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州石潭古村旅游攻略

作者:徽山水 点击:2018-03-25 17:34:11

徽州石潭云雾缭绕,油菜花遍地开放。大肆铺展在山坡上,田野里,河之洲;白色花,红色花点缀其中,到处是花的海洋,到处是色彩的世界。与婺源不同的是这里山寨层...

徽州石潭村有近九百年历史,现有人口4400多人,共20多个自然村。因古村风格别致,自然风光秀丽,游客、摄影者纷至沓来,摄影作品在国内国际大赛中屡获大奖。因此,石潭被业界称为“休闲胜地”、“摄影天堂”。如今,石潭是“黄山市百佳摄影点”、“安徽省美丽乡村”、“中国传统村落”,并成功举办了“黄山市油菜花节”、“石潭葵花音乐晚会”“石潭花海音乐节”、多届“自行车登山赛”、“石潭民俗摄影活动”、“摄影大赛”等大型活动。

石潭古村东靠来龙山,南依太平峰,西对笔架尖,北向柜台陇,其势四面拱围,形如燕窝。华源河(古称槐源河)如腰带环绕村前,过密岭至两河合一津。这千余米一段,九曲十八弯,滩急潭深,两岸怪石嶙峋,大树参天。流水、石崖、树木、民居浑然一体,俨然一副天然山水画卷。

石潭村历史悠久,文化厚重。在清朝初期,就形成了九坑十八汰之势,号称千灶万丁。清中期,村内冠以名号的堂楼就有三十二座,构成了以叙伦堂、春晖堂、善庆堂、五间厅为典型的明清古建筑群。古时,歙南至深渡码头官道穿村而过,人群熙攘。真武庙(号称“小齐云”)、关爷庙、观音堂、五圣祠香火鼎盛、名扬四方;做庙会、接太子、开五旗、扮地戏、打百步等民俗活动名噪一时。

中华吴氏尊泰伯为一世祖,徽州吴氏尊少微公(61世)为始祖。宋建炎四年(1130年),唯公(77世)自富饶(今岩寺塔一带)举家迁居石溪,又名石川,后改称石潭。唯为石潭吴氏始祖。石潭吴氏祖与昌溪吴氏祖为第六十九世兄弟,与北岸吴氏祖为第七十六世兄弟。

石潭吴氏传承泰伯一世祖“三让至德”遗风,遵循“崇德尚善,耕读不仕”之祖训,不思做官,专注亦耕亦商之业。先祖关童公、琳孙公为“明制赐爵里士,与县官同礼”;吴申公享誉“一代名贤”之号。在清代,上海、苏杭、无锡、常州等地,都有不少经营油漆、茶叶生意之石潭富商。

黄山市歙县霞坑镇石潭村,被列入第三批中国传统村落。.

关于石潭其它各主题请看:《徽州歙县石潭北山村》、《徽州石潭村:水埠头的记忆》、《石潭——昌溪——深渡徒步

石潭古村村名由来

相传,石潭始祖唯公(泰伯吴氏七十七世)一行某日沿华源河游猎至一芦苇丛生的山凹平川处。一时,两只猎狗朝东卧地不吠。众人驻足环视,见此地四面拱围,呈山水环抱形态;周边牙交峰峦,山灵水秀,瑞气萦绕,认定此乃天然发祥之地,特喜。后于宋建炎四年(1130年)唯公举家自歙西富饶迁居于此。后人取村名曰石溪,雅作石川。

石溪村坐东南,朝西北,东靠来龙山,南依太平峰,西对笔架尖,北向柜台陇。来龙山发脉于天井岩(又名龙池尖),相传有龙潜于此。来龙山腾腾起伏,绵延数里,形如龙腾。龙池尖下有一“龙池”,“龙池”水沿来龙山脉分流而下,左为米沙坑,右为伏子溪。两股“龙泉水”穿村西下,注入村前华源河。

华源河流经村前约三华里一段,水绕山环,峰回水转,两岸危崖兀立,怪石嶙峋。河道九曲十八弯,直流段水急成滩,曲弯处水缓成潭。这一段深水潭有十几处,但以九曲潭为最。古时,九曲潭方圆数十丈,水深数丈,龙卧潭底,龟伏岩隙,绿波涟漪,近乎阴森。

山即石,水成潭。华源河幽深的水潭,村四周叠嶂的峰峦,凝聚了山水之精华、天地之灵气,好一处风水宝地。于是,后人遂将石溪改名石潭。

石潭古村历史建筑

石潭古村在100米内就有四座古祠堂,其中三座是紧挨着依次排列的,从右到左依次是叙伦堂、春晖堂和至善堂(春晖堂支祠),再前行仅50米左右的转弯后,还有善庆堂(叙伦堂支祠),如此密集的祠堂群,实为罕见,而且均保护较好。

叙伦堂

明嘉靖甲寅年(1554年)开始筹建,于明隆庆丁卯年(1567年)行落成祀典,历时十三年,至今已有450多年。1988年被定为县文保单位,2012年6月获批省保单位,2019年10月,石潭吴氏宗祠被国务院核定为第八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保护范围:四周檐水以内。建设控制地带:保护范围外,四周50米。

叙伦堂又称下门祠堂、百梁厅,清代曾维修。五间三进,宽15米,进深45米,中进有大小梁100根。后进已改建;前进为清代样式,门楼上的关檐板和斜撑木雕细腻精美,有八仙图形;中进仍保留明代风格,覆盆础,月梁下有藏花丁字拱,瓜柱和金柱下有莲花盘头,枋与小梁相接处,装倒柳花插,配上枋下雕作的垫木和梁下雕花雀替,非常精美。该堂为徽州传统廊院式祠堂,三进两明堂建筑,五凤楼门厅,翼角飞扬,梁架结构精巧,雕刻装饰繁复,空间层次丰富,具有独特风格。

