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州庆源古村:空山稳卧好烟,桃源深处人家

作者:徽州童生 点击:2021-03-21 11:36:07

庆源为詹姓聚居村落,始建于唐朝广德年间,迄今有1300多年历史的古村落...

踏过冬日的萧瑟,凛冽的寒风阻挡不住春天的脚步;又一个充满希望的季节,迈着轻盈的步履,以全新的姿态降临徽州,从此,徽州又将是“黄萼裳裳绿叶稠,千村欣卜榨新油”的盛景。

三月是徽州的春天,油菜花,桃花,梨花,紫云英,竞相绽放。粉红的桃花、洁白的梨花点缀在漫山遍野金黄色的油菜花中,掩映着白墙灰瓦的徽派建筑,胜过世上一切图画。

在古徽州婺源县东北的大山间,隐藏着一个世外小桃源,这里群山将村庄环抱,一条小河穿村而过,整个村庄静静地躺在数千亩田园中,阡陌相通,鸡犬相闻。每到春季,千亩油菜花集中绽放,村前屋后桃花梨花争奇斗艳,村子像是被花海淹没似的。让人不自不觉陶醉在了这片山水花海之中,沉醉在了这处世外桃园的山村之中,这里便就是古徽州婺源千年古村落庆源。

庆源村又名“小桃源”,简称“小源”,。地处婺源县东北部段莘乡的一条山峡中,与黄山市的休宁县五城仅隔一座五龙山,东与浙江开化县也只隔一条马金岭。村庄座落在高山峻岭之间,地貌极为奇特。狭长的山谷两侧海拔600米以上的两条山脉对面相峙,西面是座状如屏风的“方屏山”,东侧山脉称“观音合掌”,五个小山峦似合掌后的指尖,主峰脚下突起一座圆形小山,称其为“圆镜山”。关于东面的“圆镜山”,民国《婺源县志》卷4载:圆镜山“连峰插天,山半顿起华盖,其圆如镜”。前人有诗这样称此:“空山稳卧好烟,水不通舟陆不车。一任中原戎马乱,桃处是家”。村落沿源出北部海拔885.8米河坑尖的小溪伸展,长约1公里余,整体形状像似一条溯水而上的帆船。

庆源为詹姓聚居村落,始建于唐朝广德年间,迄今有1300多年历史的古村落。

据《庆源詹氏宗谱》记载:婺源詹氏之先祖,原系河间人,后迁南阳。东晋大兴年间渡江而南,散处各邑。到隋朝时,有詹元载者遂定居于婺之庐源,乃婺源詹氏宗族第一代。至唐广德年间,有名詹盛者一支又自庐源迁庆源,这就是庆源詹氏之始。到明代,詹姓在徽州府地区已繁衍成大姓,赫然列于“新安名族”之列。

进村有座清道光六年(1826)重修过的永济古亭,粉墙黛瓦,门头上题有“桃源深处”四字。村落中,马头墙错落跌宕的明清古民宅,整齐有序地排列在溪的两岸。因粉墙均以“三六九”规格的青砖砌筑,故有“屋塌砖在,祖业永存”之说。村中有清幽小溪潺潺而流,清澈见底。小溪窄则两三米,宽着十来米,把庆源古村一分为东、西两岸人家。

据了解,村里原本并没有这条小溪,为了改变村里的风水做了人为开挖,小溪总体南北流向,在村子里蜿蜒曲折,从空中俯瞰像极了太极图案,下游的村口处有一个很大的牌坊坐落在一座小桥上。牌坊最近的一个小瀑布下面有三个散落的石柱,石柱的作用是给流水分流,在靠近小桥之前通过方向转换降低对小桥的冲刷力度,从而达到小桥千年巍立。自豪地说这种设计参考了都江堰的设计理念,从大自然的力量保护村子。

