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州习俗之八仙桌座次

作者:韩文杰 点击:2018-12-07 18:27:59

国人功名位序意识强,徽州人尤甚,八仙桌便为其提供了纵横捭阖的大舞台...

程朱故里徽州(今黄山市)文脉蜿蜒,博大精深的徽派建筑旁根错节,衍生出枝枝蔓蔓;经中原文化世代演绎诞育而成的八仙桌,一旦融入这方水土、这片风情便也根深叶茂,孕育出繁花似锦,盎然情趣,为繁缛森严、呆板苛刻的理学文化增添几许温情,几多生趣。

传统徽州人家,堂前一套油光锃亮的八仙桌(椅)的“标配”为银橱柜两个,长条桌面一块,八仙桌一张、八仙椅(又称太师椅)两把,方凳六张。银橱柜是横截面为40厘米×40厘米,高130厘米左右的的箱体,上屉下厨朝侧面开,正(前)面面板上绘有富贵牡丹图、福如东海图等与虚空的八仙桌(椅)底搭配虚实相生,相得益彰;两个银橱柜倚照壁门左右而立,上盖近3米长、40厘米宽、5厘米厚的实心桌面,下搭薄板为柜肚。长条桌面居中摆座钟、花瓶、烛台,柜肚摆酒壶、酒杯、茶缸,有钱人家烛台、酒壶、酒杯为银制品,银橱柜(桌)倒也实至名归。

打制八仙桌的木料要选用沉重厚实、质感细腻的红豆杉、榧树、油榧树、虎骨木等优质杂木料,方显沉稳厚重、端庄大气,可即便家住大山之巅,要想凑齐一套八仙桌料,特别是桌子中心的宽阔面心板也非易事,折中的办法就是把面心板一分为二(三),底层用厚实的杉木板垫补衬托。

精明的木匠会视桌档的材料把桌档加工雕琢成弯来绕去、奇形怪状的象鼻状(俗称象鼻),与雕龙画凤的桌脚相得益彰、浑然一体。业界的规矩是以一个象鼻一个工折算加工费,一张32个象鼻的八仙桌仅加工费就让人瞠目结舌了。配备的方凳而非长凳是为宾主走动时互不干扰,方凳四脚外飘摆放更稳当,可有效预防宾主酒后踉跄摔跤。

八仙桌的漆色颇多讲究,深宅大院配以栗壳红显得威严庄重,新居落成配以枣红更显喜庆,堂前有天井的不妨漆个琥珀色,与天井里的花花草草相辉互应,蓬荜生辉。而有幸凑成一副百年香榧树八仙桌木料,自有木料中油分外沁,无需油漆,八仙桌也油光可鉴;随着时光流逝,岁月的磨蚀,更显润如凝脂,光滑灿亮。

如此精工细作,耗材费力打制的八仙桌,徽州深巷窄弄七拐八折,又兼协助干杂活的晚辈小年轻行为莽撞,外借难免磕磕碰碰,榫头松动,到头来又是划痕,又是破损,摇摇晃晃,让主人痛心不已。可人文徽州,但凡一家有喜(丧)事,邻里相帮互助责无旁贷嗬,何况自家办大事也得求人呢。于是乎,大多数人家都用俯拾即是的杉木料打制了一张简易的小方桌以替补。情非得已,八仙桌是不轻易迈出自家门槛的。

国人功名位序意识强,徽州人尤甚,八仙桌便为其提供了纵横捭阖的大舞台。办场大事,主人少不得委托族中善管事的对嘉宾亲友位序来一番排列组合。管事的俗称管家、先生(会兼看风水),既是迎来送往的一线接待人员,要做好来宾的随礼记录,对联、便签的书写,更要通过问询东家对来宾的身份、地位、年龄、交往历史等信息有所了解,统揽全局,高瞻远瞩,为席次编排做参考,非见多识广,有一定学识基础的长辈搞不定,是一场喜(丧)宴的总策划、总导演。席、座次编排的总原则是先分席次,再排座次,捋清数十上百位各路来宾与东家的关系,视要办的宴席性质确定首席嘉宾,对号入座遴选人员陪酒。首席尘埃落定一排妥,余者便顺风顺水、一蹴而就了。拟定“红纸条(宾客名单)”,一桌一张从右往左(即从大到小顺序)工工整整地写好待用便是。

