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园许先生:徽州新安医学西园喉科传人的故事

作者:江伟民 点击:2020-06-09 22:02:55

西园喉科为歙县郑氏一脉研创传承,至今已传13代...

西园喉科在新安医学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这主要体现在,有关口腔、咽喉等疾患,只须西园喉科所配制的药粉一喷,大多能药到病除。而西园喉科为歙县郑氏一脉研创传承,至今已传13代、300余年历史。既然是郑家的祖传产业,怎么又扯出一个许先生来呢?这里头就有着不少动人的故事。

相传道光后期,西园喉科传人郑麈,娶妻金村(许村的一个自然村)许氏。那一年,许氏年方十七,嫁入郑家之后,仗着自己识文断字,加上丈夫宠爱,就帮着整理喉科医案,参与到研制药粉、佐夫业医之中。时间一长,许氏尽得郑家秘学。正当夫妇俩凭着一身精湛的医技,夫唱妇随,悬壶济世之时,突如其来的厄运降临郑氏一门。西园喉科传人郑麈于咸丰元年(1851)因病辞世。这一下,郑氏一门犹如倒掉了顶梁柱一般。更让一家人担心的是,传至郑麈时,郑氏一族年青一辈的医技中,鲜有出其右者。郑麈辞世后,其子尚幼,稍不注意,祖上绝技便有失传之虞。

正当大家担心的时候,许氏明确了自己的态度。她表示,嫁入郑家,生是郑家人,死是郑家鬼。现在孩子尚小,自己一定会抚孤长大,传其医技,定使郑氏喉科传承下去。众人见许氏讲话坚决,落地有声,悬着的心总算放了回去。

正当郑家人等待着郑麈之子长大,继承父业的时候,意外再次发生了。郑麈与许氏年仅5岁的儿子,竟然意外死亡。正当许氏沉浸在丧子的悲痛中时,郑氏家人却又在心里打起了鼓。先前,许氏答应永做郑家人,并要把医技传给儿子,这自然不会有任何问题。可现在,承接医钵的幼儿意外去世,许氏也没有了可依靠的后人,是否会外嫁出去就很难说。一旦外嫁,郑氏不传之秘也必会为他姓所知,如此一来,西园喉科必然遭受灭顶之灾。

好在许氏的表现再次让一个家族的人吃下了定心丸。许氏不仅很快从失去丈夫、儿子的悲痛中脱身而出,还主动要求立侄子郑永柏为嗣,承接喉科医技。那个时候,永柏正在江西一带做生意。承接了衣钵的许氏,以郑家世传的丹方修合成药,对症施治,往往药到病除,赢得患者普遍赞誉,人称“西园许先生”。

咸丰十年(1860),太平天国起义爆发,许氏避居黄山,一直到起义失败之后,许氏才返回西园郑家。这期间,就有不少觑觎郑家医技之人,寻着许氏的足迹上得山来,变着法子想从许氏手中骗得秘方。有一回,许氏在山中采药,突然出现了4个歹人,凶神恶煞一般,叫嚣着要谋财害命。正当许氏不知所措之时,一侠士仗剑相救,并一路护送许氏回到住处。许氏对救命恩人自然感激,遂拿出一锭给人瞧病挣来的银子相谢,那侠士却是极力推脱。许氏以为遇到了做好事不求回报的好人时,那侠士却说,想要她相授郑家喉科医技。这一下让许氏生了警觉。再细想一下,那4个叫喊着打打杀杀的歹人,也只见嘴上功夫,没见他们动什么真格。隐约间,许氏发觉自己已经落入他人设计好的圈套之中。他们并不是要杀人越货,谋财害命,而是冲着西园喉科的秘方来的。

想明白了这一层,许氏反倒坦荡了。她向着这位“侠士”说着郑氏一脉的历史,西园喉科的历史,再说到作为医生首先要有良好的医德,以及如何瞧病,如何辨别寒热虚实、辩证论治等。总之一句话,作为医生,没医德不行,有了医德没有一个好的医技也不行。而好的医技,比如西园喉科,靠的并不是一两张秘方,而是多少代郑家人的点滴积累。医者父母心,悬壶济世,真不是什么人都能做的。最后,许氏认真地说,西园喉科本只属于西园郑氏,自己只是郑家儿媳妇,这一身技艺传至郑家,也只能还给郑家,别说其他人了,就是许家人来向她要相关的秘方、医技,她也会为郑家守好最后一道关。许氏的坦诚相告,让一拔拔想从她身上寻得好处的人,羞愧地打道回府。

许氏走到哪里,就看病施药到哪里。一个徽州,在短短数年间,上流社会也好,市井坊间也罢,都流传着西园许先生的故事传说。特别是许氏这人,别看只是个小脚女人,却处处有着大家风范,特别是根植在心中的民本思想,把普通百姓当亲人的做法,更是让她享誉邻里。

相传有一回,许氏正在坐堂,等着瞧病的人更是排起了一个长长的队伍。这时候,一衙役过来瞧病,仗着自个儿那点官老爷的威风,根本就不想排队等待,而是直接冲到许氏面前,要求先就诊。站在一旁的郑家人个个面带怒色,可又明知得罪不起,算是敢怒不敢言。看病的普通百姓,自然不想招惹是非,也是三缄其口,看许先生如何对待。许氏见状,向郑家人使个眼色,让他们别出声,自己开始给这位衙役瞧起病来。一小会儿功夫,许氏说,大人得了白喉之病,只是这病怕是有些麻烦。衙役便问,如何麻烦。许氏说,麻烦就麻烦在大人口中的白喉病灶,和普通的人生得不一样,有些不讲道理,更不讲规矩,所以治起来比较麻烦。一边说着话,还一边摇着头,脸显难色。这一下,衙役着了慌,心生惧意。要知道,凡是口腔疾病,西园郑家要是说了麻烦二字,那可是真的有大麻烦了。毕竟在整个徽州甚至更大的地域范围内,很难在治疗白喉上有出其右者。于是再问,如何才能把本人白喉治好?许氏说,那先得让它又讲规矩又听话才行。

话说到这个份上,衙役一下子明白了过来。这许氏不是在说他的病难治,而是说他不守排队的规矩。本来想着摆摆威风,可面对能左右自己疾患好坏的许先生,衙役的威风再也摆不出来,只好悻悻然站到了队伍的最后面……

许氏巧妙规劝衙役遵守规矩的故事,不胫而走,成为当地一时美谈。如此一来,无论是官宦人家,还是乡绅富豪,再也不敢在许先生面前摆谱子,摆架子。

许氏名头大,手艺精,辩证论治,药到病除,声名远播。待到嗣子永柏归里,许氏将一身所学,包括自己数十年来的行医感悟所得,悉数相授。一个幼女子,许氏以一己之力,传承和发扬了西园喉科一门绝学,其品格和技艺都受到了包括郑氏后人在内的众多乡邻的爱戴。史载,许氏58岁去世,然而令人痛惜的是,即便是《新安医学史略》上,也没有记载许氏的名字。但是,西园许先生的名号,却在郑氏西园喉科的历史上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请支持独立网站百合徽州网:转发请附链接http://517baihe.com/a/202006/316.html 。

本文话题: 徽州民间故事

相关文章
  • 歙县小辣椒其人其事

  • 徽州民间故事:新安江斩尾龙的传说

  • 徽州民间故事:彭泽尖下老龙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