邂逅徽州溪头竹岭

作者:方仁淦 点击:2022-01-09 16:15:03

听着山中鸟儿们的歌唱,呼吸充满乡土的空气,坐在翼然之亭喝茶休憩,真是意外得来的享受...

菊花烂漫时节的某一天,暮色昏暗着阴沉而来,我们还是奔波的兴致不减。把玩了木岭,看到对面水泥路面一路向上,斗折蛇行,两三个往上往上的岔路口,给人又高又险又奇的惊险和刺激。就跟朋友说,来一趟不容易,还是去走走吧。朋友说那边是竹岭。

下沟,曲折萦绕,上坡。沿着高高的山爬坡,水泥路面光滑锃亮,依然让人憧憬,愈爬愈陡让人惊险,激动中带点担忧。看着空中明灭不定的星星,惊异那“爬过一山又一峦,见多绿竹和土房”的惊喜。惊异于勤劳的山民来到这大山深处,开荒、辟地,建园,在深山高处陡坡茂林修竹之旮旯,披荆斩棘生生不息。

高山环绕泉流潺潺,漫山遍垄的菊花铺天盖地浩大声势。让我们时刻满足和惊喜。

水泥路走完,就在一个小山坳,一边是土楼,一边是一棵老大的香榧树,估计有4、500年。因天快摸黑,就没有仔细看。下车休憩一下,拍个照。留个影,颇有“到此一游”的畅快,自带茶杯,喝口茶,呼吸一下新鲜的空气,准备打道回府。

朋友是准备继续往前走的,转过凹,继续爬坡,泥巴土路。我说,水泥路面没浇筑的,不安全,不要去冒险。朋友就说,好吧,以后再说。

突然,一个车子停下来,热情地跟我们讲,继续走啊,到我们村去喂。

我看看俩朋友,俩朋友看看我,仨人都有点儿摸不着头脑,好像都在问:和你熟吗?

——哦,不去了。前面的路危险。再说了。前面村庄又没有熟人朋友。天也快黑了。我们下次再来。

——不要紧,认识我就行了。

——哦,这路好危险。我们的司机不怎么敢开。

——路不敢开,就坐我们的车去,玩好再把你们送回来。你们再开车回去。

——开车的朋友说,这种路既然你们都敢开,我就敢开。

于是,我们就开车,跟到他们的车,晃晃荡荡到到竹岭。

蒙蒙细雨,笼笼夕烟(炊烟),漫漫菊香,好生欢喜。

路灯迷离朦胧下的竹岭,缥缈隐约,散发出高山村落的静谧。慢慢绕“芳羽凉亭”走一遭。才知道这就是多耳家庭农场,好熟悉的名字,好亲切的面孔,原来叫我们来的就是巾帼企业家致富女能手经常在歙县电视台露脸的汪大姐!

吃饭时,我们听了红色故事,这里是徽州歙县的溪头深山区,是皖南革命的摇蓝。这里曾是皖南地委、中共泾旌太县委所在地,是皖南游击战的指挥中心。这里的山山水水、一草一木,都记录了革命先烈们在这里革命生活的足迹,可歌可泣的革命事迹和战斗故事,仍在这里传颂。“云上竹岭,革命摇蓝”,让我们对竹岭多了一分崇敬。

还有许多旗帜挂墙上,叙说许许多多户外运动爱好者,来到这里探险、摄影、观光、写生。

红色绿色暖色的竹岭,让我心生欢喜。

我,只是一个过客。听着山中鸟儿们的歌唱,呼吸充满乡土的空气,坐在翼然之亭喝茶休憩,真是意外得来的享受。

世界很小,邂逅竹岭,邂逅汪多耳,邂逅多耳家庭农场。

尽管已经过去快两个月了,偶尔想起,总有一股暖流涌动在心头。https://mp.weixin.qq.com/s/X6lSaeUG3B5FSjbwLKmr7w

本文话题: 徽州高山村

相关文章
  • 徽州三阳高山“天火烧尖”映山红四月惊

  • 徽州歙县石潭北山村

  • 徽州武阳蜘蛛肚高山土楼村:高山又临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