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对歙县小公共食堂时期的点滴回忆

作者:潘明志 点击:2022-05-20 21:56:11

1958年10月,歙县实行人民公社化,1958年冬,歙县农村普遍创建公共食堂...

母亲叫余奕香,今年91岁。她对年轻时所经历的一些事,尤其是国家三年困难时期(1959—1961)吃小公共食堂阶段发生的一些事记忆犹新,时常对我们说起。

1958年10月,歙县实行人民公社化,农业生产上施行一套新的管理模式。主要特点是规模大、公有化程度高,实行供给制与工资制相结合的分配制度,组织军事化、行动战斗化、生活集体化。1958年冬,歙县农村普遍创建公共食堂,实行吃饭不要钱,因规模较大,后被称大食堂。1959年公共食堂调整,规模缩小,实行吃饭凭券(早、中、晚餐餐券)后,被称小公共食堂。

老家位居新安江畔、今新溪口乡驻地大坦后北面一高山台地,名安全村(俗称鸭子坑),是一个较大的自然村(片村),住有潘、凌、胡、姚4姓,近400人,被划为一个生产队4个生产小队,其中吃饭。

方面凌家生产小队、姚家生产小队同为一个食堂,称凌家公共食堂。期间的1959年冬至1960年夏末秋初,母亲曾在凌家公共食堂当过八九个月的炊事员。

与母亲一道在公共食堂做事的有五六人,其中食堂管理员1人,煮饭的2人,洗“菜"的2人,烧锅的1人。既分工负责,又互相监督。

母亲具体负责煮饭。那时粮荒严重,母亲记得1960年春荒,人均口粮每天仅2市两(县馆藏档案记载为2.08市两)。哪有米煮饭?在食堂吃饭的一百四五十口人,一天三餐都一个样,那就是各家各户捧着陶体钵头(那年月乡间用得起瓷缸者鲜见)、拿着餐券去打汤(早餐券给的汤最少,中餐券较晚餐券略多)。

汤里少许的精粮为小麦粉(连皮)、玉米粉(连皮)、米粉等,还有山芋和马铃薯粉(连皮)。捧在手里自己五官长什么模样完全看得真真切切;端着回家须小心翼翼,因走快了或脚底绊着石子,那汤就会晃荡出陶钵外……

饥饿难忍怎么办?生产小队每天就派三五成群的成年劳动力到处找代食品一一有寻野草野菜的,如黄茅根、野苎、红花草、棉花草之类;有挖植物块茎,如蕨根、葛根等回来洗淀粉的(淀粉作精粮使用);有采集各类树芽嫩叶的……

总之,只要被公认为无毒,看到什么就采挖什么,采挖了一茬又一茬,一时间乃至偌大的地域内竟看不到草青,见不到叶绿。采挖回来后,洗的洗,切的切。野草与树叶须切得很细很细,这样才容易煮烂,变成汤汁,供大家享用。

蕨根提完淀粉剩下残渣,经反复再捣,直至很细很细,有时用作煮汤,有时用作烙蕨渣饼一一那饼虽然难以呑咽,却不是人人都有资格享用一一只奖励给一些当天被评为生产标兵者。

在那样的特殊时期,有没有多吃多占者呢?母亲的回忆基本上是否定的。

一是在公共食堂做事的几个人,是经干部群众大会依照德行标准挑选出来的。多认为上级大领导,如毛主席都节衣缩食,与人民同甘共苦,要是那样做,就很没有面子。

二是在一起做事的人不少,眼睛多,要是那样做被发觉,处理起来一定很厉害。

三是惩戒严厉。如此前有位社员在找野菜时顺手掰了集体耕地里一个半成熟的玉米棒插在裤腰带上带回家,被人捡举,曾在社员大会上遭到“大辩论”(时盛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

但世上事错综复杂,万事万物有必然也有偶然。母亲讲有一次,与她搭档煮饭的那位女炊事员,趁人不注意,曾捏过一个小面团,用几层偌大的树叶裹牢,埋入刚出灶膛的炉火中。不久母亲闻到香气,用棍棒划开看,方知原委。那搭档红着脸轻声对母亲说,我俩相敬如宾,不把你当外人,等下我分一半给你。说时迟,那时快,不巧这时姚家生产小队有人进到厨房,搭档慌忙将面团塞进身旁的一菜橱昏暗角落。但还是很快引来了生产队长,一边用手摸,一边用鼻子闻,最终无果离去……因面团在姚家生产小队那人离开食堂后已被母亲转移……

1962年,歙县农村公共食堂全部解散。随着国民经济大刀阔斧调整,国民经济形势好转,农业生产回升,国家三年困难时期结束。https://mp.weixin.qq.com/s/u1PltuSgUXt_5B5qHt8KdQ

本文话题: 徽州历史

相关文章
  • 1949年徽州歙县解放

  • 古徽州越国公汪华

  • 【徽州人物】唐辉干娘松林嫂

  • 徽州东山篷上杜鹃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