歙县街口新安江畔清香袭人、纯白美丽的橘花开了

作者:张路 点击:2020-04-27 15:04:32

清香袭人、纯白美丽的橘花将碧波荡漾的新安江点缀得如诗如画...

春风和煦,百花竞放,新安江两岸的橘花陆续绽放,清香袭人、纯白美丽的橘花将碧波荡漾的新安江点缀得如诗如画,美得让人心旷神怡,美得让人不忍相扰。

 如果你想看新安江畔盛开的橘花,不妨抽个周末带着你的家人或者朋友来歙县街口镇,满山遍野的橘花必将让你大饱眼福。绿叶之下,一身洁白姿态默默绽放的橘花,虽然不能给带来强烈的视觉冲击,但那缭绕鼻尖的淡雅,定会让你在在喧闹的生活中,寻找到内心深处渴望已久的宁静。

橘花香气清幽,随风缭绕,街口镇作为“三口柑橘”的主要产区之一,境内的橘园主要分布在新安江两边畔,上千亩的橘花沿江绵延十几里,山谷、溪流、江面都被它的香气所笼罩。从现在开始到五月中旬,是新安江畔橘花最佳的观赏时期,整个花期持续时节有近一个月。

 一阵微风吹过,漫步沿江橘园,缭绕你的不仅仅只有橘花的芬芳,更有半江秀水半江雾如梦如画的新安江。在这春风轻拂的四月里,橘香缭绕的新安江畔小镇街口,等您来打卡! https://mp.weixin.qq.com/s/DwYrFj4Tu7xB5cFbsqrvkQ

 

街口简介

街口地处秀丽的新安江畔,是歙县的南大门,与浙江毗邻,是皖浙两省交界之要地,是街源数万人出入之口和物资集散地,历来就是街口地区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 街口是街源之口,故称街口,据传说,街口历史曾经叫过“界口”,这也许与皖浙两省交界有关,但无文字依据。

历史沿革

唐至清属孝女乡,元至清属三十都。民国30年(1941)置街口镇,属王村区,1949年5月改属街口区。1952年有街口镇、巨川、三港、洁坞坑、凤形、临家坞等乡建置,1955年12月街口镇、巨川乡合并为街口乡;三港、洁坞坑、凤形、临家坞合并为三茶源乡,1956年3月更名为三港乡。1958年10月属六联公社,1961年1月析分巨川公社。1983年3月公社改乡。1992年2月,巨川乡、三港乡合并为街口镇。

地理位置

街口镇址位于新安江畔的新门村,距浙江千岛湖镇 40公里,离千岛湖深渡旅游码头20公里,全镇辖6个行政村(新门、三港、滩头、街口、巨川、雁洲),全镇总面积61.32平方千米。

街口特产

街口主要特产有茶叶、柑桔、贡菊、水产品。街口,有“全国茶叶产量之最”之称,年产茶叶250吨,其中名优茶比重达50%以上,其中“徽源毛峰”、“新安春毫”等新创茶叶品牌深受消费者欢迎。“街口金桔”闻名古今,“笋干”、“山芋干”等天然绿色食品畅销市场,“徽州贡菊”以及独具风味的新安江淡水鱼更受市场厚爱。

 

正是橙黄橘绿时

江伟民/文 https://mp.weixin.qq.com/s/O_Y0-MLaaloiq41p4jxqdA

新安江及沿岸村落之美,美在月月有花、季季有果。即便是“萧瑟秋风今又是”秋冬时节,地处“三口”的蜜橘迎来了采收期,个头硕大,似绿还黄、香气四溢的蜜橘,在一江清水的映衬下,有着丰盈的诱惑力,吸引着四面八方的游人前来赏景品果游新安。

“三口”是正口、新溪口、街口的合称。三口人家均分布在新安江两侧,人家周边的山地橘园受新安江小气候影响,生产的柑橘饱满多汁,酸甜适中,开胃生津,而为广大消费者所青睐。除“三口”外,沿江的小川乡亦有不少柑橘地。从总量来看,沿江橘园不下两万亩,其中新溪口乡塔坑村的3000亩柑橘示范基地,是三口蜜橘的核心产区、优良品种的集中展示区。

上世纪60年代新安江大坝蓄水之后,大片良田受淹,村民或移民或后靠。沿江数十万民众,特别是深渡之下“三口”地区的村民,连平整一些的地基都很难找到,更不要说弄一片平整些的田地用于耕作了。沿武新前公路,沿江水驱车而下,处处可见马路外侧的民房,大抵用钢筋水泥浇筑丈余框架,人为整出一个地基建房。由此可见库区土地的匮乏。塔坑自然也不例外,所有橘园爬满村后山坡。要想在有限的山地上刨食,就得动上许多脑筋。种植山芋玉米大豆油菜一样,种植经果林也一样。为了把柑橘种植好,管理好,生发出更多更好的效益,塔坑果农做出了多样尝试,包括引进早熟、抗寒品种,通过嫁接进行品种改良等。新溪口柑橘专业合作社理事长余生明就是其中的一个。

