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州古村】歙县小洲村:云卷云舒启后生

作者:江伟民 点击:2021-10-08 10:45:00

小洲张氏就迁自黄备,至今已有400多年历史...

走小洲:云卷云舒启后生

黄备村岭头鸡川之水,一半向西流向贤源河汇入浙江;另一半则东下小洲,经小川直入新安江。同为一注水流,却因流向不同,一支走了“冤枉”路,一支却走了捷径。

小洲原为一个乡的建制,新世纪初行政区域调整后并入小川乡。现小洲村由原小洲、春光二村合并而成,小洲居上游,春光居下游。从空中俯瞰,两村早已连成一片,不分你我。让人欣慰的是,两村合并之后,一直沿用“小洲”之名,保住了地名的完整性。若是非要斤斤计较,换上新的叫法,众人适应起来还要花上不少时间。

小洲与黄备地域接壤,历史上人际往来十分频繁。更准确地说,小洲张氏就迁自黄备,至今已有400多年历史。张氏迁小洲后,居住在上泽,也就是现在的小洲中心学校对岸。村中谚语称:先有上泽街,后有小洲村。意思是说,张氏在上泽一地,繁衍生息,人丁兴旺。相传上泽街上店铺林立,人来客往,经济十分繁华。而现在的上泽街,早已不复原有模样,成了一片田地。从繁华到落寞,可谓瞬息万变。随着时光的流逝,村人再谈及这一巨变,依旧心生敬畏。毕竟其中的教训足以让后世子孙警醒和汲取。

明万历年间,上泽张氏迁入之后,经百年发展,渐成村中望族,在官场商界均有倚仗,逐渐狂妄起来。相传有一官员途经小洲去往任上,过上泽街时,所骑之马拉下马粪。村人便拦住马头,不让通行,不仅要求官员把街巷打扫干净,还要求他脱下官服擦拭落了马粪的地面。官员人少势弱,只得服从,一一擦拭干净。到得任上立马上书朝廷,告了张氏御状。最后朝廷以“侮辱官员”之罪,抓了几个带头闹事的下了牢狱。没曾想,上泽街张氏的厄运还没有结束,不知是何缘故,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突如其来的一场大火把个上泽街烧得干干净净。好在村人大多逃过一劫,可财富尽都付之一炬。

上泽成了一代人的梦魇,自此不再住人,却为后世子孙留下了一个深刻的教训:做人过于狂妄,过于目中无人,即便再多的富贵,终究不能长久。

小洲张氏与黄备之间还有一个传说。相传黄备修建了一个“天官牌坊”,快完工的时候,最后的榫头总是落不下去。于是请来小洲族亲商议。小洲张氏到了黄备一看,所敬之“天官”为小洲人,黄备人如此“抢夺”功劳,怕是惹了天怨。可又一想,小洲之张,本迁自黄备,都是一个祖宗,何必泾渭分明?于是,答应黄备本家,回小洲做个天官牌坊的模型,小洲这边先下榫头,黄备再跟着下。就这样,黄备天官牌坊成功建成。由此可见,经过上泽一事后,小洲张氏懂得了谦和和礼让。万事万物,循环有序,云淡风轻,方能致远。自此后,小洲张氏克己复礼,仁义传家,后世人才辈出,重现祖上荣光。

说起春光村方氏的故事,也是一本厚厚的书。方氏迁入春光,至今已逾12代,200多年历史。小洲地处大山,出产的茶叶绿色生态,口感极佳。明清徽商鼎盛时期,这里也孕育出了不少茶商。杭州龙升号茶庄主人方万庆就是春光人,更是小洲徽商中的佼佼者。

