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州秋日礼,满山板栗香

作者:小草英子 点击:2021-10-07 08:27:00

对于吃货来说,一年的秋色,就是从一颗板栗开始的...

秋风微凉,板栗陆续进入了成熟期。裹着海胆一样外壳的栗蒲,在树叶“沙沙”声中压弯了树干和枝桠,那是斑斓秋色里最清新的一景。

山多地少的老家,对板栗树的兴趣不大。觉得它既影响庄稼光照、通风,又争抢庄稼的水分、营养,能换取的经济收益又少,故而没有特意栽种、修剪,大多是自生自长。有那么几十株板栗树零零星星散落在大小山坡上。尽管数量不多,却都是有年头的大树。高大的树冠、粗壮的树干,在茂林中挺拔屹立,很有“遮天蔽日”的感觉。

入夏,一个个球状的栗蒲在绿色枝叶中躲躲藏藏,随风飘荡。待到秋高气爽时,栗蒲一天一个样地膨胀变大,惹的路人不自觉地抬头仰望,思量着何时能吃到板栗。中秋前后,栗蒲由青转黄,甚至自动爆裂,露出褐色的果实。一阵秋风秋雨袭过,板栗迫不及待地离开树的怀抱,或独自逃离动荡的枝头,或三两个牵着枝头的树叶一起落地。栗蒲在山坡上东摇西摆地滚动,有的顺势将杂草裹在身上,隐匿于草丛里,有的稳稳地落在树下,等待人们的捡拾。

栗子采摘季,村民们一有空闲就背着篮筐,沿着山间小道向板栗树迈进。谁个捡拾了多少栗子,哪个山头上的板栗熟了,哪棵树的板栗大而甜等等,成了人们茶余饭后聊天的主题。栗子的踪影在街头巷尾也随处可见。

这份栗树的馈赠,不光大人们感兴趣,孩子们更是期待。小伙伴们相约早睡早起,赶去捡拾夜间自然落下的板栗。不过,孩子们的早起总也比不上大人们的勤勉,常常是信心满满、睡眼惺忪地赶往树下,竟然所获无几。望着满树的栗蒲,心有不甘地祈祷着秋风来助力,那怕吹落几个也行。急性子的孩子,顺手捡几块小石头朝着树上的栗蒲扔去,还真有一两个栗子“啪”的一声,从树上落下来。那感觉像捡了宝贝似的。

手、脚、竿的“一摇二踹三竿打”,能收获更多板栗。

先用手使劲摇晃栗树,咧嘴的栗子自然落了下来;随后用脚踹树,成熟的板栗扑棱棱掉下来;再用竹竿横向挥扫那些坚守枝头的栗子。随着竹竿落下,枝叶间顿时响起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栗蒲携手叶子一股脑儿蹦下来。此刻得小心避让,若是猝不及防与栗蒲“亲密接触”,也真是提神醒脑了。当然,对于低枝上的栗蒲,也不必太费周章,只须小心地攀折其树枝,便可轻松获得。

栗子的外貌实在不敢恭维,乒乓球般大小,刺猬样的外壳,说是“战袍”也不为过。一不留神,那密密麻麻的刺针,会毫不留情地把手扎出血来。唯有穿长袖、长裤,戴手套,手握火钳的全副武装,才能手到拈来。明面上的板栗捡拾完毕,就找寻草丛里的藏匿者。一经发现,立刻收入囊中。运气好时,不长的时间里,可以捡到满满的一筐。

栗蒲很难对付,针尖儿似的刺常令人“望栗兴叹”。有经验的人们,穿上绿色“解放鞋”,反复揉踩圆滚滚的栗蒲,直至踩瘪了尖刺露出板栗。或将其摊晒在青石条上一两天时间,等其咧嘴露出棕褐色的坚果时,用脚轻轻一踩或用剪刀一挑,栗子乖乖滚出来。那一颗颗棕褐色的板栗,在阳光下油亮发光,捧一把在手心,好像闻到了清新的香气。

剥开褐色的板栗壳,去掉一层薄薄却不失坚实的膜,露出黄白色的栗肉。生吃,甜甜脆脆的爽,嚼起来还有一嘴儿绵绵润润的白乳汁;熟吃,鸡蛋黄似的面,又透着温婉的甜润和清香;若是将它放入菜篮悬挂在通风处,便成了“风栗子”。那味道更加瓷实、细腻有韧劲,也更甜。或者做成菜品“板栗烧鸡”、“板栗烧肉”,也是餐桌上一道极具风味的佳肴。还有一种奶油栗子粉的吃法,据说是一道高级西点。

对于吃货来说,一年的秋色,就是从一颗板栗开始的。过了白露,街角的炒栗香气扑鼻。卖栗者,手执长柄大铲,不停地在铁锅中翻转飞舞,诱惑着路人不由自主地来上几颗。剥一粒刚出锅的栗子送入嘴中,余香满口,回味无穷。它与成熟的秋天如影相随,无怪乎老舍先生认为,论样子,论味道,栗子蛮有势派儿。https://mp.weixin.qq.com/s/avisJedTMDZjp4pgPILGHw

本文话题:

相关文章
  • 徽州浇头面

  • 徽州的观音豆腐:一片树叶的传奇

  • 太平猴魁的定义与制作工艺标准

  • 扁形茶鼻祖:歙县大方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