450多年来,叙伦堂虽经历风雨和劫难,但却给吴氏后人留下了一份念想,为吴氏后人留下了一份不可复得的历史珍宝。清光绪年间,叙伦堂曾大修一次。在文革初期“破四旧”风潮中,祠堂人物木雕构件饰件被当作封建的东西人为毁损,在之后的几十年中,祠堂一些雀替、撑拱等木雕构件饰件先后被盗。六七十年代,各地拆古建,建学校、建粮站之风兴起,石潭叙伦堂也险遭一劫。八十年代初,石潭建造粮站,拟拆叙伦堂,用其材料。为保祠堂,村内有识之士多次书写报告上报县、省有关单位部门,后上级有关部门经仔细考证,确认叙伦堂为明代建筑且风格独特,决定予以保护。之后,叙伦堂相继成了粮站、蚕茧收购站、贸易货栈、学校、电影院、文化站等单位用房。可因年久失修,至2008年,已局部多处倒塌,危如垒卵。所幸的是,2008年,在石潭村有识之士的组织下,民间募捐了十三万多元资金,经过近三年的抢修,于2010年12月胜利竣工,保住了祠堂。如今,村民还感叹地说:不是那年民间抢修,叙伦堂已是一片瓦砾废墟。2018年,政府利用专项资金,对叙伦堂再次进行全面的修缮。

叙伦堂坐东朝西,依来龙山脉紫气东来,门对朝山“金字面”,临“腰带水”华源河的朝山,形如金字,寓财源广进之意。叙伦堂五楹三进,通面开阔15米,进深45米。因石潭村地处“小盆地”,人多地少,故叙伦堂临街而建,不留广场。叙伦堂门厅呈五凤楼式,但翼角不起翘,为悬山顶,门楼上的关檐板和斜撑木雕精美,有八仙、荷瓶及和合二仙、官员出巡、松鼠戏葡萄等图案。门外廊入深较浅,只有3米。门楼两侧为“八字墙”,由青色细腻的薄砖砌成。“八字墙”由内向外展开,给人以宽敞之感觉,弥补了祠堂外廊入深浅短之不足。“八字墙”又如畚箕,聚气敛财。古人认为,“大门为气口,气口如同人口,口正则人丁兴旺。”“八字墙”无疑使祠堂增添了气场。祠堂大门高2.3米,宽0.88米,厚0.06米,门上绘有神荼、郁垒画像。两门神表情神似,动作相反,服饰相近,栩栩如生,很是神气,虽历经近五百年历史沧桑,至今仍依稀可见。门神能驱邪避凶,迎祥纳福。先人以这种形式,来表达祈求平安、幸福的美好愿望。大门下是木质门槛,高1.2米,由四块横木组叠而成。门槛高,宗族地位高。从风水角度讲,门槛能阻邪气,敛财气。大门前左右一对石鼓,属素静型,无雕饰。抱石鼓是承托和稳定门板的构件,主要以其外伸前部的重量来平衡大门转动时产生的重力。同时,抱石鼓也是礼制建筑拥有者社会、经济、政治等级和地位的象征,是“非贵即富”的门第符号,也可以算是大宅门的标志物。另外,抱石鼓与门扇、门框、门槛等一起,产生整体装饰效果,增强美感,并具有辟邪祈福之意义。石鼓底座及两边八块墙角石,采用三层次手法,雕有莲荷图案,寓意中和。大门上方“吴氏宗祠”匾额高悬。

叙伦堂门内廊入深也较浅,只有3.6米,两端有厢房,两侧往下二级台阶,联通外天井两边长廊。中间三级台阶通往外天井,外天井深6米,宽9.3米,由大块石板铺就。天井四周有宽0.60米,深0.12米的排水明沟。外天井地面距屋檐高5.3米,通气采光极好。天井之上,是叙伦堂五开间中进大厅,也称享堂。中进宽15米,深10.2米,高大宽敞。梁架为复水椽结构,脊部梁架有雕花叉手,仰莲瓣平盘头,三幅云梁头,雕花头拱等精美构件。前檐部为人字轩,在明间缝与次间缝梁架之间,增加一、二列装饰性梁架。轩棚双步梁上设莲花盘斗,立瓜柱一对,上承大檐枋,每间枋上再承一对小梁,梁上置金柱,枋与小梁相接处装倒挂花插,金童柱悬空,成垂莲柱,配上枋下雕作的垫木和梁下雕花雀替,精美绝伦。此间共有大小梁99根,故号称“百梁厅”。“百粱厅”梁上有柱,柱下有梁,梁柱倒置悬空,实为徽派建筑中的一朵奇葩。许多古建学者和专业人士曾慕名前来参观研考,无不称奇叫绝,给出的结论是:风格迥异,结构独特,全国独一无二。

祠堂中进木柱特别硕大,有1.76米围,共有三排十八根,多系杂木,好多说不出名称。木柱与地面之间有鼓形柱础,属麻石类。础比柱略粗,高0.40米,起到防潮、承重作用。屋梁为“冬瓜”梁,也很粗壮,中间比两端略粗。两端雕作刻画出“鱼鳃”状。梁柱、础石、梁驼、雀替都很素平,但显得大气。祠堂中进的进深、高度与天井的进深之间讲究一定的比例,标准是人坐在中进正厅照壁下太师椅上,能从天井上方看到天空,哪怕“一线天”,万万不可“不见天日”。这叫受天气,接地气,体现了“天地人三才合一”的理念。照壁上方悬挂着“叙伦堂”牌匾,三个大字浑厚苍劲。享堂前正中大梁与柱衔接处各有一只狮身斜撑,围一米余,高约1.8米,支撑着正大梁的重力。同时给人以庄重、威严、肃穆之感受。