“为打造优良橘园,我们合作社主要做了三件事,一是为了防止水土流失,人工砌成一条条石塝保土保肥;二是多方调研考察,学习他人的先进种植管理经验,引进不同时期成熟的果品,延长采摘期;三是通过统一改良、统一施肥、统一采摘、合作社兜底的运作模式,力求果农利益最大化的同时做好兜底保障工作。”多年的柑橘种植,余生明成了当地有名的土专家和柑橘经纪人。“来多少收多少,成立合作社就是不让果农有后顾之忧。”

在历史上,新安江流域形成的温寒适中的小气候,特别有益于柑橘的生长。但是也有一些年份的持续超低温气候,直接把橘树冻死。上世纪九十年代有过一次,新溪口乡上游的小川乡千余亩椪柑橘树受到重创,致使柑橘产业发展一度受阻。2016年1月,寒潮再度来袭,塔坑核心区也不能幸免。看到一片片橘叶卷缩飘荡,一株株橘枝泛黄死去,橘农揪心的疼。

天灾也是机遇,我们一定要抓住这一机遇,全面改造低产橘园、劣质橘园、不耐冻橘园。面对50年不遇的天灾重挫,专业合作社一干人等积极深入邻省浙江黄岩等地,调研取经,引进优质品种,分发给橘农栽种。

“变革也需要机遇。要是平时,让大家把好好的树儿刨去栽种新树,可能没一个人会听你的。现在好了,良种换死树,你不用去做工作,大家齐心协力地干,三年时间不到,我们的塔坑橘园再次焕发新机,依旧是领航三口蜜橘的核心区。”余生明自豪地说。

作为水果,橘子始终难入上乘果品之流。在历史上更是不乏滞销的年份。这一切都须等待一条路的出现。2007年武新前公路正式通车,人们就可以沿公路经武阳进入新溪口,摆脱了依赖船只通航的历史,三口蜜橘真正引来了产销两旺的好时代。当地蜜橘也从原来的几毛钱一斤,上升到了“元时代”。一些早熟橘品,每公斤更是卖到了6、7元以上。塔坑橘树多的果农,年收入达6万元以上,成了三口蜜橘率先富起来的代表人物。当地及周边的一些生意能人也在这一时节抢着经营起了柑橘生意,彻底解决了果农在销售上的难题。三口蜜橘也从歙南偏僻的山村走向了市场,走进了全国各地的大众家中。

随着陆路交通的兴起,船运逐渐式微。或许正是民用掛机船的减少,现在的游人反倒喜欢起了乘船游江的慢生活。品三口蜜橘,听新安江传说,自然是一件不可多得的人生快事。

新安江小川、新溪口、街口段,虽非“新安江山水画廊”的核心区,却是“新安江百里大画廊”的重要组成部分。秀水青山之地,必然有着耐人寻味的故事传说。自武阳乡三口之一的正口往下,便是大川、小川、天师、结湖头、横石坞等。只所以介绍仔细,是为了更好地讲一个民间传说。天师是程家堨村的一个自然村,其对岸山体,可见一处类似于塌方模样的痕迹,历百年不去,相传为隐居此地的龙精挠痒痒的所在。这条龙特别长,龙头在结湖头,尾巴在横石坞,龙头“小穿”一下,到了小川,龙头“大穿”一下,就到了大川。龙精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功力了得。

相传这就是小川、大川地名的由来。有人撰文称,小川不小、大川不大。小川在下游,是一个乡的建置,自然不小;大川在上游,只是一个小自然村,当然大不起来。而在命名的时候,却颠倒了过来,若是用这样的民间传说来解释,倒也是合适的。

天师村不大,仅十几户人家,可这“天师”的地名,取得那叫一个响当当。相传有一得道高人叫张天师的在此修炼,此村因此得名。修炼之地居有龙精,其后又在深渡老龙矶水域把新上任的徽州知府害死,并取代他上任等等恶行,已让张天师下定了除害的决心。于是画符向天庭请愿,谁知张天师画一张,老龙在空中吃一张,总是到不了玉帝手中。张天师一见请愿无望,只好独自迎战龙精。为了一战而胜,张天师把府衙内所有有水的地方都做了盖子封住,却是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唯独没注意知府书桌上有个砚台,里面还有一点水没清理,不敌张天师的龙精从中逃得一命。最后被囚于江西镇妖井内。传说中张天师的另一个身份是许真人。这许真人在知府夫人临盆时,斩去前8条小龙,最后一条在夫人的苦苦哀求之下,斩去其尾,是为斩尾龙。

