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州年:喝猪血汤

作者:方仁淦 点击:2022-01-08 23:07:44

诗与远方,抵不过一场歙县“年猪饭”...

又是一年元旦,吃到心心想念的猪血了。

想起猪血,小时候就是“馋”(土话叫怂,好吃老妪的意思)。那时候大集体,过年有点肉肉。平时,要是那家杀猪,喝到猪血汤就是额外意外的享受和惊喜。

妈妈知道我好猪血。每次杀猪之后,都要烧一大锅猪血。单独给我们几个舀一大碗,吃完,再去添。总要吃过瘾,才解味。到现在还是很想念那伴着猪肠带着猪骨头汤味的猪血,加点蒜叶,好有味道。尤其是一大碗就那么畅畅快快的吃下去,那么熨帖在肠胃里的感觉真的是爽。

可惜,妈妈离开我们快十年了,那种感觉就很难再找了。尽管有人在过年过节杀猪叫我去喝猪血汤,或是我抹不开面子,或许我们已经是大人,或许是怕人家给个不好的脸色,猪血吃也吃了,就有一种不畅快,不痛快,不过瘾的感觉。

"猪血汤",原滋原味的大肠骨头汤烩的(妈妈的话,就是猪血必须加大肠骨头汤才有味),外加点小小蒜叶的,真的是我的心心想念。

杞梓里镇上和歙县老菜市场上也有所谓的“猪血”卖,整块整块的,烧起来,味同嚼蜡,没有童年的感觉和味道。不解童年乡愁味,姑且不说价格有点贵。那味道好像压根儿就没有猪血的味道!更别说有妈妈的味道。

机缘巧合,在2021年周末月末年末的31号,在桂林连川金山坞的一亩山庄吃到畅快琳琳的猪血,非常好吃。我也是管他个三七二十一,吃一顿,快活再说。还吃了大块大块的土猪肉,肥而不腻,油滋滋,嫩鲜鲜的,吃下去,全身畅快。

突然想到王老板讲得故事:每年要送给好朋友两斤土猪肉黑猪肉。那老板烧给孩子吃了过后,没什么惊天动地的。过了两天,孩子跟爸爸说,请你到前两天剁肉的肉台上在剁点来吃一下,那个肉台的肉特别好吃呢,我们特别想吃。老爸告诉他,那不是肉台上剁的,是朋友送噶。孩子说,叫你朋友多送点嘛,朋友笑笑。为确保肉质,一年出栏。不提前。只推后。保证肉有嚼劲,有点皖南花猪的味儿。王老板说,几乎处于原始状态的养猪。比如说山芋,玉米杆,等往栏里一丢,猪想怎么吃就怎么吃,想怎么啃就怎么啃。

是日夜晚,还吃到肉圆子,白白嫩嫩有滋有味,还有猪肝,猪舌头……味道好极了。后来看大屏幕介绍,叫“猪八碗”系列。“猪八碗”菜品非常丰富,有铁锅红烧肉、火爆猪肝、烩焖猪肠、白切猪肚门腔拼盘、冬笋炖猪蹄、菠菜清汤肉圆、猪肺炖萝卜、葱花猪血汤八碗等。说到歙县的“猪八碗”,它源于生活,又经过生活的“深加工”,成为了当地独特的美食文化,汇聚着年代传承的精华。

真的是诗与远方,抵不过一场歙县“年猪饭”。

喝了猪血汤,过瘾。吃了“猪八碗”畅快。(来源/网络)

本文话题: 徽州饮食

相关文章
  • 徽州人餐桌上的老礼儿

  • 作家许若齐谈徽州:保守内敛、美食槽点

  • 徽厨之乡绩溪十大小吃

  • 徽州笊篱煮粥捞饭