【注释与参考文献】

[1]见满清道光《休宁县志》卷二。

[2][5]见王经一主编《屯溪老街志》“艺文”之《碑记》

[3]见明崇祯五年(1632)隆阜戴氏23世孙戴堯天修《休宁戴氏族谱》卷一“懿行录”。

[4]见明休宁人曹嗣轩修《休宁名族志》卷三。

[6]见康熙《休宁县志》“笃行”。

[7]转引自安徽教育出版社1990年1月版《屯溪市志》“附录”。(撰于2020年7月25日)https://mp.weixin.qq.com/s/rSHt9vdOLbtOn2keNuDGsA

请支持独立网站百合徽州网:转发请附链接http://517baihe.com/a/202007/326.html 。

本文话题:

相关文章
  • 2021年2月11日至20日,黄山人免门票游

  • 【徽州古道】胭脂岗古道 :阊江与新安

  • 【徽州古道】矶岭古道:徽浮古道核心路

  • 黄山推出“山水村”优惠政策,18岁以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