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徽州缘何能在日本大举侵华中完好保存

作者:潘明志 点击:2021-07-30 09:00:00

在长达8年的抗日战争中,作为江南一隅、苏浙皖边区一部的皖南古徽州,最终完好保存,未惨遭日本侵华军铁蹄蹂躏...

  1. 一、日本侵华军一直虎视眈眈古徽州

“(宋)宣和三年(1121)……改歙(州)曰徽(州),为上州。”直至民国元年裁府,徽州历辖歙县等6县。为叙述方便,笔者姑将裁府留县以前的徽州称古徽州。

日本侵华军为何一直虎视眈眈古徽州?

(一)古徽州钟灵毓秀。

古徽州地处皖南山区,黄山山脉自东北向西南贯穿全境;天目山、白际山等由北东向西南展布,将古徽州与其他地区截然分开,形成一个独立的自然地理单元。黄山72峰耸立云间,集“奇松、怪石、云海、温泉”于一身,天下称奇。齐云山(白岳)与黄山遥首相望,融丹霞地貌、山水风光、道教文化、摩岩石刻、恐龙遗迹化石于一体,堪称“江南第一名山”。以黄山山脉为界,南坡有流向东南钱塘江流域、“一滩复一滩,一滩高十丈。三百六十滩,新安在天上”的新安江水系。半个多世纪前,伟大的人民教育家陶行知曾赞:“世界上只有一个地方和它相类似,这个地方就是瑞士。”

(二)古徽州资源丰富。

古徽州地属亚热带季风湿润气候区,四季分明,气候温和,自然生态环境良好:据地方史志,境内各类植物有3000多种,其中药用植物1400多种;野生动物有兽内40多种,鸟类120多种,两栖类和爬行类50多种。古徽州是华东木材的重要产地,又是著名的茶叶、桑蚕、水果、食用菌和中药材产区。矿藏有10多种,其中萤石、瓷士等储量丰富,约占安徽省储量的70%。地域名特农产品众多。祁红、屯绿、黄山毛峰、太平猴魁等名茶驰名中外,三潭枇杷、徽州雪梨、徽州香榧、徽州花菇、黄山贡菊等名闻遐迩。

(三)古徽州文化灿烂。徽文化独树一帜,为世界三大显学之一,内容极其丰富。涉及经济、社会、教育、学术、文学、艺术、工艺、建筑、医学等诸多领域。尤其在哲学、商业、医学、建筑、绘画、版画、篆刻、戏曲、饮食等方面,都有数百年的积累,都有伟大的创造。徽商、新安理学、徽派朴学、新安医学、新安画派、徽派建筑、徽派版画、徽派篆刻、徽剧、徽菜等,既是徽州文化中的精华,同时也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精华。

(四)古徽州属军事要地。古徽州系皖南交通枢纽,东连浙江,西毗江西,北接芜湖,南靠新安江,水、陆交通发达,历为兵家必争之地。如1949年4月18日,毛泽东在作关于渡江解放南京的重大战略决策,为中共中央军委起草致总前委,粟裕、张震、刘伯承、张际春、李达、谭震林(总前委转)的绝密军事电报中就提到徽州:“总前委主张待渡江任务完成后,以陈谢三兵团出徽州,沿浙赣公路东进……”

由上可窥,日本侵华军垂涎、觊觎古徽州,系由侵略者的掠夺、贪婪本性所决定。

日本侵华军的铁蹄虽未能践踏古徽州,但侵夺古徽州的狼子野心不死。凸显在其利用空中优势,对古徽州地理单元施以狂轰滥炸方面。据2010年版《黄山市志•日军飞机轰炸罪行录》(不完全统计),从民国27年(1938)至33年(1944),日机共出动155架次,投弹484枚,炸死炸伤居民450余人。其中出动歙县达53架次,投弹132名,炸死、炸伤居民146名。

  1. 二、日本侵华军怯步古徽州

因何怯步?一度有人认为主要是徽州山区险阻。对此,毛泽东1959年4月28日在为新华社起草的《西藏人民群众拥护人民解放军平叛,亲如家人》电讯稿中间接给予了辛辣批驳:“中国抗日战争时期,胡适的家乡安徽省徽州府地方,山不甚高,水不甚深,日本人不敢去。西藏的地形特别的高且复杂。像喜马拉雅山,雅鲁藏布江(只有若干段通皮船),共产党如何能打叛军呢?胡适在这里实行了他的所谓’大胆的假设’,可是看不见他的所谓’小心的求证’。”

历史事实雄辩地证明了一个颠扑不破的真理一一反动派不打不倒!

