歙县方言地名研究

作者:吴敏 点击:2021-03-30 08:08:00

歙县地名与其他地方的地名存在很大差异,带有徽州特色...

地名作为专有名词,是词汇系统中特殊的存在。地名首先是一种语言符号,它借助语言中的一个词或词组,以表示一个地理部位,如城市、农村、河流或山脉。研究地名,可以先从它的本体——语言出发,研究它与其所在地域的方言的关系。

歙县作为古徽州府衙的所在地,一直是古徽州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是徽语的中心地带。本文以《歙县地名志》中记载的2697个自然村地名为研究对象,分析了歙县地名中的方言用字和方言词汇,以及歙县方言地名语音上的地域特点,揭示了歙县地名与歙县方言的密切关系。

  1. 一、歙县方言地名的通名与专名

通名是指地名的通用名称,用来说明地理实体,包括自然地理实体和人文地理实体本身的含义或具有共同特点,如山,水,村,路等,专名是用来区别这些地理实体的特定名称,如黄山与华山同为“山”,靠前面专名进行区分。歙县方言地名通名的特殊性体现在独特的地名用字上,而专名的特殊性则体现在地名中的方言词汇里。

(一)歙县方言地名通名的特殊用字

歙县多山,民国《歙县志》里面记载:“歙之为邑,东有昱岭之固,西有黄牢之塞,南有陔口之险,北有箬岭之扼。”歙县的村庄多分布于低缓丘陵和山间宽缓的河谷小盆地上,所以歙县地名的通名有80%都与山水地形有关,是自然地理通名,歙县方言地名的地域特征也多反映在这些通名之中。

坑,歙县方言称溪为坑,比如竦坑,原指发源于竦岭的小溪,其流域亦借其名。所以歙县地名中的“坑”不是指低凹地,而是指小溪流,或者溪流的流域。歙县地名中通名为“坑”的地名总共有259个,如大坑,英坑,考坑,冷水坑,姚家坑等。

坦,表示宽而平的地方。歙县有许多村庄建在山间平地上,以“坦”为通名的地名有84个,如仰坦、高坦、麻坦、茂英坦、展武坦、高山坦、百步坦、黄荆坦、长毛坦、铜锣坦等。

源,泛指山谷地片。《广韵·元韵》:“源,水原曰源。”“源”的原意为河流发端、山泉出处。但是歙县地名里的源是指流域,而不是水源处。歙县地名的“源”实际上是指溪流所过之处滋润的一大片平地。歙县地名通名为“源”的地名有53个,如昌源、蜀源、华源、街源、佑源、太平源、大洲源、小洲源、白石源等。

堨,指水坝,堤坝。《说文解字注》中说:“堨,壁间隙也,隙者,壁际也,壁际者,壁之衅也。亦曰堨。此古义也,今义堰也。”歙县地名中带“堨”字的有17个,比如富堨,大漏堨,昌堨,碓石堨等。

降,通岗或者冈,意为山顶或山脊。地名中带“降”的村庄往往建在地势较高的山脊上。歙县以“降”作通名的地名有15个,如大降、后降、下降、呈村降、尚武降、前山降等。

磅,同塝,后来雅化为磻,方言,指挡土墙或峭壁。塝,《康熙字典》里释义为“蒲浪切,音傍。地畔也。吴楚閒方语。土之平阜曰塝,沟塍之畦畔处亦曰塝。”歙县地名中以“磅(塝或磻)”为通名的地名有14个,如陈家磅,中塝,四塝,外磻,磻外等。

段,方言,地片的意思。歙县地名中以“段”为通名的地名有13个,如中段,田段,六亩段,薛坑段等。

塔,同塌,方言指石岩。歙县地名以“塔”为通名的地名有12个,有平塔,石塔头,大石塔等。

(二)歙县方言地名中词汇

歙县方言地名专名的特殊性主要体现在一些方言词汇上。

歙县地名中有形容地形和植物的方言词汇,比如大石塔,方言中“塔”字与塌字同音,大石塔指的是大片的岩石。

松毛,松毛在歙县方言言里是指松树针叶。

此外还有松眉山,松眉,方言是指含松脂的老松树根,旧时村民以松眉生火烧灶。

桐子坑,桐子在歙县方言里指油桐树。

泽树下,方言称栎树为泽树。

苞芦坪,在徽州方言中,将玉米称为“苞芦”,徽州山区有民谣曰:“手捧苞芦馃,脚踩一炉火,除了神仙就数我。”

注:徽州人把玉米叫苞芦是有原因的:

玉米刚传进中国,苏州人叫御麦。

徽州人为什么叫苞芦?

高粱是中国原产农作物,称作稷,因和芦苇同科,所以徽州人叫芦稷,玉米传入徽州,因玉米和芦稷长的差不多,雄花又和芦苇、芦稷的穗一样开在植株的顶上,徽州人叫放天花,玉米穗子外面有包皮包裹着,所以就取名叫苞芦。

