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州歙县南源土楼里的“鱼水”情

作者:江红波 点击:2021-07-13 20:03:35

1935年,一支百余人的红军队伍,来到了南源。他们是从井冈山下来的...

“卖金货,卖银货咯……”那个熟悉的外地口音,又在长陔南源的村头响起。歙南不仅多山,更是险峻,茂林修竹,群山环绕,交通极为不便。街口进街源,只见青山不见田,是当地最好的写照。

从街口逆流而上,到长陔有四十多里,沿着山脚的狭窄的路面,坑坑洼洼,犹如郦道元《水经注》中所描述“自非亭午夜分,不见曦月”。这样的环境,在多灾多难的岁月里,在族人的带领下,躲避在深山僻坞里,开荒种地,倒是可以自给自足,谋得安身之所。

长陔村人丁兴旺,慢慢的,周边的土地无法满足人口的增长。也就有几个青壮年的后生,沿着河流的分叉,寻一条小溪沿着山脚,一步步的走进去,然后就有了韶坑、谷丰,也就有了南源。

南源在长陔村出村沿河而下三五里,涉水过河,再从一条细细的河流折腾进去。山脚下唯一的通道,环绕着在溪流边,绕过稀稀落落的村庄,绵延着进去。若是步走,翻山越岭再涉过河,一个多小时的路程,只是茂密的小径,加之坎坷起伏的路面,看见屋,走得哭,一般人没事,也没谁去南源。南源,也就得以清闲的蜗居在深山,孤独的犹如被大家族抛弃的一个分支。

小村依山傍水,纵然在今日,也无多少户人家,在一百年的模样,也就可想而知。商店是没有的,当地人种玉米、山芋,还有那茂盛的松树杉树林,是一个资源丰富的所在。物产丰饶,农忙时间,烧荒开地,随便的播种就是收获,季节来临时,砍树放排到街口,然后去排岭,日子也就不显山不露水的过起来。

大山褶皱里的小小村落,多少是需要买点小东西的,去长陔路远,还耽误地里的农活。而货郎担,则是有人烟的地方,都有他们的身影,为着一口吃的,爬山涉水,不辞辛苦。只是南源很多人可能没注意到,1934年前后,那个卖货郎的异乡人,似乎来得比以前勤快了。

小小的货郎担上,有女人需要的顶针箍、香粉、发卡,也有孩子喜欢的鱼钩、鱼线,还有没怎么见过的糖果。卖货郎走东村,到西村,见多识广、能说会道,可谁会去想,这个村里人大家都喜欢的叫老刘的卖货郎,他不仅仅是一个卖金货的,他的到来还有其他目的。

老刘到南源,是肩负使命的。江西的红军需要壮大,组织上安排他做侦查员,到周边地区开展革命活动,播下革命的火种,借以拓展根据地,方便将来隐蔽打游击。他来到南源的时候,山脚下有土墙舍,还有茅草屋,一个卖货郎的,大家都喜欢听他谈天说地、说东道西。

毕定章的祖父毕利源,头脑活络,除了种着玉米、山芋,还砍树放排,接触山里山外不同的人,但老刘来到南源时,看着天色,就盛情邀请着住他家。毕定章的祖母做事勤快、为人善良,厨房里有的南瓜饭、玉米馃,只要锅里有的,都摆出来一起吃。毕利源和老刘一见如故,老刘就住在住了下来。

后来,老刘来南源村,都住在毕利源的土楼里。土楼很大,中间有明堂,厨房在前面。大家都熟悉的时候,在灯火亮起的时候,老刘开始讲江西的红军,讲打土豪分田地,一心为百姓谋福利,讲得村里的年轻人心潮澎湃、跃跃欲试,憧憬着村里也来一次革命,可以过上更好的日子。

1935年,一支百余人的红军队伍,来到了南源。他们是从井冈山下来的,根据指示到南源来休整。他们到村里的时候,大家看到来了一群背枪的外地人,都吓得跑到树林里躲起来。原来,乡公所对周边地区红军的活动,是心怀戒心的,此前有过大量的反宣传,说红军杀人放火、无恶不作。村民总是胆小的,看到来了一队兵,很多人拖家带口的,把粮食都藏起来了,跑到隔壁村去了。

