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徽州五春:五亩桐子绕长湾

作者:江伟民 点击:2022-06-17 09:30:00

五亩桐子绕长湾,徒步上源看甲山。多少风云逐浪去,一泓清碧自潺潺。...

我们结束了英坑村的探访,沿锦川河西下十余里,邂逅了杞梓里镇五春村。五春村由长湾岭、五亩、桐子湾、甲山、上源五个自然村组成。五春村名是怎么来的?有人称,五春村由5个村组成,所以叫做五村,后雅化为五春。五春之得名果真如此吗?是为题记。

不得不承认,我们是带着疑问走进五春的。而之所以关注五春,全赖以这个叫“五春”的名字。

分布于锦川河上的系列村落,无论是中国传统村落英坑,还是更为偏僻的山腰村落瓦上、金竹,其名头都足够响亮。似乎驴友们也更愿意把它们作为探访的目的地。其实,这些入山探幽的足迹,都会经过五春,怎么就熟视无睹了呢?

之所以发出如斯感慨,是因为多版本的县志,还是一个互联网,都少有五春的记载。

在一个漫长的农耕社会,特别是在多山少地、几近无田的歙南地带,人们为了寻求更好发展,在家族人口不断壮大之时,不得不分出部分子侄四处拓荒。五春,正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发展而成的。

如此一来,或许今天的我们可以更好地理解,为什么交通更为方便、更接近昌源河主源的五春村,其建村历史才300来年。

五春村主要以方、吴、洪三姓为主干。村委会所在地的长湾岭,便是方氏祖居地。长湾岭方氏发端于杞梓里,后迁淳安梓桐源,又回迁金川仁合村石镜岭,其中一支又从石镜岭迁至长湾岭,繁衍生息至今。

长湾岭上人家依山而建,上世纪八十年代修建的公路穿村而过。我们了解到,方氏先人入驻之初,在岭下长湾建村,锦川水绕村而过,或因不时受到洪灾侵扰,后移居岭上。

长湾岭有一古道,可通英坑、直达淳安,现大抵废弃。在这条古道上,流传着一个有关金牛的传说。

相传有一卖油翁,挑着一担油从古道上经过,遇到一个人,牵着一头牛走过来。两人一见面,牵牛的人就要拿牛粪来换油。如此一来真让卖油翁一时无语,毫不犹豫地予以拒绝,殊不知牵牛者竟是一位仙人,仙人所称的牛粪竟是一堆金子。见其不肯相换,仙人用手沾了一些“牛粪”搁其扁担后头。卖油翁挑着挑着感到担子不相称起来。原本好好的,后头怎么突然间就重了呢?于是放下担子一看,扁担上赫然搁着一小块金子。正是这凭空出现的一小块金子,让一个担前后不称头了。

讲故事的村民叫方大楷,是村中有名的石匠,古稀年纪的人了,却是一身精瘦,干练。他是在接到村里的电话后,专门从工地上赶过来为我们介绍村落历史的。

方大楷带着我们来到了传说发生之地。他们口中的牛粪石,就是路中间的一块石头。此石原来的颜色、甚至形状,都极像牛粪,一块状若牛粪的金子。只是今天看来,已与一般石头无异。

自然,传说到这里还没有结束。猛然醒悟过来卖油翁,遂转回头追赶,只是人和牛一下子就闪进了石庙后山的石洞之中,除了留下四个蹄印外,再无痕迹可寻。

这一故事在长湾岭一传就传了300年。

300年里,人们不禁要问,要是再能引出金牛,不就有用不完的金子了?可引出金牛的条件,却是极为苛刻。一个条件是千年的稻草,另一个条件是丈二的黄茅。有此二物,或可引金牛重现。稻草搁个千年,或早已腐烂成泥;黄茅原本低矮,何有丈二之长?都是世间绝无之物,如此一来,也就断了大家念想。不过金牛的传说,还有一个亮丽的尾巴,以期佐证故事的真实。相传金牛隐身之后,山谷中时常冒出两股气,呈圆柱状,直冲云霄。村民口中的两股气,为金牛鼻中冒出。即便现在,如果运气足够好,在一个雨后的清晨,还能在群山密林中见到这一奇观。