中进大多木柱都挂有半包形木质楹联,内容有:百年丕振延陵续,三让犹存泰伯心;吏部文章昭日月,将军功业炳春秋;勃海家风千古兴,延陵世泽万载隆。祖功宗德刘芳远,子孝孙贤世泽长;志存征诛三让两家天下,功同开辟一抔万古江南。至德啓云仍三让两家天下,大宗绵润里千秋一衇江南;……享堂正中后照壁,由十六扇高大的活动板门组成,能开启通风。春节至,照壁上挂有少微公、唯公等先祖容像,照壁下长案上摆放着水果、茶点等供品,供族人前往祭祀。除祭祀外,享堂还是叙议事务、处理事件、维护伦理道德、执行宗法族规的场所。叙事处事的主持人,决策人是族长。族长由众人推选德高望重的长辈担任。族长在族中威信很高、权力很大,一应大小事务,族长说了算。旧时,一直有“开祠堂门”“背屋柱桩”之说。村内族中,如有大事,或有家族处理不了的事务,则开祠堂门在祠堂内由族长当众裁决。如谁家发生以下犯上等杵逆事件或村中发生严重违反宗族规训的事件,“人犯”则会被绑在祠堂屋柱上受审,令人敬畏。从这个意义上讲,古时,祠堂就是法庭,族长就是法官。宗法族规,确实起到了“教化族人,维护稳定”的作用,有其积极的一面。

叙伦堂从中进到后进,须从照壁两侧边门进入。中进照壁后有一小厅,宽15米,深不过4.6米,厅两边也各有厢房一间,左边一间,供奉的是武财神菩萨;右边一间供奉的是汪公、五显菩萨神位。神牌长三尺余,宽一尺余。紧挨小厅的是后天井,天井不大,宽1.14米,深4米,天井地面与小厅齐平,三面有水沟,后面是石墙。水沟深3.8米,宽只有0.4米。说也奇怪,叙伦堂前后天井,下雨时聚集了近七百平方米面积的雨水,但即使雨再大,天井水沟中的水也不会溢出,而干旱的日子,水沟底部也有积水。前天井水沟有一缺口,三十年前有人放入一只小乌龟,现在这只龟偶尔还会露面。祠堂水沟是如何向外排水的?为何如此畅通?有人在河边溪边探寻过,也未发现排水口。村中有些老房子拆除时,发现地基下有砖砌的排水道,可能叙伦堂在修建时,就设计建造了类似的地下排水道,将水排向村中一明一暗两条溪流中。

祠堂后天井两侧有十一级石阶通往寝堂,台阶上方是阁厢,属收纳杂物间。寝堂高于天井2.2米,前方有一排高1.08米的石柱和八块高0.8米的石板护栏,正中两根石柱顶端雕有两只石狮,镇堂辟邪。石狮侧身15度相对,四目聚集正前方。寝堂两层五开间,底层靠前中间有四根高约4.5米,边长0.3米的方形石柱,石柱高至梁底,之上再接木柱,寝堂后一排十六扇雕有荷莲、花瓶、梅花鹿、仙鹤、蝙蝠、松柏、莲花等图案的格子门。格子门后层层叠叠安放历代祖先的牌位,称龛座。龛座下有四只砖砌的拱型棺椁,一旦龛座满了,则依先后顺序将部分先祖牌主放入棺椁内焚烧。当然,对为宗族做出一定贡献的先祖牌位得保留,将其制作成红色神主牌位,俗称“红牌”。收藏在一小间神龛内,供后人供奉祭祀。寝堂楼上是存放女性先祖的神主神龛。寝堂还是族中老者仙逝后上堂的场所。古时,在一定的时间段,族下男丁、媳妇出资后则可在寝堂神龛内神主牌位上写上自己的辈分及名字,称为“上主”。一旦老者逝世,先从支祠分厅出丧,安葬后亲属将纸糊牌位在亲戚乡邻众人护送下去到祠堂寝堂,再行祭祀,道人在圆柱形灯座上点燃四十九盏油灯,围着圆柱圈行,边行边念去邪祈福之法语,俗称“圈树灯”。然后,道人刺破公鸡鸡冠,将鸡血涂在死者神主名字上,此为“点主”。

叙伦堂给人的感观是粗犷、大气,细究则发现它的梁柱结构风格独特。它与别的一些祠堂相比,三雕方面好像没有那么引人注目,实际上,这与它的建筑历史年代有关。明中期的祠堂三雕不会那么讲究,它讲究的是气派。

 

春晖堂

又称上门祠堂,建于清嘉庆年间,坐东朝西,三进三开间,通面阔10.8米,通进深42.2米,四面群山环抱,东面有来龙山,南面是百梁厅,北面至善堂联壁,西面是石潭村主街道。大门石鼓耸立两边,正堂宽敞,梁柱粗大,其内砖木石雕各具特色,后进有石栏石柱。该堂三进完整,结构高敞,中进前檐额与面阔通长,满堂刷以红色油漆,为民国年间所建的徽州传统祠堂,对研究徽州祠堂的演变具有重要意义。

石潭古村名胜古迹

百步阶:

又名“大圣岭”,座落在歙南古村落——石潭村口,左是悬崖,右是峭壁,中间一条2米来宽,铺着整整一百级石梯的通关大道,扶摇直上。

“百步阶”全长40余米,100级石梯,均匀分布,每级石梯均用长2米挂零、宽40公分左右、高约6公分许的青石板合缝铺成,整齐、划一;左边依山凿石,右边立有石砌栏杆,共由33根1米多高的四方柱和32块1米多见方的大石板筑成,石柱和石板之间有榫头衔接。柱头高出石板边缘10公分,下端立于凿眼抽槽的石阶上,用桐油石灰砌牢。整座栏杆连成一体,甚为壮观,顺山势弯曲若“蜈蚣状”。据传此喻“蜈蚣叮蛇”之义也。(因石潭水口风水属蛇形,石潭村内属燕窝形,俗称恐蛇伤燕,特筑此栏杆以保燕窝之安全。)“百步阶”顶部有平台,从前,左右两边各砌有3米多高的石头护墙。沿“百步阶”拾级而上,经平台进入石潭村内,确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

解放前,杭徽公路未开通时,绩溪南部,歙南霞坑、苏村、唐里一带商人下杭州、去上海、苏州做生意,都经此地到徽州水路码头——深渡,走新安江水道。皖、浙两省周边府县衙官员常乘船至深渡,坐轿经过这阳关大道,终年来往行人络绎不绝,热闹非凡。

据《石潭吴氏大宗谱》记载:“大圣岭有百步阶,偕村头入,名伏子坞,又名“塘园”。未遭洪、杨前,(指太平天国后期)人烟稠密,入村即“进士第”、曲折而行,路外有高坵,名扎营寨,相传明朝不时有寇不时侵害。防于此,故筑扎营坝焉。原来“百步阶”不仅是当时歙南人出深渡,入浙江的必经之路。而且也是乡里防范的咽喉之地。解放战争时期,石潭作为一度时期的区、乡政府所在地。“百步阶”平台上时有荷枪实弹的士兵把守,来往行人必须亮出身份证,方可放行。

解放后,石潭行政区域管辖名称几经变动,凡召开庆祝大会,游行队伍途经“百步阶”。浩浩荡荡、万头攒动、彩旗飞扬、宛如游龙晃动煞是壮观。

上世纪70年代,实现村村通公路,霞坑至石潭公路开通,有些地段的人行道已被切断或拆毁,“百步阶”亦不例外,不再成为必经之路;在“农业学大寨”运动中,“百步阶”的石阶、石栏杆成了丰富的石料资源,被拆除用作砌水埠,筑葛坝的好材料,所幸尚存部分原址被掩埋。

 

水口:

华源河,古称槐源河。它发源于水竹坑之上绩溪大障峡谷。石潭村在华源河的最下游。华源河宛若腰带,环绕村前,孕育了石潭这个千年古村别具一格的水口景观。

石潭水口,以华源河为主体,绿水、青山、山岩、树木、民居浑然一体。一般来说,村庄的水口在村口,以水和树为特征,引人注目。而石潭的水口,却长而幽,如一条珍珠满串的腰带,高雅而别致。

华源河经上石安乐桥一直往南,流淌数百米,接纳了茗坑溪流后,拐了一个九十度大弯向西而去。拐弯处上方是一堵高大陡峭的山崖,崖上大树参天,树冠蔽日。树后是霞深古道,古道旁有一座依山而建的远近颇有名气的关爷庙。关爷庙往下几百米便是石潭村。华源河沿村千余米这一段,河流或弯或直,河水或缓或急。河岸岩石突兀,怪石嶙峋。岸上灌木丛生,乔木争奇。大树扎根于岩缝中,树根有粗有细,盘根错节,形如网状,大部裸露在外;树枝前伸下垂,在风中拂打着潭水,荡起一泓一泓的绿波。风静时,山岩、树木、民居倒映水中,俨然一副天然山水画卷。华源河这一段,水随山势,九曲十八弯。弯处水深成潭,因树木蔽日,潭水暗绿,给人一种静谧深幽的感觉。

在以前,石潭水口一带河中,鱼类甚多。垂钓的、撒网的,老少皆有。石潭村有一个叫吴仁喜的,年轻时就双目失明,但他水性极好。天暖的日子,他总是身系一个鱼篓,手拿一根铁钎,在村水口二、三华里范围内的河岸崖缝岩洞处摸鱼,诸如石斑鱼、黄牙鱼、桂鱼之类,一天下来也有三五斤收获,偶尔还能摸到甲鱼。他以此为生,几十年如此,直到八十年代病逝。

华源河转向往南,接纳了米沙坑溪流后,经一座水坝直流而下,不过五六十米,却被石潭有名的石崭山挡住。石崭山上多是突兀的岩石,且树木茂密。山顶便是石潭水口标志性的两株大树——龙枫凤樟。虽说石崭山挡道,但华源河水以其不可抗拒的力量,折弯向西,将石崭山一削为二,然后往东南转西南奔流而去。高空鸟瞰,华源河鬼斧神工,在此处写了一个大大的“S”,形如太极。

华源河冲破石崭山的阻挡,奔流向前,最后,在石潭村西合溪口与来自东南方向的昌源河交汇,石潭人称此为“两河合一津”。华源河、昌源河汇合后,流经昌溪古村,最后,在深渡注入新安江。

在离合溪口之上约三百米处,有一座建于清代的古老的三孔石拱桥,横跨华源河,曰“太平桥”。太平桥与上游的安乐桥遥相呼应,桥西是“狮形山”,桥东是“象形山”。古时,有这么一种说法,叫做:“狮象把水口,富贵在源头”。这种说法,相传百余里,相传数百年,意义深远,耐人寻味。

 

古桥:

石潭人文景观灿若明珠,古祠堂、古名宅、古巷、古桥、古木相映成趣。耸立在华源河下游的上石“安乐桥”和下溪“太平桥”就是古建筑中的佼佼者。两桥分别建于清初乾隆年间和明末,历史悠久,迄今数百年来,风雨沧桑,历经魔劫,虽显斑驳苍老,几经维修,仍雄风依旧,任凭惊涛骇浪冲击依然风雨不动安如山。它们是歙县乃至古徽州幸存于世目前保护得比较完好的古石桥之一。游人至此,无不被其长虹卧波的雄姿和鬼斧神工的建筑艺术所折服。

据考,石潭村,始建于南宋建炎年间,初名石溪,时人烟稀少,其辖地亦有嵌以“石溪”为命名者。离村沿槐源河上行约5华里许,有居村曰“上石”;离村沿槐源河下行约1华里处有居村曰“下溪”,两处合称则含有“石溪”的寓意。随着历史的变迁,沧海桑田,人丁繁衍,村落兴衰更替,有些地名几度变更,而此两处地名因为与造有石桥有关,沿用至今,未曾变动。

旧时,陆路交通不发达,山村闭塞,当深渡古镇成为九省通衢的水运码头后,绩溪南乡人,歙县南乡人(主要为霞坑至杞梓里、三阳坑一带)必走古大道——霞(坑)深(渡)路经石潭、昌溪直抵深渡码头,缘于此,在华沅河下游路段修建桥梁成为解决路人涉水之苦当为首选。

 

上石“安乐桥”:

坐落在上石村水口外,建于清乾隆三十六年,由石川(石潭)吴有梯捐资并建,属三孔石拱桥,桥身长14丈,高3丈5尺,桥面通阔1丈挂零。桥身呈东西走向,西端为保粮田而营建防洪大坝为通道,呈90°弯,东端尽头有20余步石阶梯而下之,桥头立有用青砖绿瓦砌成的三开间桥亭一座,早年供有武猖神画像(传说为镇桥之神)亭内墙脚石高处竖一碑,刻有“桥面禁止晒打”字样,意在提示人们爱惜和保护石桥。沿三面墙壁置有平整光洁石凳,供路人避雨、休憩时闲坐。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交接之际,一场百年罕见的洪水冲垮了大桥一洞(约占全桥三分之一),石潭人民在当时公社革委会组织之下,及时抢救修复,确保了行人安全,重现了历史辉煌。

下溪太平桥:

据史载,为明末四德禅师倡建,石潭里人吴万钟、吴士爱捐资建造,亦属三孔石拱桥,桥身长15丈高5丈,桥面通阔2丈余,桥身呈东西走向,两端分别与狮形山、象形山的“狮嘴”、“象鼻”相衔接,方家曰:“狮象把(守)水口,富贵在源头。(华源河、旧名槐源河,指石潭为水口、水竹坑为源头),相传历代凡大富大贵者皆出自水竹坑。

太平桥桥基处水流急湍,洪水时流量高度集中,清朝末年,石桥被洪水冲毁;民国初年,里人吴子平等捐资并重建,重新下脚立桥墩,所用石料坚固,块块精选,用扁铲凿平,再用桐油石灰砌牢,为利于防洪、排洪,减轻阻力,对桥墩迎水一方连桥体而设计的桥尖(又称桥墩)十分扎实和实用;东端一孔倚石壁而建,拱下有人行道穿桥而过,设计精巧,风格独特,坚固、美观、大方。在1969年“7.5”特大洪水考验中,起着中流砥柱作用,秋毫无损。

如今,滔滔的华源河水依然象一匹骏马从绩溪大障山脉奔腾而出,朝东南方向逶迤向新安江奔驰而去,古老的“安乐桥”和“太平桥”犹如两道马鞍,承载着无数骑士(行人、自行车、平板车、电瓶车等)走向未来。每到阳春三月、春暖花开之际,从安乐桥头到太平桥畔,夹岸数华里,桃红柳绿,茶园如碧,油菜花金黄耀眼,云雾迷蒙,山色滴翠,游人如织,古老的石拱桥下成为人们娱乐的洞天福地:流水潺潺,水清沙现,石如完卵,鱼翔浅底,人声鼎沸。一群群、一队队,红男绿女,或欢歌,或游泳,或垂钓,或嬉戏,或拍摄美景,欢呼雀跃,流连忘返,呈现出一派“太平桥头春意闹,华源河畔醉游人”红红火火的动人画面。

石潭古村民俗文化

元宵节:

农历正月十五“元宵节”是我国继春节之后的第一个传统节日,按各地风俗习惯,闹花灯、舞狮子等活动流行甚广。石潭闹“元宵”时间之长,规模之大,形式之多样为方圆百十里范围内之鲜见。历史上,以吴氏为大族的石潭村属歙南“三吴”之一。(石潭、昌溪、北岸)繁衍近千年,历史悠久,绵延数百里,人口众多。节日活动自然场面宏大,气氛热烈,热闹非凡。

日程安排:正月十三起灯;正月十四摆祭;正月十五嬉灯、游行、爆“盘乌”;正月十六爆“盘乌”;正月十七为汪公庆寿;正月十八收灯。

“起灯”:

