歙县坝坑曾是徽州最有文化的山庄

作者:吴善槐 点击:2022-05-16 09:03:00

在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当时只有十七户的山庄——坝坑村,有一座全日制完全小学...

在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当时只有十七户的山庄——坝坑村,有一座全日制完全小学,这在徽州甚至国内,虽不能说是绝无仅有,但可以说极为少见。

全日制完全小学,是指从小学一年级到六年级,上个世纪五十年代之前,一般山庄,有一所初级小学就不错了,要读五年级就要去乡里或大村庄了。坝坑这所全日制完全小学,原名詠钟小学,是吴大林一人出资兴办。吴大林,字詠钟。在四十年代,詠钟小学又称歙县石潭乡中心小学;学校在霞坑还买了四十多亩校田,所收租粮作为办校经费。

上图是当时詠钟小学的主要教学大楼,称大五间,高四层,原门窗上铁栏栅,外型有民国初年上海外滩建筑风格,五八年被拆掉炼钢用,并用木杆撑住,此屋2016年夏倒塌。另在大五间边还有一幢三层小五间,也为教学楼。小五间边有一水泥平台,上面有十几个灶台,是学生中午热饭之处。

学校设有六个年级,一至四年级学生主要是坝坑、坝坑头、大源三个小村,学生也就二十来个,是大单班。五年级、六年级各一个班,除本村学生外,大部份为附近村庄,如河政、南村、西村、富坑、水南等。学生最多时可达百人以上,学校不收学费,但伙食需自理,附近十里之内学生每天走读,远处的学生寄住在各家,所以各家都有外地学生来搭伙寄住。

学校开办时间应该在1936年前后,我父亲1919年出生,1932年十三岁去苏州学生意,1936年又回坝坑继续读书,詠钟小学停办于1950年。

当时学校有六七个教师,现在所知姓名有如下几位:大洲源人方高本、卫山铺凌灶坚、七亩丘姚国强、西村洪中和,还有本坝坑吴维明教体育,石潭在川村吴承恒,女老师吴婉华,昌溪人,教音乐。

当时学校还有一台风琴,五十年代还可以弹。1950年学校停办,学校的大部份桌、凳搬往石潭小学,并要关闭坝坑小学,这时全村村民反对,才留下十几张桌、凳,作为水塘坞小学坝坑分部,坝坑村保住了小学,属于石潭学区,1957年后成立霞坑公社,坝坑划到霞坑大队,恢复了坝坑小学名称,并划规属霞坑学区,直至二十一世纪初坝坑小学关闭。

 

坝坑是当时徽州最有文化的山庄

由于吴大林在坝坑成功创办了全日制完全小学——詠钟小学,子弟读书不交学费,最得利的当然是坝坑本村的农家子弟。在坝坑村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达到入学年令的男性村民中,18人达小学四年级文化水平,会写会算的16人为88.9%,达小学六年级毕业11人为61%,达初中毕业3人,16.6%。18人中文肓仅2人,占11.1%,这在全县甚至全国绝无仅有,可谓徽州最有文化的山庄。具体名单看下表。

解放以后,坝坑村民更加重视子弟的文化教育,不仅较早地普及了九年义务教育,还陆续培养了二十几名大学本科生丶硕士丶博士。坝坑籍后人中,复旦大学、上海交大丶哈工大博士各一名,武汉工业大学硕士一名。还有留学美国的博士、硕士各一名。在坝坑读完初小的吴善淦(已退休)和吴远根是国内著名学者,正教授职称。

从历史角度看,在徽州境内坝坑是一个非常神奇和一个有故事的古村落,有在国内外不多见的石头建筑,在地质条件非常恶劣的条件下建村400余年,没有发生过一次地质灾害,也没有发生过重大火灾等人为事故,为国家培养出一大批科技和人文人才,这些都值得后人去好好研究。

关于詠钟小学的历史,九十高龄的德善老人回忆如下:

詠钟小学五、六年级各有两个班,一个班有二三十人。老师有高本先(即方高本),教了十多年,卫山铺凌灶坚,七亩丘姚国强,西村洪中和,吴维明教体育,吴承恒等。

当时坝坑还以小学师生组织了兰球队,曾经打败过方氏真应庙队。

詠钟小学最多有二百多学生,最远的有水路朱家村(石潭吴姓居住地),附近富坑、岩山、鸟家坎、石潭九坑十八汰都有,不收学费,自备中饭。当时体罚学生开始打戒尺,后来不准打了,姚国強老师发明:骂人的在嘴上画红圈,打人的在手上画红圈。解放前坝坑女的就桂花(德善妹妹)念了书,其他女的没有读过书。

 

关于詠钟小学的历史,一九四三年出生于坝坑的吴善良老师回忆:

当时詠钟小学有以下几位老师,方高本、吴婉华、吴承恒、殷长春。

殷长春老师,大备坑人,他曾帮母亲写了不少信,母亲在世时,一次从县城开梓里车上偶遇,硬被母亲邀请,在我家吃过饭。殷老师母亲是唐辉司令干娘,称为革命老妈妈。一次唐辉带领近百人游击队在大备坑,老妈妈煮了一五桶锅粥给游击队当早饭,恰反动派追来,老妈妈急中生计将猪草放入锅内,当成煮猪食混过敌人的追杀,我在里方带学生从红军走过路去过她家。

我刚上小学还有外地人在坝坑读五六年级,本村开化,德善,茂法及外村人都同一教室。教师方高本,岔口洋角店人。高本老师姐姐嫁在河政,外孙与我聊过。高本先生他两个儿子也在坝坑上学,其中一个还健在。

四九年前,霞坑一带,有高小的,仅里方村、洪琴村有,里方是胡民生父亲办的,石潭的高小就是坝坑詠钟小学。四九年前从坝坑小学毕业,考入初中的坝坑村民有吴维民、吴顺涛二人进了徽州中学,即今休宁中学。吴承模考入师范,与方德生、潘华棠,汪春生等老师前后届。

我当时读的课本有三字经及历史书,好像低年级只有语文,没有算术,成天唱书。我在坝坑念了五年书,1954年与永文同去石潭念五年级,1956年与永文考取深渡中学,当时叫米丘林中学,1959年我考在屯高,永文考在歙县中学。

坝坑詠钟小学办公经费。

坝坑詠钟小学,为吴大林一人出资兴办,出资额是多少呢?歙县著名的历史学家张艳红女士为我提供了一份资料:

这份资料应该是近年编制的歙县教育史稿中的一段,资料中说明:石潭乡私立詠钟小学于民国32年创办时,该校校长吴詠中个人捐款三万元作为办学经费。其实民国32年,即一九四三年,詠钟小学已开办了好几年了,坝坑的几幢教学楼已经建好,吴大林已经在霞坑买田买地筹建中学了。

民国32年的三万元是多少呢?应该是三万银元,1995年版的歙县志资料:民国32年,全县财政收入210.9万元,也就是说,大林办的詠钟小学费用是当年财政收入的七十分之一,从一个县比,比例虽不高,但坝坑村当时不到100人,全县是350000人,坝坑村人口占全县3500分之一。

当时物价,民国8年上等地价每亩26银元,中等地价每亩15银元,下等地价每亩4银元,民国32年地价估计比民国8年地翻一倍,则上等地价为56银元计,三万银元可卖上等土地536亩。

吴大林为泳钟小学购买的田地在霞坑真应庙、上干、半源等地,均为上等好田,50年学校停办好,政府将收祖收入改为公粮,定额5600斤,1951年土改全部分给所

在地农民。收入为大米斤数计算

 

