岭脚水碓

作者:方仁淦 点击:2021-04-20 22:22:27

水碓特别有农耕文明的味道和儿时的记忆...

我到昱岭关岭脚的时候,便惊诧于古老的水碓了。

粮加工工具水碓和水磨

水碓的动力机械是一个大的立式水轮,轮上装有若干板叶,轮轴长短不一,看带动的碓的多少而定。转轴上装有一些彼此错开的拨板,一个碓有4块拨板,4个碓就要16块拨板。拨板是用来拨动碓杆的。每个碓用柱子架起一根木杆,杆的一端装一块圆锥形石头。下面的石臼里放上准备要加工的稻谷。流水冲击水轮使它转动,轴上的拨板就拨动碓杆的梢,使碓头一起一落地进行舂米。利用水碓,可以日夜加工。

岭脚,在歙县昱岭关下,是一个历史久远、有故事的村落。

水碓,就特别有农耕文明的味道和儿时的记忆。

岭脚水碓,和别处水碓遗址比较,就是除了水的不同——水道长流、畅流、欢快。给人绿水的古朴风味,有水闸,那水闸呢,包括进水闸,野水闸,限制水闸。还真是有模有样。

还有碓的真实。碓,有俩。这是真家伙,古朴中见到沧桑的美,这是过去遗存下来的真家伙。铁丝吊着的。

堂弟,游兴起来,放下碓子 居然也“拱咚”“拱咚”地舂起来,顿时感觉更加真实,更加真切。不一会,那家伙不动了,把我堂弟吓了一跳,我跟他讲,水限制了,带不动,只带动那一两下,是给游客体验一下的,要长时间,就得加大水量,堂弟似懂非懂地把碓吊了上去。有静止,有运动,有体验,沧桑古朴和真切。

水碓,水碓,有水,有碓,感受特别真切。别的地方,有水没碓,更多的地方,就是一个水道,再加上魔天轮似的水轮,就称之为水碓,颇有挂羊头卖狗肉的感觉,而岭脚水碓,就可以让你感受当年老妈妈舂米,舂粉的感觉。

更为真切的还有石磨,当年磨玉米粉,都是通过这庞然大物磨出来的。看着下掉的木头極,真想接上去,让它转动一下,想想磨出玉米粉的感觉,可是又怕出安全问题,就此作罢。

遥想当年,还是孩童时代,妈妈三更半夜下水碓,叫我陪伴。到水碓磨包罗(土话,玉米也)。把我掇上磨,妈妈又回家背包罗来磨。妈妈走后,一盏孤独的煤油灯,越发凄凉。水碓的水波冲荡的声音好像越来越响,四周的黑暗越来越浓,那些年死去的老人好像一个个都在那周围隐隐约约的出来了,我真的害怕,想逃跑,却跳不下磨,想喊叫,四周人毛都没一个——那时,水碓周边都没有人家,是很荒僻的。

而且,据说,水碓都是鬼窝子,都是鬼呆的地方。因为水碓是木头机械,年长日久,都有些安全事故的。就我知道,我们村里那水碓,死了好几个人呢,我妈妈她们,口口相传,我们又想听,又怕听。晚上阴丝丝的很恐怖。一个人在三更半夜煎熬啊,煎熬啊,妈妈终于回来了,我那颗忽上忽下的心也开始平平稳稳地跳动了。

妈妈到来,好像灯也亮堂堂的了,那黑暗也淡薄淡薄了。

水碓周边是鬼窠,水声、风声、石磨声,还有水车车水嘎嘎声,声声凄厉。

现在,跟孩子说这事,就是“怪力乱神”之类,甚至,说:“爸爸,只能怪你生错了时代!”嗯,想过去,感现在,社会发展太快。很多地方都没有水碓了。

孩提时代的记忆既心酸又亲切。那是我们永久的乡愁。岭脚水碓,儿时的记忆。

水碓,让我们感慨万千,这时代的发展可以说是日新月异。https://mp.weixin.qq.com/s/uGlOsCfYKVwh30GDepgnsw

请支持独立网站百合徽州网:转发请附链接http://517baihe.com/a/202104/378.html 。

本文话题:

相关文章
  • 明清文学中的徽州图景

  • 作家许若齐谈徽州:保守内敛、美食槽点

  • 徽州的祠堂坦

  • 采茶季,数十万黄山人累并快乐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