长湾岭方氏一族,在老家杞梓里曾有一祠,上世纪七十年代拆除,材料用来盖了学校。此祠有一辈分联曰:观志承传敦大有,开基荫茂广成隆。当地方氏取名时,引联中辈分沿用至今。长湾岭有一方氏众屋,名五桂堂,历百年风雨,保存完好。

五桂堂前后两进,可见数块丈余石条,彰显着一个家族曾经的繁华。五桂堂原匾为县参议员所题,后遭窃。村人方大坤介绍,五桂堂前进,为两层建置,至今130多年,后来人口越发越多,住不下去了,又建了后进。后进为三层建置,至今已有90多年。两进共28个房间,至上世纪70年代末期,所有房间都有人居住。其后,众人外出建房各自安家。近20年来五桂堂已不住人,真正闲适起来。

历史上,方氏以经营茶叶为主,在杭州、苏州多有店铺。上世纪四十年代,方氏设于杭州的立大生茶庄、大隆茶行,生意红火。周边的岔口、武阳、苏村、磻溪、杞梓里等村落,都有村人在茶庄务工。

解放后,立大生茶庄、大隆茶行等商号店铺改制国有,成了杭州茶厂和苏州茶厂的前身。

长湾岭方氏传至“观”字辈时出了一豪杰妇人,那就是外屋人家的方观稳媳妇,当地人称“观稳孃”。相传方氏祖上一人去世,选好了墓地,杞梓里一王氏药商抬空棺争地,观稳孃只身前往省府安庆,历尽千辛万苦打赢了官司,为后人敬重。

由长湾岭入山5里,便是桐子湾,以吴氏为主干。桐子湾吴氏为“石潭吴”,由霞坑河政迁入。河政村处徽杭古道上,是出入徽杭的必经之地。吴氏人家为什么好好的地方不住了呢?

相传,河政吴氏传至天福公时,家底殷实。天福公识文断字,加之急公好义,时常出手相助村人。有一次,天福公为一村人打官司,足足花了两年时间,虽说官司打赢了,却把一个家当打空了。传至其子手上,已无寸地片瓦,只得弃家沿锦川水入山,来到了瓦上村结庐而居。到了年关,吴氏出山采办年货,回转至桐子湾时突遇大雪,深没膝盖,可谓寸步难行。实在无奈之下,只得暂栖路旁,等待雪化。如此一来,一家人竟连过年也不能在一起。

天福公的儿子一想,瓦上太偏,挑一担米都要两三天,遇到灾害天气更是行进艰难,不适合安居,便决定迁下山来。第二年一开春,一家人就回迁至桐子湾左近,拓荒种地。那时候,吴氏家中养了一条狗,天天陪着主人上山。进山之后,总是喜欢蹲在一块大石头下。有时候主人不上山了,狗依旧天天去,如此一来引起了天福公儿子的注意。他认为,这里极有可能是块风水宝地,于是在狗所蹲的大石头处建了房子。房子边上有一株一个人都抱不过来的桐子树,所处又在一个山湾之中,遂名村桐子湾。

吴氏入驻桐子湾后,经百余年休养生息,家族日益庞大,分为上五家与下五家,人口达数百人之众,上五家发展尤好。此时,上五家出了一个武将,名吴吉余,官至千总,人称吉余千总。因战功卓著,皇上授其一匾,便携匾回乡,造庙悬挂供奉,却因选址不慎,坏了风水,至家道败落。

原本吴家还想建个祠堂,已经备好用料,打好地基,开始封墙了,却因此变故,不得不把祠堂的材料卖给了林名川黄氏。桐子湾村民吴秉义相告,一个祠堂的砖木石料,只卖了一斗二升大米和一斗二升玉米。

