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里红”与程家老屋

作者:佚名 点击:2021-05-10 09:28:00

贴着大红囍字的嫁妆伴随行进队伍豌蜓在崎岖山道,浩浩荡荡,宛如长龙......

在岑山渡街头巷尾,至今人们依然可以听到一个美丽的传说——“十里红”。

说的是清朝末年,素有儒风的岑山渡中书巷,又出了一名程姓秀才,不仅很有学识,书画棋艺样祥精通,而且身材高大、体态端庄,可谓才貌双全,乡里人见人赞。秀才成年后,父母作主,为他在十里之外的祥里村定下终身大事。

女方是一大户人家的小姐,其父为张显自家财势,同时给出嫁的“千金“长脸,经过一连几个月的暗暗张罗 ,嫁妆终于准备好了。到结婚大喜的日子,女方送嫁人员多达数百号,无一徒:有手把着的,有肩扛着的,有背背着的,有双肩不住轮换挑着、担着的,有双人抬着、四人抬着、还有八人抬着的,凡是富家子女从生到死,吃的穿的用的家什等等,无所不备,应有尽有。

但见那贴着大红囍字的嫁妆伴随行进队伍豌蜓在崎岖山道,浩浩荡荡,宛如长龙...前头送嫁队伍已走进男方深宅,后头送嫁人员则刚刚启步,绵延10里之长。

女儿出家后,为父好不惬意,暗中思忖:婿家为鹾盐世家,年年岁岁,雪花银如潮水般滚滚来,自此女儿人前人后,好不风光,荣华富贵,应有尽有。我即便蚀本,也绝不能叫人在门缝里看我。办这么些嫁妆,女儿用得上用不上倒在其次,因为人都说婿家怎么富怎么富,说我女儿嫁了个怎么好怎么好的东家,我倒想看看,我办得起这些嫁妆,他们家现在的房屋存摆得下还是存摆不下?

时至近午,嫁妆终于吹吹打打悉数送至婿家。顿时鞭炮齐呜、热闹非凡。这时看新娘的、瞅嫁妆凑热闹的蜂涌而至。此时在程家大门口挤有一个衣着破烂、披头散发的老妪,对账房先生说:“不要看新娘上轿,要看老来收成(结果),我当年出嫁时比你家新娘还要风光,我的嫁妆连瓜子锤都备有,你家新娘还缺少一个瓜子锤,而今我却落到这步田地。账房先生听了似有所悟,连连点头,并递给她一个红包,打发她走,她接过红包连说谢谢。账房先生看着她渐渐远去的背影,自言自语地说:“昔日的小姐却冷落到一个乞丐”。

按当地习俗,第二天是女方父母和男方亲威长辈会亲的日子,当女方的父母走进男方深宅时非常惊讶:送了那么多的嫁妆,却什么都没看见,即向账房先生打听。账房先生笑河呵地解拜道:“我主人家总共有108间房间,嫁妆都分散在各个房间内,请亲家在看,你家小姐嫁到我们老爷家是你女儿的福份,享不尽的荣华富富贵。我们家所有小姐不轻易出大门,不管是在祠堂坦还是在长坦做大戏,都不用出大门,就能看到祠堂坦和长担上所唱的戏,因为各家各户,宅与宅之间的三楼上都有一个过房通道,家家户户相通。”听着账房先生的娓据讲述,女方的母亲真个激动不已, 当场晕倒在地...

世事多变,沧海桑田。道光十年(1830)八月,53岁的湖南人陶澍升任两江总督。在其出任两江总督之前,即任江苏巡抚期间,就提交给道光皇帝一份盐务调查报告,直指盐务时弊。陶澍所奏,不久即被道光帝采纳取消纲运制,采用票盐制。包括岑山渡鹺盐巨贾在内、凭恃垄断手段暴富的淮扬盐商(多为徽州盐商)迅疾失势。程秀才及其后人虽未似老妪那般沦为乞丐,但事过境迁,已风光不再!

传说归传说,但在20世纪80年代以前,在岑山渡这种大屋的确不少。

据《我家的老屋》,在1986年以前,地处岑山渡来龙山山脚,位居中书巷与来龙巷交会处,就曾坐落有一幢老屋,清初建造,据说“十里红”的故事就发生在这幢房子里。

先看老屋的墙基(俗称石脚),整幢一律高出地表六层,全部采用打制得平平整整、宽大且厚的麻红条石砌成,使用石料总量约达60立方米。老屋建造规模型制:进深35米,开间9米,占地面积290平方米,建筑面积650平方米。前后四进,前厅后楼,正厅通街,后进通山。前低后高,一进高于一进,寓意步步高升,一代更比一代强。

墙体由两种不同规格的砖砌成。一种砖长34厘米,宽16.5厘米;另一种长34厘米,宽15厘米。两种 砖的厚度均为8厘米,二块放平砌,较宽的那一块立起来砌 ,墙体厚度26厘米。砌墙的材料是黄泥浆拌石灰粉,既起到加固作用,也便于墙体净缝。

楼房选用木料约300立方米除杉、松木外,还有白果树,先用这些木材构筑起整栋楼的屋架,并用铁匠打出来的铁键将屋架的柱子与墙体紧密的连接在一起,使墙体历经几百年风吹雨打,始终不歪不倒。

老屋前门是一个大铁门、大门上方有个古门楼,威仪大方。打开大门另有一套格子门,中间才是正门。正门两边各有一扇边门,平时不走正门,只走边门,只有红白喜事才走正门。因为走正门要穿越天井,下雨时会淋雨,为不走雨路,天井两边的阶梯稍大些。

进入大厅,大厅前面有两根白果树屋柱,直径约50厘米,大厅两边靠墙还有数根白果树 墙柱。大厅内能摆酒席十几桌,大厅楼上的二楼有三个房间,还有一个晒台。 大厅后面有一个通往第二进的门阙可穿越天井进人第二进,第二进为三层楼房,共有8个房间。通过第二进穿越天井便进人第三进第三进也是三层楼,比第二进更高些:而且还是 一普翻两栋, 自然就有了第四进。第四进有平排两个天井,还有一个鱼池。由于周围墙体 大高,三进四进光线灰暗,由深,有一种令人害怕的感觉。

整栋房有21个房间,5个天井。6棚门楼。20世纪30年代初房东对此屋还大修了一次,更换了部分冬瓜梁和柱子,使用寿命大大延长。真是老辈人做得起,子孙大修修不起,为修房,几家房东均欠了不少债,无奈之下还将部分房间典当出去直到80年代初才又赎回来。

可惜后来此屋被拆建新房,自此,老屋便成了村人心中的记忆。

请支持独立网站百合徽州网:转发请附链接http://517baihe.com/a/202105/389.html 。

本文话题: 徽州民间故事

相关文章
  • 西园许先生:徽州新安医学西园喉科传人

  • 歙县小辣椒其人其事

  • 徽州民间故事:新安江斩尾龙的传说

  • 徽州民间故事:彭泽尖下老龙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