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州古村】歙县大洲源里的井潭村

作者:凌衍 点击:2022-01-23 11:15:22

南宋绍兴四年,这位卖货郎(也就是井潭村邵氏始祖百二公),迁居井潭安家立业...

歙南大洲源河的上游分成大源河和小源河,在小源河畔有一个景色怡人且充满故事的传统村落——井潭村。她虽然没有徽州其他村落声名远播,也没有粉墙黛瓦的徽派古建筑群,但却继承了徽州古村落的绝佳生态环境。

小源河穿村而过,水尤清冽,能看见寸长的鱼儿游动。河两旁用大石块堆砌成护岸堤坝,像是个括号,括住一池碧水。村口处河边有一块巨大的长方形青石条伸入小河中央,搭成水埠,方便两岸村民人员往来、农业生产和物资运输。小河两岸,山间云雾缭绕,层层峦峦,有炊烟缭绕升起似仙境一般,恍然间以为自己置身在缥缈峰中,确实有几分“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的意境。

 

历史篇

据史料记载,井潭已有九百年历史,村名的由来也颇具历史渊源。《歙县地名志》中记载:“小源河有深潭如井,故名井潭。”事实上却是因小源河河道弯弯,水流湍急,井潭村的先辈在河上建造了一座座水碓,筑起了一道道水坝,形成了许多水潭,有名的、没名的、浅的、深的,难以胜数。同时村中又凿了好几眼供村人饮用的水井,以此村庄名为“井潭”,方显确切。

井潭村起源与发展却是在南宋时期,一个姓邵的卖货郎(古时挑着日用百货走村串寨从事买卖的)常来井潭这一带,久而久之,感觉这个地方很奇特。村庄三面被一座形似荷叶的山峦环抱着,一面临河。村中又有一座形如金龟的山丘,房屋围绕龟山呈环形而建。村外一座象鼻山,一座狮头山隔河相对,把守水口。不走近村边,看不见村庄,这便是井潭村“荷叶盖金龟”的由来。

卖货郎惊叹,好一块风水宝地。于是在南宋绍兴四年,这位卖货郎(也就是井潭村邵氏始祖百二公),迁居井潭安家立业。邵氏家族迁来井潭后,发展迅速,人丁兴旺,很快逾三百户,过千人,井潭这块弹丸之地已难以容纳众多后代子孙。百二公的第三代两个分支迁往绩溪佛岭,佛岭村邵氏今天已有三千余人口,之后又有迁往上朱村以及昌溪乡的石头谠和后山坦村开枝散叶。

村中老一辈人还有另一种流传下来的说法:昔年,岳王巡山,但见井潭上空吞云吐雾,青烟缭绕,似有异象,隐约似有神龟出没。岳王手疾眼快,挥刀斩去,神龟毙命,化为龟山。岳王又嘱村里人凿四塘三井镇之,之后,井潭村山川得安,五谷丰登,六畜兴旺,人杰地灵,士官商绅辈出,远近闻名,在当时曾有“有井潭无岔口”之说。

 

人文篇

有子曰:“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孝弟也者,其为仁之本与!”祠堂浇灌家族的根,浇灌祖宗,礼敬天地。井潭村当然也少不了祠堂的文化,村中有近十个祠堂:仙贵堂、怡善堂、乐善堂、太和堂........现存比较完好的只有怡善堂和太和堂。

仙贵堂是井潭邵氏总祠,是整个邵氏最好的祠堂。古时,邵氏的重要活动都在总祠举行,迁往外地的邵氏子孙也得有代表参与活动。村中“仙贵堂”气势非同一般,祠堂前面墙头是飞檐大门,有正门和侧门,大门正门两边有圆形的旗杆石凳,大厅八根柏木柱一人双手不能合抱。采用三道阶梯,三进两边直通的结构,还有过路之人“文官下轿,武官下马”之说。

除却文化传承外,村里的先辈还酷爱习武,古时候村里人要去旌德、绩溪买米,去淳安买食盐和日用品,走的都是偏僻山路,路途中常遭歹人抢劫,迫使村里男人学武用以防护。尤其擅长练棍棒功,因为旧时挑担用来柱着歇气的担柱就是武器。有的人家,担柱很有讲究的。不是我们现在看到的样子,它是用硬实木做的,上头扁宽,下头有铁箍镶嵌,一个担柱能施展两种功夫,遇上歹徒,先用上头挑歹徒的裆部,将其挑翻在地,然后用镶有铁头的下头猛砸,歹徒不死也会失去反抗能力。而这种担柱功只能用板凳来破解。不管是担柱功还是板凳功,都必须练好站桩和臂力,后来生活条件越来越好,年轻人都认为练功习武又苦又累,没人再练,这些武功也就失传了。

传说村中有位被称叫“苞芦强盗”的,轻功十分了得。此人原本是上天派来辅佐皇帝的,皇帝沦为乞丐,他也沦为所谓的“苞芦强盗”了。一旦早上无粮做饭,他便把两个斗笠夹在腋下,形同翅膀,腾空飞起,不一会就从几十里路以外的正口码头带来粮食给家人做早饭。而且村里现在七八十岁的老人,听说还有见过长辈的武功。

 

地理篇

徽州人深埋着对风水的畏惧和敬仰,大到村落规划,小到一门一窗朝向,择偶看八字,出门翻黄历,建房、搬迁、修坟都要挑吉日、选吉时,徽州无处不隐藏着风水。风水禁忌颇多,一不小心就有触禁的危险,久而久之,村庄的兴旺衰败,家族的运势起伏都会打上与风水有关的标签。