首(正)席堪称一场喜宴“画龙点睛”之“睛”,举足轻重。婚娶、升学、乔迁之类的喜宴主席(喜宴当日正餐),为了让首(正)席起到“龙头”示范作用,牵一发而动全身,带动全场酒宴波澜起伏、高潮迭起,管家颇要费一番心思调配陪酒人员。酒场如战场,唯有未雨绸缪,早作准备,才能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因此对于招待亲家送聘礼、接亲的人员,因对方是惯常八仙桌上“打太极”的老外交,绝非等闲之辈。要在气势上压倒对方,虽占着6∶2人数优势,到底参差不齐,酒量不济者被客人察言观色识出,硬拖着同干同倒(酒),或内部不协调,相互怄气内斗,结果客人反客为主,以少胜多,把陪客的放倒也是有的。为了预防诸如此类“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丢人现眼的事发生,管家也不得不思虑再三。

八仙桌座次的核心内涵仍是甄别尊卑贵贱老幼,谁坐首席,谁当“桌长”,兹事体大,若非吉日良辰当天正餐,一般不做编排,随到随坐,谦逊的徽州人每有推脱。对于娶亲、乔迁新居等喜宴,随着午后鞭炮半空中一声脆响,中堂(对联)、彩头(宾客送的红色被面、彩帛)在厅前有序张挂拉开了喜宴的序幕,中堂、彩头的张挂位置按先中间、后两边从照壁沿两侧壁板一直延伸到大门背的序次与宾客座次一一对应,喜宴的席次就可从中看出端倪了。到晚上正席上了“红纸条”,该排大的客人位序排小了,当事人心中难免不悦;该排小的位序排大了,旁人心中自然不服。徽州民间更有“父子不同桌,兄弟不同凳”之说。有道是管家肚里能撑船,八仙桌上乾坤大。一个老管家一时疏忽排错了位序,被气量小的客人扯了彩头走人,或没考虑到同席两人平日不睦,酒桌上借酒发疯起纷争是要遭人笑话的。

首席八仙桌位序的基本原则是以厅堂南北向中轴线(徽派民居若非迫不得已大抵坐北朝南布局)为基准,面心板横纹与其垂直,中间(位序)大,两侧小,上(北)大下(南)小,而同侧则右大左小。如以八仙桌中心为原点,则位序编排如下(附图):一、北偏东30○;二、北偏西30○;三、南偏西30○;四、南偏东30○;五、东偏南30○;六、东偏北30○;七、西偏北30○;八、西偏南30○(二桌、三桌及以下则以靠厢房壁一方为大,其余类推),看似交互纠杂,实则交织对应,琢磨透了一目了然。其中每桌首位嘉宾俗称“桌长”,执酒壶的俗称“酒司令”。

对于大多数酒宴而言,“桌长”是特定的,垂涎三尺没你的份,退避三舍由不得你。徽州民谚“外甥结婚娘舅威风”意谓外甥结婚喜宴酒,头把交椅非娘舅莫属了。新居落成,一般姑父出力最多,“桌长”位置是他的。女儿出嫁回门酒又称“请女婿”,只摆一张八仙椅在右侧,谓之坐独席,新女婿落座前一般会主动把这张八仙椅左挪至居中位置放下以示谦卑,否则酒桌上陪酒的视你自大,群起而攻之,就要成为众矢之的当箭靶子了。

筹办一场喜事,往往前前后后延续数天,每天“桌长”亦有变动,如娶亲,先期嘉宾抵达,“桌长”是其中尊长显贵者;接亲的劳苦功高,鸣炮启程前和凯旋而归后的宴席,“桌长”由他们担任;婚礼当天娘舅当;婚礼结束,宾客散去,答谢帮衬的族人及乡邻,彼此熟识,族中辈分及年龄一目了然,就一个萝卜一个坑很明了了。

“酒司令”既是酒桌上八人小组会议的主持人,又是接应酒水菜盘,联络桌内外一应事务的责任人,非能说会道,八面玲珑,“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老江湖担纲不可。在酒桌上既要拿捏分寸,协调气氛,不致冷场,把尊长伺候得“酒逢知己千杯少”,微醺似醉,又得兼顾东家嘱托,协调诸位陪客形成合力把交办的事在酒桌上敲定落实得八九不离十。

凑巧“桌长”、“酒司令”彼此熟识,又交情甚笃,则堪称酒桌上的“黄金搭档”。两人一个把“龙头”舞得生龙活虎,一个把“龙尾”舞得摇曳生姿,首尾呼应,珠联璧合。看他们围着八仙桌上推杯换盏、觥筹交错摆开了阵势,旁观者便仿佛一叶扁舟泛游荷塘深处,上下各两人是船头船尾优哉游哉观赏风景的客人,左右各两人是在“酒司令”的指挥协调下齐心协力划船的船夫,快哉乐哉,不亦说乎。有板有眼的徽式喜宴流程甚多。

