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州鸿飞古镇曾经的太子庙、太尉庙、社屋

作者:智昀、宝林 点击:2020-07-27 18:21:47

鸿飞村曾经在建有土地庙的基础上,还建有社屋和太子庙、太尉庙...

在古徽州的大地上,几乎每个村落都或多或少地都建有不同的庙宇。一般地以土地庙居多。鸿飞村曾经在建有土地庙的基础上,还建有社屋和太子庙、太尉庙,这在一般的村庄是不多见的。

首先讲,为什么在古徽州的每个村落都建有众多的庙宇,应该是受程朱理学的影响。

儒学作为封建统治阶级的正统思想,在有文字记载的二千五百多年的中华民族历史长河中经历了三个主要阶段,首先是孔、孟之道,在先秦时期就开创了儒家之先河;第二阶段是西汉的董仲舒,提出了"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并被汉武大帝所采纳;第三阶段是朱熹、程颢、程颐等人提出的程朱理学。

儒学及程朱理学能作为中国封建社会长期的正统思想,传统文化,不但君主能接受,平民也能接受,总有它的可取之处。尤其是中国封建社会后期产生的程朱理学,它影响到了中国的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

再者程颢、程颐、朱熹的祖籍都是古徽州人(程颢、程颐的祖籍是篁墩人),朱熹的祖籍是现江西婺源人(婺源过去属古徽州),他的母親也是徽州人。朱熹本人也在歙县古城的紫阳书院多次讲学,所以从古徽州到现在的黄山市,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对程朱理学是崇拜的。程朱理学的天理是道德神学,其根本特点就是将整个社会、民族及伦理道德和个人生命信仰的理念,构成了更加完整的概念化、心性化、抽象化和真理化。并是元、明、清三朝的统治思想和文化、伦理体系。

所以,在当时的情况下,建造庙宇合法化,况且,平民百姓也需要心灵慰籍,精神信仰,所以,徽州村落多庙宇,并与其它多方面、多领域的建树,成为了中华民族的三大区域文化学说之一。

 

鸿飞村的太子庙,建在村西北的小山坡上,这里是全村的制高点。站在此处,可以俯瞰整个村落的全貌。它,坐北朝南,是前坦后庙屋带围墙的庭院式建筑。要进太子庙,先要进山门,然后沿石阶梯而上,经过宽约三米多近六十多个石级阶梯,向右进院墙门,便到太子庙了。

太子庙占地不大,大约是在四百多平方米左右。前坦后庙,庙屋大概在一百五十平方左右,庙门是中间大开门,两边屋角斗拱重叠,飞檐翘角,角顶上装饰着砖制神兽。厚重的庙门涂有朱红色油漆,两边的外墙壁上绘有彩绘门神。整个庙宇给人一种庄严神圣的感觉。

一进庙门,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端坐在正中神龛中的太子塑像了。太子塑像头戴紫金盔,身着大黄龙袍,腰束镶金边的紫金腰带,足蹬半筒战靴,面如粉黛,目光犀利,虽是少年,却显老成稳重。太子左侧的神龛,安放着观音菩萨塑像,目光慈祥;右侧的神龛摆放着周襄王的塑像,威严有仪。

在神龛前,设立了四根圆形木柱,靠近太子塑像的两根木柱上,塑有二条盘转而上的龙,龙身弯曲盘旋,五指龙爪张开有力。盘旋在柱子上方的两条龙,龙头相向而对。龙须高翘,龙头生动有活力。龙的铠甲为绿色,每片绿色的铠甲外围都包镶有金黄色的边,龙嘴含有鹅蛋般大的珍珠,龙眼碧绿、炯炯有神。即使在白天一进庙屋门,便可见龙眼和含在龙嘴中的六颗珠子发出荧荧的光芒。据说龙眼和龙嘴中含有的珠子都是大块的翡翠制作而成。两条龙栩栩如生,活灵活现,如同真龙一般。

尽管庙宇前面坦上香炉内烟火缭绕,可里面供奉的太子、菩萨塑像和两条塑龙却一尘不染。庙内左右两侧的白色墙壁上,左边绘了一群文官,右边绘了一丛武将,面向太子躬身而立,煞是端严气派。