而随着岁月流逝,井潭村发展一日不如一日,村里有名望的族长请了地理先生来观测风水。不知地理先生出于什么目的,登上荷叶山观望一番,说是神龟作祟,手杖一指,让村里人在指定方位打四口塘,凿三眼井,钉住神龟。四口塘、三眼井建成后,据说村前伸往小源河里形似龟头的嘴里流出了鲜红的血,染红了河水。说来也真是蹊跷,七十年代井潭四队将龟背平整为晒场时,挖出来的泥土石块大都呈红色。

四口塘、三眼井,并没给井潭人带来好运,但给井潭村增添了景致。四口塘有的石栏围绕,有的塘边垂柳婀娜,塘中水里锦鲤自由自在地游玩。塘边有石凳,夏日可让人们歇晌乘凉,冬天晒太阳,好不惬意,三眼井的水常年不干,冬暖夏凉,为村人用水提供了方便。

村西还有一座单拱石拱桥,青石砌成,高五丈,长十丈,宽一丈又五,桥下有潭,潭深有鱼,种类多,霞飞之时常有村里人前来凭桥观鱼,故名“观鱼桥”。砌桥用的青石,质地坚硬,颜色清亮,是井潭村独有,被誉为“井潭青”,据说屯溪老大桥“镇海桥”的桥面,就是用“井潭青”的石板铺的。

“观鱼桥”横跨小源河,是井潭人外出的必经通道,流经井潭村的小源河上,先辈们建立了四座水碓,五道水坝,水流冲动水轮,带动石磨的吱呀声,水坝流水的哗哗声,让人叹为观止,留恋不已。

到过井潭的人,都会觉得井潭村房屋的建造布局与众不同,都是围着龟山而建,呈环形,高低落差有几十米,虽没有古典徽派建筑的粉墙黛瓦,但在街道巷弄铺的全是青石,村里一条环形主街道,一条条大大小小的巷弄无规律的延伸开来,“狗吠深巷中,鸡鸣桑树颠。”是最为真实的写照。不熟悉村里房屋结构布局的人,进入村里,七拐八绕就很难找到原路出村,人们就称井潭村为“井潭弄”。

 

习俗篇

 村里每逢春节,家家户户都会包许多粽子,正月客人来了,首先端上热乎乎的粽子招待客人,客人回去还会送几个粽子,这个习俗一直流传至今。

在旧时,村里还有每年一次的祭祀活动,祭祀是在农历八月份,故称八月祀,活动隆重,还要请戏班来演大戏。祠堂前有一座戏楼,戏楼有两层,第一层分前后台,两边有厢房,每当村里有庆典活动,都会请来戏班,在戏楼上演出。村里也有自己的戏班,“桃园结义”、“穆桂英挂帅”、“借东风”、“满春园”是常演不衰的传统节目。解放后还曾多次演出,老戏班里有些演员,文革时在村毛泽东思想宣传队曾担任现代革命京剧样板戏里的主角,琴师、司鼓都是以老带新,由于有老辈的精湛演技,当年,井潭演出的京剧样板戏红遍了十里八乡,足迹踏遍了大洲源,还应邀去昌溪乡、石潭乡、唐里乡的一些山村演出,深受赞誉。同时每年大年三十,每个祠堂的男人都要在所属的祠堂守岁,而如今随着祠堂的毁坏,这些亦不复存在了。

除此之外,井潭还有一种独特的丧葬习俗。历史上有一段时间丧葬时采用直葬,即挖一个很窄的竖坑,把棺材头朝上脚朝下竖着放下去。据说是因为这里风水好,寸土寸金,所以尽量以少占地为宜。在程朱理学盛行的徽州,旧的丧葬之事,的确是不同一般。人们对死的重视,由各种丧葬方式可窥一斑。

时光荏苒,时代变迁,井潭这个充满传奇色彩的传统村落,受到岁月的侵蚀,加上保护意识的淡薄,人为的损坏,已失去了昔日景色怡人的风采。荷叶山还环抱着古老的村庄,但村中老房老祠堂大部分已是断墙残痕,只住着几十位老人。小源河仍在不停地流淌,但那一道道石坝,一座座水碓,大洲源里唯一的单拱石桥也不见了踪迹。“望天堂”、“龟嘴潭”、“六人潭”、“石桥外”等一些古地名、潭名人们还在叫着,“井潭青”青石采石场仍在等待有识之士开采利用,遭遗弃的两口水塘和两眼水井盼着再为村人服务。

“君自故乡来,应知故乡事。来日绮窗前,寒梅著花未?”每次回家,我都会感受到熟悉的面孔逐渐消失,活泼可爱的孩童逐渐增多。看着他们用好奇的眼光打量我,我就知道:生我养我的家乡,现在我已经成为你的客人了。     

“唯有村前小源水,春风不改旧时波。”现如今的井潭村被定为省级传统古村落,有朝一日这个充满传奇色彩的古村落还能重换光彩吗?

本文话题: 徽州古村

相关文章
  • 【徽州古村】官船坑:山沟里的村庄

  • 古风桃源碣头村

  • 【徽州古村】崇文尚武之徽州金前村

  • 金锅岭村:金锅不知何处去,留得金凼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