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茶季,数十万黄山人累并快乐着

作者:吴永泉 点击:2021-04-10 09:30:00

这钱挣得辛苦,但是来得快,所以是茶农一年中最高兴的时候。茶季结束后,要除草、除虫、施肥,茶农的辛苦,还要延续...

早上,天麻麻亮,老乡就披星戴月的爬山采茶,风雨无阻,中午在茶地嚼点方便面或其他食物,就是一餐饭。傍晚回家,生炭火炒茶,常到深夜歇息。

次日凌晨四五点,每家必派一个能说会道的到街市上卖茶,其他人继续上山。茶市,拎着茶叶袋穿梭在贩子之间,讨价还价的过程,是心理素质大战与茶叶品质比拼的过程,期间还有扣秤与防扣秤的暗战,当然,也有很多贩子做人实在,不压秤。卖完茶的,不敢歇气,马不停蹄的赶上山。

不过,这是20年前祁门西路人卖茶的老黄历。

现在,我家只有近70岁的母亲一直惦记着那几块茶地。每到茶季,坐立不安,碎碎念的要回去采茶。

采茶是体力活,拼耐力与体能。皖南山区,茶季,乍暖还寒,早晚气温变化大,一天到晚的户外劳作,不容易。特别是清明前后,气温每天在升,茶叶疯长,茶叶一天一个价,所以下雨天也要采。一个茶季下来,脸晒黑,手起老茧。

前两天,熬不过母亲的唠叨,陪她回了祁门老家。第二天,去茶地,年迈的老人,看到茶树兴奋得不行,采茶速度不减当年。头晚下过小雨,上午的茶叶湿漉漉的,采摘时要用更多的力气,不久,手累而疼。中午过后,开太阳了,晒得人昏昏欲睡,口干舌燥。

茶地里,大多是老人在采茶,少数在县城或附近工作的儿女,也回来帮忙。现在的农村,操务农事的,基本是老人。

到了傍晚,家里的三片茶地都走过了,收获8斤多生叶,战果一般。

这些年,我们老家这边基本不再自己炒茶出售,大多数茶农每天卖生叶,就是茶叶采摘后直接出售,贩子或茶厂收到后加工成茶叶。这样,极大的减轻了茶农的劳作成本。

因为红旗一号等特早生茶叶的普及,祁门西路茶叶采摘期很早,今年正月中下旬就开园了。到3月底,生叶价格从开园时的约100元一斤直线下降,现在,芽头很小的有五六十元一斤,稍微大些的只有三四十甚至更少。

糟糕的是,我采的茶叶大小不一,母亲的茶叶采得很均匀,也比较小。混在一起,拉低了茶叶价格,辛苦一天,我还挨了抱怨。茶市上,收茶叶的很多,第一个看了,嫌大小不一,不要。换一家,开价45,磨了一下,收茶的恰是初中同学,给了48,母亲高高兴兴的卖了。

这一天,我们母子的收入是405元,为了有仪式感,这钱全给了母亲(她还是要花到买菜上)。我累得腰也直不起来,神情恍惚,母亲倒是欢天喜地的。回屯溪后,一夜睡到天亮,母亲说,昨晚没失眠了。

在我的家乡,茶叶开园时,大户都会雇请几个茶工帮忙,每天收入多的有一两千元。茶季要到立夏前,一般每户收入一两万元,也有三四万元的。

这钱挣得辛苦,但是来得快,所以是茶农一年中最高兴的时候。茶季结束后,要除草、除虫、施肥,茶农的辛苦,还要延续。

黄山市是产茶大市,除了屯溪外,其他区县都有相当多的人务茶。茶季,累并快乐的茶农,以及收茶、制茶、卖茶的,产业链上总有数十万人在忙碌。

粗浅观察,目前茶叶的收购价还是不高,起码到茶农手上的价格不算高。这也是个老问题。https://mp.weixin.qq.com/s/1sDn1RZCZOfbdETN-v9kSg

林子木: 茶农自家每天采下的茶叶少,当晚不炒就会老,然而自炒茶叶,那一点茶叶肯定不会分级,品质不稳。所以现在都是直接卖生叶,收入肯定不及自炒。茶叶还是需要专业合作社,教授种炒,否则只卖生叶,永远都被压价

新安眼: 生叶如果厂家直收,可能价格也好点。干茶如果没销路,在市场还是要被压价。

请支持独立网站百合徽州网:转发请附链接http://517baihe.com/a/202104/372.html 。

本文话题: 徽州绿茶

相关文章
  • 寻找黄山云雾茶

  • 停留在茶树下的世代徽州农人与茶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