歙县地名中还有关于日常生活中的家具和农具的词汇。

交椅,歙县方言称带椅背的椅子为高椅,因交与高音近,地名里写做交椅。

茶枝源,原名为茶箕源,茶箕是一种竹篾编成的农具,其实就是簸箕,因为歙县盛产茶叶,制茶时用此物筛茶,称为茶箕。

百罗汏,旧称笸箩汏,笸箩是竹篾制成的圆形农具,笸箩汏因山形浑圆而得名。

歙县南乡还有个村名叫木灰背,木灰指的是一种舀水器具,此村也是因地形似木灰而得名。

歙县地名中也可见关于动物的方言词汇。

比如石际,古名石鸡坞,在徽州方言中,山间小溪的石蛙俗称为石鸡。

鸭子塘,徽州方言中,鸭子指的是鸭蛋,这种说法其实自古有之,唐刘恂《岭表录异》下卷:“即于腹中约其尺寸,以利刃决之,肝胆突出,即割下其胆,皆如鸭子大,曝干以备上贡。”北魏贾思勰《齐民要术·养鹅鸭》:“内瓮中,浸鸭子,一月任食。”

歙县地名的特殊性,首先就体现在这些特殊的方言地名上,不管是通名中的方言用字,还是专名中的方言词汇,都富有徽州的地域特征,方言通名体现了歙县山水汇聚的地理环境,方言专名贴近日常生活,展现了歙县人地名命名的特点和审美倾向。

  1. 二、歙县方言地名的语音变化

歙县方言属于徽语绩歙片,其内部分化十分复杂,南北乡之语甚至不能互通。这种语音上的复杂同样也体现在地名上。虽然很难用统一的方言对地名作具体分析,但还是可以从地名的演变之中,归纳出歙县方言的一些语音特点。

经过总结,歙县方言地名中语音变化的规律主要有韵尾丢失发生音变,声母腭化和浊音清化发生音变,声母或韵母合流发生音变这三条。

(一)韵尾丢失发生音变

歙县方言里石塔是大岩石的意思,坦指平坦的地面,但是有的时候,坦和塔会相混,比如《歙县地名志》中记载杨村乡的平塔,“塔,方言,通坦,指平地。”坦,是透母寒韵开口一等上声字,塔,是透母盍韵开口一等入声字。

塔和坦之所以意思不同却发生互用,是因为“坦”和“塔”在歙县方言中丢失了韵尾,读音同化。

首先,歙县方言的一个显著特点就是入声韵趋于舒声化,调类趋于简化。所谓舒声化就是将本为收塞音尾的入声韵,读成了舒声韵。所以“塔”的入声韵尾消失,读为阴声韵。

其次,歙县方言根据咸山宕江四摄阳声韵在各乡的读音情况,可划分为东南片和西北片两个方言片。在东南片,咸山宕江四摄的阳声韵字,仍读成鼻音浓重的鼻尾韵或鼻化韵;而西北片却将这四摄的阳声字,读成无鼻音特征的阴声韵。杨村乡属于歙县西北片,阳声韵鼻音韵尾消失,所以“坦”也读为以元音做韵尾的阴声韵。

(二)声母腭化和浊音清化发生音变

《歙县地名志》记载歙县霞坑“因村前溪河曲折似蛇,原名蛇坑,方言霞,蛇音近,后改霞坑。”

歙县方言中霞和蛇之所以音近,是因为“霞”的声母发生腭化,而“蛇”的声母浊音清化造成的。霞,是匣母麻韵开口二等字,匣母与发音部位同为舌根音的见母一样,由于舌面前元音(i,y)的影响而发生腭化,变为舌面前辅音x。蛇,是禅母麻韵开口三等字,在歙县方言中,古全浊声母今读清音声母,所以“蛇”的声母,由于禅母浊音清化,变为舌面前辅音。

《歙县地名志》里记载“洽舍,古名下舍,洽方言与下读音相同。”洽,匣母洽韵开口二等入声字;下,匣母麻韵开口二等上声字,两个都是匣母字。由于浊音清化的发展,中古的浊音不能再维持了,匣母发展为x,与晓母合流。同时,“洽”的入声韵尾丢失,洽与下声母相同,主元音相近,所以二字互用。灯盏堀,《歙县地名志》中注:“堀方言读kuə入声,意同窟。”堀为群母物韵合口三等字,衢物切,王力拟音为giuət,在当地方言中塞音韵尾弱化消失,同时由于声母腭化变为k,读音为kuə入声。

(三)声母或韵母合流发生音变

歙县西溪南乡的占塘,又名江塘。占,中古照章母字,江,中古见母字,在歙县方言里,知章组字和精母字有合流现象,所以二字相混。

歙县南源口乡的就田村,旧名狗田。狗,见母字,流摄侯韵开口一等字;就,从母字,流摄尤韵开口三等字。

歙县南乡方言流摄一三等同韵。

歙县地名中,浩和后音近,《歙县地名志》中记载有浩村原名后村,因方言后浩音近而改名。浩,是匣母字,流摄豪韵开口一等上声,后,也是匣母字,效摄侯韵开口一等上声字。在歙县方言中,效摄和流摄的部分字存在相混的现象。歙县自然村的地名里,充和村经常混用,充,穿昌母通摄东韵合口三等字;村,清母臻摄魂韵合口一等字,在歙县方言中,知章组字和精母字有合流现象,通摄合口三等知与臻摄一等字部分合流。

总之,歙县自然村地名是了解歙县方言特点的一个窗口,反映了歙县方言的地域特色性和传统人文性。从地名中特殊通名用字,地名专名中的方言词汇,以及方言地名的语音上都能看到歙县地名与其他地方的地名存在很大差异,带有徽州特色。

请支持独立网站百合徽州网:转发请附链接http://517baihe.com/a/202103/360.html 。

本文话题:

相关文章
  • 采茶季,数十万黄山人累并快乐着

  • 黄山周边最美杜鹃赏花地推荐

  • 清明我们从四面八方赶回老家

  • 寻找黄山云雾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