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杭公路点滴

作者:长乐公子 点击:2021-05-12 16:24:00

修建从徽州到杭州的公路,几乎成了每个徽州人的执念...

徽州多山,出行不便,货物难通,以前进出徽州,除了新安江水路和青弋江水路之外,其他道路都需要翻山越岭,非常不便,这种交通不便是遍地高铁和高速的现代人难以理解的,现在黄山到杭州的高铁只需2小时左右,但是在以前坐马车却需要几天几夜,直到后来出现了汽车,徽州人非常希望有一条公路。

可阅《没有公路的时候,徽州的交通工具是什么

修建一条从徽州到杭州的公路,几乎成了每一个徽州人的执念,这如同现在歙县南乡十万街源人迫切的需要一座新安江大桥一样急切。

最早的时候,爱国教育家陶行知凭一己之力,联络不少徽商共议修建公路之事,后来发现不仅钱不够,还有很多别的牵绊,事情不了了之,但是陶行知先生却说:”事情虽没有头绪,但我们这次行动等于撒下了种子,已引起大家的注意,迟早会有人出来干的。“

一语成谶,十几年之后的1933年,随着昱岭关的牌楼下鞭炮声响起,这条杭徽公路终于通车了,当年由全国经济委员会编制的《杭徽公路通车纪念刊》一书发行,书中详细地记录了当时的情形,有地图,有地形,有站点,有道路图纸,有沿途景色,尤其是等高线图纸,让人们认识到山势险峻。

这是发表在1934年《时代》杂志上的照片,照片标注:

浙江之交通建設:公路幹綫:浙江第一大幹線杭微公路沿山坡而築,由杭州通至安徽歙縣。

大家看看,那时候是如何施工修建公路的,机械什么的可能在开始阶段根本就无法使用,照片中的工人很有可能就是在炸石开山之后清理碎石。

这是一副完整的杭徽公路交通形式简明地图,图中完整的标注了整个杭徽公路以及对接公路,从这个图上应该能看出,当时其实是有一个江南大动脉的规划,而杭徽公路其实就是这个大动脉规划的一个部分,有些资料还说,徽杭公路安徽段的歙县霞(霞坑)昱(昱岭关)段是最后瓶颈。

这是其中的黄驼铃路线图,单独列出来自然不是为了说明公路建造方便,而是为了说明道路施工之艰难。

这是现在黄山市歙县三阳镇老竹岭的线路图,从可以看出一路上的山势陡峭,在这山岭之中建设的公路,蜿蜒盘肠,料想体质不好的乘客,不晕个三荤五素,吐个飞流直下,恐怕都不算对着山路有些许尊重。

这是1934年出版在《大众画报》内的照片,反映就是这条才建好不久的公路,原文是:

杭徽公路:迴旋路(杭徽公路昱霞段黃駝嶺途中攝影)

这是全段杭徽公路的站点设置图,那时候人们出行就如同现在坐公交一样,需要一站一站地坐下去,一趟旅程坐个天吧是非常正常的事情。

这是最后贯通的地方,也就是处在安徽和浙江交界的地点,歙县三阳昱岭关,从图中可以非常直观地发现,这地方都是大山,山体坡度还比较陡峭,虽然公路里程短,但是费用高、难度大。

这是《中华》杂志在1941年第102期发表的照片,原文显示:

皖南大動脈:歙昱公路景象:設有護路隊守望站,警戒甚嚴。

这是浙江段的站点图,沿途通过不少地方,避开大山,路程长,但是相对费用较少,所以通车时间也比较快。

历史上,杭徽公路差点夭折,无它,没钱尔!后来还是多方做通曹氏兄弟工作,采用运营权抵押的方式,才得以开通。https://mp.weixin.qq.com/s/rwP6ZYoq-FdCKC0P3ajGcA

 

皖浙门户昱岭关,杭徽公路的咽喉之地

新安杂谈,者长乐公子

徽州往事,民间故事,钢城往昔,太平旧事……都付笑谈中

都说“要想富先修路”,每个地方都有一条不同寻常的路,对于徽州人来说,有一条能快捷安全地到达杭州的路尤为重要,好在1933年之后,徽州有了一条公路通往杭州,这就是杭徽公路。

