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州古道】休婺古道

作者:黄良顺 点击:2022-05-19 22:23:43

休婺古道穿越五龙山,连接休宁、婺源的众多跨境步道,将五龙山腹地星罗棋的大小村庄串在了一起...

休婺古道不是一条路,而是穿越五龙山,连接休宁、婺源的众多跨境步道,它们不仅是两县间官差商贾、士绅乡民往来的通道,也将五龙山腹地星罗棋的大小村庄串在了一起。

唐开元二十八年(公元740年),唐玄宗颁旨,析出休宁县回玉乡、乐平县怀金乡,新设婺源县,治于清华镇(公元901年迁紫阳镇至今)。五龙山古名回玉山,东起白际山脉,西接黄山余脉,因其山势磅礴,气脉贯注,五条主脊形似五龙逶迤,故名。五龙山脉盘踞休婺之间,绵延百余公里,将婺源阻隔在徽州这个独立地理单元之外。千百年来,他们以山中青石、竹木为材料,高则垒石为梯,低则架木为桥,巉则凿岩为栈,辟出十多条跨山越岭的山道,连接休婺两县,通达徽州各邑。

婺源北连休宁,其他三面接壤饶州诸县,因此休婺之间的古道也称“徽饶古道”。

—1—

休婺古道缘水而行,水到尽头处,路还在继续,继续翻越山岭,抵达山那边的饶河流域。从屯溪黎阳“三江口”上行,颜公溪是率水右岸第一条大支流,徽州府到婺源的古道沿颜公溪到山斗,过“五岭”,走江湾,沿段莘河至婺源紫阳。古时从山斗到江湾,肩挑背驮,起早摸黑,来回两天,给老辈休宁人留下了骨铭心的记忆。这一路弓腰磨脚的行程,当地人称之“江湾担”,也成了教育孩子的“反面教材”——不好好念书,挑“江湾担”去!

五岭古驿道从婺源江湾出发,分别为芙蓉岭(或谭公岭)、对镜岭、羊斗岭、塔岭、新岭,全程约四十公里,是目前徽州境内距离最长的一条青石古道。宋代以前,古道初由江湾中平村,经大畈村,越扶车岭,至休宁璜茅,基本为现公路路径。后有大畈人汪绍捐资另辟芙蓉岭至塔岭的步道,形成如今的“五岭”路径。明万历年间,婺源县令谭昌言捐俸筹资,另辟谭公岭,与芙蓉岭并存。现芙蓉岭、谭公岭、对镜岭、塔岭路段保存完好,尤其对镜岭段,其铺设路面的石材,来自附近的砚山村,与歙砚砚石同根同源。新岭几近荒废,北坡石阶路面残存,南坡修机耕路时已挖除。羊斗岭为“五岭”之中唯一凿通公路的山岭,古道仅存百余米。其他缘溪而行的古道基本被公路掩埋。

诗人方回写有《过芙蓉岭、对镜岭、羊斗岭、塔岭、新岭赋短歌五首》,他身处宋末元初之乱世,其节操为世人所不齿,晚年更是穷困潦倒,以至卖文为生,抑郁而终,唯其诗文流传甚广。这五首诗恰是其一生的感悟:芙蓉岭上,他写下“上如攀天下入井”,意气风发,跃然纸上;对镜岭上,他“第一岭望二三岭”,心中尚存期待;羊斗岭上,“羊化为石斗即休,两角蜗争何所求”,他似乎已有所醒悟,见风使舵,阿谀献媚,终为世人所讥;到了休婺界岭的塔岭头,他才知“世故人心千百岐,有生必死终无迹……不如有酒斟一杯”,是该放下一切名利恩怨了;过璜茅,上新岭,“岭头日日吹征尘,剩有新人无旧人”,他才真正意识到他的时代被抛被弃。

徽州古道就像一条河流一样,也是由沟沟涧涧汇聚而成的,每条主干道上同样连接着枝枝丫丫。古道逆流而上,过五城,沿阳台河而入,经茶口亭,跨五龙岭,可至婺源县段莘乡晓庄源头村。五龙岭古道大部分石阶路面尚存,但随着山中各村相继整体搬迁,古道荒芜已久,行走艰难。五龙岭下“七十二湾”路段,有两座单拱石桥——“永安桥”“长生桥”,或为徽州境内海拔最高的古石拱桥。其岭头的拱形路亭或是休宁境内最古老的拱亭(据不完全统计,休宁境内这样的拱亭仅两座,另一座在回岭上),其内嵌佛龛不仅供奉“泗洲大聖尊神”,还有“当方土地”及其它“列位神像”。遗憾的是拱顶镌有“步入烟霞”的石额移位已久,摇摇欲坠,拱洞内壁也已塌陷近半,估计离彻底垮塌已不远。

