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源河畔的鸿飞古镇

作者:徽山水 点击:2021-01-17 19:55:35

鸿飞村是皖南著名千年古村落,四面群山环绕,伏源河绕村前而过...

江伟民:伏源河畔鸿雁飞

伏源河出得里方,便是鸿飞。鸿飞村东大桥,桥面为水泥结构,桥身却是正儿八经的两墩三孔古石桥。桥下水渠引一溪清碧,穿村前田地而过。我们没有看到水碓和榨堂,我们也没有听到水车转动的吱呀声,这一切或许都不会影响我们对古人借力自然智慧的想象。在特定的历史时刻存在过,在另一个时刻消失了。仅此而已。

鸿飞是探访棉溪河源头伏源河的第二站。

鸿飞村是皖南著名的千年古村落,四面群山环绕,伏源河绕村前而过。庚子清明时节,人间四月芳菲尽,村庄四周的油菜花业已结荚,展现出丰收前的葱茏绿意,与古朴典雅的黛瓦粉墙相映衬,确有别样风韵。

《歙县志》载:鸿飞村原居民为宋、杨、方、项四姓,唐宝历二年(826年)冯姓庐墓而居,逐渐成为村中主干,至今近1200年历史。墓葬主人就是鸿飞村的冯姓始迁祖、歙州刺史冯子华。

冯子华与鸿飞结缘,还有一个故事。相传鸿飞两姓因山场纠纷,诉之官府,冯子华现场勘察调节时,发现鸿飞村前山“来龙”气象巍峨,后山“靠背”若太师椅状,官运稳当亨通,当为极好的风水之地。便嘱其子孙,待其逝后安葬于此。冯子华三子冯定留下守墓,一守就是三年,后定居鸿飞。冯氏一族由此繁衍生息,代代相传。

史载,鸿飞原名吴辉。清初乡里丈量清册尚载有“吴辉”、“洪辉”、“洪飞”字样,各人按自己的习惯、习俗和爱好不同,随意取用其中一个名字。这一现象直到1950年之后才得以规范,众人皆用鸿飞之名。

村人相告,在家家户户的竹篓、竹簟等家具上,都喜欢写上“吴辉始平”字样。“为什么写上‘吴辉始平’呢?后来我才知道,因为村子叫吴辉,而冯姓属于始平郡,连起来就成了‘吴辉始平’。”冯善之相告。冯老已届耄耋,曾主持修订《鸿飞冯氏族谱》。

村名更替,无论如何都是大事。我们在探源新安江的许多村落中,就有一些并不因村中主干姓氏更替而改变村名的。从吴辉更名鸿飞,还与当地方氏出了一个贵妃有关。

鸿飞村西水口一桥 ,桥之北头有一个四角亭,其南头相传有一个八角亭,损毁之期无考。相传八角亭上8个铃铛,悬于八角之上,亭顶常有鸿雁停栖盘旋。山风吹拂,铃铛作响,鸿雁啼鸣,成了鸿飞一大景观。有一次方贵妃回乡省亲,见鸿雁盘旋,亭铃叮当,心情大悦道,吴辉之名远不及鸿飞贴切。至此后,鸿飞村名在当地流传了下来。

村西水口,亦有一桥,毁于1969年“七五洪水”,后以钢筋水泥重建。桥下一石,状如龟型,当地人称“进洞乌龟出洞鳖”,惟妙惟肖。千百年来的河水冲刷,竟自岿然不动。

鸿飞村北,便是鸿飞古道。古道悠悠沿山而上,直抵红顶商人胡雪岩家乡湖里,故又称雪岩古道。自古以来,此道多有行人,也是歙南人前往旌德挑米的粮道。庚子之春,荆楚大疫,复工后延。在苏州经营饮食的村民冯治根,联合其他村民组成5人组,在全村人的支持下,募集善款4万元,把居家的闲散时间用来义务修复古道路面,及沿途遗址恢复工程,日均百余人劳作,场面壮观。短短两个月时间,修建路亭4座,清理路道泥巴杂草、修复部分古石板路面,达5公里之长。村人相告,要完成目前的工作量,别说区区4万元,就是投入10万、20万元,这条古道也难以疏通。正是这种集体的力量,让这条满载着乡愁的古道重新焕发了生机。

在村民的引领下,我们沿着修葺一新古道,沿山势盘绕而上,一睹古道风采,更在山脊处见证了一个红色岁月里,鸿飞村人为支持红色革命、抗击白色恐怖所做出的诸多贡献和牺牲。村人相告,1931年,为第二次反围剿战役做准备,方志敏领导下的红军队伍进驻鸿飞,在这条商道周边挖了许多战壕,发展党员数十人之多。时任支部书记的当地村民冯俊邦(冯存善,字俊邦),就因叛徒出卖,在屯溪被国民党暗杀。