溪上有石桥,古朴简单,两边遍布树荫,及粉墙、黛瓦;溪中建有7处石碣,溪磅由条石叠建形成一公里长的青石街面,并间有10余处凉亭,二侧溪埠在上下桥底斜相对应,沿溪每隔四五十步又筑有石阶下到溪埠,时常可见村民溪边洗浣,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洗衣洗菜洗碗,生活极为方便。溪有20余座石板桥和木板桥。傍溪有一棵浑身布满青苔的巨大银杏树依溪畔而立银杏树,高28米,胸径2.04米,仍生长旺盛,据说树龄已有1200年。相传该树由始迁祖詹盛种植,为古村遮荫福佑,树洞中空,供着村民的香火,这幅画面让人仿佛“不知有汉,无论魏晋”。如果登高远眺远望庆源村落,那棵银杏树像一杆鼓风而扬的船帆。

穿村而过的清溪尽头,是村落的水口。这里有3座建于明代的石拱桥,古老的拱桥几乎被绿草灌木覆盖,只留下桥面上被脚踏平滑的青石条,湍急翻腾的溪水发出哗哗的响声流经桥洞。一为“福庆桥”,由里人詹仁偕弟詹义、詹礼、詹柔、詹正同建,天顺元年(1457)进土,户部福建司主事程广记之;在明代时曾建有“社公庙”,上下两层,成为庆源村民祈福和休息的地方。“社公庙”的两层廊屋还完整存在,在一面残破的墙壁上,还能清晰地看到民国期间的告示,桥边茂密的野草和野花默默地在春风里摇曳,似乎在诉说庆源昔日繁盛的情景。

村落中现存有百余幢古屋,其中较恢宏的数“太史第”。太史第是清顺治十六年(1659)进土、翰林院检讨詹养沉住所, 占地1300平方米。保存质量差。屋前一排为“关马房”(马厩),中段辟有花园庭院,院内有三百余年树龄的罗汉松一株,枝繁叶茂,盘根错节。相传,此罗汉松系詹养沉本人手植。门楼上有“太史第”三字。屋内分前、中、后三堂,一堂高于一堂,寓意后人胜前人,并有人工凿成的大型青石鱼缸和大型瓦泥制作的鱼缸两口。1984年的《婺源县文物普查资料》记述:“(该屋)砖木结构,阔24米,深30米,周环高13米的风火墙,四阿顶;大门为石库门标,门头上砖雕精湛;屋三进、三天井,梁、枋均有雕刻,方格门窗,青石板铺地;整幢房屋有木柱70根,柱下石磉有方、圆、覆盆式三种,石磉上刻有多种纹饰。”此屋现已无人居住,濒临倒塌。其次村中还有一座规模较大的典型徽派建筑,叫“永思堂”,乾隆年间朝议大夫詹升阳故宅。占地600平方米。藏在小巷深处。如与婺源其它古村雕梁画栋的古宅相比,它算不得最恢弘精美,据永思堂的后人,一位至今仍生活在这屋内的妇女介绍,这已是目前庆源村最大最好的建筑了,三间两厢二天井。门楼砖雕精美,寓意深远。内部梁、枋、窗门亦有繁复木雕。此屋最特别处,是堂前正中八仙桌下的青石板地面上,嵌有一块青石质地的镂空铜钱图案。幽暗的大厅精致的雕刻依稀可见,“永思堂”牌匾悬挂在中央,还在见证朝议大夫当年的辉煌。

庆源在明清时期,外出经商的人非常多。据光绪《婺源县志》记载:詹惟康“商于景镇”;詹必亮“在昌江业瓷”;詹瑞云、詹大骥、詹允盛、詹桂生、詹廷模、詹宽“服贾江右”;詹慎徽、詹昌期“经商乐邑”;詹元甲“客皖省设磁铺”;詹钦本“贸易石镇街”;詹钟大、詹心儒“贩茶于粤”;詹多荣、詹铨“创布业于乐邑”;詹鼎“贾江北”;詹永祥、詹佳“营木业于崇明”等等。延至现代,村里还出了一位在江南颇负盛名的经营照相器材大王詹砺吾。詹砺吾1902年生于庆源,1982年病逝于美国。他初在上海华昌照相材料行做会计,1933年转至汉口创办了“汉口华昌照相材料行”(后改名“万昌商行”),并在长沙、昆明、贵阳、成都、重庆设立了分行,生意红火,遍及江南,并发展到缅甸和东南亚一带。后来除经营照相材料外,还兼营棉纱、钢铁瓷器黄金和汽车交易,并在香港开设有瓷业公司,1945年时资产已达50多万美元。

