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州三阳古街

作者:江红波 点击:2021-02-08 13:18:03

走在三阳的石板街上,迎面而来的是清风廊桥、圣旨坦门楼、真武庙、古戏台、近百幢保持完好的明清古民居...

三阳,是皖浙交界处的徽州东门第一古镇,是清凉峰脚下一诗意盎然的乡村。环绕三阳的群山,皆为歙南著名的山峰。清凉峰、搁船尖、白鹤顶等,诸峰竞秀,崇山缠绕,密林修竹,围着一片几百亩平整一些的天地,一如现代著名作家郁达夫在《出昱岭关记》中说的“盆样的村子”。

一千多年前的三阳,只是还是个水草丰美、森林茂盛的绝胜地。一个姓洪的先人看中了这块风水宝地,在此盖草棚放牧,深秋季节,三只肥羊任凭他怎么赶,也不愿离开此地。他诧异万分,遂举家迁来定居于此,取此地名为“三羊”,因寓“三阳开泰”之义,故得村名。

沿着小溪两岸,洪家子孙开始筑舍繁衍。伺候庄稼的闲暇,在岸边种上梅花,年代更替,夹岸的梅花把古老的河流装扮的芳香四溢,清澈的溪水变得绚丽多彩,三阳也就有了“梅溪”的美誉。梅溪虽然袅娜多情,但是梅溪人却具有山一样的伟岸身躯,和坚韧不拔的品格。勤劳的先人,暴风露,斩荆棘,环绕三阳的别致山水地形里,遂有了错落有致的古村风貌,若在山巅远眺,三阳村犹如一个亮丽的庄园。

三阳,是古代徽州府和杭州府的连接处,故其商业特别发达,相应的衙门公署也就顺应而生。民国《歙县志•卷二》:“王干巡检司(即三阳王干司),宋建炎中置在县东南一百里,嘉庆二十年裁。”商贾往来,车水马龙,有一古诗:“庭中兰熏秀,户外市尘嚣。”就如实地描述当时三阳村庭内的幽雅和街市的繁华。经商与读书,是古代徽州人相得益彰的一份渴求,三阳以其优越的地理位置,及其洪姓先人长期耕读为本和勤勉立业的精神,终于在徽州文化的历史上,留下了厚重的财富,村里随处可睹的明清建筑,砖雕石刻,足以证明历史的辉煌!

走在三阳的石板街上,迎面而来的是清风廊桥、圣旨坦门楼、真武庙、古戏台、近百幢保持完好的明清古民居,以及梅溪碧波荡漾着的十二座长石板铺就的古桥。驻足清风廊桥上,即可领略梅溪的清幽,又可感受石板街的喧嚣。

村中的“圣旨坦”,是古代三阳人专门接受皇上圣旨的地方,同治皇帝特赐门楼,给三阳无限的荣耀,显示往年武官下马文官下轿的荣耀。真武庙,是为神话传说中的真武大帝而建,据说洪姓的先人曾去东洋经商,满载货物的木船遭遇暴风雨的袭击,船将沉默时,不远的云层中突然出现真武大帝,片刻间风雨停,船人得救,为感谢其恩,特建赐庙以示祭祀。

古戏台在村中间,是村里最热闹的地方,《三顾茅庐》《将相和》《水淹七军》等戏剧是过年必演的经典剧目。徽州著名的徽剧班社,如三庆、四喜、大寿春登戏班,当村里有喜庆之事,常被邀请而来,热闹着三阳的大街小巷。

雕梁画栋的古戏台,已经不复存在。虽然如此台前的看戏坦的空旷,足以证明着往日的辉煌与热闹。

如今的村人,依然记得演“阿庆嫂”的著名演员、中国当代著名表演艺术家洪雪飞童年时代在台上表演《拾绣鞋》《扑蝴蝶》《鸭绿江》。1991年在歙县举办“首届枇杷节”,洪雪飞应邀回家,登台扮演了“阿庆嫂”,还为三阳乡亲表演现代京剧《沙家浜》的片刻,她优美的唱腔,婉转的歌喉,令人回味感叹。

洪雪飞在1987年获得全国第二届戏剧梅花奖,说起自己的成名,她说:“我的艺术来自于徽州家乡的农村舞台,是博大精深的徽州文化哺育了我。”遗憾的是,她在1994年去新疆演出时,不幸遭遇车祸罹难。

