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州古道】思贤岭古道:朱元璋求贤问计之地

作者:黄良顺 点击:2021-05-07 16:15:00

思贤岭古道是婺源北部段莘乡至休宁溪口官道的一段,南接回岭古道,北至溪口镇祖源村,现存约4公里...

思贤岭古道是婺源北部段莘乡至休宁溪口官道的一段,南接回岭古道,北至溪口镇祖源村,现存古道约4公里。(全文2100字)

古道评价指数

精彩指数★★★☆☆ 危险指数★☆☆☆☆

强度指数★★☆☆☆ 完好指数80%

思贤岭因朱元璋经此前往回溪台子上村,问计于朱升而得名。

思贤岭古道是婺源北部段莘乡至休宁溪口官道的一段,南接回岭古道,北至溪口镇祖源村,现存古道约4公里。2016年初冬,我曾从祖源出发至思贤岭岭头,因柴草过于稠密,故半途而返。近日获知去冬已将柴草清理,再次重走此道。

我们上午从溪口镇花桥村出发,经木梨硔到达祖源村,简餐后,开始登高思贤岭。上次走这段古道时,从大凹岭下来的三叉路口前行几十米处,就有一处塌陷,山体渗出的泉水将路面泡成一滩烂泥,我们左扶右携,沾一鞋烂泥,好不容易才勉强通过。如今泥淖已不见,路上藤蔓杂草也已清理,虽有坍塌倾倒的石阶尚未恢复,但从路面宽度及石材的精致程度看,其规格应高于木梨硔古道。

后来得知,去年冬,溪口镇汪红兴老师以一己之力,筹资筹劳促成了古道路面柴草清理,并还在路边种植了红豆杉树苗。矶岭古道也是他多方奔走的结果,木梨硔的今天更是他的镜头和文字凝聚的力量,甚是钦佩。

从祖源到木梨硔的古道是由民宿投资公司出资修复的。思贤岭古道虽与之相接,但除了岭头那座残垣断壁的“思贤亭”外,并无多少旅游价值,更无交通功能。现在,大部分残存的徽州古道也与思贤岭相似,像一位生活不能自理的耄耋老人,曾经的贡献和辉煌早已被蒸蒸日上的现代社会所湮没,它们只能孤独地荒芜在岁月的尽头,任由风雨侵蚀。

约半小时,到达思贤岭岭头。此为三叉路口,一路去洄溪,一路往木梨硔。那座闻名遐迩的“思贤亭”就建在岭头的垭口间,只是现在梁塌瓦落已久,残墙上长出的两棵杉树已近十米高,从树龄看,路亭圮塌应是四十年前的事。在去冬清理时,路亭遗址上的其它杂树均以清除,唯留下这两棵已成材的杉树未曾砍伐。这不禁让我想起祖源“杀子禁山”的故事。

相传清朝康熙年间,祖源村中一度滥砍乱伐成风,造成严重水土流失。当时,村中分为五门,东门族长牵头其他门族商议,决定实行封山育林,并约定“凡上封山砍柴者,砍头惩办”。然仅过几天,东门族长之子竟铤而走险偷砍禁树,族长大义灭亲,忍痛处决亲子,保住了祖源的一方青山绿水。据说,文革期间,一外地青年,企图盗砍村中一棵千年红豆杉,被闻声而来的村民制止。盗伐者听村人讲的“杀子禁山”故事后,脸色大变,落荒而逃。如今这棵带有刀斧印痕的红豆杉依然枝繁叶茂在祖源村中。

“思贤亭”前有块半截石碑,此前被一株灌木丛遮挡,现已清除,但碑文已剥落殆尽,无法辨认,据说石碑曾镌刻着朱元璋求贤朱升的故事。

关于朱元璋登门问计于朱升的故事,版本很多,有的说是朱元璋久攻鄱阳不下,有的说是掠地婺源不得,有的说朱升留下的是“杀降不祥,唯不嗜杀人者,天下无敌”字条,有的说是一个奇怪的“螃蟹阵”。