过山斗,沿燕源河而入,在河流尽头的汉公坑村,大燕岭、小燕岭古道分别起于村头和村尾,连接五龙山南麓的桐木汰(土太)、平坑、龙池汰、枣木汰、阳汰等十八个古村落,俗称婺源“溪头十八国”。“十八国”间曾有古道相连,“村村通”公路后,大部分已荒圮。据说这两条宽阔的青石古道是汉公坑村吴、俞两姓跨奢斗富的产物,因其起点、终点相连,而成休婺之间一处独特的“燕岭双飞”景观,为户外爱好者所青睐。

塔岭与羊斗岭间的“成安桥”是一处古代交通枢纽,左入东流岭古道,至大畈村,大部分路面尚存,通行顺畅,过岭后,古道基本荒废。右行至上溪头村,全程路况良好,其间的百丈冲瀑布高差数十米,喷珠溅玉,响声震谷,精彩至极。瀑布上方古道凿壁而成,并加护石板栏杆,为徽州境内鲜见。

—2—

沂源河是率水上游一条较大支流,新安江“一滩复一滩,三百六十滩”,到了溪口之上,率水河九九八十一道湾,仿佛一根随意丢弃在地上的绳子,跌落在群山缝隙间,溪口则成了新安江上游最重要的货运码头。古时婺源商人贩运货物北上,自紫阳、清华起,经沱川、浙源,过吊石岭或浙岭,入休宁板桥,在溪口转水路,沿率水河而下,经徽州府至杭、苏、沪等地。这条从婺源到休宁溪口的古道跨过吊石岭后一直在峡谷间穿行,平坦宽阔,水陆相接,应为古时婺北至徽州的货运主干道。从休宁徐源村至婺源白石坑村为古道枢纽路段,路面建造标准堪比“五岭”古道中的对镜岭段。吊石岭岭头是一处十字路口,古道右上可至高湖山,古有铁瓦禅林、高湖书院,高山出平湖,如今禅意依旧;左下可达虹关古村,明清以来,以虹关、岭脚为中心的婺源制墨业蓬勃发展,为徽州三大墨都之一。徽墨鼎盛时期,虹关村内墨肆林立,墨工云集,仅詹姓在外经营的墨铺就多达八十多家,一时婺墨名扬天下。如今虹关村内,依然保存了古法制墨的技艺和作坊。

繁荣的制墨产业无疑是婺北一带古道网络形成的经济基础,也成就了“条条官道通虹关”的古交通格局,觉岭、浙岭、门前岭古道均通达虹关,也成为徽州境内建造规格最高、保存最完好的古道群,为研究徽州古代交通网络及徽商流动路径提供了完整的标本。由于各条古道相连,不同组合适应不同需求的户外群体,因此吸引了省内外众多户外爱好者。

浙岭古道的宽阔规整为徽州古道之冠,足以八抬大轿通行,尤其登云桥至继志亭段,每块石阶凿得棱角分明,平整如砥,并以Z字形沿山盘折而上,接天连地,势如虬龙,俗称“十八拐”。詹天佑8岁时曾随祖父回乡祭祖,他主持设计的京张铁路,不知是否受到这些盘山蹬道的启发?当然“十八”仅是一个吉利数字,代表道路弯弯,山高路长,徽处万山之中,徽人外出无不翻山越岭,这些盘折在崇山峻岭中的青石古道,既是徽州先人开山凿路的智慧,也是徽州人命运的映照。巨商也好,鸿儒也罢,只有走过这些九曲十八弯的路,吃尽人间苦,流干身上汗,才能站在千米之巅,登高望远,俯瞰世间万象。