 “招呼”赴宴的鞭炮声起,“酒司令”忙不迭地手执“红纸条”把本席宾客找齐坐定,嗑几粒瓜子,尝点徽式糕点,一盘茶叶蛋上桌,喜宴的序曲响起。徽式喜宴的第一道菜多为汤圆,寓意圆融美满。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又是鞭炮声起,新郎敬酒(如是乔迁等宴席由东家长字(女)敬酒)。小两口一身光鲜灿亮站在“酒司令”身旁,手捧摆着八杯酒的茶盘,恭请座中嘉宾喝杯薄酒;宾客少不得调笑小两口来个趣味横生的“节目”,在满堂哄笑声中,“桌长”发表祝词:“祝你们俩恩恩爱爱,百年好合”,小两口含笑致谢:“各位嘉宾车旅劳烦,没菜的酒多喝一口”,是为喜宴进行曲。上过冷盘,复上热盘,鞭炮再响,新娘敬酒……到最后一道菜一条清水草鱼收尾,寓意年年有余,喜宴好戏还在后头。“酒司令”提示东家:要不要“热闹”一下,东家会意,端来一小盘,红纸垫底,摆放两杯酒,交由“酒司令”,谓之“上令盅”。“酒司令”得令,转交“桌长”酌定猜拳行令规则,一时猜拳声起。彼时座中宾客大抵有六七分醉意,声音高亢响亮,气氛欢畅闹腾,是为激越高昂的交响乐,把喜宴推向高潮……

在一个须发皆白的老徽州眼里,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坐首席规矩繁多。一旦入席,无论高官富贾,白发巾帼,皆以座中位次为序。小至分发碗筷、斟茶倒酒,弯来绕去,颇不灵便,大如上菜时,“酒司令”须双手接盘,恭恭敬敬呈至“桌长”跟前,而“桌长”眼前原先的菜则顺序下移,所有菜盘子要顺势摆成特定的形状。一盘菜上桌了,要等“桌长”动筷了方可开吃;有好客的“桌长”年迈了食欲减退,便每盘菜一上桌便用筷子点一下,示意大伙趁热吃;也有酒喝多了或老糊涂忘点了,大伙只好大眼瞪小眼,“望梅止渴”了。中途醉酒离席是为对长者的大不敬,所以喝高了也只能趴桌上昏睡。酒要轻啜慢饮,菜得轻夹慢吃,浅尝辄止,酒宴结束了,一桌菜只能动个十之二三,剩下的倒有十之七八,否则,吃成饕餮大餐,留下空盘子也是要招人笑话的。繁文缛节束缚得座中每个人如履薄冰,吃,吃不舒服;说,说不畅快。由是,一场酒喝下来,嘉宾如释重负,陪客也长舒一口气。

俗话说“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平日里宾主八人满满当当对着满桌美味佳肴正准备开吃,又有两位客人大驾光临。如是尊长,就请上座;如是一般亲友,就在下方桌角“加塞”一两张方凳,俗称“挂角”。有时凑不满八人,则分散开来坐;如果偏巧只有六人,是忌讳坐成轴对称的王八形的,其中一人挪一挪,问题就解决了。

有道是“无事不登三宝殿”,而在徽州民间则有“无事不摆八仙桌”之说,平日里八仙椅摆在八仙桌两侧,方便八仙桌缩进,腾出半张桌子的空间。吃饭时八仙椅上各坐一人,下方坐两人,妇孺孩童不上桌也就够了。八仙桌摆开了,若非逢年过节办喜事,名为饮酒,实则借酒议事。只是,对与那些为解决纠纷,协调各方利益的对话会,多以茶代酒,抑制酒精摄入。否则,酒壮怂人胆,反而事与愿违,事倍功半。

八仙桌在徽州民俗中举足轻重的位置,决定了她在人们日常生活中至高无上的地位。过去族中议事男人说了算,八仙桌上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一诺千斤,真要言而无信就要被人笑言钻桌底了;而因琐事争执拍别人家的八仙桌视为踩了翻脸不认人的红线,和当众打人巴掌一样让人难堪,往往是打架斗殴的导火索。程朱理学的核心理念之一是男尊女卑,因此,女人一辈子鲜有坐八仙桌当“桌长”的机会。若非子女有出息,有财有势给老娘做寿,平常女子只有新婚吃“梳头饭”这一次机会了。

一张张造型别致的八仙桌,一个个绚丽多彩的人生舞台;一场场五彩斑斓的徽州盛宴,一出出啼笑皆非的人间喜剧。

请支持独立网站百合徽州网:转发请附链接http://517baihe.com/a/201812/193.html 。

本文话题: 徽州习俗

相关文章
  • 徽州诸村独特的元宵节民俗

  • 徽州“抬阁戏”民俗已经穿越了500余年

  • 徽州歙县各古村的元宵节民俗

  • 婺源坑头古村:正月十八“抬汪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