鸿飞村祠堂众多,间有社庙、太子庙、太尉庙、青山寺等,大抵倒圮毁坏,无一处完好留存,让人唏嘘。

具体可以阅读《徽州鸿飞古镇曾经的太子庙、太尉庙、社屋

鸿飞小学及村委所在地就是由村里的冯氏支祠改建的。竖立楼前的“熊甫楼纪念碑”,详细地记载了上世纪九十年代,村人冯熊甫之女冯月娥和她的丈夫、著名慈善家沈炳麟斥资19.4万元,在支祠笃伦堂、世德堂原址上修建了教学楼,并为学校配备了电脑等学习用品。冯月娥思家念乡慷慨捐资助学的义举,赢得了家乡人的赞誉。而对于拆除古祠改建学校的做法,冯善之认为是得不偿失的。“原来的祠堂还是比较好的,里面的柱梁都还完整,当时为了造这个小学,村里就把这个祠堂拆掉了,从现在来看,这个事情比较遗憾,历史的东西没有保留下来。”

损毁或不知去向的文物还包括摆在社庙前、吨余重的铸铁香炉,及代总统冯国璋题写的“派别源同”匾额。

相传鸿飞村人冯六顺,在南京总统府边上开了一个小店,与冯国璋秘书相熟后,结识了同宗同族的代总统冯国璋。冯国璋在任时,曾来鸿飞村认祖归宗。民国7年,冯国璋来到鸿飞认祖。送来三块匾,两竖匾书‘代理大总统’‘正任副总统’‘冯国璋敬立’字样。横匾特别大,悬挂叙伦堂厅堂正中,上书‘派别源同’四字。

我们在村人提供的冯氏祖谱上看到了冯国璋手迹相片。虽不够清晰,却聊胜于无了。相传此匾曾用作隔潮地板,上面搁放水泥。之后去向无着。

冯氏宗祠倒塌后,曾修建成大会堂样式,成了原徽州地区的蚕种厂所在地。鸿飞村大大小小的祠堂,重建后都成了养蚕室、制种室,那些束之高阁数以千计的竹簟便是一个佐证。县志载,1982年始,鸿飞村发展蚕桑业,后发展迅速,至家家种桑养蚕,产业十分红火,长达20年之久。新世纪初,鸿飞蚕桑产业锐减。如果说,还有什么可以让我们带来震撼、抑或眼前一亮的,那便是鸿飞村的水口林了。我们选择一个黄昏,行走在平整的石板之上,密林浓荫之下,看耕作而归的老妪,信步闲庭;看饱食青草的牛犊,欢蹦乱跳。这样整齐密集的水口林,保存至今并非易事,全赖于那位懂计谋、肯舍得、“明知故犯”保水口的一族之长。

相传冯氏入驻后,便着手水口的打造,无奈村人总是喜欢把牛系在水口树上,致使水口林难以生长。为保水口,族长开会宣布,再有牛系于水口树上,必宰杀分肉。

为了起到杀一儆百的效果,族长伙同长工,上演了一出“杀己儆人”的大戏。“他那个时候雇了一个长工的,他晚上回家后就对长工讲,你明天早上天没有亮的时候,把那头牛拉来,系到这个水口上。这样一来,村人炸了锅。不是刚刚宣布禁令的吗?是谁这么大胆?后来一打听,竟是族长自家的牛。于是村人反映到族长那里去了。族长说,禁令一出,就得按禁令办。族长亲自动手宰杀了自家的牛。如此一来,别人家也不敢在水口林外放牛栓牛了。就这样,这个水口一直保留到了今天。”这样的故事,村里上了年纪的老人个个信手拈来。

鸿飞水口古木成荫,多达30余株,甚是壮观;浓荫之下,一条500多米长的古石板路,从村口通往村里,古朴典雅。行走其上,鸟蹄婉转,溪水潺潺,声声入耳,如聆天籁。

伏源河畔鸿雁飞,传记传奇留经史。伏源河孕育出了许多美丽乡村、醉心故事,鸿飞当得其中一个。

请支持独立网站百合徽州网:转发请附链接http://517baihe.com/a/202101/334.html 。

本文话题: 徽州古村

相关文章
  • 耐人寻味的叶村:清凉峰、昌源河、方腊

  • 【徽州古村】萌坑:古道悠悠,壁画生辉

  • 徽州科村:主要为潘姓

  • 徽州歙县石潭北山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