尽管说法不一,但朱升对当时徽州的战略形势判断是十分精确的——东有张士诚,西有陈友谅,南有方国珍,于是提出著名的“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战略思路,建议朱元璋立足当下,稳扎稳打,低调处事。这区区九字,字字珠玑,堪称“休宁版隆中对”,曾被毛主席誉为“九字国策定江山”。

洪武元年(1368年),朱元璋登基称帝,朱升被召至皇城充当谋臣,官至翰林院学士兼东阁学士。洪武二年(1369年),七十一岁的朱升以“祭扫祖茔”之名辞官告老,隐居西溪胥宇(今江苏盐城市盐都区北龙港镇南龙港庄),次年病逝,享年72岁。一位徽州圣贤,洞察朱元璋猜疑刻薄的本性,在同僚们沉浸在封官进爵之际,他却悄然辞官离去,躲过了“兔死狗烹”的血光之灾,独自谢幕在人生的巅峰。

思贤亭门前这块断碑不仅记载了朱升这位徽州先贤,也印记着七十年前那段枪林弹雨的历史。

1947年12月,活动在皖赣边界的游击支队一行几十人,到祖源村采办年货,不幸走漏消息,时国民党溪口联防署派人前来围剿,游击队在思贤亭附近,占据有利地形,迎敌还击。战士徐国栋以思贤亭为掩体与敌人展开战斗,在枪战过程中,曾有一发子弹射来,幸有石碑阻挡。上世纪八十年代,曾担任马鞍山钢铁公司总经理的徐国栋,故地重游,站在在这块救命古碑前,他深情地鞠上了一躬,让这段历史再次浮现在思贤岭上。

五年前,我首次到思贤亭时,四周柴草遮蔽,古道湮没,如今已成坦途,其完好程度也高于刚才登高路段。只是去年砍伐路面柴草时,并未清除柴桩草根,现已长出盈盈绿叶,如不及时清理,几年后,这里依然又会回到自然状态。

徽州古道的保护是一个沉重而艰难的话题,对于这些已失去原有交通功能,又无多少旅游资源的徽州文化遗产,在无力开发前,首先得让它们简单地“活着”,至少每年有人定期去清理新长出来的柴草。这项责任光有“汪红兴”是远远不够的,更需要有关部门或机构建立常态机制,比如,像马金岭古道那样,将每年几千元的清理费用,列入相关部门的预算。

在思贤亭短暂休息后,我们开始沿回溪方向下坡。这段路程是上坡的两三倍,途中有三处路亭遗址,砖头瓦砾间,未见任何碑石或其它文字记载。

一小时后,我们到达谷底的苦竹坑口,从苦竹尖流下的小溪在此汇入回溪。这里也是一处丁字路口,左行缘回溪而下,至陈霞乡(现月潭湖镇),右行跨过一座单拱石桥,经泮路村,过回岭至婺源。只是古道荒废弥久,已无法行走。

我们沿回溪右岸公路下行,找到朱升故里“台子上村”。然而,让我们始料未及的是,这个曾经诞生过一位鸿儒的古村落,在月潭水库及新农村建设中,已化作一堆瓦砾。杂草丛蔓间,这片曾经楚楚灵动的土地不知是否还能找到朱升当年留下的遗迹?https://mp.weixin.qq.com/s/TWFFxJqnCaomrGKQXSq_UA

请支持独立网站百合徽州网:转发请附链接http://517baihe.com/a/202105/387.html 。

本文话题: 徽州古道

相关文章
  • 【徽州古道】黄山天海古道:凿于明万历

  • 眉毛峰古道:发现失传已久的“黄山云雾

  • 【徽州古道】胭脂岗古道 :阊江与新安

  • 【徽州古道】矶岭古道:徽浮古道核心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