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州古村柔川水口文脉长

作者:方仁淦 点击:2021-11-19 21:49:21

古韵悠悠,文脉深深。地户天门在,水口文脉广。地户格外靓,山坞旮旯秀。...

歙县中水南 —— 柔川

与湖田、中磅、居家坞、薛源、汪村毗邻。村东有日、月形山丘,西有狮、象喝形山崖,村南朝山似展翅之凤凰,“凤尾”落村中,西来薛溪在此打弯转向东南,北有大岭如牛形,作村之来龙,因以名村牛岭下,后人谐音雅化作柔岭下、柔川。

唐至清属孝女乡,明清并属三十六都四图。民国 21年(1932)属王村镇,24年后属薛阳镇,33年属三阳乡,35年复属薛阳镇。1950年 7月属薛阳区,1952年 6月属薛坑口乡、1956年 3月属坑口乡,1958年属漳潭人民公社,1961年属坑口人民公社,此后随公社体制改乡皆隶,是薛源行政村下辖的一个自然村,有 6个村民组,132户315人。

水口坝遍植樟、桂,建有文会庙、魁星楼,供奉魁星、二郎神等神像。牛岭脚下有牛眼泉,水清甘饴,旁有观音亭,供观音塑像,亭旁三座旌节牌坊并立。今存清代民居 20余幢,其中五房的六幢组合居宅,建筑面积 1200余平方米,门户巷道交错,砖木石雕精美,大厅梁柱为白果木,人称白果厅,厅前红豆树树冠如盖。

清顺治年间,进士张习孔官刑部郎中、山东督学,著有《大易辨志》、《檀弓问》、《贻清堂集》、《云谷卧余诗》;其子张潮康熙初年岁贡,文学家,官翰林院孔目,著有《虞初新志》20卷、《昭代丛书》150卷、《檀几丛书》50卷及《幽梦影》、《古文尤雅》等作品。民国音乐家张曙与聂耳被周恩来称为“文化战线上两员猛将”,创作歌曲 200多首,其中多为抗战歌曲。

元宵前后兴春社庙会祭祀,有花灯、舞龙、舞狮等配套活动,中秋前后演观音会戏,“唱灯棚”艺人班也参与演唱。村人办红白大事,兴召戏班入宅唱戏,昔有三户宅内建观戏楼,今存一座。(文:歙县志 /图:徽州三文鱼)https://www.sohu.com/a/142813425_177795

 

水口文脉长

传统古村落,柔川,住建部2016命名。古韵悠悠,文脉深深。地户天门在,水口文脉广。地户格外靓,山坞旮旯秀。

八卦日月形,柔川水口道。香樟桂子掩古庙,薛水柔山绕太清。青山村外合,潺流家里馨。

地户遗存深而美:薛坑桥,魁星楼,土地庙,菩萨殿,“峰回路转”碑,上渚墩,日月河,摩崖石刻,两古樟树,古桂花树,灵泉古井。各有传奇,各有故事。

薛坑桥,桥不大。

传奇兼神奇。水涨得再大,柔川村里的人家都有水了,老深了,薛坑桥水都没有漫过桥面过。而且,从来没有。这增加了薛坑桥的神秘。仿佛冥冥之中有神性。这桥也就有了灵性。有保村庄才气文气人气灵气的奥妙。古人做水口,就充分考虑到这一点。妙矣!其实是地势落差的缘故,看似平稳,到桥一代,落差还是有点大的。水流速快,故漫不过水面。

桥上有楼,魁星楼也。

是新近修葺的。古楼里有三眼神。据说有对联“三眼看尽天下事,一鞭惊醒世间人”,很有文化底蕴,也极有教化作用。柔川多耿直正直人士与三眼神的涵养儒雅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吧。桥,藏风聚水也。堪舆先生觉得不够,再造一楼,巍峨高耸,魁星,瞻宫折桂,功名传世。这既是风水需要,也是人文愿望憧憬。

薛坑桥边,魁星楼下,上渚墩弦,有碑刻“峰回路转”四个大字,让你不由得看看山、望望水,颇有山间遇醉翁欧阳修的感受,不觉吟起:峰回路转,有亭翼然跨越薛源河也……

桥楼左,渚墩也,上渚墩。

渚,水也;墩,土堆也。渚墩是柔川人年年清理河道,挖泥堆砂而成。据介绍,原来有大殿,里面有许多菩萨。文革毁。有上,就有下,构成两大砂堆,构成天然的鱼形八卦阴阳日月状。

有人说,是经过人工大规模改造成的。其实不是大规模改造,只是顺应山环水绕的形状加以充分利用改造的,这充分显示了柔川人的聪明机智,显示其出类拔萃的智慧和力量。因为山,在开马路之前一直插到土地庙的对面。水是从其环绕的沟涧中流出来的。村人利用沙堆,利用地理形势,顺势砌成S型,成为八卦状。而已。

桥楼右,土地庙。也是新修理的。土地神,据说还在铸造运送当中。

桥楼外,两棵挂牌200年樟。有四五人合抱之粗壮。当地长者说至少500年。我觉得也是。因为好粗大。枝繁叶茂的,因为光合作用的向光性,自然的向村庄里倾斜,好像天天都把瘴疠之气杜之村外,又时时送香馨给村民。

土地庙里边有桂花树,挂牌140年。

主干盘虬卧龙的,好像经历了很多坎坷和辛酸。最主要的传奇是不见其开花、却见其结果。今天我仔细看了是2021年10月30号,开花的。当地人告诉我,难得见到它开花,今年天气好,水分足,开了。并说我运气好。

只结果,不开花,或少开花,低调处事,不张扬,是柔川辛苦耕耘磨砺人才辈出的写照。

桂花树对面,现在在修建村史馆,据说过去是“会馆”,读书人聚会沙龙所在。文风昌盛,可见一斑。

桂花树上,古道之边,有“各宜恭敬”四个摩崖石刻。

高不超过两尺,宽七寸许。对摩崖石刻的理解,内容倒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山坞旮旯居然有摩崖石刻,这不是一般的附庸风雅,这是文化软实力厚重博大的缩影。我走过的村庄有不少,真还没碰到过小小不过千人的村庄有摩崖石刻。这令我对柔川村刮目相看。石崖不精美,石刻也不庞大,内容极具教化——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还有几处因风雨侵蚀,年代久远,不怎么认得出了。

心斋亭,名人介绍,是新造,古韵深,给人厚重人文底蕴感。

心斋亭上,有灵泉古井。碑刻“灵泉古井”熠熠生辉。清末秀才张庆文的泉内题诗“家住柔川水笕头灵泉漱石岁长留。昔人对岸来题字,甘美清凉活万秋”,让古泉多了点诗意和灵气。据说,喝这泉水甘甜,能治病,人长寿。

小柔川,大地户。文化深,底蕴厚。乃深山瑰宝。也是徽州古村落的瑰宝。https://mp.weixin.qq.com/s/DAoZUQ-kmjbvWJO-Wn7N4Q

本文话题: 徽州古村

相关文章
  • 金锅岭村:金锅不知何处去,留得金凼空

  • 【徽州古村】狮石:徽州天路精华

  • 徽州白石源的秋天

  • 【徽州古村】昌溪密川:方氏族人避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