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州洗红薯粉,把乡愁洗进故乡的味道里

作者:琚贺 点击:2018-12-25 11:00:00

徽州洗红薯粉,带着手工制作的温暖与诚意,从古代走到了现代...

传统手工艺,承载着古人的智慧和老艺人们的坚守,徽州洗红薯粉,带着手工制作的温暖与诚意,从古代走到了现代。在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时光里附着其上,给人们以惊艳。

徽州洗红薯粉

每到冬天,相信每个人心里都有红薯粉的情结,就是这种再普通不过的家常食物,尝上一口便让你觉出那是家的味道。

从洗红薯、打粉磨浆、过滤、捞粉、冷却、上挂、晾晒……要经过20多道工序,每一道环节都需要精细无误的操作到位。

挖回家的红薯上面总是很多泥沙,农家大伯、大娘们总是肩挑着装有红薯的菜篮或畚箕,深一脚,浅一脚地担到村里的河边,将红薯一根根清洗干净。为了将外面薄薄的那层红皮洗得磨损脱落,清洗过程当中,有时候还需要用棕刷子刷,保证后面做出的淀粉会更洁白细腻。

徽州洗红薯粉

“洗红薯粉”的“洗”字很关键,一根根红薯经过反复清洗后,放入粉碎机里破碎成渣,“洗粉”过程才算开始。只见农人们将红薯碎末装进大大的麻布袋里,放在筲箕或木篓里,筲箕或木篓都是放在在大木桶或者陶缸上。然后,一边往袋里兑进去一些清水,搅匀,一边反复揉搓,使乳白色的水流往木桶或陶缸里流下。挤压或揉搓干后,又往麻布袋里兑水,再揉搓,反反复复,直到拧出来的水,不再浑浊。而麻布袋里剩下红薯渣了,倒出来只能留着做猪饲料使用。

红薯浆全部洗好了,房前屋后摆好的几口大木桶或者大陶缸都盛满了白色的液体。为了防止灰尘或其他脏物落入容器内,农人们便用竹编的斗笠或篾盘以及塑料布将木桶或大陶缸盖得严严实实,让里面的液体慢慢地沉淀一至两天。待到水与粉有了明显层次(水不再是白色的),再轻轻倒掉上面的水,将底部的粉铲起来,加上一些水,再搅动,再沉淀一至两天,叫漂白。讲究的人家,要反复三四次,这样洗出来的粉则会更加洁白。

徽州洗红薯粉

经历几个日夜的静置,红薯浆水已经华丽变身,看上去已经不再浑浊,上层的红褐色澄清的汁水,也会慢慢被倒掉,桶底沉淀的洁白的淀粉悄然现身,约几寸厚。小时候常见大人们拿来菜刀,横竖各切几下,形成一些大方格。淀粉很吃刀,要用力才能切到桶底。然后,用菜刀尖叼起一块块湿粉,放在精致的小竹器里晾晒,边晒便敲碎。再好的日头,也要晒个三四天才能收藏起来。

徽州洗红薯粉

徽州洗红薯粉

红薯粉可以说是许多徽州人特别喜欢吃的美味,它既可以做成红薯粉豆腐,又可以做成粉丝。红薯粉丝现在已是城乡里饭桌上的一道佳肴,用猪肉炖着吃亦可炭炉火锅烫着吃,那氤氲飘香的雾气中,爽滑而透明的红薯粉丝在热汤中翻滚,吸了饱饱的汤汁,丝丝缕缕间,飞流直下,馋不绝口,还有徽菜中有名的绩溪的炒粉丝,配合当地豆腐干丝及青红椒爆炒而成,不油不腻,炒熟后食之具有爽滑、带劲、耐嚼等特点,故乡浓浓的乡情,令人回味悠久而绵长。

徽州红薯粉

徽州红薯粉

网友评论:

玩童大圣:原始洗饭玉粉更是简单,用一块铁皮钉出很多钉孔。把铁皮固定在挖好口的木板上。洗净的饭玉在钉孔板上手工摩成渣。再装到袋内洗出淀粉。

晓起江记皇菊:是的,现在好多人都不知道红薯粉丝是需要经过这么多道工序而做成的,今年专门让孩子参与了,孩子说真心想不到这么复杂的,农民的智慧是无限的

春&秋:为什么和我家乡浙江东阳的一样!那把绑红薯粉条的也是棕榈叶!

请支持独立网站百合徽州网:转发请附链接http://517baihe.com/a/201812/216.html 。

本文话题: 徽州饮食

相关文章
  • 采茶季,数十万黄山人累并快乐着

  • 黄山周边最美杜鹃赏花地推荐

  • 清明我们从四面八方赶回老家

  • 寻找黄山云雾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