徽州古道三里一亭五里一庙,不同区域,路亭形制差异较大,如,绩溪境内为拱洞式倚路亭,祁门一带一般是穿心亭,其余基本是悬山式倚路亭。浙岭古道上的路亭堪称徽州古亭的典范,现存北坡的继志亭、南坡的燕窝亭、鼻孔粱亭以及岭头的同春亭,大致和祁门境内的穿心亭相似,但其建造规格和工艺堪称匠心之作,其墙体由一块块凿磨方正的青石垒砌,每层石块之间相互勾连,四面石墙连为整体,部分为双层石墙,且石墙自下而上略有收分,重心稳固,远望如空中碉楼一般。

觉岭古道有些荒芜,但其连接浙岭的重龙山古道,不仅路面整洁,石阶凿砌平整,经此道可达詹天佑祖籍地的庐坑村。庐坑詹氏祠堂里还保留着詹天佑当年赠送的消防水车。

回溪是率水右岸又一支流,位于颜公溪和沂源河之间,回岭古道连接回溪与婺源段莘乡裔村,经官坑岭、重龙岭古道,可与浙岭古道相连,也是虹关北上的通道之一,路面保存良好。从回溪村走贤源岭、木梨硔古道,与沂源河相连,朱元璋的谋臣朱升就出生在回溪的台子上村,这一流域的每条古道上都流传着朱元璋求贤朱升的故事。

—3—

平鼻岭古道是婺北进入休宁的又一通道,也是徽州至浮梁官道上的一条支线,古道上的石屋坑村曾是中共皖浙赣省委的驻地(1936年4月至1937年1月),也留下诸多红色革命遗迹。北面山脚的两块擎天巨石,一大一小,如卫士般耸立于古道两边,巍峨挺立,气势恢宏,几乎可成徽州古道的封面。

在休宁境内,还有至遂安(现淳安西部)的仰山、白际岭、连岭古道,至开化的马金岭古道,至浮梁的矶岭、碜岭、桃岭、桐子岭、右龙岭古道,至祁门的一心岭、牛角岭、驮树岭、胭脂岗古道,以及横江流域的诸多青石步道,但休婺之间的古道无疑是最具文化及旅游价值的。婺源脱徽入赣八十余年,其间虽短暂回皖两年,但已唤不回渐行渐远的徽味,如今能将其与徽州连在一起的,除了粉墙黛瓦马头墙这些外在徽州元素外,或许只有五龙山上这些石蹬道以及千百年沉淀下来的文化内涵。

文化是割不断的纽带,徽州古道是徽文化的重要载体。徽州十户之村不废诵读,即使偏居高山大岭之上的小小茶亭,也蕴藏着深厚的文化内涵,一块题额,凝聚一句文化经典,一副楹联,绽放一种生活哲学。浙岭头的万善庵有一副楹联,寓意深邃,耐人寻味:“为善者昌为善者不昌不是不昌祖有余荫荫尽自昌;为恶者灭为恶者不灭不是不灭祖有余德德尽自灭。”庵堂是修行之地,也是教化之所,祖上从善积德,自然荫护子孙。佛家讲究因果报应,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恶和善也是相通的,恶可用善去赎,善也会因恶而失。

回岭岭头的茶亭楹联颇有意思——“因甚的走忙忙,这等不乱心慌,毕竟负屈含冤,要往邑中伸曲直;倒不如且坐坐,自然神收怒息,宁可情容理让,请回宅上讲调好”,这与其说是一副对联,倒不如说是一段劝和词,徽州合和文化在这里展现得淋漓尽致。

在塔岭古道上,岭头曾有一块界碑(现藏婺源博物馆内),内镌“赣皖界碑”四个大字,右边并列刻着“皖省政府移交委员会、赣省政府移交委员会”,还有当时交接双方“王昭圣、谢尊喜、胡宝深”等五人名字,名下刻有“勘定”二字。左边落款“民国二十三年”(1934),即婺源首次划入江西管辖当年。据说碑中大小两个“赣”字,都有人为磨损的痕迹,应是之后十几年里婺源“回皖运动”的历史见证。https://mp.weixin.qq.com/s/tyqx8dKMhBSScxqu-wKIvQ

本文话题: 徽州古道

相关文章
  • 【徽州古道】木梨硔古道:通往云端的古

  • 【徽州古道】思贤岭古道:朱元璋求贤问

  • 【徽州古道】黄山天海古道:凿于明万历

  • 眉毛峰古道:发现失传已久的“黄山云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