一个家族的兴旺败落,起起伏伏,放在历史长河之中考量,三十年河东河西而已,皆属正常。所谓风水一说,只不过是在一个交通闭塞、知识匮乏的小山村里,为这样的兴旺或败落找个说得通的理由罢了。

吴氏祠堂因家族力有不逮而外售他村,那幢名叫立德堂的众屋却是很好地保存了下来。众屋所在之地,便是吴氏先祖所养家犬蹲守之处。其侧那株一人抱不过来的桐子树,亦不复存。

五亩村处长湾岭村外一箭距离,以洪姓为主干。五亩洪姓迁自三阳叶村,尊利顺公为始迁祖。相传利顺公及其弟初入时,租赁了他人的五亩山地种植玉米,便名村五亩。而五亩洪氏均为利顺公后人,利顺公的弟弟,在一次守护玉米地的意外中,被伤铳的野猪夺去了生命。

五亩村民洪声柱介绍,那时候山上野猪特别多,兄弟俩住山舍为的是赶野猪守玉米地。当时就有老人对他们说,野猪来了千万不能开枪,伤铳的野猪十分疯狂,你们只需打个火堆就可以了。兄弟俩年纪轻,才20出头,仗着自己手中有铳,根本没将长辈的叮嘱当回事。结果一铳开掉,受伤的野猪朝着兄弟俩冲过来,利顺公无奈之下爬到了树上,躲过了危机。其弟在攀爬过程中,野猪跳起来叼住了他的脚,扯拉下来后活活咬死……

五亩村外有一石桥,名永胜桥,又名四人堂桥。相传为甲山黄氏所建。甲山处长湾岭后山,又名葛藤山。甲山黄氏为英坑黄氏分支,相传黄氏在此开荒种地,无意间挖到一个坛子,里面存有金银珠宝。后用于存放粮食,竟成了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聚宝盆。

永胜桥虽为单孔石桥,但以一族之力而建之,自是极不容易。在我们看来,聚宝盆一说当不得真。黄氏造桥之资,当为外出经商所得。只是为什么要杜撰出一个神话故事来,却是不知原委了。

我们了解到,原本黄氏想将桥建于锦川水汇入昌源河的节点上,却遭到了杞梓里王氏的极力反对,最后只好改建锦川之上。数百年来,此桥一直是锦川流域村民出入的必经之地,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一条乡村公路的贯通。

至于五春村名的由来,我们在走访中得到了确切答案。五亩村民洪声柱相告,五春村名是1956年命名的。1955年,五亩成立了五亩低级社,长湾岭成立了春联低级社,一年之后,两村合并为高级社时,为取一个双方都认可的名字费了不少脑筋。洪声柱时任村团支部书记,参与了高级社命名的商谈会议。在两个多小时的商议中,最后决定一村出一个字来命名。五春之由来,便是五亩、春联二名各取一字而成。

洪声柱说,取五春一名时,桐子湾村还隶属于当时的英坑乡。由此看来,所谓五个村子合成五春的说法站不住脚。

五亩桐子绕长湾,徒步上源看甲山。多少风云逐浪去,一泓清碧自潺潺。

我们在五春的探访,入坞攀山,步履匆匆,收获满满。一座座厚实青山,流传着一个个动人的传说,也留下了一个个闪亮的名字。在解放战争时期,当地村民方敦埙、方敦栯等,为当地的武装暴动、游击战争付出了诸多努力,作出了诸多贡献。

青山不墨千秋画,流水无弦万古琴。历史终将远去,未来更为可期。我们期待着新时代的五春村,绽放出别样的春天。https://mp.weixin.qq.com/s/NXE5RCrgGpyJ7NBdHqG5Pw

本文话题: 徽州古村

相关文章
  • 徽州歙县显村

  • 金川水塘:传说中潘世恩题写“无顶潘”

  • 【徽州古村】桃源里面好桃坑

  • 【徽州古村】歙县金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