方万庆为清嘉庆年间人士,长期在杭州茶庄坐镇,卖得最贵的茶叶,人称“十两银子一两茶”。方家的茶叶为什么卖得这么贵呢?在当地人的口中,方万庆之妻、人称“方庆孃”的女人,命相了不得。方庆孃的命相是“命打金玉䘵”,通俗的说法就是特别旺夫。方家的茶叶运出村子之前,方庆孃都要在每一只茶叶箱上坐一坐。坐过之后,茶叶不仅卖得快,价格还卖得好。没有经她坐过的茶叶,大多滞销,只能降价处理。相传有一年杭州瘟疫,方家茶叶一喝就能免除感染,一个店铺门口,人山人海,老板只能关了店铺,改从二楼窗户上销售。“银子上,茶叶下。先收钱,后出货,太红火了!那个时候,春光下村半个都是他家的地产、房产。”可谓风头一时无两。

方万庆发家之后,便寄回银两,让妻子盖房置业。农村人本来节俭,即便是招待手艺,也很少有猪肉,精肉就更加少了。万庆孃家好了不少,天天有肥肉上桌。时间一长,木工师傅还是有了怨怪。这么富有的人家,也这么吃小米吗?也太慢待手艺了!到了竖柱之时,手艺人有心加害,竖柱子的时候东西边换了位置。古人建房,竖柱上梁十分讲究。一般来说,东边为大,当竖粗一些的正柱;西边为小,竖次一些的偏柱。如果“大小不分”,则人家必败。

万庆孃并不知道手艺人动了手脚,依旧每天肥肉招待。待得房子落成,手艺人背起工具回乡时,万庆孃提了干粮和两个大竹筒来,竹筒里装了猪肉熬制的土酱。手艺人大多是外乡人,路上要走好几天,万庆孃不忍他们途中挨饥。行至中午,几个手艺人坐下吃干粮,发现酱里都是精肉,才知道误会了东家。领头的木工师傅连忙赶回方家,用斧头背在东边的柱子上敲了三下,一边敲一边说,“倒发三十年,顺发三十年”。算是为方家破了法,但是却也没能完全破了去。要是不破,方家必一直倒败下去。至此后,方家兴旺一代人,却又要停顿或受挫一阵子,再又接着兴旺。

方万庆后人方家驹,16岁当兵,参加过抗美援朝,供职上海警备区,后打成右派,又被平反。在村人眼中,这些成就与磨难,都是手艺人破法之后的结果。好在祖上积德,方氏一家人虽经风浪,却也平稳。

小洲历史上出过许多有名头的手艺人。村人张灶良,从事砖雕手艺,上世纪五十年代带着徽州工匠入京,参加人民大会堂的建设。张灶良成了村子的一张名片,成了徽州工匠的一张名片。今人徐清和、徐美君兄妹在村中建有黄山翠绿茶菊有限公司,研发黄山大叶种茶苗。这些茶苗不仅支援藏区群众登上了世界屋脊,还飘洋过海出售法国一家庄园。

小洲村还有一件称道之事。村中三个张姓男青年分别娶了越南媳妇,多年过去,过埠新娘人人学得一口流利的普通话,相夫教子家庭和美。

小洲地处小洲源源头,一条源的人都要经过小洲去往县城。王小公路开通后,更是成了交通要道。交通的便捷,带来了经济繁华;经济好了,拆改老宅建新房的事就多了,以致小洲整个村少有古宅,或许也是另一种遗憾了。

古人云,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古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作为土生土长的小洲后人,在讲述家族历史的时候,总结先人经验教训,知耻后勇,树立良好家风,做好礼义传承,自是当仁不让。在大家的努力下,一个新时代的小洲村,正撩开朦胧的面纱,以崭新的姿态,步入世人的眼帘。2021.9.26伟民于至简斋。https://mp.weixin.qq.com/s/chaV8wdwR5Xd0YavxBF63Q

本文话题: 徽州古村

相关文章
  • 【徽州古村】歙南昌溪双源村,攀天梯,

  • 【徽州古村】歙县长陔乡韶坑村

  • 徽州五渡:古宅成群却鲜有人知

  • 歙县古村大备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