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兰花开,黄山春之始

作者: 黄良顺 点击:2021-04-05 19:59:09

如果春天一定要有个界线的话,黄山的春应是从木兰花开算起的...

如果春天一定要有个界线的话,黄山的春应是从木兰花开算起的。

当然更早一些的还有金缕梅。春节那会儿,黄山还沉睡在黝黑的峰岫峭壁中,还包裹在铿锵的雾凇冰雪里,她们就已盛开,丝丝金缕,婀娜在枯裸的森林边。但和腊梅一样,金缕梅仅是报春而已,那时的春还在山下黄灿灿的油菜花里,还在桃红梨白的粉墙黛瓦间。

往年四月上旬,黄山还有雾凇冰冻,到了中旬,木兰方始盛开。

两年前刚来山工作那会儿,也是木兰花开的季节,窗外的山坳下,洁白的花朵仿佛在一夜间浮上树梢,像一群憩落林中的白鸽。飞来石下的山麓里,贡阳山的灌木丛中,银白簇簇,我还以为山崖褶皱间尚未融化的积雪。

昨天来山上班,刚到始信峰,崖石下的灌木丛中,竟有簇簇粉白跳入视野,我心中一喜,木兰花开了!比往年整整早了半个月。

古人诗曰:“山中可名为二花,木兰杜鹃并相夸;四月同时争开放,深红浅白斗云霞。”实际上,黄山杜鹃的花期比木兰要迟得多,到了那会儿,花楸、海棠、灯笼树都已相继花开,松树也会开花,他们一起热热闹闹的张罗着春天的盛宴。

可是现在,杜鹃的叶片才刚刚舒展开来,花苞逐渐圆润饱满,但还有些青涩;花楸的芽苞刚被撑开,棕黄的叶芽,像刚从蛋壳里伸出的小脑袋,毛茸茸的,挺有精神;灯笼树的芽尖,有点像画家的工笔,浸透了黄颜料后,又粘了点朱红,蜻蜓点水似的。只是不知那些一直蜷缩在枝头的“旧灯笼”是哪天脱落的,他们早该化作春泥了,不然今年的“灯笼”又挂哪儿呢?

山中高寒,雪去花来,春天总是姗姗来迟的。

但和去年那些阴郁的日子相比,今年的春天来得有点早,和游步道上日渐增长的游人一起,迫不及待地君临黄山。

儿时在老家,人们把玉兰叫做孟春花,花开春来,再贴切不过,也颇有几分古意。

木兰和玉兰同根同源,只是到了黄山,他们就变了,瘠薄和寒冷,让他们的枝干变得娇小而坚韧,花朵变得稀疏而冷艳,花瓣也变得窄长而单薄。就像马尾松,到了黄山之巅,也变得“盘根虬干,愈短愈老,愈小愈奇”,成了松树家族中坚韧不屈的一脉,而尊为山之魂魄。

“适者生存”四个字是对自然法则的高度浓缩,也是人的一生中最难写的几个字。在这山中无岁月的日子里,公务之余,我不是枯坐三尺斗室,就是踱步在下面那段不足百米的步道上,或是漫步在后面无人光顾的山林里。我一介凡夫,虽不能像那些避世山野的古人一样,远离尘埃,芒鞋竹杖,明月洗心,抚琴吟诗,但行走山林间,看云卷云舒花开花落的情怀该是有的,只有这些草木花果,才会年复一年地记录着这云端的春夏秋冬,也点亮了我心中的日子。

木兰是先花后叶植物,应该还没发芽。今天上午,山林还笼罩在浓稠的大雾中,林中已吸足水分的泥土有些湿滑,我还是迫不及待地穿上雨鞋,走进后面的山林,去看看林中那株木兰花开了没有。

不知是巧合,还是物竞天择,或是植物也和人一样,都想高高在上,被人仰视,被人艳羡。木兰的树干虽无玉兰那样高大粗壮,但也不喜欢拥挤在嘈杂的枝叶中,他们总是远远地、高高地绽放枝头,不像杜鹃、灯笼树那样,让人触手可及。然而,令我意外的是,这株木兰的两股枝丫或是去年被雪压折了,已从树干下垂到几乎贴近地面的位置,竟也缀满了几十支婷婷的花苞。那些粉白的花卷已从青灰的芽苞里探出身子,露出花瓣根部的紫红,仿佛出水芙蓉,在我眼前妩媚着。https://mp.weixin.qq.com/s/SWhs9MN7bGCK18Kpkc1JfA

请支持独立网站百合徽州网:转发请附链接http://517baihe.com/a/202104/365.html 。

本文话题:

相关文章
  • 休宁严池高山古村梯田晚开的油菜花:层

  • 黄山旅游客运中心2021年春季最新班次时

  • 清明假期黄山风景区旅游攻略

  • 徽州黄山2021年清明假期交通提示:施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