杭徽公路的修建是很困难的,最困难的地方却不在杭州,而是安徽歙县段,最难的尤其是歙县到昱岭关一段,为什么这一段施工最难呢?我们不看图纸看典故,这就要提到皖浙交界的昱岭关。

说到昱岭关,不少人挺陌生的,毕竟对于地大物博的中国来说,雄关天险太多了,但是对于《水浒》迷来说,昱岭关可是重要的地方,宋江等梁山好汉投降朝廷后,南征方腊在此损兵折将,就问各位读者,此地是否险要?如果要修路,难度大不大?

其实昱岭关的险要在《三国志》中也是有记录的。

那时候孙策还在,他的一个小弟贺齐带着一票人马来接收山越人的地盘——歙。山越人自然不愿意,于是动起刀兵。徽州多山,歙更是如此,山越人在大山里作战,那是如鱼得水,越战越勇,在首领毛甘的带领下,硬是差一点把贺齐打成了佩奇,毛甘所仪仗的地利就有这昱岭关。

歙县到昱岭关这段路最后终于在1933年10月10日和浙江那边修建的路合拢,不过我觉得这可能是他们的献礼工程,可能很多工作还没有完善,因为不少报道都是在1934年才发表的。

都说合拢的仪式是设立在歙县的县城,不过从当时的照片中可以看出,起码在昱岭关也是有一些布置的。下面是当时修建昱岭关时的现场照片,由于来源问题,画质什么的只能靠脑补。

图一是昱岭关拆除后即将重建通车的样子,照片虽然模糊但是明显有那时候用于庆典的牌楼,而左下角是有小汽车的;再看第二张照片,昱岭关已经修建完成,看起来那时候的昱岭关很大程度地保留了原样设计,因为照片中可以清晰地看到是有大门的。

那么昱岭关这地方怎么施工修建公路呢?

好在《杭徽公路通车纪念刊》一书里面有详细的介绍,说白了就是先拆后建。

昱岭关这一段路难修的地方,还在于从杉树岭到黄驼岭这一段路,山路崎岖,落差较大是主要原因,这对道路勘探、设计、施工都是不小的考验,当然对于出资人曹氏兄弟的钱包也是不小的考验。

目前知道参与勘探、设计、施工的有这么2个人,一个是安庆桐城人孙发端,还有一个是他们的亲戚许遇群。

孙发端,1923年毕业于天津北洋工学院土木工程系,1924年就常年跋涉于皖、赣、浙三省,其中就勘测了包含安徽歙县到昱岭关在内的多段杭徽公路,后来也参与了皖赣线的测绘和设计工作。从1924年开始测绘,到了1933年才合拢,过程中自然是一波三折,这条路也是一度被各种问题搁置。

许遇群的资料不多,上海交通大学毕业,接手杭徽公路歙昱段之前是在国家交通部出任铁路设计工程师,和詹天佑在一个工作室。在具体施工中,受限于曹氏兄弟的钱包,修改了不少原有设计方案,尤其是隧道变盘山路,让每一个坐车从此路过的人都印象深刻。

现在修通了高速,但是原来的路还是在的,不少往来两地的车辆还会去体验“秋名山”的大弯道。

昱岭关虽然是天险,杭徽公路也是徽州和杭州的纽带,曹氏兄弟也想要多收一些公路专营费来补偿自己的投资,然而这一切都在1937年之后变成了不可能,为了抗战,阻挡日寇从杭州进入徽州,这条徽州人日盼夜盼的公路,最后还是无耐自毁,从此公路断绝,直至抗战胜利。https://mp.weixin.qq.com/s/Y0cFJud6Y9exp2kGNmCyFg

本文话题:

相关文章
  • 英国如何盗窃松萝茶、屯绿茶等徽州茶叶

  • 徽州歙县南乡老家门口那片景

  • “十里红”与程家老屋

  • 徽州古道上的环保往事:限制过度耕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