所谓“起灯”,就是开始扎彩灯。其准备工作早就开始,诸如筹集资金、材料、人事安排等。按惯例石潭吴氏子孙正月初十过后就会自发组织捐助(主要物质为大米、黄豆和钱币)历时三天后,祠堂头目(族长,俗称“祠堂头”)召集村里有关人士商议,定夺安排活动事宜。十三晚上,即安排擅长“糊纸扎”手艺若干人,着手扎“牌楼”和彩灯。(“叙伦堂”和“春晖堂”同时分别进行)“牌楼”扎在跨祠堂门口两旁,高3米多,宽5米左右,“牌楼”上扎有彩色纸糊灯笼(走马灯)十余盏,整座牌楼呈“二龙戏珠”图案,另扎大型纸糊灯笼五盏,称“五兽图”(青狮、白象、玉麒麟、独角兽、麋鹿)形状若牛犊大小,每盏灯可供二人抬着行走为宜。

摆祭:

正月十四,牌楼、彩灯俱已扎好,两座祠堂里外布置得庄重、堂皇、焕然一新;中进大厅彩灯高悬,供桌齐备,系上桌帷,摆上“五士”(花瓶、烛台各2件、香炉1只)蜡烛台上装上二尺多长的大红烛。供桌上一字儿排列着十八头已宰杀脱净毛的膘肥体壮的大肥猪,(已开膛剖肚,仍保持着全猪形状)俗称“汪洋猪”,此为祭祀“汪公”的祭品,在猪头上披红戴花,口中含着“金元宝”(类似柚子的果子,外用金纸包裹)憨态可掬。白天,只供瞻仰,观看,不行祭祀;入夜,大厅内外灯烛辉煌,有专人在供桌前焚香、点烛、烧纸。

嬉灯、游行、爆“盘乌”:

正月十五,为元宵节正日,这天晚上,依次进行嬉灯、游行、爆“盘乌”活动。是夜,两座祠堂内外,灯火分外辉煌,亮如白昼,烛光熊熊,香烟缭绕,事先安排好参加游行,嬉灯的若干人等从四面八方络绎不绝涌入祠堂大厅内,挨个列队,三声炮竹响,游行开始,大家从祠堂里鱼贯而出,人们手里握着一炷香,撑着小灯笼,抬着“五兽”彩灯,敲着大锣打大鼓,穿街走巷。其时,街巷里已挤满了观看的人群,万头攒动,月色、灯光交相辉映,“五兽”形状栩栩如生,大小灯笼一齐晃动,宛如巨龙翻腾,煞是壮观。游行结束,返回祠堂,便各自站立在中进大厅前及坍池“天井”周围观看爆“盘乌”。“盘乌”,又称“爆花筒”,即放焰火。在天井中置一木杠,长2丈余,木杠顶上系一竹棍,竹棍头上套一竹筒,两端各系一硝筒(内装硝磺)竹棍直端复系一硝筒,三硝筒之间呈“十字形”,硝筒均有引线,外沾硝磺之类,又将三硝筒引线连结一起,长尺许。将木杠竖起,立稳;旁轮番站数人以单炮“爆竹”燃掷之,偶尔爆竹火星碰触“盘乌”硝线,则引燃筒内硝磺,顿时,火花四射,竹棍迅速盘旋不停,形如“火树银花”,蔚为壮观,于人无患,直至火花熄停,就算爆了一盘。如是一而再,再而三,一个晚上,连爆四盘。

正月十六夜晚,仍以爆“盘乌”乐其乐。

庆寿:

正月十七晚,为汪公(汪华)庆寿,地点安排在支祠内。大厅上设一祭坛,(由几张八仙桌和交椅组成)摆设香案,上供汪公神位(牌位),供桌上置有荤素贡献祭品二十四盒。祭祀开始,点烛、焚香、烧纸,燃放爆竹,主祭人指定一人跪地诵读祭文,读毕,余众6—8人奏乐(吹喇叭、鼓手)众人朝拜。祭毕,遂将摆祭之“汪洋猪”开臂、剁肉,当众出售,以示大家都吃到“寿肉”,寓“人寿年丰”之意。

收灯:

正月十八晚上,由“祠堂头”(族长)召集道人穿戏衣扮“关公”、“关平”、“周仓”诸神像,在本村按门挨户“收灯”,表示驱除邪恶,祈求平安之意。户主自然高高兴兴交点大米、黄豆以示谢意。隆重的元宵节庆典方告结束。

二月二:

谚语云:“二月二,龙抬头”。俗语又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石潭的老百姓历来经营农业,以种地为主,二月初二便是祭拜“土地神”(五谷神)的好日子。这天,家家户户都要磨米粉,摊“虫窝”(用米粉调入酵母发酵后烙制的饼,因其形状类似“蜂窝”,故称“虫窝。”)作祭品,供奉土地神。过去祭神,有分散和集中两种形式,聚族而居的村落大型祭祀活动都聚集在“众屋”(老屋)或祠堂里进行,“二月二”则属于集中祭祀形式。约定俗成,规定时间(一般在上午八、九点钟光景。)各户人家端来贡献祭品和爆竹、香、烛、纸,届时由祖中长者主持,大家共同焚香礼拜。祭祀完毕,各户可将“贡献”领回家,然后,开始吃“虫窝”,每人必食。老人们便教导小孩说:“吃了‘虫窝’,土、地里无虫(害虫);人、胃里无虫;五谷丰登,人丁兴旺。”多好啊!这充分显示了人们对农业丰收的希冀和健康生活的渴望。

立夏:

又称“交夏”,这天为春夏之交。按照春生夏长的自然规律,夏天是生物蓬勃生长的季节,人类亦然。尽管这时农活繁忙,但按传统习惯,石潭人必在百忙之中首先安排好跨入夏季第一天的生活,努力提高生活质量。相传自古至今,这天的早餐必煮盐茶鸡蛋,至少每人吃两枚。中餐则是“猪肉炒面”。那时,山里人比较艰苦,能吃到这样的伙食已是美餐了;再者,细长的面条,象征着日子长如路,这是对美好生活的祈求与向往。