(一)新四军英勇抗战

1、抗日战争战略防御阶段,新四军在大江南北英勇杀敌,有力箝制了日本侵华军向未沦陷的“苏浙皖边区(古徽州隶属)”进犯的企图

1937年10月,国共两党谈判达成协议,将南方8省13个地区的红军游击队改编为国民革命军陆军新编第四军(简称新四军,军长叶挺,副军长项英;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新四军分会书记项英,副书记陈毅),下辖4个支队和1个特务营。在中央制定的“向南巩固,向东进攻,向北发展”等战略方针指导下,新四军深入敌后,英勇抗战。在抗战中不断发展、壮大自己。至1939年底,已由初建时的4个支队1万余人发展到6个支队9万余人;敌后游击根据地由最初的广德、苏州、南京、芜湖5区之间地区扩大到西到鄂豫皖、东至上海市郊的长江两岸地区。

据《新四军在皖南(1938—1941)•八路军主力部队及新四军抗战两年来的战绩统计表》,两年中新四军在大江南北共作战530余次,毙伤日伪军6900余人,俘虏日伪军900余人。新四军政治部主任袁国平在论及新四军建军两年来(1937—1939)坚持大江南北敌后抗战重大意义时指出:“在江南我军挺进至敌人心脏的京镇地区,它一方面构成江南平原地游击战争的核心,直接威胁着芜湖、南京、镇江与上海,并且箝制敌人数倍于我的兵力,阻止敌人深入皖浙,并有力地配合全国作战。”袁所指的“皖浙”,即上文已提到、包括古徽州在内、未被日本侵华军占据的“苏浙皖边区”。

2、抗日战争战略相持阶段开始至皖南事变前,新四军第三支队奉命在沿江布防,胜利粉碎了日本侵华军疯狂进占“苏浙皖边区”的图谋

新四军成立之初,4个支队中,有一个支队,即第三支队奉命留守皖南(古徽州隶属),具体负责皖江抗日前线铜陵、繁昌、南陵等正面战场一线防御。第三支队共2个团6个营,在岩寺集中整编时约1500人,至1939年春扩大到2500余人;司令员张云逸。期内敌驻有以芜湖为中心的1个旅团约7000人,加上从华北、满洲调来的5000多伪军,共12000余人,数倍于我。敌我攻防的重点目标在繁昌。新四军司令部1940年5月18日总结报告《繁昌战斗详报•第三支队反扫荡的连续战斗•战前一般形势的分析》载:“繁昌为皖南前线,是几度沦陷,失而复得的一个前进据点,对于破坏和威胁敌之长江交通运输,与策应青(阳)、铜(陵)、南(陵)、宣(城)等地附近友军之守备作战,在保卫整个皖南的抗战战役上,具有前卫战之重大意义……本军在坚持敌后抗战,保卫皖南的任务之下,为保卫繁昌而战……”从进入战略相持阶段始至1941年皖南事变前,日本侵华军凭借其优势兵为,先后对繁昌发动了5次大规模进攻(扫荡),我艰苦血刃,5战5捷。其中1939年11月8日我第一次反扫荡,毙伤敌50余人;1939年11月14日打响的第二次反扫荡,毙伤敌川岛指挥官等300余人;1939年11月21日打响的第三次反扫荡,毙伤敌200余人。新四军反扫荡、繁昌保卫战的全面胜利,打出了我军的军威。日本派遗军总司令哀叹:“唯共产党军队是皇军的大敌,看来要在共产党手中夺取繁昌是不可能的。”上述新四军《战斗详报》在评述繁昌反扫荡胜利影响时指出:“粉碎了敌人企图夺取繁昌,扫荡皖南的计划,巩固了皖南的一部分国土,保卫了繁、铜。”

3、1941年1月4日,国民党蓄意发动的皖南事变,致使新四军遭受了重大损失。当月新四军重建后(陈毅代军长,刘少奇政治委员),全军改编为7个师1个独立旅共9万余人,前仆后继,继续高扬抗战旗帜,进行了多次反扫荡,完胜了一个又一个战役。其中1942年冬洪泽湖以西的反扫荡,我新四军四师与苏北、淮北、淮南根据地民众一道,与进犯的日本侵华军第17师团、13旅团及伪军共6000余人作战33天,交战30余次。在朱家岗战斗中,我第四师第九旅二十六团与日本侵华军1000余人激战18小时,毙敌280人。1944年3月车桥战役,我歼灭日本侵华军三泽大佐以下460余人,伪军480余人。我越战越强,随着嗣后战略反攻阶段的到来,日本侵华军日暮途穷,再也无力南扩。