在古村文化方面,据说,傩舞戏是庆源最突出的古文化,有很深的渊源。傩舞戏对于一般人来说很神秘,因为这个民俗文化并不广为流传,所以也有不少人希望能够一探究竟。庆源的傩舞从正月初一到正月十八在祠堂演出,传说可消灾避邪。正月十八以后戏班巡回在全县各地演出,俗称“庆源十三戏”,民间流传“石佛人家挖木勺,庆源人家戴面壳”,说明庆源傩舞戏在婺源有相当高的知名度。

庆源的傩舞,在婺源也较为有名。清代村人詹元相《畏斋日记》中所记:“康熙四十五年正月初二阴。接狮傩会神。支银五分赏傩人。”据村里的耆老说跳傩在整源乡间又称“舞鬼戏”,且多为狮傩同台,故班亦称“狮傩班”(即跳傩也舞狮)。历史上婺源曾有“三六傩班,七十二狮班”之说。傩班的组织十分精悍,少则一班8人多至一队36人不等。腊月“舞鬼”,能使家家平安、户户得福、五谷丰登六畜兴旺。因而旧时婺源跳傩成风。每逢春节,各傩班挑担拾箱,走村串寨,在舞台、在祠堂、在广场尽兴而舞,甚至挨家挨户在人家堂前手舞足。1953年春季,庆源傩舞曾代表江西的古剧种,赴京参加了全国民间音乐舞蹈艺术汇演,并获得演出奖。

在庆源,至今仍流传着一则故事:婺源的傩面具最早皆为铜所铸,明代因“天子八班”一艺人外甥自戴面具自娱,窒息而亡,这以后,傩面具均改为彩绘木雕。与铜面具相辅者,是至今尚存于秋口镇长径村的一柄古铜斧。虽然傩面具由铜制改为彩绘木雕,但采用浅浮雕与镂刻相结合,用繁缛精巧鳞状刀路刻成的面具,同样带图腾余绪的造型,充盈着质朴的稚气。

庆源村的确很古老了,村里几乎没有高大的新建筑,徽派古民居残破古旧,木制的门窗都透着年代久远的本色。家家门户洞开,并不落锁,仍保留“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的汉唐遗风。村里很少看到青壮年人的身影,大约都已背井离乡到天南地北打工去了,村中只见老人和孩子安祥悠闲地享受春光,妇女们则在忙碌炊煮或在河边洗涤,河溪边一两株桃梨寂寞地开放着红红白白的花朵,落英飘在水面,几只鸭子浮着绿水。水口处,数石突兀,大小如人之二三倍:旁有古松二,一松树能长出松柏两种叶子。村内多果树,梨、枣各达200余株。庆源古村山高气清,土肥雾重,空气清新不染纤尘,泉水清澈赋含灵气。每年春天满山遍野的油菜花、梨花和桃花盛开之际,庆源人家笼罩在一派“金山、银海、胭脂云”的景象之中,田园牧歌式的农耕文化,得到淋漓尽致的展示,真乃“桃源深处是吾家”。https://mp.weixin.qq.com/s/jaIRvdmSJF73tUL54iuPIw

请支持独立网站百合徽州网:转发请附链接http://517baihe.com/a/202103/349.html 。

本文话题: 徽州古村

相关文章
  • 徽州诸村独特的元宵节民俗

  • 徽州古村落布局的风水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