在太子庙门前近二百五十平方米的庙坦上,全部用河滩上的鹅卵石铺设。离庙门十五米左右的前面,摆放着巨大的圆形香炉,再前面便是庙的照墙,也就是现在说的玄关,照墙上绘有龙凤图案。在庙坦的两边种植有多株柏树,在太子庙尚存的解放后,最大的一株柏树,其根部需五人才能合围。庙的后面有多株粗壮的楝树,最大的一株得六人才能合围其树根部。

太子庙,自建成后,香火鼎盛,参拜的人常年不断,庙坦上的香炉里,整日香火燎绕。

太子庙的来由,有三种说法。

一种是纪念唐代一位皇子的,另一种说法是纪念孝子周雄的,还有一种说法也很有参考价值,据史记载,在南宋时期,洞庭湖沅江汉寿一带,有钟相、子昂、夏成、周伦、杨太五个农民聚到一起进行起义,即南宋初年钟相、杨幺(杨义最小,排在第五位,湖南人称“幺”)起义(见历史教科书)。此次起义,提出了“等富贵,均贫富”的口号,短期内起义队伍就迅速发展到二十多万人,并确立了"大圣天王”政权。金朝曾多次来诱降,均不从。后来在宋朝镇压的战斗中,钟相牺牲,其子钟子仪接班,不幸被俘,十四岁的钟子仪性格刚烈,宁死不屈,其母也随之而去。宋高宗后来听说后,念其节义,将埋葬钟子仪母子的地方封为“子母城”。宋孝宗皇帝念小太子忠心,有不降金朝的民族气节,准在其下葬的地方建庙祭祀,并御批定名为“太子庙”。因钟子仪的起义,是岳飞親自镇压下去的,徽州人历来对岳飞大肆破坏徽州的风水,一直是耿耿于怀,所以建设《太子庙》来祭祀,其褒贬之意已经很清楚了。所以前来朝拜的人很多。

当然,建有“太子庙"的地方还有很多,如现在宿松县的太子庙是祭祀一千五百年前的南北朝梁昭明太子。又如台湾宝岛也建有太子庙,里面供奉的是哪吒。信仰自由,各有各的信仰,各供各的神灵。综合鸿飞村中秋舞龙民俗,以及太子庙内供奉的各类神像,有学者认为,鸿飞太子庙是当地传统的孝道文化、民俗文化、冯氏家族文化,掺杂了丰富多彩儒释道优秀文化内核的这么一个文化综合体,鸿飞太子庙这种优秀的传统文化综合表现体在徽州地区是比较罕见的。

鸿飞村的太子庙建于何时,曾有学者考证,大约是在一九二七年左右。笔者认为,一九二七年的前后,已是清未,整个华夏局势动荡不安,村人的思想和整个村的财力必定受其影响。而最早也应该是清中时期,一是那个阶段是国泰民安的;二是产生于徽州的程朱理学已深入人心,徽州人自会践行之;三是那个时期正是徽商正发达之时。建设一个精致的庙宇,不光需要人力,更需要财力,还需要手艺精湛的高级工匠师。试想一下,如果没有本村在外经商人员在财力上的大力支持捐献,没有筹集到雄厚的资金是很难建成那么精致庄严的太子庙的。

 

再说太尉庙。

鸿飞村的太尉庙坐落在一进村東过路亭的右上首,即过村東路亭后向右经上二道各十几梯的石质台阶后,便到太尉庙了。

太尉庙坐西北朝东南,庙前右前方有一平坦,占地面积近百平方米。庙宇房屋建筑面积在近二百平方米左右,为前院后堂式建筑。步行进太尉庙大门后便是一个正方形的庙院,院内按东、南、西、北方位栽有四株长势茂盛的南竹,树身高过院墙。庙院中置放着圆形香炉。经过庙院,上二层一窄一宽的石质台阶后,便是一排硬木制作的栅栏,直装到屋梁。