(二)国民党军抗战

据安徽省地方志编委会《皖志资料丛书之三•安徽大事记资料(下册)》,1938年至1945年,国民党第三战区在皖南的部队不时抗击日本侵华军,共进行大小战斗70余次。其中规模最大的战斗数1940年10月进行的泾县保卫战。安徽人民出版社1986年6月版《团结御侮风云录•抗战时期国民党军队在安徽战场》披露,敌对此战有如下记载:“第十五师团主力在荻港周围集结完……7日下午8时占领了泾县一带。接着,翌8日晨向着……宣城开始前进,但在下午2时30分到达泾县东6公里附近时,前面出现约1万敌军,日军前进受阻,损失也逐渐增加。下午3时,突然在后方响起了激烈的枪炮声,昨夜经日军袭击占领了的附近一带,陆续出现新锐之敌。这些敌人是由泾县西侧山沟根据地来的新四军及重庆第二十五军组成的约1万人的大部队。优势之敌从东西两面逐步压缩包围圈。第十五师团主力在东西只有二三公里的狭窄地带约被两万之大部队包围。激战两天后,利用10日暗夜在泾县北面打开突破口……”

(三)皖南民众支援抗战

皖南民众支援抗战,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旷日持久,形式多样。兹举刘敬之先生声援抗战一例,以窥一斑:

据2008年版《黄山区志》,民国27年(1938),新四军军部移驻泾县云岭,并在太平县(今黄山市黄山区)麻村、小河口一带设立兵站、兵工厂、医院等后勤机关,开明士绅刘敬之家的三门村一时成为新四军军部通往皖浙赣的必经之地。刘敬之除组织竹筏队为兵站转运军需物资外,还利用自家住宅,热情接待过往的新四军指战员及前往云岭考察、访问的各界爱国人士和国际友人。新四军领导人叶挺、项英、陈毅、邓子恢、张云逸、粟裕、谭震林、罗炳辉、曾希圣等均受到过刘热情接待。美国记者史沫特莱,英法友人李清涟夫妇,菲律宾华侨领袖王西雄等也受到过刘家款待。3年(1938—1940)中,来刘家食宿的新四军指战员几乎每日不断,多时1天达30余人,而刘家一宿两餐仅收钱1角。因此,刘家被新四军政治部主任袁国平誉为“人民义务兵站”;菲律宾华侨赴新四军慰问团则赠送“义重河山”锦旗;上海文化界慰劳团也赠予其“抗日救国”“大义凛然”屏幅。

民国28年(1939)春,中共中央领导人周恩来以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政治部副部长身份,到新四军军部云岭视察,往返皆过三门村,并在刘家休息。见敬之深明大义,为抗战不惜捐资出力,欣然为其题词“绥靖地方,保卫皖南,为全联导,为群众倡。”不久,敬之鼓励长子刘寅(刘旭初)投笔从戎,参加新四军。民国30年(1941)皖南事变发生后,敬之积极收留、掩护突围失散的罗湘涛、李桂英、胡金奎等新四军指战员,并将新四军干部叶进明未满月之子抚养至11岁。刘敬之抗日救国之举为民国太平县政府所不容,曾4次入狱,但他不畏强暴,大义凛然,与反动当局进行了针锋相对的斗争。民国34年(1945)10月,太平县政府又准备逮捕刘敬之。敬之闻讯,只身避居南京。民国35年(1946)4月26日,远在重庆的周恩来以航空信回复刘敬之,称赞他“历年正面强暴,义薄乡邻”,虽“四构囹圄,然犹持身不阿,未肯青黑随染”,勉励他“远瞩民主必胜之前途,续作仗义执言之努力。”

综上所述,在长达8年的抗日战争中,作为江南一隅、苏浙皖边区一部的皖南古徽州,最终完好保存,未惨遭日本侵华军铁蹄蹂躏,无疑是我党我军及苏浙皖千千万万爱国民众、爱国志士联合爱国侨胞努力践行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硕果。她是一朵盛开在皖南大地,坚持持久抗战并最终取得彻底胜利的瑰丽之花!https://mp.weixin.qq.com/s/DzaMlTQGq5FVXdvW5eKszg

本文话题: 徽州历史

相关文章
  • 徽州歙县南源土楼里的“鱼水”情

  • 徽州古道上的红色记忆

  • 明清文学中的徽州图景

  • 徽州是怎么变成黄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