张天师也好,许真人也罢,终究正义战胜邪恶。听着如此曲折离奇的故事,或许口中的蜜橘会更甜一些。自然,三口的果农、塔坑的果农,也一定会借助着先进的种植管理经验,借助着百里新安江的全域旅游开发,把三口蜜橘的牌子举得更高,打得更响。

 

潘明志:我与桔子的二三事

提及桔子,无论你怎么说,我都与其有不解之缘。

我家祖居皖浙边陲,一个偏僻的小山乡。20世纪80年代初称溪口,嗣后不久改称新溪口。位居新安江畔。新安江可是皖南的母亲河啊!她之秀色,南朝诗人沈约就赋五律咏叹,唐代诗圣李白更赋《清溪吟》,诗赞云:“清溪清我心,水色异诸水。借问新安江,见底何如此?人行明境中,鸟度屏风里。向晩猩猩啼,空悲远游子。”

家乡不仅风景迤逦,且亘古气候温润。年平均气温在16.4~7摄氏度,大于10摄氏度和温变幅在4700~5100摄氏度,属短日照、漫射光、温暖湿润、雨量充沛的柑桔等经果林适宜区。传统种植金桔。其中邻村塔坑(行政村)的牛石坞(自然村)有一金桔树,丰年树产近半吨,被当地誉为桔王。

1958年春,国家第一个五年计划大型水利项目一一新安江水电站建成蓄水。家乡成了“西子三千个,群山已失高。峰峦成岛屿,平地卷波涛。”之千岛湖的一部分。20世纪70年代初中期,依据县“高山林、中山茶、低山果、水中鱼”农业规划,引种黄岩蜜桔(柑)等良种成功。

20世纪80年代初,家乡柑桔园已达万余亩,年产量约1.2万吨,产值约2000万。由此新溪口声名鹊起,以柑桔之乡闻名遐迩。每到霜降以后,经霜水一打,那漫山遍野熟透了的蜜桔橙黄透亮,压满枝头,铺天盖地;那铺陈其间的金桔乔装打扮,红红艳艳。它们衬着绿叶,沐着晨风,沿着江流,一路潇洒,一路欢歌,坦胸露怀数十里……腑瞰江面,秋光闪闪,水波涟涟,三五斤重的湖鱼不时戏虐,忽而跃出水面,又啪啪甩落……此情此景,不禁使人沉醉,使人恍忽,仿佛自我就生活在瑶池盛会仙境中,活在“飞流直下三千尺”的银河瀑水之畔。生于斯、长于斯,有谁不念与桔有缘?!

20世纪80年代初中期我曾在新溪口乡作过“小吏”,且分管农业,于是我的桔缘便百尺竿头。

那时至少在安徽,名特优果品远谈不上极大丰富,甚至可说匮乏。于是那些年,我常常不得不翻山越岭,走村串户,去为前往购桔尝鲜的省地市县众多直属单位寻访落实桔源。

提及桔影,我所拍品种不多,且都不是家乡所拍。各类桔子,近些年我虽沒少吃,景观桔也沒少看,但多系亲友馈赠。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时过境迁呀,而今我正宗的故里已可望不可即,并不怎么方便回得去啦。但我桔缘尚在,桔情更浓!

近期的一天,我踏访县城北郊富堨镇徐村,偶然的瞬间,忽见村野伫立一古石牌坊,不禁好奇地前往探看。猛然间,又很出奇地在坊前发现了一片桔林,面积虽不大,但品种不少,既有食用的各类桔子,如土桔(金桔)、黄岩蜜桔、金丹(土桔的一种),又有俗称代代果的景观桔。其中有一树土桔硕果累累,披红挂绿,叶片上还沾着银霜,在旭阳照耀下晶莹剔透,煞是爱人。它不禁勾起了我对故乡的桔恋。于是我不假思索,打开手机,将其摄下。并题五绝一首,诗云:“满目土桔红,银霜绿叶中。八仙经此处,把酒忘天宫。"

全诗以直白呵成。其中第三句用一典:2005年版《歙县志》记载,当年八仙之一吕洞宾曾一度驻足现徐村行政村所属之沙溪自然村。传说当年村贤凌荣禄因殷勤招待吕洞宾,吕洞宾感其诚,临别赐其仙方,指地掘井,取水酿酒,在村内开店致富。唐僖宗时凌荣禄贡仙方入朝,得皇上赐金帛而归建皇富社屋,为相邻五村共有。今仙井、吕真人祠遗迹尚存。https://mp.weixin.qq.com/s/gl9YAajGxGW2T6qdoTld5w

请支持独立网站百合徽州网:转发请附链接http://517baihe.com/a/202004/306.html 。

本文话题:

相关文章
  • 耐人寻味的叶村:清凉峰、昌源河、方腊

  • 徽州歙县石潭旅游旺季期间实行交通管制

  • 【徽州古道】婆岭山古道:连岭古道一支

  • 徽州歙县萌坑鬼头尖登顶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