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州人餐桌上的老礼儿

作者:小草英子 点击:2021-04-28 19:18:23

吃相如同隐形名片,不仅体现个人涵养,还显现其家庭背景和素质,故而有“酒桌方寸地,尽显大乾坤”之俗语...

东南邹鲁,礼仪之邦的徽州,衣食住行都有各种规矩。这些规矩早已植入徽州人的基因,溶入徽州人的血液,成为徽州人的习惯自然和行为规范。

“站有站相,坐有坐相,吃也要有吃相”,是徽州最基本的礼仪。吃相如同隐形名片,不仅体现个人涵养,还显现其家庭背景和素质,故而有“酒桌方寸地,尽显大乾坤”之俗语。

徽州人讲究礼仪,尤其是重大节日家庭聚会时,越发重视餐桌上的规矩。这些规矩大多来自长辈的言传身教。孩子们从学会用筷子的那一刻起,餐桌上的老礼儿就约束其言行举止,即便食不果腹、粗茶淡饭时代,徽州人依然恪守这些老礼儿。

平日里吃饭,乡村人家没有特别忌讳。大人孩子都喜欢端着饭碗到家门口的饭市,只要吃饭时不吧唧嘴,喝汤时没有咕噜声便无大碍。若是节日团聚,或有客人来家或去亲戚家做客,餐桌上的规矩就多了去了。

餐桌规矩不少,是初到徽州做客的外地人的感叹。无论从就餐的座位排序,还是从落座的顺序上,徽州人时刻体现着“长幼有序”的礼仪。“上横头”一定是最尊贵的长辈和客人的位置,其余的座位按辈份依次就位。现代人或许不太较真座次,但仍然有讲究,尤其是乡村宴席的座位安排,需德高望重的老人把关,避免落下不懂规矩的耻笑。

“菜不摆三,席不成六”是徽州宴席约定俗成的老礼儿。中国人讲究好事成双,三为单数,其谐音为“散”,不吉利。座位也不能是六人的乌龟席,即桌子的两侧分别坐两人,上下分别坐一人,俯瞰如乌龟形。乌龟在徽州乡村有“王八”的别称,如果这样设置座位,难免让人心生歧义。请客,通常提前三天约请。开席当天,一家之主再次去重要宾客家盛情相邀,以示诚意。席间东道主细心配合着宾客的吃饭速度,不可先宾客停筷。这些藏在细节里的体贴和周到,营造了宴席的宾主尽欢。

八仙桌是徽州人家堂前的必备家具,它的功能颇多,餐桌是其中之一。桌面上的菜盘一经摆放就不再挪位,即使喜欢的菜肴不在座位前,也不允许挺起身子伸长胳膊去夹菜。饭碗里有菜时,也不能夹菜,否则有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嫌疑。盛饭,不能堆的像小山包,给长辈、客人添饭应该双手端送,免得有打发叫花子的嫌疑。孩子们就这样从一餐一蔬、一点一滴中懂得了餐桌规矩。

徽州有“人以食就口,狗以口就食”之说。老人们忌讳碗不离桌而低头扒饭。一手拿筷子,一手端碗或扶碗,才“使人像人”。如今虽然没有规定要端碗吃饭,但至少要一手扶碗。“借一斑略知全豹,以一目尽传精神”,饭桌上的事儿虽小,却能从中看出一个人的教养,而教养大抵就是一个人灵魂的样子。

端午、中秋、春节,即便生活不富裕的家庭,餐桌上一定有许多平时难以见到的美味佳肴。特别是春节,孩子们看见餐桌上摆满了鸡鸭鱼肉,很是猴急。尽管如此,也必须遵循规矩。一桌菜上齐了,老一辈如果还没下筷子,小辈们是不能先动手的,即使老人说了“你们先吃”。吃起饭来,这筷子怎么用,还有规矩。

筷子是中国文化的代表符号之一,承载了源远流长的传统,它的规矩最繁琐。必须同色、同长、整齐摆放在饭碗的右侧,寓意成双成对,尤其在婚宴上更是如此。吃饭时若用筷子敲盘碗闹着玩,这在徽州人眼里,便是乞丐讨吃,是穷相。若把筷子当成锅铲在菜碗里翻挑,家宴时会被长辈的筷子迅速打落,并受到呵斥。不管是夹菜给对方,还是对方夹菜给自己,都不能用筷子接菜,有捡骨之嫌。筷子立插米饭中似上香,这是大不敬。还有以筷子替代牙签进行剔牙、把筷子放入口中吸吮、夹食物时汤汁到处滴都被视为没有家教。

林林总总一大套,有人粗暴地把这些老规矩视为“陈规陋习”。其实,这些餐桌上的规矩,只是规范自己,尊重长辈。用一个字概括就是礼——充满着古老的人文关怀与换位思考。人生贵适意,在环境许可时吃的怡然自得,或细嚼慢咽,或风卷残云均无不可,但传统文化需我们一代又一代地传承。餐桌上的老礼儿,不仅彰显着自身的价值观、品味修养和生活方式,还传递着对家人的爱、陪伴和尊重。食有客礼,是徽州人在外的素养;食有家规,是徽州人家的家风。https://mp.weixin.qq.com/s/nHlFKW4V2o1S2NTnQ1Ielw

请支持独立网站百合徽州网:转发请附链接http://517baihe.com/a/202104/382.html 。

本文话题: 徽州习俗 徽州饮食

相关文章
  • 作家许若齐谈徽州:保守内敛、美食槽点

  • 徽州诸村独特的元宵节民俗

  • 徽州“抬阁戏”民俗已经穿越了500余年

  • 徽州歙县各古村的元宵节民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