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州本土自古以来的山区经济

作者:徽山水 点击:2021-05-18 11:32:19

山经济结构的本身决定了徽商的兴起;徽州人正是由于山经济的多方制约,才迫不得已要外出寻找生存空间...

什么是“戉”(yue越)? “戉”就是一种带木柄的斧头。早期的徽州土地上生活的是山越人。山越人就是那些入山为民,惯于使用”戉”这种工具,以用来砍伐林木,从事刀耕火种,过着烧畲迁徙农业生活的人;就是那些“依山阻险,不纳王租”,人们“志勇捍斗”,崇敬山神之人。所谓“戉”经济就是一种山越人的经济, 一种以“戉”为主要劳动工具,以山林为主要劳动对象的山经济,一种略进步于原始社会狩猎、采集经济,又落后于封建社会耕地农业经济的山区自然经济。

纵观历史,徽州的经济社会发展可分为三大时代。

第一时代即山越时代,从远古一直到东汉末,大都可以划归于这一时代。这一时代是山越人统治的时代,经济发展上绝对是以“戉”为主体劳动工具的戉经济的时代,人人志勇好斗,生产方式上刀耕火种,赖以山林,群以族亲,不受法制,自然生存,这也是徽州历史上一个十分落后的时代,是一个在中国社会已经整体上进入封建社会(特别是秦以后),而徽州的社会还仍然没有走出原始社会的时代,这构成了徽州经济社会发展的最初。

第二个时代是新安时代,从东汉末一直到南宋,基本上可划归于这一时代。这一时代可以说是古徽州社会被充分改造、调整、重新整合的时代。

东汉以后,北方战乱频繁,中原及黄河中下游一带许多名门望族、仕宦人家、平民百姓,为避战祸,纷纷南徙,开始了中华民族历史上民族人口大迁徙,从汉晋到唐宋有四次迁徙的高潮,即“水嘉之乱”、“安史之乱”、“冀巢之乱”、“康靖之乱”。徽州位居江南,“东有大鄣山之固,西有浙岭之塞,南有江滩之险,北有黄山之阨”,处“万山丛中”,自成一统,山水清秀,地旷人稀,如世外桃源,是一处绝好避祸安居之地。于是,许多南徙的北方人口或逾白际山,或逆新安水,或沿阊江进入徽州,择地定居;也有许多或在徽州为官者,或偶游徽州山水者,迷恋了徽州山水,遂家定居。

大量北方汉人入迁徽州,就增添了徽州人口,改变了古徽州人口结构,北方汉人与徽州山越土著开始融合;带来了北方发达的封建文化,改造和冲击着古徽州的山越文化,改变了古徽州的文化结构;也带来了一定的北方先进的农业生产和灌溉技术,从而一定程度上改造了古徽州的社会经济结构。这三大改造的结果就使这一时期的徽州社会进入了一个告别半原始的山越山林社会而向封建社会过渡的封建化时期,这一时期,时间长达一千多年,直至两宋时才趋于结束。

在这一时期,作为徽州经济传统的山越经济模式确实受到一定的冲击,严格意义上的农业经济开始在这一时代起步发展。然而,至今还是“八山一水一分田”的环境现实,根本性地制约了耕地农业的发展,山经济在当时依旧改变不了作为微州经济主体的地位,恰恰是农业经济还只是作为一个补充。在这一时代,日趋被同化最终走向消亡的山越人仍旧在山林中持“戉”而作;迁徙来的北方汉人尽管掌握先进的农业生产技术,但由于缺乏充分发展的空间,徽民们不得不“民不染他俗,勤于山伐, ……山谷民衣冠至百年不变。” 耕地经济无法得到大力发展,粮食总是欠缺,“元和三年秋(公元808年),以右庶子卢坦为宣歙观察使。……坦曰:"宣歙土狭谷少,所仰四方之来者””。可见缺粮和所需谷物“仰四方之来”的状况,至少在唐季就如此。山的“戉”经济在新安时代仍是徽州经济的灵魂。

