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金山下探徽州北岸镇显村

作者:江伟民 点击:2021-07-28 09:54:00

或许任一一个村落,都只是沧海桑田之一粟,却也正是这样不足为外人所道的点滴故事,串起了历史的长河...

千百年来,一支翻山越岭的队伍,从来就没有停下行进的脚步;

千百年来,队伍的成员,从垂髫孩童到七旬老翁,涵盖一村人力;

千百年来,为了生存和发展,从刀耕火种中谱写出一曲曲山登绝顶我为峰的时代华章。

登紫金山,观琲泉瀑,缅白莲院。一座入云山峰,把歙东桂林镇与歙南北岸镇一分为二。庚子霜降,秋色正浓。紫金山下探显村,感知一个中国传统古村落的历史和风华。

——题记

北岸镇显村地处大阜至白杨公路边上。显村原名显阜村,或因方言音近之故,村人倒是把“小阜坑”的名号叫得响亮。新中国成立后,才以显村名村。阜,有土包之意,也有特产丰饶一说。显村地处紫金山下,紫金山高耸云端,自然当得“显阜”之称。我们的探访就从紫金山北开始了。

刘禹锡诗云,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紫金山的名头当与漫山遍野的杜鹃花有关。清明前后,当地及周边地区的赏花人不期而至,热闹非凡。漫山花海适时绽放,红得耀眼,紫得富贵,粉得可人,人海与花海交相成趣,为一个浪漫春光留下不可胜数的美丽瞬间。识得此景,只为表象。若是入得其中,探得紫金山的人文情怀,或可触动和改变我们曾有的认知。

《民国歙县志》载:“紫金山,高百余寻,列若翠屏,旧名金紫山。暮夜每见异光种种晃耀。宋绍兴十八年,尚书郎章邑侯堇睹而异之,因取佛语更曰‘紫金’。徙白莲院于其上,旁有瀑布曰琲(bei)泉。九派飞流,丈者如幢、尺者如帛、寸者如袜线、纤者如芥舟,鸣球发籁如挹百斛珠矣。”由此可见,紫金山旧有白莲院、观泉亭,名头不小。

在村人的引领下,我们从紫金山北入山,在齐人高的蒿草中艰难前行,探寻志书所载的白莲院、观泉亭旧址。在一片略显平坦植有大片手臂粗细的苗木处,村人相告,此为白莲院旧址。白莲院,村人称之为白莲寺,旧在县治,为唐天佑二年(905)建,宋绍兴十八年(1148年)章堇迁往紫金山,至今已有800多年历史。

为我们指认白莲院遗址的村民叫郑飞,过了半百年纪,人精瘦,更有精神。得知我们的到来,主动当起了向导。郑飞原为深渡阳产人,1983年地灾移民,迁到了与东乡桂林镇毗邻的显村村赭坑自然村。

“刚移民过来的时候,我有十六七的样子,家里很苦,为了开点地种菊花,我就选上了这块平整的荒地,没想到一落锄,竟是白莲院旧址。当时翻地时有许多砖块的,把它整理到边上,我们家在这里种了好几年的菊花。”

相传,白莲院鼎盛之时,有僧侣800余人,终年香火不绝。白莲院毁于民国年间,相传20多年前,曾在其遗址出土铜权一枚,上铸“徽州路”三字,为元朝遗物。据称,宋吏部尚书歙县上丰人宋贶曾葬于此。又传宋贶之墓当在县治后山。至今存疑。

琲泉处寺院东南向,沿溪而上200余米,便见山腰处一股细流直泻而下,四处飞溅,如紫烟、如薄雾、如细雨、如碎珠,叮当之声不绝于耳。琲者,意为成串之珠,甚为贴切。尽管我们选择了一个晴好的秋天探幽,行至瀑下,竟是不见分毫阳光,若是三伏天里,当为避暑佳地。历史上,琲泉之下有观泉亭,其侧有庙宇,均消失在岁月长河之中。

显村分处紫金山南北两面。其北为赭坑、慕祠两个村民组,人口200余人。别看人口不多,却有多达千亩田地,分属全村千余人口。山南为显村村委会所在地,有11个村民组。历史上,自唐建村始,显村村人便要翻过村后海拔700米的紫金山,入山北耕作,谷物成熟时节,又要肩挑背扛翻山运回家中。这样翻山越岭的行走场景,从唐建村开始至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从来没有间歇过。直到随后的年月里开通了乡村公路,才画上句号。

“凌晨出发,半夜归家,挑谷担挑的多的人,一天要走3个来回。”季振华介绍。季振华年愈古稀,身体壮硕,原来的家在紫金山顶上,1978年迁至山脚,住慕祠组。作为显村的一员,他见证了一个数百大军,来来回回翻越紫金山的壮观景象。30多年过去,曾经的山道只留下了依稀踪迹,但刻入骨髓的记忆再也难以磨灭。

说起翻山耕种的场景,上了年纪的村人都有说不完的故事。

“我们这里有句话叫‘养七不养八’,意思是养7岁不养8岁,到了8岁就要到半路上去接担,小孩子不可能把大人的担全接过来,那就拿个篓拿个袋子去,分担掉一些,大人就轻松些了,就能走得快些了。

“紫金山山南显村这里,人多地少,只能翻过15里的山岭到山北种田,为了方便行走,就开了这条古道。一年到头村民要在这条古道上走上几个月,春耕夏耘,秋收冬藏,都离不开这条路。

