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州人冬日围炉而坐的温馨:手捧苞芦馃,脚踏一盆火,除了皇帝就是我

作者:辛周君 点击:2018-12-09 20:36:34

徽州乡村冬天,农家人常常是就一间厢房里围炉而坐,手捧苞芦馃,脚踏一盆火,任外面寒风呼啸,天寒地冻,房屋内亦是温暖如春,香气四溢...

2018年徽州第一场冬雪如约而至,落入人间烟火。静静聆听,冬踩着秋的落叶走来,寒意渐渐饱满。这样的天气,总想起童年时候的老家,家家户户都要生个火炉取暖。火炉的样式有许多种,大的约一米见方,有四支脚,支架用木头做成,中间是一只架空的铁锅,可搬进搬出。

在过去徽州乡村冬天,农家人常常是就一间厢房里围炉而坐,手捧苞芦馃,脚踏一盆火,任外面寒风呼啸,天寒地冻,房屋内亦是温暖如春,香气四溢,果真是除了皇帝就是我。多少年过去了,即便现在人们生活有了很大改善,住进了有空调、有地暖的楼房,但曾经那种围炉而坐的温馨却难以寻觅了。

“玉米”又名“苞芦”,提到苞芦馃的起源,这与徽州“八山半田分半水”的地理环境有关。徽州山区自古以来山多田少,特殊的地貌决定了当时山区农民广种玉米这种耐旱作物生存因素,加上山区常年返销粮供应不足,玉米自然成为了补充粮食不足的食物主要来源。苞芦馃养活了一代又一代的徽州人。所以,作为徽州人,对齿间弥留一种岁月留下的苞芦馃香味,至今难以忘怀。

徽州人冬日围炉而坐手捧苞芦馃

徽州人向来善于用寻常可见的食材制出美味的肴馔来,“苞芦馃”当属其中之一。以往为了解决家庭的温饱生活,每当山上新鲜的玉米采摘下来后,农户们便忙着将玉米粒剥下来晒干,用石磨将玉米粒碾成细粉状,经过筛箩筛后很细的玉米粉储藏在米缸内,隔三差五地做些“苞芦馃”当主食用。

做苞芦馃有讲究的,在当时农村里没有碾粉机年代,农户家中都备有一方石磨。制作苞芦馃前,先将“苞芦”米磨成粉状,接着用个镂筛慢慢地筛一遍,去粗留细,这就是人们通常说的“苞芦粉”原料。苞芦馃有两种,一种是苞芦浆馃,一种苞芦实馃。苞芦浆馃一般是选择熟未熟正在灌浆的嫩玉米做为食材,准备做浆馃时,提前将它从玉米地里掰下来。接着把一颗颗圆嘟嘟、饱满得油光滑亮的玉米粒,用石磨细细研磨成粘稠的玉米浆。再把玉米浆中的水分或沁入木质磨盆,或自然挥发,轻搓细揉,不一会儿功夫,玉米浆就稠成细腻绵软的粉团了。随手抓上一坨,放在掌心里滚作圆球,压扁,做成银元大小的薄饼下锅煮熟,佐以南瓜丝、猪油膏,清汤寡水,鲜爽滑润,别有一番香甜味道。

而做“苞芦馃”时,则把苞芦粉先倒入脸盆里加上开水,待烫软后揉成面团,馅料基本上是腌猪板油加咸菜或是萝卜丝、冬笋、豆腐,条件好的人家会再加上几个鸡蛋。随后取一份揉好的“苞芦粉”团拍扁,放入一份馅心,用双手捏成包子皮状,再压平成馅饼状而不漏馅。最后一边拍一边转、一边转一边拍,拍成个圆形的饼,再放人滴上猪油或茶油的铁锅中用文火慢慢贴烤。两面反复烤至金黄色香气四溢即铲出锅,稍凉不烫就可以吃了,其外酥里糯口感极佳的这种家乡味道。

乡村里冬天,气温很低。苞芦馃耐储藏。很多人家一天吃不完就放在第二天里烘焙着吃。比如,每当中午或晚上时候,全家人围在火炉旁,一边烤火,一边将苞芦馃放在火炉铁帘上,反复把馃的正、反面烤上数遍,直将黄灿灿馃内猪油烤得流出为止再涂上一层自家碾磨的辣椒酱,嚼起来又香又辣又脆,那刺激的味蕾享受在舌尖迸发,简直快活赛神仙。

如今,老百姓的生活条件得到很大改善,种植“苞芦”的村民少了,“苞芦馃”在徽州人心中的地位却不可低估。今天,当人们再次将沉睡多年“苞芦馃”唤起,我想它不仅仅是一份忆苦思甜的情怀表达,更是一种对返璞归真境界的向往。

请支持独立网站百合徽州网:转发请附链接http://517baihe.com/a/201812/195.html 。

本文话题: 徽州的冬天

相关文章
  • 徽州的“过冬”饮食习俗

  • 徽州冬至大如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