这天,还有“称交夏”的风俗,这样的活动,一年也仅这一次。晌午,是饭后的休闲时间。事先在堂屋中架一杆大秤,秤底下吊着一只大竹篮,由一人掌秤,然后,被过秤的人坐在篮里,优哉游哉,乐似小孩。当掌秤人报出体重数字后才笑嘻嘻走开了。接二连三,以此类推。有俚语说:“称一称,长几斤”,多风趣,充满着对生活的厚爱和无穷乐趣。

五月十三:

每年农历五月十三,是石潭民间纪念“关公”(三国时蜀国大将关羽)诞辰的日子。人们都敬佩他的英勇善战,忠义两全。据史传,关羽最后一战是在东吴,他磨刀霍霍,大义凛然,自以为能旗开得胜,马到成功。谁知一失足成千古恨,在战斗中,被东吴大将吕蒙部下重重包围,终不得脱,最后英勇牺牲。为纪念这位历史上的英雄,石潭周围村落建造了几座“关爷庙”,逢年过节,朝拜不停,香烟不断。五月十三这天,石潭各村落,家家户户蒸大馍、蒸米糕,村里杀猪宰羊,家家户户。家家户户剁猪肉,杀鸡,杀鸭,备作供献祭品。由于这天,来客较多,祭祀由各家自行安排。人们都祈求老天爷在这天下点雨,好让“关公磨大刀”,重新披挂上阵,再显神威。

这天中餐,外地亲友不拘路途远近,都会来尝尝小麦登场后第一次做出来的白面馍。其时,大街小巷,人流如织,欢声笑语,随风飘扬,熙熙攘攘,热闹非凡。这风俗,沿袭至今,未曾间断,如今,只是祭祀之风渐弱,人客往来不如以前频繁。

七月半:

农历七月十五,俗称“七月半”,又称“中元节”。这节日主旨为祭祀祖先,与“清明节”略同,但形式和内容又有所不同。“清明”扫墓,上坟挂纸;中元节只在家中祭拜;祭品供献也不一样,“清明”要做“挂纸餜”+“刀头”(一块完整的烧成半熟的肉);七月半则是下油锅制油炸食品,品种繁多,煎茶馓、油餜、煎菜(由青椒、南瓜、山芋、芋头、浸泡的黄、绿豆、等分别做食材,辅以面粉糊成多种形状煎熟而成)。旧时祭祀,无论对神或是先祖都必须“虔诚相待”,所谓“诚则灵”,意即敬重神灵必须诚心诚意。作为供品,人不可先食。祭祀过后,则可随心所欲,一饱口福。当时流传着一句口头禅:“好吃媳妇望时节”,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节日对人们的诱惑力和人们向往本真生活的强烈欲望。

石潭古村民间传说

龙尖池:

地处天目山西麓南端余脉的茗峰山,海拔500余米,是歙县石潭村周围的最高峰。茗峰山宛如长蛇般逶迤而下,山清水秀,风景迷人。大小山峰,此起彼伏,形成许多沟沟岔岔,山坡上星星点点,密布着大大小小二十几个村庄,宛如天幕上的星星一般。茗峰山南端有一高峰,名曰:“天井岩。”“天井岩”陡峭无比,令人望而生畏,而在“天井岩”山腰却有一处数百米方圆的平地,相传这里原来有一口大池塘,终年碧水盈盈、深不可测,有龙潜于此,故“天井岩”又名“龙池尖”。

古时,“龙池”旁边有一尼姑庵,庵中住着两位老尼和两位小尼姑,过着半农半僧生活,她们的生活用水如煮饭、洗衣之类就在附近的龙池内提取。住在“龙池”附近山坡上的“北山岭”村地势较高,终年缺水,村民们也挑着水桶络绎不绝地到“龙池”内去取水。说来也怪,无论春夏秋冬,或天旱时节,别处山泉干涸了,小溪断流了,这“龙池”里的水依然碧波粼粼,深不见底。

旧时,每到夏日,逢上百日无雨的大旱日子,山下的田干得龟裂了,庄稼枯萎了,村民便自发组织一帮人戒斋(不吃荤)、沐浴、焚香、捧着祭品,乘夜深人静之际,上“龙池尖”求雨。

他们来到“龙池”边上,正襟危坐,经过一番虔诚祭拜后,将早已准备好的“生铁”扔入池中,然后又静悄悄回去,当地人叫做“操龙池”。

第二天,“龙池尖”上果然弥漫着浓云迷雾,万里无云的天空开始涌现朵朵白云,尔后,逐渐浓云密布、乌云翻滚、雷鸣电闪、狂风大作,豆大的雨点密匝匝落下,顷刻间,倾盆大雨、铺天盖地,整座茗峰山脉笼罩在茫茫烟雨之中。

“操龙池”求雨不知沿袭了多少年,每次都很灵验。为了报答“龙王爷”的恩赐,山下的村民们便在“龙池”边的山崖上用三块一米见方的大石头搭起了一座“龙王庙”、里面竖着牌位。每到小麦登场时节,他们便蒸大馍、置酒菜、做供品,到“龙王庙”去朝拜,原“龙王爷”保佑年年风调雨顺、岁岁国泰民安。

一年夏天,那两位老尼相继去世,两位小尼姑生活就显得单调自由又无拘无束。一天傍晚,她俩实在热得不亦乐乎,便相约去“龙池”内洗澡。她们悄悄来到“龙池”边上,脱下衣裤,用冰凉的池水擦洗全身,顿时,炎热全消,浑身感到无比清爽、舒适。洗完澡,她们又悄悄回到庵中,神不知、鬼不觉。

