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州歙县萌坑鬼头尖登顶记

作者:深山樵夫 点击:2021-02-16 14:53:21

登顶鬼头尖的路在鸿萌古道新娘坟路亭边上,从鸿飞走鸿萌古道进萌坑是最便捷的途径...

登顶鬼头尖的路在鸿萌古道新娘坟路亭边上,从鸿飞走鸿萌古道进萌坑是最便捷的途径。

为迎合搞乡村游鸿飞人把鸿萌古道改做徽商古道,对外的宣传资料上说是清末红顶商人胡雪岩曾经走过的路。

山脚下新修复的路亭外一块石碑上刻着:

1934年12月5日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第十军团第19师4000多将士在师长寻淮洲、政委聂洪钧的率领下经鸿萌古道翻越萌坑岭,过绩溪北上。

东风化雨春来早,山道两旁山毛樱开了,一丛丛一簇簇,点缀在尚未返青的山林里。走着走着抬起头,偶尔也会看见早开的映山红争做东风第一枝。

大年夜守岁,大年初一早上又早起放开门炮,上午上坟祭祖走了一大圈。因此刚上山有点不在状态,哼哧哼哧累的喘着粗气,不一会儿就出汗了,汗水顺着脸颊往下淌,后背也湿透了。

上到第一只山岗,平坦上竹亭里坐着几个前来登山的游客,他们和我倆一样累的鼻子喘着粗气。我们进凉亭,脱去外套和衬衣,喝了点水,等急促的呼吸稍微平复一点就开始第二段行程。

第二段路程中有两三里路称百步阶,碎石铺就的简易石阶盘旋在山林中,经冬的枯黄杆草在风中沙沙作响。

鸿萌古道其实并不是什么徽商古道,而是古代鸿飞、溪上、里方一带山民们走出的一条便道。

徽州人历来把修桥、铺路、建祠堂这三样公益事业颇为看重,认为是积阴德的好事,为了行人安全好走,一般交通主干道都会用平整的石板铺就路面。

一路往上走到新娘坟,上塝右转沿横㟝路三里到萌坑岭头亭,往坡上走就是登鬼头尖的山路,从新娘坟上到鬼头尖顶峰也是三里路。

去年冬天萌坑人搞美丽歙县山村游,已经把沿途的灌木和柴草斫了,在樵夫小径的基础上开辟出一条适合游人行走的山路。

上鬼头尖的路并不是一路攀升直达山顶,而是走的波浪线,沿着山脊线一会儿上一会儿下。山路上已经收爽,没有想象中的泥泞不堪,走在枯叶上面很是松软。

侄儿平时在上海做咸肉菜饭比较忙,难得有时间走户外,这次也是第一次跟我爬山,感觉有点累,最后的一段又比较陡,他走走停停,我陪着他一路向上,最后终于登上顶尖。

鬼头尖对面就是石壁墙,一条长达几百米裸露的岩石山脊由下而上斜卧在山林间,十分显眼。远远望去有几个游客在石壁墙下的山道上行走,离得太远只看见几个或红或白的点子在移动。https://mp.weixin.qq.com/s/LC3ePF7O8A7GgC8Lk3HHCg

天到尽头天作岸,山登绝顶人为峰。第一次登上鬼头尖的小侄竟然不顾山顶上寒冷,把身上的棉毛衫脱去,兴奋的摆起一个胜利者的姿态。

站在山顶上,环顾四周,天上云层很厚很低,有一种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感觉。

往北远眺绩溪境,沿着歙绩挑粮要道(目前绩溪那边改叫雪岩商道)下山出坞是汪坑村,汪村北面不远是发源于东面伏岭的登源河,仁里、湖里(胡雪岩故里)、辇显、周坑、高车、石榴村等村落由东往西散落在河的两岸,视线再越过两道山梁就看见绩溪县城华阳镇。

转身向南俯瞰是歙县南乡地区,可以清晰的看到萌坑出坞十里到洪琴,伏源河由东往西串起里方、溪上、鸿飞、洪琴、汪下干、七贤、斯干、外方村、北岸等徽州古村落……。、

在山顶站了十几分钟,身上感到有阵阵寒意,看看时间也四点多了,拍完照我们就赶紧下撤。

下山的路走的比较轻快,3里路一下就走完了。阴天天黑的早,为了方便下山,我们决定不走回头路,走萌坑人家沿水泥马路出坞。

于是下撤到了新娘坟后就走横㟝路前往歙绩古道上的萌坑岭头亭。去年冬天萌坑人重修萌坑人家背后到岭头亭的歙绩古道,从岭头亭通往石壁墙的土路,也在铺设了石板路面,半道上还建了一座瓒尖顶六角凉亭。

天已经开始暗下来了,没有时间去石壁墙了。我们在岭头站了一会儿,就沿着歙绩古道继续下撤,脚下修旧如旧的歙绩古道在保留了岁月沧桑的同时又重新焕发出光彩。

途经烈士墓时我们轻轻地走上去深深地鞠三个躬,向八位为人民牺牲的革命先烈致敬。

我们走下烈士墓,天突然放晴了,夕阳透过浓云将最后一抹金色阳光照射在我们刚才走过的横㟝路上,鬼头尖如同围了一条金色围巾。

地处山坳中的萌坑,曾经是歙绩古道上一颗明珠,南来北往的商人旅客贩夫走卒都会在萌坑歇脚。

萌坑岭北下岭出坞5里到绩溪汪坑,萌坑朝南出村沿小溪流下山出坞10里到洪琴。

如果将时光切回到一百多年前的清末的某一天,洪琴进萌坑的歙绩古道石板路上有几个行人,为首的一个中年人头戴瓜皮帽,戴着一幅墨镜,长袍下摆撩在腰间,身后几个伙计,一个斜背着包袱,还有两三个挑着行李和货物。

他就是回家乡省亲的杭州城大名鼎鼎的红顶商人胡光墉(字雪岩),他乘着自己家的船沿着钱塘江--富春江--新安江逆流而上,直达歙南深渡镇,下船后一路步行回到大阜,再走徽杭官道到郑坑店,经洪琴进坞翻越萌坑岭回绩溪湖里的家乡。

我们穿过萌坑前山人家,村口的我们淩氏宗祠已经修复完毕,大门锁着也无法进入,只从门缝里窥视了一下。

出村后我们沿着水泥浇筑的乡村公路一路快步出坞,天渐渐的开始变暗,乡村公路盘旋在半山腰上,谷底是洪琴的萌源水库。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洪琴修起萌坑源水库,养鱼、灌溉、发电,成了歙县南乡为数不多的几个最早用上电的村落,从那时起几百年来经历了岁月沧桑的歙绩古道洪萌段石板路也就沉睡在库底下淤泥中了,古道上好多故事也被湮没在历史的风尘中。

我们叔侄二人一边行走一边讲着上小学的时候清明节学校组织三年级以上学生步行萌坑扫墓,听萌坑村支部书记“张大帅”(本名张寿仁)讲述烈士们牺牲的事迹报告的往事。

我们走到洪琴村头,天完全黑下来了,村头汪荫庙的人家已经吃完晚饭在放礼花,闪亮的焰火为我们照亮进村的道路,好似在庆祝我们25里的新年第一登顺利结束、安全到家。

请支持独立网站百合徽州网:转发请附链接http://517baihe.com/a/202102/342.html 。

本文话题:

相关文章
  • 耐人寻味的叶村:清凉峰、昌源河、方腊

  • 徽州歙县石潭旅游旺季期间实行交通管制

  • 【徽州古道】婆岭山古道:连岭古道一支

  • 徽州三阳古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