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梁歙州 万国来求

作者:陈发祥 点击:2022-05-05 20:36:53

一条古道,犹如苍龙出海,游走于岭间,“七上八下”,九转十八弯。...

祁门县城东北四十里外的大坦乡燕窝里村,是徽菜名品臭鳜鱼的诞生地,黟县、祁门、石台、太平四县交界处。村北大洪岭上,苍山茫茫、云水汤汤。

明万历始,一条古道,犹如苍龙出海,游走于岭间,“七上八下”,九转十八弯。农历四月初,盛放的野生杜鹃,将三华里的青石板道,簇拥成狭窄而悠长的花径。徒步其中,花随人行,春风中摇动的各色花瓣,触了鼻尖,醉了心田。

大洪岭头,一湾泉水,游游地穿过古茶园,飞瀑跌宕而下,聚集成潭,此为阊江之源也。清明时分,乾坤朗朗,初春的嫩芽,从采茶女的葱指间,不经意地滑落于溪水中,沉沉浮浮,随流势别离了大洪岭,穿祁山而至梅城西南之阊门。此地高大危岩夹岸如门,水流湍急,礁石中柱,江水鱼贯而入,故曰阊门。徽州之茶出阊江至饶州乐安河,与景德镇的瓷器,汇成“雪白青翠之色、流光兰香之韵”,共谱“浮梁歙州,万国来求”的盛景。

明隆庆开海禁,茶叶运输仅限于内河。鄱阳湖中,天际云水间,千帆竞渡,舟来楫往,熙熙攘攘。商船南下东去,云集诸多口岸出境。至清乾隆年间,中国因瓷茶而成了世界的白银帝国。

商人们逆赣江南下,过南昌、吉安、赣州至南岭脚下,弃船登岸,翻过三十华里的梅关古道,越大昱岭而达广东南雄,再由北江登舟,经韶关、清远,一路顺流至三水。三水者,东江、西江、北江合流也,此乃珠江之始。广州,珠江入海口,江海之间,瓷茶自“十三行”而行销全球,此为新安商人“飘南洋”的百年商程。瓷与茶的相遇,在欧洲,成就了英国皇室悠闲而尊贵的“下午茶”;在波士顿,点燃了独立的美利坚合众国;在阿拉伯,引发了无数次硝烟弥漫。

云帆远扬,八百里洞庭,石钟山下,“江湖之间”入大江。沿长江东去,可至富庶的江南,经十里洋场的上海,贸易天下。从汉口中转,西行荆楚,北去燕赵,西北至恰克图,行销黄土高原、大漠戈壁、极寒之地。自瓜州入大运河,成就“十里春风扬州路”。晋商、徽商乃至江右商帮,盎然崛起于山水之中,长袖善舞于觥筹之间。

深秋的瑶里古镇,静静地躺在瑶河的臂弯中,传续着近千年的窑火。此地北上十公里,便是皖赣边界的休宁县鹤城乡右龙岭。浩大而幽深的右龙谷地中,茶花盛开,红豆杉成林,八百亩茶园烟雨氤氲。南去三华里,东埠古码头,曾经是明清的瓷土装船之地。水街的东头,依然耸立着清乾隆四十五年,浮梁县署所刻的《东埠街码头瓷土装运告示》。宽阔的河面,一条古道穿过东埠石桥伸入高岭。岭头的矿坑里,沉封着一千年前中国瓷器冠绝全球的秘密,地质学一个专业名词因中国一个深山中的小村落而诞生:KAOLIN。

高岭村头,两棵一千五百年树龄的古樟树,盘根错节,犹如壮汉的筋脉一般,鼓胀于大地。此村因瓷而兴,村中之姓,北宋景德年间为刘、王,此后,徽州移民以数百年为计,蚂蚁搬家一般,呼朋唤友,徐徐而来,生根发芽,繁盛于此,曰汪、胡、程、黄。村后高山之围,徽饶古道之畔,丰饶谷地之中,有一大湖,景致优美,名曰:汪湖。

瓷茶之道,发脉于徽州、浮梁群山之中,蔓延于九州大地,流变于泉州、广州、上海乃至汉口,以船为马、云帆沧海,千年以来,延伸至海外的每一个角落,以二重奏的方式,高歌同一曲音符,它的曲名叫“CHINA”。https://mp.weixin.qq.com/s/VxSjEEERlUIpgyZP2vLTuw

本文话题:

相关文章
  • 徽州摘茶凳

  • 千年之坟,未动一抷:公元2019年,明经

  • 那街那人那些旧年画

  • 1949年徽州歙县解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