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州歙县南乡老家门口那片景

作者:小草英子 点击:2021-05-11 11:39:00

十字街头就是家门口的那片景,那里上演着诸多的酸甜苦辣,也呈现了无数的人间冷暖...

世上最美的地方,莫过于老家门口那片景。最令人怀念的,莫过于坐在老家门口的青石条上,吹着微风,听着乡音,还有那爽朗的笑声……老家门口的种种,是心中永恒的牵念。

曾经随手拍了几张照片,朋友问去哪游玩了,有机会一块去欣赏。其实那是我的老家门口,是我习以为常,最普通的田园。那晚霞、暮霭、农人、水田、秧苗,那依山傍水,生气勃勃的一切,不正是陶渊明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世外桃源吗?

我的老家在徽州大山深处的歙县南乡。那里山多地少,古村落依水而建,且大多在两山夹一沟的狭长地带。错落有致的白墙黛瓦间,自然围成或大或小的小平坦。几乎每村都有几处这种地面平坦处,有的称其“毛坦”,有的叫“晒坦”。

我老家门口的平坦之地约30—40平米,由贯穿整个村庄的东西、南北两条青石板路交汇而成,俗称“十字街头”。它是计划经济时代,生产队吹哨、出工的集合地,也是货郎担的交易点,更是家家户户晒餐的地方。在孩子的心目中,是跳绳、踢毽子、做游戏的最佳开阔地,是村庄最热闹的地方。那里留存了我年少时的幼稚、天真和快乐……

跨过老家院子的门槛,就步入十字街头的中心。对于它的一切,实在熟悉的如同自家院子,我蒙着眼睛也不会走错方向。它的四边围着一圈青石条,平日里是村中男女老少的板凳,春秋天坐着特舒服。冬天,人们将一个个自编的稻秧坐垫放在青石条上,脚下架着火熜,悠闲地坐着晒太阳。夏季的傍晚,每天都见乡亲们用井水浇透青石条,除去暑气。我家首当其冲是主力,那时的我也经常提井水帮忙。太阳落山后,乡邻们坐在凉爽的石条凳上纳凉,聊着新闻旧事,很是惬意。

记忆中的十字街头,还充当着晒场。每当村庄的集体晒场不够用时,它便走马上任。夏季可直接将豆萁等需要脱粒的农作物晒在青石板上;秋收时节,一个个盛放着谷物、山珍的“拔米”,架在十字街头的青石条上,肆意地享受着阳光的照射,这就是如今大家都熟悉的场景——晒秋。

一日三餐时段的十字街头成了一道独特的风景,人们端着碗陆续来此亮相、晒餐。村民们手中是清一色的蓝边大瓷碗,孩子们捧着各色小花碗,此时的十字街头已成为名副其实的乡村露天餐厅。

那碗中饭菜大同小异,早餐有苞芦糊、泡饭、面皮、粥、菜饭等,午餐一般是米饭,晚餐与早餐相似,偶尔有饺子、面条的加入。腊月到正月里的饭菜要丰富一些,有米粿、油粿、酒酿等。早餐的小菜一般是自制的腌菜主打,还有徽州特色小菜豆矢。自家地里种的青菜、萝卜是家家户户菜蔬的保留节目。碗中的青菜有的碧绿,有的却干巴,甚至有焦色,这些常成为人们评论厨艺的谈资。

孩童们三五成群边吃边嬉戏,一餐饭的时间能持续许久。寒冬腊月的饭菜,若不在嘴中多嚼两下,到了肚子里还是冰冰凉。碗中餐吃光了,回家再添一碗,快步回到十字街头,继续边吃边聊。

无论春夏秋冬,十字街头总是座无虚席。人们天南海北地聊着各种版本的故事,上到国家大事,下至百姓家常。荤的、素的话题,源源不断、有鼻子有眼地传播着。那热闹从早晨一直延续到天黑,有月光的夜晚,还会更迟。盛夏之夜,天上星星闪烁、地上凉风习习,萤火飞舞,那闲聊的声音,摇扇子的呼啦声此起彼伏,偶尔还传来一两声犬吠。皎洁的月光下,孩子们延续着白天的斗鸡、抽陀螺、捉迷藏,他们唧唧喳喳,嘻嘻哈哈,叫着,笑着,日复一日地争论着:我走月亮走,我停月亮停,月亮到底跟谁走……直到家长多次呼喊,才恋恋不舍往家走。

十字街头就是家门口的那片景,那里上演着诸多的酸甜苦辣,也呈现了无数的人间冷暖。至今留在我心里最深的,竟只有各样美好。不知何故,如今的十字街头,青石板的路面已被水泥覆盖,失去了它特有的景致,也失去了古朴和沧桑,但我依旧喜欢。它就像一本书,黑白粉黛的建筑、历经岁月的青石板路和石条凳,仅仅是它的封面,里面演义着自然与人性之美,它承载了徽州人历史与文化的灵魂。

请支持独立网站百合徽州网:转发请附链接http://517baihe.com/a/202105/391.html 。

本文话题:

相关文章
  • “十里红”与程家老屋

  • 徽州古道上的环保往事:限制过度耕种,

  • 徽州人餐桌上的老礼儿

  • 明清文学中的徽州图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