第三时代,即徽州时代,从宋末到本世纪八十年代初都可划归这一大时代。

这其中又可以分为两个时期,第一个时期是从南宋至清末。这一时期可以说是徽州社会大发展、徽州文化大繁荣的时期。公元1115年女真贵族完颜阿骨打在混同江边建立金国,随后不断南下入侵,1127年俘虏宋徽宗和宋钦宗,北宋灭亡,宋皇室南迁到南京(商丘),建立南宋王朝;以后,金兵还不断南下侵掠,南宋王朝于1132年又不得不再次迁都江南杭州,建临安府。正由于南宋王室的迁向江南,从而也整体地带动着整个民族的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也转向了江南。而徽州正地处江南,靠近临安,当时,由于它已经过了长达一千多年的新安时代的封建化发展,越人已被彻底融合,越文化已彻底被整合,社会大进步的力量已充分积蓄。因此一旦遇上了这次民族文化中心转向南方的时机,社会很快进入大发展阶段,徽州文化开始全面崛起,于明清达鼎盛。流派纷呈,文风昌盛,书院林立,名人辈出,并保持几百年而不衰,典型化反映了这一时期中国民族文化发展的特点,使徽州文化成了这一时期民族文化发展的典型缩影。

依历史唯物主义观点,发达的文化背后定有发达的经济基础支撑,徽州文化在当时就有其强大和发达的经济基础,这就是徽商。古书说:“休歙尤黟。故贾人几遍天下”,徽商“藉怀轻赀遍游都会,……诡而海岛、罕而沙漠,足迹几半禹内。” “富室之称雄者,江南则推新安,江北则推山右。新安大贾,鱼盐为业,藏镪者有至百万者,其它二三十万,则中贾耳。”以及古谚:“钻天洞庭遍地徽”、“无徽不成镇”等等,这些都说明历史上的徽商是如何发达、富有和有影响。徽州文化的崛起并一直保持几百年不衰,完全是基于徽商的基础,这已在当下取得人们共识。

然而笔者所要问的是:历史上徽商的发达是否就意味着徽州本土经济的发达?历史上徽州本土经济发达么?可以说,对这一问题,目前我们还是有不少人存在混淆。在许多人看来徽商的发达,就意味着徽州经济的发达,殊不知历史上徽州本土的文化确实比较繁荣发达,然而经济还是比较落后;历史上徽商的发达实际只是一种徽人在外营商的发达,它能带来一定的经济繁荣,但这种繁荣只是在外营商的那些外地经济的繁荣,徽商对徽州本土经济的影响是不重要的,徽州本土的经济在元明清仍旧还是山的戉经济。

徽人何以要经商?明嘉靖年间徽州一农村妇女说得好:“吾郡在山谷,即富者无可耕之田,不贾何待?”清进士许承尧也这么说,“益新安居万山之中,土少人稠,非经营四方,绝无治生之策矣。”少田的环境现实,随着南宋以后徽州人口的急剧增多(东晋时徽邑县均人口530户,至元二十七年即1290年,就已达县均26243户),于是,为生存计,“天下之民寄命子农,徽民寄命于商。”徽州人不得不“不儒则贾”,“业贾者什七八。”其实,再深究之,从经济结构本身来分析,还可发现,徽商得以兴起还有更深层的原因,这就是“山多”。山多而地瘠,徽人不得不长期“勤于山伐”,靠山吃山,于是形成山经济.而山经济原本就是一种待补型的不平衡的经济,足而损之,有而缺之,必须要有其他的经济形式互补才能够满足的需要。如徽州“山出美材”,而美材于林烂为柴,故早在宋之前,徽州就“岁联为桴,下浙江,往者多取富”;再如 ‘‘(徽州)山郡贫瘠,恃此灌输,茶叶兴衰,实为全郡所系。” 而茶叶于山只为草,故早在唐时,徽州就已是全国重点茶区。“歙州、婺州、祁门、婺源方茶,制置精好,不杂木叶。自梁、宋、幽、并间,人皆尚之。赋税所入,商贾所赉,数千里不绝于道路。”

还有徽州历来都很缺粮食,所需的谷物,至少是在唐朝的时候就仰“四方之来”,例如罗愿在《新安志》中就曾记唐元和三年秋,徽州曾发生大早,谷价日增,“米斗二百,商旅辐辏,民赖为生。” 可见,徽州较早发展的商业贸易就是以粮、茶、木等这些内在关联于山经济模式中盈缺互补物品的贸易,它们的发展,构成了徽商发展的前身,决定了徽商中的粮商、茶商和木商能够最早发展。以后,随明季盐法改革后,徽州盐商亦兴起,待许多营商者发达赚了钱之后,又有了资本从事典当金融业,形成典当等。所以说,正是山经济结构的本身决定了徽商的兴起;徽州人正是由于山经济的多方制约,才迫不得已要外出寻找生存空间。真是:“前世不修,生在徽州;十二三岁,往外一丢。”