洪雪飞的老家,是一幢百年历史的二层老屋,一层是砖砌的墙体,小巧的窗户都是精美的木雕;二层是木板镶嵌,其雕花纹饰,亦是少见。现在依然有她娘家后人住着,只是没有挂牌保护,想来也是遗憾的事情。

宗族观念是徽州人最为看重的,洪家大祠堂,在数代人众人期待的目光中,在族人齐心协力的勤劳中,巍峨屹立在来龙山脚下,祠堂正中悬挂着福公夫妻的大幅画像!福生公,即三阳村的先祖洪福生,他在明朝天顺元年(1457年),从慈坑迁来此处,开始了艰难的创业,生儿育女,成就了今天的三阳村的辉煌。2007年正月初六,破旧的洪家大祠堂修缮一新,锣鼓喧闹,炮仗声声,村人们隆重纪念三阳建村600周年。

洪家大祠堂建于康熙年间,同治十二年大修。前庭是个院落,宽敞平坦。祠堂飞檐横空,木质构件勾心斗角,甚是壮观。大门上的门神威严而肃穆,虽有油彩剥落,但门神的神态依然栩栩如生,清晰可识。记载同治年间重修的石碑被镶嵌在墙壁上,上面徽州府的落款依然锋芒毕露,昭示着朝廷政府对三阳的恩荣。大门两侧的石雕,独具特色的是龙鱼图案(龙头鱼尾合成的形状),祠堂里滴水明堂,堂上是先人的画像。背后一进是古代上灵牌的地方,略显阴暗。

祠堂,在解放后都是收归国家所有,也就成了村人子女读书的学堂。祠堂后墙上贴着鲜明印记的文革宣传画,新安画派著名画家汪采白先生的女儿汪允清,文革期间就在洪家祠堂教过书,略上年纪的中年人都记得当年那个执著敬业的汪老师。到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新做了小学,三阳的村童才搬离祠堂。

恰巧新华社记者张华峰途经三阳,也是个雨丝丝,菜花黄黄的春日,先生站在三阳村的白虎岭端眺望,一条软软的流水,配以两岸花香浓郁的田野与古风犹存的瓦屋,将三阳形容成一处天工造型的园林,先生用瞬间的敏锐留下它的美丽。还拍了几个女生在祠堂里跳绳的天真快乐,及其新教学楼前的学生生活场景,不久这一组对比鲜明的图片以“三中全会改革后中国农村新貌”的形象同深圳特区等图片同时展出,着实让山村人兴奋不已。

行走在石板街上,村中还有许多的支祠,比如慈寿堂、孝友堂、善庆堂、本立堂、华德堂、正德堂、仁本堂、积善堂、叙义堂等。还有洪谦故居、孝廉方正故居等。老屋的门楼都是精致的砖雕,人物精美而生动;青石的门柱,光滑而细腻,如斯高墙大院,自然更多的是诗书传家。村庄环境的幽雅与精妙绝伦,自然会孕育着生于斯长于斯的艺术家。清代出了名画家洪承祖,他画的梅花,构思独特、匠心别用,可与乾隆年间的歙人汪士慎异曲同工,繁枝千花万朵,俨然傲雪,孤高淡雅。走在街巷,碰到老人,闲聊之间,都能说出三阳曾经出过的赫赫人物。

濒临梅溪的“慈寿堂”是一座比较大的庭院,匾上的三个金粉大字是王茂荫的手笔,在做为三阳人民公社的政府机构时,那大匾被糊上了“人民公社好”,以至得以保留,就在这幢老房子,就出过两位著名人物。