吴大林筹办霞坑中学经过

吴大林于上个世纪三十年代在坝坑村成功地创办石潭乡唯一的一所完全小学——詠钟小学,是一件很了不起的大事。接着他又开始筹办霞坑中学,并已经进行到实质性基建阶段,这在歙县教育史上是一件大事,虽然因历史原因,没有招生,但也值得记录下来。

吴大林筹办霞坑中学的计划,缘于詠钟小学的成功创办,以及他儿子顺涛和维明前往一百多里外的休宁中学读书的经历。根据县志记载,在1928年至1936年八年间,歙县无中学,抗战开始后的1937年至1949年间,在歙县陆续创办有多所临时中学,但都很短暂,在这种情况下,吴大林开始筹办霞坑中学。

明清至民国,徽商在外发财者多,他们在家乡大兴土木,营建了数不清的富丽堂皇的,时至今日还让徽州人感到自豪的徽州民居,留下了世界级、国家级、省级、市级的文化遗产。按财力,在二十年代起,吴大林就做猪生意发财,到抗战期间打通徽州--宁国--宜兴--苏杭贸易交通运输线,吴大林在苏州、上海菊花、茶叶供应量占有份额大增。

按理吴大林可以在坝坑、霞坑甚至上海、苏州营建高级住宅,但他除在坝坑建了一幢略高于村里他人水平的住宅外,没有在任何一地营建和购买自己住的房子。熟悉吴大林的人评价他:不赌、不好色,更不吸乌烟(当时坝坑的老人有一半抽乌烟)。三十年间,他主要的成就是:赚钱、买地,建坝坑,组织修桥铺路(霞坑至昌溪石板路及两座石桥)和办学校。

吴大林之所以要在霞坑而不是在当时的行政中心石潭办中学,一是他看中了霞坑的地理位置,一九三四年开通了途经霞坑的杭徽公路,便捷的公路运输,霞坑地势平坦,连同河政、半源、浩坑等附近村庄,有近千亩水田和平坦旱地,这个条件是石潭不具备的,于是到一九四九年前,他以个人和詠钟的名义拥有九十二亩田地,其中有七十几亩在霞坑及边上的村庄,这是他作为校田的物质基础。

根据1949年以前歙县中学教育历史记载,1940年霞坑曾有一年历史的私立青年中学,这也触动了吴大林在霞坑广置房产和宅基地,筹办霞坑中学的计划。他所购置的房产有老街上原合作社那一片和霞坑第三生产队近一半的宅基地,还有一幢近二十个房间的大房子,这些房产原来是“周某”老板所有,周老板是金村人,他的父亲清未就在霞坑创业,办起百货店等商业,据已故的吴明伙先生回忆:“我祖父大约是在辛亥革命(一九一一年)前后迁居霞坑,和一家本地的商店合资经营。但由于这家商店的少爷有不良嗜好,导致经营困难。祖父只好撤资,另觅新址,注册新号,谓之吴德大(茂记)。爷爷叫吴茂松。按辈份取的名字是吴绍椿”。

吴明伙先生回忆中的“周某”,由于吸食鸦片,没有精力维持产业了,从二十年代末到四十年代他的房产及土地基本上为吴大林收购,那幢近二十个房间的大房子是周老板的倉库和加工厂,在1958年,是霞坑第三、第四两个生产队的近四百人的大食堂,房间里还住了十几户人家。

吴大林的老街门面房,宅基地和那幢大房子,在霞坑村中段,有将近一万平方米的占地面积。即从公路北至老街一百余米,西至车站至老公社路,东至原老医院近七八十米,这些宅基地和房子,吴大林的打算是用来建设霞坑中学。

首栋教学楼的木结构房子屋架已竖好,就等封墙,如果有半年即可招生了,因历史变更而停。https://mp.weixin.qq.com/s/9INLxkFxt48WwGhGDviCTw

本文话题:

相关文章
  • 母亲对歙县小公共食堂时期的点滴回忆

  • 浮梁歙州 万国来求

  • 徽州摘茶凳

  • 千年之坟,未动一抷:公元2019年,明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