“那时候,我老三刚出生,都是我男人一个人翻山种地,收稻子的时候,我半夜里都是把最小的孩子绑在床上,才敢背个篓去接担。

“……”

古道绵长,路转峰回。今天的我们,再也不用艰辛攀爬,只需驱车过村口福民桥,便能很快地站立显村村头、紫金山南山脚下。

在一个漫长的农耕时代,显村人都要翻过紫金山,在山北劳作。谷物成熟时,又一担担挑着丰收的果实翻山返家。在村人的眼中,山北的千亩田地,就是全村人赖以生存的后方粮仓。千余年来,这样的行走一直没有停止过,如果说,以前的行走只是为了果腹,那么今天的造访,却融进了更多寻幽探古的脚步。

紫金山属问政山脉,葱茏巍峨,连绵起伏,云蒸霞蔚,恍若仙境。作为一名闯入者,这里没有鸡鸣狗吠,没有嘈杂喧嚣,却不妨碍我们展开想象的翅膀,去勾勒一幅幅刀耕火种、战天斗地的画图。

显村最早的居民为姚、程、方、武、陆五大姓,方氏因避方腊乱而由北岸方村迁入。程、方两姓后继不发,有“程三灶”“方一席”之称。后汪、洪、吴三姓陆续迁来居住,成为本村三大主姓。

行走显村,清末民初古建,随处可见,留存完好的有吴氏宗祠,其五凤门楼威严高耸,彰显着徽商鼎盛时节,一个偏僻山村的殊荣。洪氏宗祠仅存后两进,前坍塌处修建了当地的小学和村委会。相传,桂林状元洪钧曾为之题写匾额:永思孝心。汪氏祠堂保存尚好,好奇之处在于祠堂之正门,建成了解放初期大队部的样式。

仅存后两进的洪氏宗祠,此为享堂

显村党总支书记、村委会主任汪建秋介绍,汪家祠堂始建于1936年,工期长达十多年,到了1949年全国解放时还没有建好。“本来门楼要建成洪家祠堂和吴家祠堂五凤楼的格式的,后来停掉了。”

世华堂为吴家老宅,保存完好,至今已有120多年历史。让我们感到惊奇的是老宅的徽州三雕,其构图,刀法,均为上乘,当是出自名家手笔。相传世华堂总造价达18万大洋,修建时间有5年之久。就在三年前,这里还有一老妪居住。老妪是世华堂第四代传人、村民吴远诚的母亲,第三代传人吴京几的嫂嫂。

“母亲去世时已是95岁高龄,在这个老宅里她住了80多年。”吴远诚介绍,母亲去世后,老宅空了下来。“几年前那些拍过照片的人,这一次再来,发现锁门了,一问,才知道我母亲不在了。原来他们来,门都是开的,现在锁上了。”

徽派建筑之所以如同一幅水墨画卷,其关键处在于徽州三雕。这些如同神来之笔一般的木、石、砖雕刻,在徽派风格的门楼、门罩、门楣、屋檐之上随处可见,栩栩如生的画面不仅融入了徽文化的人文内涵,更让本已美轮美奂的马头墙更为绝妙。

国家级砖雕大师吴正辉就是显村人。他介绍,徽商注重门面,房子的门面就是人的一张脸。徽商在外经商取得成功后,返回家乡的第一件事就是修桥铺路,建祠堂盖大楼。那些花费重金做一个上档次门楼的都是大户人家,富商巨贾。而在显村,这里的土质特别好,烧出来的砖块特别适合雕刻做门楼。在村子周边,废弃的大小窑场随处可见,这也为显村培养出了不少名头显赫的工匠。“我们徽州做砖最好的,就在我们白杨显村两个地方。有砖出现以后,我们徽州工匠的手艺也就慢慢出现了,最红火的应该是在清朝末期,民国早期的时候,那个时候达到了鼎盛。”

显村历史上有两座戏台,黄梅戏表演艺术家严风英,京剧表演艺术家三阳人洪雪飞等都曾来此演出。而当地村民排演的多个曲目,曾到县城、深渡等多地巡演,名噪一时。

显村中心村沿山川河道而建,纵横交错的数十条水流穿村而过。在这里,我们见证了三雕作品的精美,领略了古祠古民居的风采,我们也感知到了岁月的淘洗,带给一个村落的巨大变化。或许任一一个村落,都只是沧海桑田之一粟,却也正是这样不足为外人所道的点滴故事,串起了历史的长河。

注1徽州路:元代地方行政区名,辖境为今钱塘江上游的旧徽州府(今黄山市、绩溪县及江西婺源县)。元世祖至元十四年(1277年),徽州升徽州路,隶江浙行省,至正二十七年(1367年),朱元璋改兴安府为徽州府,领县不变。

注2铜权:相当于现在的称砣。

2021.7.24,辛丑大暑后两天,逢台风烟花造访,气候阴闷。https://mp.weixin.qq.com/s/f39w734fJoEyvvovgBQcTg

本文话题: 徽州古村

相关文章
  • 徽州北岸:北岸廊桥、吴氏宗祠

  • 【徽州古村】歙县柏川村

  • 耐人寻味的叶村:清凉峰、昌源河、方腊

  • 伏源河畔的鸿飞古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