在靠后墙设有宽敞的神龛,一分为二,里面分别供奉着红脸和黑脸的两个太尉菩萨。两个菩萨体形庞大,各自穿着红、黑色的唐代士大夫服饰,头发梳成樸头,戴官帽(唐朝的官帽高度下降,中间似现在的单人沙发,两边的发簪像两个耳朵),腰束五色彩锦丝带,足蹬半筒皮靴。一左一右威严地端庄地坐在各自的太师椅子上。

在两尊太尉菩萨前摆有一张长条桌,一长而宽的供奉桌,除放祭祀的供品外,还有一个求签筒,供朝拜者求签以卜吉凶。

左右两边的墙上,绘有八仙过海、城郭山村的五彩图案。整个庙宇简洁、威严,走进去就给人一种肃穆感。

据说黑太尉体谅人间疾苦,能看病;红太尉会看村护民,能求雨,都十分地灵验,虔诚而来者,往往都能满足心愿。为使两个太尉更加有求必应,村人往往在杀年猪时,将生猪拖到太尉庙的院里去放刀宰杀,然后把新鲜的猪血浇到庙里的石柱上,认为这样做,太尉菩萨的灵气就更好了。

对太尉菩萨的来历,村人大致有二种说法。

一是为纪念唐代安史之乱期间坚守睢阳(今河南商丘)的张巡、许远二位将军,他们为了抵挡安禄山之子安庆绪遣将尹子奇率兵二十万进攻睢阳,苦战到最后一兵一卒,最后双双以身殉职,矢志为保卫南宋半壁江山做出了贡献。念其忠烈,后人设祠以祭。

第二种说法是太尉庙供奉的是一位明朝时在山東青州杜村的村医。据说明朝封在山东青州的衡王,其女儿生病,经多方医治无效,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做法,前去相隔不远的杜村礼香供奉生前医术十分高明的周毓荣医生,于是病好。衡王大喜,上书敕封周毓荣为太尉,并在周的墓地处建立了一座太尉庙,以表示对周的嘉奖。因周生前皮肤黝黑,人们故称其为黑太尉。同时,鉴于周生前未娶,衡王还为周撮合了一场阴婚,并为其举行了阴婚仪式,在阴间与周毓荣结婚的女子便称为太尉奶奶。这样看来,鸿飞村的黑太尉能看病,看来是有来历的。今天,我们再从另一个角度看,周毓荣医生,是因为他是山东青州人氏,与本村始祖冯繁一一子华公是同乡。供奉自己同乡的太尉菩萨,而这同乡太尉又会看病,又解了自己的思乡之苦,真是一举双得。这样,太尉庙就顺天应时而建成了。

太尉,是古代的官名,在秦朝时就是中央掌管军事的最高官员。后发展,又成了文官的官职。太尉一职,随着各个封建王朝对统治的需要,对太尉职务的称呼也越来越普遍,尤其是北宋后期到整个南宋,“太尉”都是一个比较普遍的官衔,如《水浒传》中就有不少人称太尉。太尉庙在全国各地也常见。

对于鸿飞村太尉庙供奉的菩萨是张巡、许远二位将军,还是山東青州的周毓荣医生夫妇,其实并不重要了,反正两者都是菩萨的化身,心诚则灵,灵则神。更重要的是,在封建社会医疗条件极度匮乏的山村,人们对身体健康有祷求了;对忠义有榜样;对信仰有追求了。

听老一辈传下来的叙说,太尉庙的两个菩萨灵验得很,在上个世纪四十年代初,有福建商人黄復生外出经商,不幸途中生病,沿途看了很多医生,吃了很多的医,均不见好。后来在鸿飞村东路亭休息时,顺便虔诚地参拜了太尉菩萨,顿感身心舒畅了很多,回家治好病后,专程带着"泽被海外”的匾额和供品前来感谢。

自太尉庙建成后,不但是本村人经常去朝拜,而且是南乡片,甚至绩溪一带的百姓都十分的相信,香火鼎盛,在周围百里的区域内外,名气都非常大。

 