面对空无一人的村子,红军到百姓家烧火做饭,用过谁家的锅,就在锅里放一块大洋,抓了一只鸡,在鸡窝里放一块大洋。还把百姓的厨房,打扫得干干净净。胆大的百姓在树林里,看见自己家一日三餐厨房冒烟,并无被焚烧的现象,悄悄的溜到村里,看着那一块块的大洋,看到是熟悉的老刘他们。大家都明白了,这是一支不一样的军队。

小小的南源村,很快热闹起来,革命斗争,从井冈山来到了南源,燃起了歙南革命的烽火。中共南源中心区委成立,毕立本成为中心区委书记,毕立红是秘书。时隔八十多年,63岁的毕定章在讲起祖父说的红军故事时,他还情不自禁地唱《红军歌》:“七月初七天,打在开化县,看见蒋匪多得很,红军就打进城,蒋匪放一枪,红军就缴枪,缴了步枪机关枪,还有木壳枪。”红军的领队有老刘,还有老何,他们性格都好,就是一个叫老朱的,个子矮小,最为凶狠。

在村里训练期间,还安排一个班的战士,去井冈山领来了机枪。红军来了,在这偏僻的山坞,一样是要小心谨慎的。大家白天在村里,发动群众,帮助百姓干活。晚饭后,红军趁着暮色进入山林。在茂密的树林里,搭建了红军棚,防止出现意外的情况。

虽然这样,红军来到南源的消息,还是走漏了风声。长陔乡公所的保安队是不敢轻易来的,可是他们联系了国民党军队,带着正规军大队人马翻山越岭15里过来。红军早就躲进了树林里,藏在山坞里。扑空的反动派,根据叛徒的密报,凡事红军做过饭的人家,统统一把火把房舍给烧了。他们怕南源百姓跟红军有来往,把所有的人都赶到长陔,红军不剿灭,不许回来。

毕利源怕土楼被烧了,他在走之前,把柱子、房梁全部拆了藏树林里,留下一个空荡荡的老屋外壳,房子通天的,没法少,下雨天就放外面,他们也烧不着。红军到南源时,带着粮食过来的,他们是借用百姓的锅,到后来自己埋锅做饭。毕定章的祖母热情,给红军烧饭,土楼成为红军的办公场所和开会的会场。

时间一长,毕利源看着红军为百姓做事的真诚和革命的不易,决定捐献了200块大洋。红军是不愿意收的,但面对毕利源的一腔热情,也就出具了一个收据。在那个兵荒马乱的年代,毕利源害怕被乡公所的人发现,把收据藏在房梁的榫头里,可是时间一长,后来找不到了。不知是风吹雨淋,纸质的收据受潮腐烂,而消失了,还是被榫头拔进拔出的,给弄烂了。

红军不甘心当地政府的围剿,聚在土楼里商量前往长陔乡公所,打保安团一个措手不及。红军大意了,误以为保安团不堪一击,谁知道情报有误,长陔乡公所里竟然有一个连。红军为行动隐蔽,当时只去了十几个人,结果带路的人不敢走大门,带他们走后门,快到后门时,他胆小怕事,趁大家不备,钻进小巷跑掉了。结果在正面交战中,红军队伍里三个人受伤,(其中一个后来医治无效死在浙江),打不过保安团,只好撤退。

红军在南源前后有一两年,原本说井冈山独立团要来,后来因为长征顾不上,导致南源的红军在面对强大国民党正规军围剿中失败。后来有一部分因国共合作建立新四军,一部分参加了新四军,继续走在革命的道路上,一部分回到了江西。

南源革命的烽火,却因此而点燃了,这山脚下的土楼,有着一段永不消失的革命记忆。https://mp.weixin.qq.com/s/xbpZ4372GYUsWASAOz96jA

本文话题: 徽州历史

相关文章
  • 徽州古道上的红色记忆

  • 明清文学中的徽州图景

  • 徽州是怎么变成黄山的

  • 徽州在近代是怎样衰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