半夜里,轰隆隆的雷声和山呼海啸般的疾风暴雨震撼着“龙池尖”腹地,那座经不住风雨侵袭的草庵处于风雨飘摇之中,两位小尼惊恐万状,洪水已冲进庵中,她们不顾一切地大喊“救命啊!救命啊!”许是老天爷有怜悯之心,立时,风小了、雨也小了,住在附近的“北山岭”村人听见呼救,连忙打着灯笼、火把赶来,她们见两位小尼站在齐腰深水中,瑟瑟发抖、呆若木鸡,立即找人救起、背回村去。在熊熊的火光中,众人只见“龙池”周围的平地已是一片汪洋,南坡上冲破一个大缺口,洪水中隐隐可见一条巨蟒似的怪物,张开血盆大口,张牙舞爪顺着山势朝坡下的“胡洋山”飞腾而去。

第二天,大家来到“龙池尖”下,见那百十米见方的“龙池”已是一片淤泥,几泓细流不停地顺着山势流淌。此时,人们猜测到“龙池”被小尼姑洗澡玷污而惹怒了龙王,才遭此后果。

从此,“龙池”干涸了,尼姑庵也已销声匿迹,“胡洋山”被划出一道数十米宽,七、八百米的大峡谷。峡谷中有一道清泉,终年不涸,传说与“龙池”有关。后来,住在“胡洋山”的村落就叫“湖山村”。

 

十八把金交椅:

滔滔的华源河(旧称槐源河)发源于绩溪大樟逍遥岩,从清凉峰西北部入歙境内,接纳水竹坑后,一路浩浩荡荡向西南方向流去,途经西村、荆村、霞坑等大村落后,峰回路转,复折向东南,一波三折,五里一徘徊,距千年古村落石潭约一华里处,又来了个九十度大转弯。此处是华源河接纳茗坑小溪流的交汇处,山崖陡峭,怪石嶙峋,与河流并行的山间小道在此处盘亘而上,形成一道左是悬崖,右是深渊的天然屏障,当年先民们因势利导,凿石为槽,铺上石板,开辟了一条两米多宽的山间通道,并在较宽阔处立有“太子堂”、“关公庙”等庙宇建筑,因而称这路段为“关爷庙岭”。

这“关爷庙岭”恰好又是三岔路口,大路径直通往石潭,可直达昌溪、深渡;斜刺里往半山腰另砌一条山间石板道,通往茗坑沅,远可到达唐里、磻溪等地。由于地理位置特殊,先民们在此路左数米高的石壁上立有一高约2米挂零,宽约1米有余的大石碑,上面镌刻有密密麻麻的文字,因年代久远,石质风化,字迹斑驳,难以辨认。究竟载着什么内容,后人不得而知,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旧时在石潭一带流传最广的是一个神秘的故事。说是先民们为启示后人积德行善、修桥补路做好事,在修筑这条路时,还剩有余金,便叫匠人铸了十八把金交椅,秘密窖藏于附近地下,并附有“窖诗”(谜语)一首,刻于碑文中,以后何人能解此谜语,便能得到这副金家当。

年年岁岁,岁岁年年,月复月,年复年,好几百年过去了,路还是那条老路,碑还是那块石碑,风雨依旧,青山依旧,朝朝代代,也不知多少人来拜谒过这块碑文。可都是抱着侥幸的心理而来,怀着悻悻心情而去,望碑兴叹而已,没有一个人能认出碑文中的半个字,更不用说读懂“窖诗”,解开谜底了。

历史的车轮转到了二十世纪六十年代,随着大农业和生产力的发展,古代先民开辟的人行道已不能适应人们生产和生活的需求,为减轻肩背人挑重负荷,石潭人民急需开设一条板车道,以缓解交通运输的燃眉之急。从霞坑至石潭原路加宽改造,“关爷庙岭”自然也在改造之中,拆除石阶、降坡,过程进展比较顺利,可是人们对路左石壁上那块立有数百年之久,饱经沧桑,摇摇欲坠的石碑,还是望而生畏,存有戒心。有人主张安全拆除后抬去架桥、铺路,这个意见得到了大家的赞同,这块立在半壁南山上经数百年风雨的石碑终于成了无声无息的铺路石。

石潭旅游手记

徽州石潭村位于歙县霞坑镇的山坳里,而且那里藏着数十个这样的村子,石潭村只是其中之一,并且是离外界最近的一个。

从石潭村越往里走,风景越好,也越有野趣。村与村之间仅靠一条羊肠小道相连。当春季来临时,漫山遍野的油菜花、梨花,盛开地如火如荼,那才是真正的世外桃源啊!

由于交通不便,游人罕至,是摄影、写生的好地方。每到春季,满山盛开的油菜花成为一道美丽的风景,吸引了来自全国各地的游客前往观光摄影采风。

山寨云雾缭绕,油菜花遍地开放。大肆铺展在山坡上,田野里,河之洲;白色花,红色花点缀其中,到处是花的海洋,到处是色彩的世界。与婺源不同的是这里山寨层次错落,是立体的春的画卷!

这里有着徽文化深厚的积淀,到处可见保存完好的徽派建筑。
 

石潭

 

石潭云海

 

从石潭到昌溪的路

 

从石潭到昌溪的路

请支持独立网站百合徽州网:转发请附链接http://517baihe.com/a/201803/86.html 。

本文话题: 石潭 徽州古村

相关文章
  • 徽州歙县石潭旅游旺季期间实行交通管制

  • 徽州歙县石潭北山村

  • 徽州石潭村:水埠头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