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到徽州食荠菜

作者:小草英子 点击:2021-03-22 11:43:00

春天所有野菜家族中,荠菜是第一抹绿,那嫩绿的羽状细长齿叶,清丽脱俗。它是皖南人熟悉的一道报春野菜...

几场如丝的春雨过后,乡间的田畦阡陌便透出星星点点的嫩绿。伴随着乍暖还寒的春风,憋了一冬的荠菜好像商量好了似的,迫不及待地钻出地面,像春天的使者出现在了你的视野里,它藏着春味,给大地带来了无限生机。

春天所有野菜家族中,荠菜是第一抹绿,那嫩绿的羽状细长齿叶,清丽脱俗。它是皖南人熟悉的一道报春野菜,经春风的吹拂、雨露的滋润和阳光的照射,聚集了整个冬天的精华,既保留了为越冬而储备的浓郁醇香,又吸收了为开花结果而准备的新春气息,是最肥嫩多汁的时候。所谓的“冬水气也,荠甘美也”,没有荠菜的春天是不完美的。

荠菜又名地菜、荠荠菜、雀雀菜,遍布我国大多数省份,不论多么贫瘠的土地,它都能匍匐在田野里。荠菜的叶面是铺开的,象八爪鱼的爪子紧贴在地面,叶片以菜根为中心,向外四散,大的似碗口,小的也能满掌心,形如圆圈。它的根系很深,很粗,深扎在泥土里。你想直接拔的话,荠菜宁愿断掉叶茎,也不愿连根带土的出来,很有个性。

皖南春天的田野、路旁、庭院,到处可以见到荠菜的身影。二月初的荠菜已伸胳膊蹬腿,舒展了腰身,长得肥硕起来,最是好吃的时候。曾经的乡下孩子几乎都挖过荠菜,那是孩子们喜欢的事儿。虽说挖荠菜是个累活儿 ,得蹲在地上走,不过对孩子们来说,那也不算什么。他们往往三五成群提了菜篮,拿着小剪刀,东瞧瞧西瞅瞅,在煦暖的春风里,在碧绿的田野中,边说笑边寻觅。如果找对了地方,用不了一会时间就能挖很多,常常是遇到一丛便惊喜不已,此时会“哇”地大喊一声,随即招来一群小伙伴。

孩子们快速聚集,说笑声也停歇了,唯恐一不留神漏了一棵。左手轻扶荠菜,右手剪刀在其根部用力一铲挑,一棵棵完整的荠菜就进了菜篮子里 。满载而归的孩子们,在大人的夸奖声中欢喜雀跃。挖荠菜,孩子们喜欢嫩绿些的,大人们则挑阳光照射后叶片有点淡紫色的,说是这样更鲜。

极为寻常的荠菜在野菜中的关注度,可谓千年不衰。《诗经》里有“谁谓荼苦,甘之如荠”的句子,由此可见古人早就知道荠菜的味道之美。它清香可口、风味独特,不似一般野菜的苦涩味,带着些许清甜,是极随和的一道菜。清炒、入汤、做馅,无一不可,也无一不鲜美,毫不夸张地说是上桌率很高的野菜了。荠菜炒香干、荠菜豆腐羹,还可以熬成鲜美的荠菜粥,给春天增加更多味蕾的体验。

荠菜比较吸油,与猪肉揉合在一起是最佳的荤素搭配。对于我来说一盘荠菜猪肉馅饺子,那是我最钟情的。

先择去荠菜黄叶,用清水一遍遍地淘洗,直到叶子翠色欲流,根白得耀眼。根部是荠菜的精华,它的香气最浓。用刀将荠菜细细地切碎,再选择肥瘦相间的猪肉剁合在一起 ,包入自家擀的饺皮,这样的饺子煮熟后,饺子皮薄馅大,微微透出玉绿,一口咬下去,唇齿间荠菜那股特有的鲜美瞬间溢满齿颊。

随着清芬在舌尖蔓延,如同咬开一幅鲜花着锦的春天。这份带着清香的春意,拨动着味蕾,沁人心脾,让人分不清究竟是肉成就了荠菜,还是荠菜点化了肉!真是百吃不厌。

现在城市的菜场里,有售人工培植的荠菜,可我还是怀念野地里的荠菜,怀念童年和故乡。它不仅满足了我思春的味蕾,还浸润了我的心田。又到荠菜飘香时,还记得辛弃疾的“城中桃李愁风雨,春到溪头荠菜花”吗?闲暇之余,何不三五成行,提着小蓝,拿着小剪刀,奔向广阔无垠的田野,奔向春风中水灵灵的荠菜呢!

请支持独立网站百合徽州网:转发请附链接http://517baihe.com/a/202103/351.html 。

本文话题: 徽州的春天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