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州腊八:“千日砍柴,不够一餐腊八粥”

作者:小草英子 点击:2022-01-11 16:21:15

腊八粥在徽州是不寻常之佳肴,蕴含着增福添寿的寓意,人人都爱吃,人人都必吃...

时光荏苒,日子在指间悄然滑落,昨年腊八粥的味道仿佛还在嘴边,今年腊八节又站在了眼前。有米有豆,有瓜有果,或甜或咸,老少皆宜的腊八粥,炎黄子孙都在煮,热气腾腾,年味满锅。那“咕嘟咕嘟”的翻滚声,使九州大地的寒冬变得温暖和幸福。

腊八节始于宋代,南宋吴自牧在《梦梁录》中述:“八日,寺院谓之‘腊八’。大刹寺等俱设五味粥,名曰腊八粥”。显而易见腊八节在当时已成习俗,上至朝廷、官府下到寺院、百姓,每逢腊月初八煮“腊八粥”已蔚然成风。腊八节的由来众说纷云,既是佛教的“佛祖成道纪念日”,又是民间祭祀祖先和神灵的日子,还与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扯上了关系。不论由何而来,无不让人感受到饮食文化的传承。

腊八粥在徽州是不寻常之佳肴,蕴含着增福添寿的寓意,人人都爱吃,人人都必吃。即使婴幼儿,父母也会将蘸过腊八粥的筷子头,给孩子吮吮,祈求安康。腊八节有“谁家的烟囱先冒烟,谁家的粮食堆成尖”的民谚,因而徽州的主妇们从头天下午就忙碌起来。她们淘大米、玉米、花生米,洗南瓜干、豆角干,泡黄豆、绿豆、红豆、板栗和红枣,为的是腊八粥口感更好。节日当天,家家起五更把这些五谷杂粮和菜干一起下锅用温火慢慢熬,等候着腊八粥的开锅,欣赏着这豆那豆在锅中碰撞、翻腾、黏稠,直至蒸汽含香。

徽州民间“千日砍柴,不够一餐腊八粥”,透着“熬”制腊八粥的与众不同。待到那特有的清香,从锅盖的缝隙间四溢开来,打盹的小花猫也寻香而来凑着热闹。锅中“咕嘟咕嘟”的沸腾声,更是令人垂涎欲滴。

揭开锅盖,先盛上一大碗腊八粥,端到堂前的八仙桌上敬祖祭神,祈求来年安康吉祥,再盛满几大碗,分送给邻里乡亲品尝,最后才是家人享用。

腊八粥吃时不能猴急,须用筷子从最上面夹起各种菜干或豆类慢慢吃进嘴里。这可不是矫情,实在太烫,且每一口都是香甜软糯、唇齿留香,值得细细品尝。栗子已稀烂到不成形,各种豆儿吃来已是面了,还有甜甜的红枣和各式各样的干菜,真是舌尖上的盛宴。邻里间互送的腊八粥食材略有不同,味道各有千秋,但那份浓浓的乡情,那份幸福的感觉却是相同。乡村空气中氤氲着浓郁的粥香,如同刚启封的陈年老酒让人陶醉,令人神往。

寒冬腊月喝上一碗热腾腾的腊八粥,不仅温暖到心窝,还有“年”的脚步临近的喜悦,很受人们的喜爱。历史上文人墨客争相咏颂,留下了不少脍炙人口的腊八节名篇佳作。

陆游有诗曰:“腊月风和意已春,时因散策过吾邻。草烟漠漠柴门里,牛迹重重野水滨。多病所须惟药物,差科未动是闲人。今朝佛粥交相馈,更觉江村节物新。”诗中道出了岁时、人情、美景共筑的腊八景象。沈从文在《腊八粥》中写道:闻到香味,就得咽三口以上的唾沫;老舍在《北京的春节》一文中这样描述:粥里有各种豆,像“农业展览会”;冰心在《腊八粥》一文中详细生动地描绘了煮腊八粥的情节,蕴含对母亲最深的怀念。腊八节的内涵,在梁实秋笔下是祈求团圆的心愿,他在《粥》中写道:祈求团圆,家家熬粥送亲友。

腊八节,不仅仅是一碗粥,还是岁月的温暖,更有儿时盼年的欢喜。现在几乎没几个年轻人记得“腊八节”,即使在日历上见到,也只是脑海中一闪而过,很少有费心劳神煮腊八粥了。“过了腊八就是年”,如今虽少了儿时的期盼,那纯纯的粥香却一直牵动我的味蕾。我想依旧用柴火和大铁锅,依旧文火慢炖,在心里熬一锅腊八粥,尽量原汁原味,尽可能香甜可口……愿年年有人与你立黄昏,有人问你粥可温。https://mp.weixin.qq.com/s/KwrBVvnouvFbgnfEzAr1_w

本文话题:

相关文章
  • 别样祭灶官川坑

  • 徽州年:喝猪血汤

  • 从徽州太平永丰岭下的牌坊说起

  • 冬来菊花开,母亲喊我去摘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