徽商发达后,对徽州本土经济有何影响?这里有两点:

第一点,早期徽州商业的发展,由于进行的是徽州本土资源与外地的互补交流,于是它还能促进徽州经济的发展,但这种发展一般只是一种徽州山经济的开发,一种原材料掠夺式的开发,它不仅不会改变徽州山经济结构的实质,反而是强化了它,更何况,于后来,徽商正式崛起,原先还是从事家乡茶叶、木材等等贸易的现在也开始眼光转向全国,木商已不仅是贩运徽州木材之商,而是要贩江西木材、云南木材、福建木材等;茶商也不仅是贩卖徽州茶叶之商,而是要包括贩运浙江茶、福建茶、江西茶等等;盐商、典当等更是立足徽郡之外之地,足迹遍天下。可见,至后来,就连徽州山经济开发也得不到长久保证。

第二点,徽商赚大钱后,需要扩大再生产和资金再投入。然而,这些资金投向地点选择,一般又都不是徽州本土,而是他们在外营商的外地。在那里,徽商们再扩大着自己的商业地盘、商埠,也还有许多人投资冶炼、加工、纺织、机械等,这其中,尤以扬州、苏州、杭州等江浙之地为之最。于是,由于徽商的推动,这些地方经济与市镇建设都得到发展。明清时期,苏扬一带还典型性出现了资本主义的萌芽,故有民谚“无徽不成镇”。然对徽商的家乡,商贾们输回故里的往往只是少量的钱财,“其所蓄聚则十一在内,十九在外。”并且即使是这些少量的钱财,输回来的也不是要办产业和作资本,而是办教育、修祠堂、赶置义田、举善事,用以买耕地、造新房、藏珠宝等。在许多徽商们的眼里,家乡只是落叶归根的好去处,舞文弄墨、修身养性的好地方。

在徽商鼎盛发达的时期,商贾富人在外可变这变那,生活奢侈,然徽州本土家人的生活和生产方式却总是依旧过去不曾变,生活勤俭。清进士许承尧是这样记叙:“大山之所落,力垦为田,层累而上,十余级不盈一亩。刀耕火种,望收成于万一。深山穷民,仰给杂粮。早出皆耕于山,耦樵于林,以警狼虎;暮则与荷锄负薪而归。精馐华服,毕生不一遘焉。女人尤号能俭,居乡数月,不占鱼肉,日挫针治缝纫,故俗能蓄积,绝少漏卮,盖亦由内德焉。”清闲斋氏在《夜谭随录》亦曾述“新安有富人某,为葛商于江西。……富人家有一子,为太学生;一女年十八,尚未字人。新安风俗勤俭,虽富家眷属,不废操作。值采茶时节,结绪女伴入山。”所以,即使是在明清之际,徽商对徽州本土经济本身的影响也是很小的,山经济模式依旧是这一时期徽州经济的主体模式。

徽州时代的第二时期,即从晚清到本世纪八十年代初。这一时期,徽州文化已全面衰退,徽商由于它的封建性本质,近代以后,在接受不断入侵的外国资本的冲击,不断壮大的资本主义经济和机械工艺技术的挑战时,充分暴露其局限性,应战不力,每况愈下,终于至清末,随着作为基础的中国封建社会的灭亡,徽商也随之走向衰亡,清咸丰、同治年间曾红极一时的红顶商人胡雪岩的盛衰史可充分反映这点。

徽商时代可以说在民国初年就已成为历史,随之而来的就是徽商的种种影响也全面衰退,徽人彻底地成为“勤于山伐”之人。在民国的那几十年里,徽州仍旧是保持几千年的经济传统,发展的只是山经济,工业发展严重不足,仅有的一些工业也还是与山经济有着密切关系的如茶叶、药材、木竹、食品等等的产品粗加工的工场和作坊。据统计,1949年,原徽州地区的工农业总产值是1.15亿元,(按1980年不变价计,下同),这其中,工业总产值只有0.2亿元,人均只有24元,几乎没有什么工业可言。