一位是洪谦教授。父亲是殷实富商,经营茶叶出口贸易。在东南大学预科求学时,他在《学衡》上发表一篇有关王阳明的文章,为康有为所赏识。康有为约他到上海天游书院相见,并推荐他去拜梁启超为师。梁启超又介绍他去日本帝国大学师从阳明学权威宇野哲人。1927年,梁启超推荐他去德国耶拿随精神哲学家、1908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倭铿(Rud olf C.Eucken,1846—1926)习精神哲学。洪谦在1937年初回到北京以后,任清华大学哲学系讲师。抗日占争爆发后,辗转逃亡西南。1940年至1945年在昆明西南联大哲学系任教授。抗战胜利后,从1945年到1947年,在英国牛津新学院任研究员。回国后,从1948年到1949年,在武汉大学哲学系任教授兼系主任。他曾系统全面的介绍西方学派思想,为逻辑经验论在中国的传播奠定了基础,是被公认的中国逻辑经验论的先驱。文革后期,当毛泽东提议建立一个专门研究西方现代思想机构时,点名非洪谦出来不可,并派胡乔木亲自登门拜访和传达毛本人的邀请,因此才有了中国内地第一个专门研究现代西方哲学的重要学术机构--北京大学外国哲学研究所。1992年,洪教授去世,享年83岁。

第二位是洪啸吟。1938年,洪啸吟出生在这幢老房子,从歙县中学高中毕业后考进北京大学,跟叔叔洪谦同校,所不同的是他读的是化学,后从事高分子化学研究,我国彩色电影胶片的研究成功,他有着卓越的贡献,后赴美国任博士研究员,1987年至今,任清华大学化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有机化学研究所所长。

从洪谦开始,这幢房子里走出的大学生近二十人,现在在美国留学的就有六七人,可谓是人才的摇篮。可惜的是,随着人民公社的解散,“慈寿堂”归还了主人,但是那“慈寿堂”的大匾却在一夜之间不翼而飞,至今未曾找回。

街巷曲折回环,布局合理,路上随意摆放的古代门柱,成了今天闲坐聊天的长凳。街上的元宝石成了村童玩耍的好去处,每个人上学、放学都要爬上去坐一会,元宝的凹处,被磨得油光发亮。而在窗台下,却是画着各种的古代的风俗人情,“张飞负荆请罪”、“牧童遥指杏花村”,还有梅兰竹菊、松树仙鹤,点缀着古老的风景,也勾起对古老文化的怀念。

在石板街头、梅溪河口,是郁达夫观景台。1934年徽杭公路开通不久,郁达夫、林语堂、潘光旦等一批留学归来的学者,从杭州出发开始了西游之旅。当车过昱岭关,盘旋而下,山穷水尽疑无路时,峰回路转,进入一个大盆地,这一山村景致让他们诗兴大发。大家下车,指点,欣赏,评论。郁达夫在他的游记中说:“我们在三阳车站的前头,那一条清溪的水车磨坊旁边,西看斜阳,东看山影,总立了约半点钟之久,还徘徊不忍离去……”他还即兴作诗一首:“盘旋曲径几多弯,历尽千山与万山。外此更无三宿恋,西来又过一重关。”

穿过宽阔的青石板街,俯视是梅溪清泉,仰观则是白虎山、官财山。溪水清澈,时有石斑鱼在水埠头与洗菜淘米的村妇嬉戏。而山间,却是山核桃、贡菊、柿子的风水宝地。村中有“青龙出溪”、“松坞鸣琴”、“溪楼夜读”、“梅溪廊桥”、“半岭晨钟”、“潭浮印石”等十景,给古街风貌更添几分的古朴、典雅。

行走梅溪岸边的石板街,还能看到溪水在门槛下流过。上面覆盖着石板,在大门边才露出长一米、宽尺余的一截,那缓缓流淌的溪水,刚好做为洗菜浣衣的所在,方便着村人日常生活的需要。

今天的三阳,已是今非昔比。曾经热闹的梅溪古村,因为房子无法再拥挤进去,加之交通的便利,富裕的农户把新房建在公路的两侧,绵延而去,曾经离中村有五里路,如今已基本连成了一体,站在山顶一眼望去,整个村庄感觉浩浩荡荡的奔腾而去,与从村前的昌源河上气势恢宏的横穿而过的徽杭高速公路,一起成为新三阳的亮丽风景。古老的石板街,开始慢慢的淡出路人过客的视线,却走进了村人的历史,走进古徽州的记忆。https://mp.weixin.qq.com/s/qW06VB3eTaUwbKRzmWYPlQ

请支持独立网站百合徽州网:转发请附链接http://517baihe.com/a/202102/339.html 。

本文话题:

相关文章
  • 徽州歙县萌坑鬼头尖登顶记

  • 伏源河畔的鸿飞古镇

  • 【徽州古村】萌坑:古道悠悠,壁画生辉

  • 徽州科村:主要为潘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