从鸿飞村的村东,沿伏源河的青石板路而上,约一公里处,便到鸿飞村的社屋了。

该社屋座北向南,三面环水渠,西面靠山,整栋庙宇的建筑呈长方形,单层独栋,整个屋顶较为平坦,前进的中间设有天井,只是后进比前进略高一点,建筑面积约在二百多平方米。

从南面的大门进去,经两边宽敞的厢廊(中间有天井),步入供奉中堂,后堂便是神龛了。神龛内端坐着社公、社母,威严而慈祥。

在靠近天井的前沿,摆放着一只巨大的双环耳铁鼎。此铁鼎有四只脚,整体平面呈一长方形,高约一米三、四左右,宽约四、五十公分,内腹深达四十公分左右,供人敬香烧纸用。铁鼎的两边沿着两侧的平边沿线浇铸了高达有三、四十公分的耳环提,整个铁鼎通身都铸有花纹,不见焊接痕迹,一次成形。这个四柱铁鼎,从外面看上去如同一个庞然大物,人人都说其重量在两吨以上。真是可与司母戊鼎相媲美。据老一辈传下来说法,这铁铸香炉是唐代先人冯宿因为军功从外地带来鸿飞村的,极有可能是皇上赏赐的商纣时期的宝物。

社屋,是社神在人间的居住地和受人间供奉朝拜的地方。

社神,在民间俗称土地公、土地爷、社公爷,也称福德正神、福德爷或简称土地。社神本来就是一种自然神,历朝历代都是“犹不忍废"。自君王以至平民百姓,都得对它立社祈求,以祈社稷,天下之福。北京有天坛,村落有土地庙,像鸿飞村这样有专门的社屋则不多。

春社,祈谷之生:秋社,报谷之熟。“社”是土地,“稷”是谷神。社稷,后用以借指国家。社,在古代又指土地神和祭祀土地神的地方、日子以及祭礼。每年的农历二月,八月有一天分别是春社和秋社。是日,鸿飞村的村民均要前去祭拜。由于人丁兴旺,一般都是一家去一个男丁聚集于社屋门前,届时由族长按排,分批次一拔一拔地进行虔诚的供奉祭祀,以祈求和感谢土地神的福佑,年景丰收。这种祭祀,也称为“春祈秋报",它寄托着劳动人民一种祛邪、避灾、祈福的美好愿望,也承载着农耕社会祖祖辈辈农民的文化信仰。

鸿飞村的社屋由于地处一隅,离村较远,平时不怎么开门,又是临水临山,阴气较重,尤其是下雨天,常听到里面有淅淅挲挲、毕劙拨落、镲铃钪啷、旂唳硿哢的响动声和不时的铿锵撞击音,使路过之人听了毛骨悚然。所以,对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务农人家,一到傍晚太阳落山之后,那条路上走动的人就很少了。平时人们都在说,那只铁鼎有灵气,好像嫌场地太小,不安心待在社屋里,说不定真是个一等一的宝物。

 

鸿飞村的太子庙庄严精致;太尉庙气势恢宏,社屋大气肃静,这些,都给年少的自己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些文物古迹现在只剩下断墙残壁,就太尉庙还剩空空的庙屋基了。如果现在上面这些庙宇还完整存在的话,《太子庙》应该是响当当的国家一级文物保护单位;《太尉庙》应该是省级文物保护单位;《社屋》内的那只铁铸香炉也会陈列在故宫博物馆内了,真是可惜得很。这三个庙宇的毁灭,使鸿飞这个千年古镇的文化底蕴减少了许多。俱往兮,往昔不可追,逝去的已经逝去了。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只有珍惜当下,长远规划,才能创造更加美好的未来。https://mp.weixin.qq.com/s/ZGesbAgIXCym1DCp1NiRtw

请支持独立网站百合徽州网:转发请附链接http://517baihe.com/a/202007/324.html 。

本文话题: 徽州古村

相关文章
  • 耐人寻味的叶村:清凉峰、昌源河、方腊

  • 伏源河畔的鸿飞古镇

  • 【徽州古村】萌坑:古道悠悠,壁画生辉

  • 徽州科村:主要为潘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