建国后,徽州地区的工业有所发展,但一直是到了本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山区经济还是徽州一直恪守的经济。1979年原徽州地委提出的“山区生产方针”,目标只是“把我们徽州建设成为一个美丽富饶的新山区。”确定的只是“以林茶为主,多种经营;宜林则林,宜茶则茶,宜粮则粮,宜桑则桑,宜牧则牧”,其中丝毫没有提到发展工业、商业、服务业,更没有提到发展旅游业,这一生产方针直到1981年还在原徽州地委另一个重要方针政策文件中明确肯定和强调。甚至在今天,勤于山伐,操戉而作的现象,在徽州的大部分农村依旧普遍可见。

综上所述可见,山经济从远古直到本世纪八十年代都是徽州经济的主体与灵魂。整个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前的徽州经济史,可以说就是一部山的戉经济史。笔者之所以要花大量的笔墨来论述这个问题,动机丝毫不是要彻底否定山经济之于徽州经济历史上有用和有价值的一面,山区经济、山区工作之于领土十而七八都为山的徽州(今日黄山市)来说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与未来都应做好。

笔者所感兴趣的和所要说明的是:原本就比较落后,缺乏活力,本身需要有其他经济形式来互补的山经济,在徽州历史上的各个时代,甚至在今天,长达几千年都能一直保持,被人恪守,可见其超强的稳定性和顽固性,从中也更能反映出徽州人的一些观念、意识、反映出徽州人一种深深的恋山情结。而且,更为严重的是:正是这种几千年一贯的山经济模式以及形成的山经济情结,在社会的进步需要我们大力发展现代经济的今天,在古徽州的历史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以后进入建立了黄山市这一历史新阶段,从而需要我们大力发展现代城市经济、现代旅游经济的今天,还是这样那样地、有形无形地制约着我们的发展,影响了我们的进步。

它至少是在以下三个方面构成制约:

其一,基础的制约。山经济是一种山区农业自然型经济,它的自然性、待补性很强,除非有其他经济形式辅助以成互补,否则单就它本身而言,商品价值率极低,市场性很少,投入产出比不大,对资金、信息、技术等需求都不是很高。因此,它实际是一种迥然不同于现代产业经济的相当落后的经济形式,这一形式,由于在徽州已有几千年的历史,发展十分成熟,结构过于紧密,构成了当下黄山市经济社会发展所要直接面对的现实,构成了今日黄山市所要发展的现代工业经济、现代城市经济、现代旅游经济等等这些原本是很大程度上超越于农业经济、手工业经济之上的经济形式所不得不直接基于的现实基础。正是这样,也就决定了我们的经济发展,在启动和发展初期,所面临的基础薄弱、资金缺乏、技术力量不够等等这些仿佛是在全省乃至全国也都普遍存在的不利因索之不利严重程度,更甚于外地。

其二,定势的干扰。几千年一贯的山经济传统,有着很强的传统惯性力,这种惯性力在经济发展的今天,总是这样那样地要产生一种的定势力量,偏导着我们的经济发展,使我们的工作与方略自觉不自觉地、有形无形地接受山经济的定势干扰。

其三,观念的影响。这可以说是黄山市经济社会的发展在今天之所以落后的最根本的原因。几千年封闭落后的山经济造就的是封闭落后的山里人,培养和建立的意识也就是极为落后的山里人意识。所谓山里人意识就是一种“脚踹一盆火,手捧苞萝粿,皇帝老子不如我”的极易满足的意识;就是一种“出门就是山,山外还是山,不如还就自家山”的极端封闭意识;就是一种遇事总喜欢跟着别人后面走,就仿佛是山里人走夜路总喜欢跟着别人后面走保险一样的那种十分保守的意识;就是一种分明不行,还要说好,动蹴数家珍的空傲自大意识;就是一种1和2还数得过来,过了3就是多,1+1+1=3会算,1-1+3=3就算不清的数盲意识;就是一种占山就为大、随我怎么办的山大王意识。

徽州经济社会的发展,当下,要尽快地实现由传统的山经济结构模式向黄山市的现代旅游经济结构模式转型。古徽州的历史应该由徽州时代尽快进入发展到黄山时代。https://mp.weixin.qq.com/s/Tknt8k_PilbywC2D7i4siw

本文话题:

相关文章
  • 徽州的端午

  • 徽州古道上的红色记忆

  • 英国如何盗窃松萝茶、屯绿茶等徽州茶叶

  • 徽杭公路点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